第三十三章 成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好!”鬼熙开心地应了应,这一会表示着鬼熙终于真正进入了茗雪的内心,成了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物。品书网
  黎烬去找过蚀阴的第二天,蚀阴就呆着琴女登门了。
  黎烬站在门口,伸出墨剑横拦住了他们。“怎么?黎公子不愿见我们么?”蚀阴眼带深意的望着他。
  黎烬没有接过他的话,而是淡淡的问:“翎箫呢?”黎烬记得蚀阴说过会带他见翎箫,若不是因为这个,他怕是早就不在这里跟他们耗着了。
  蚀阴一笑,看了眼琴女,琴女忙接过话道:“翎箫姐姐出去了,这两日就会回来,等她一回来就带她来见你。”琴女这话说得不情不愿的,委屈极了。可是一想到自己跟蚀阴达成的协议,她又忍下了所有的不甘心。
  黎烬听到他们这么说眼中还有犹疑,只是他向来都是我行我素,等他几日又何妨,对于他们所说不置一词。
  “黎烬……”琴女不甘心地叫了他一声。
  “嗯!”而他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没什么热情,琴女满腹欲说而不知如何说的心事在黎烬这里只得到了这样一个淡漠的回应,再加上有蚀阴在场,她更是羞怒,跺了跺脚,掩面跑开了。
  黎烬始终也无动于衷。
  这一些蚀阴都看在眼里,他倒是没有心疼这个女儿,反而是认定了心中的那个想法。
  “黎公子对本君的侄女如此情深意重,不如由本君做主将翎箫嫁给你怎么样?”他满含笑意地看着黎烬。
  黎烬一怔,倒真没有想到蚀阴会这样说。虽然他的表情依旧淡定,但是手上微微的动作依然出卖了他,在听到那个嫁字时,一道惊雷已经在他的脑中炸响,很多以前没有想过的事通通都涌现了出来,他的脑中充满渴望,心中的欲望被放大到了极点。
  可是……
  他还是犹豫了,他不能确定翎箫是不是就是他认识的茗雪。
  “公子难道不愿意?”蚀阴沉下脸,一副为晚辈打抱不平的样子。
  黎烬见此,表情微微一松动,“如果翎箫确然是画上的女子,那么我娶她!”他只说了这样一句简短的话,然而这已经是他的全部,他相信自己的眼力,世上在没有另外一个女子会有那样的眼神了,那就是他的茗雪,一定会是。
  蚀阴奸计得逞,脸色立马就好了起来。“哈哈,那就好,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以后就别客气了!”
  黎烬没有理他,转身进了屋,与蚀阴这样的人来往是一件令他很不能接受的事情,若不是为了茗雪,他一点都不想理他。
  蚀阴破觉无趣,旁边的侍卫本想对黎烬大叱一声,却被蚀阴一个眼神吓住了。
  蚀阴的心里已经开始构造弃了他的蓝图,他相信很快,那些人都会消失地无影无踪,不管是天栎,还是黎烬,他都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茗雪与鬼熙几乎确认了带走梓潼的就是天栎。
  鬼熙抬着头问茗雪,“接下来我们准备怎么办?”这时他还躺在床上,其实他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茗雪坚决不让他下床,他也乐的接受她的好意。
  茗雪定了定神道:“既然如此,大不了摊牌!鬼熙,我已经想过了,我的身份迟早会曝光的,我要趁着身份暴露之前给出其不意杀了蚀阴,至于天栎,他那样的人物,抓了梓潼应该不会是想要杀她。我想报仇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偷偷潜入魔宫刺杀蚀阴,你就趁着魔宫大乱,去国师府找梓潼,一定要把她救出来!”
  鬼熙一双桃花眼死死地盯着茗雪,“你就想这样把我甩下么?蚀阴这样的人,你孤身去刺杀他,你有没有想过后果,就算成功了,你可还回得来?”
  茗雪淡然一笑,笑容很美,也很苍凉,她本来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也许她早就该死了,既然回来了,那就是要完成上一世没有完成过的使命。
  “我就知道,你早就想好了自己的结局,我就知道……”鬼熙低下头,红热的眼眶,不觉间一串热泪已然打湿了手背,晶莹的泪珠在粗糙的手背上散成水渍,依旧盈盈地悲凉。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更何况是鬼熙这样吊儿郎当的混世魔王,此情此景,就是茗雪也不忍再看下去。
  “你不是翎箫,翎箫早就已经死了,就这么做茗雪难道不好么?”鬼熙猛然抬头,眼角的泪珠已经被强行止住,却大声质问道。“只是平平凡凡地做茗雪不好么?有我陪你,有云易陪你……我们都在你身边……不好么?”说道最后声音越来越小,他早已低下头,不敢去看茗雪,不是怕她生气,而是再也抑制不住眼泪的肆虐,锦被上湿了一圈,他不敢看,他更不敢让茗雪看。
  茗雪默然,她的心在鬼熙的眼泪中寸寸凌迟成丝丝缕缕,鲜血早已横流,而她忍着疼,不敢溢出一丝一毫的泪水来,就连呼吸都不敢重一下,她怕她一怯懦,她将什么也干不了。
  她收拾了自己的心情,片片拾起破碎的心,拼成完整的一颗,控制着语气说道,“鬼熙,你知道的,就算我愿意,他们也不会放过我的!”她尽量用这样的借口来掩饰自己内心强烈的欲望,除了复仇,她几乎生无可恋。
  鬼熙将头埋进锦被里,不想再去看茗雪,他懂的,他什么都懂,他绊不住茗雪的心,那么,他只能默默地站在她的身后,不管她要什么,他都要满足她。
  “小雪……”他想说什么,但是却终于没有说出口来。茗雪机械般地转身,面无表情地离开,她怕她再呆一秒眼泪就不由自主地出卖了她的懦弱,她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躲藏现在的自己。
  蚀阴很快就带着翎箫登门去见黎烬了,黎烬一见到翎箫那张熟悉的脸,一改往日里冰冷地表情,难得绽放出温和地风采,“阿茗,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么?”没有人知道他日以继夜的思念在这一刻如决堤的山洪爆发了出来,他几步上前一把将那温暖的娇躯拥进自己的怀里。
  “阿茗,我终于找到你了!”他轻轻的在翎箫的耳边述说。
  翎箫在被黎烬拥进怀中的时候微微一怔,待到反应了过来以后想要挣扎,但是看到蚀阴使劲地向她使眼色,她又强压下不满,身子僵硬不动了。
  “阿茗”对于她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黎……黎烬……”那样熟悉的声音令黎烬心神一怔,却也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刚刚的激动一过,一种本能的感觉就冒了出来,可具体哪里不对,他却始终说不上来了。
  “怎么样?黎烬公子可愿意娶本君的侄女?”蚀阴得意地问他,指着翎箫,似乎真是他侄女。
  “你说她是你侄女,为何她的宫殿荒草丛生,宫人对她讳莫如深?”黎烬已经从刚刚初见的欣喜里慢慢冷静了下来,他推开翎箫打量了起来,这确实是他日思夜想的容颜,只是眉间的冰冷融化了些,有着阳春的暖意,一双宝石般的大眼睛,淡淡的,眼波里似隐藏了一个明亮的湖泊,美丽,飘渺,令人想要探寻,这是他想的那个姑娘么?他忍不住问。
  蚀阴脸上一僵,即刻又笑着道:“那是因为一些误会,箫儿她跟琴女闹了些矛盾,所以一负气出走了,近日才回来,宫人们怕提起翎箫惹琴女不高兴,所以讳莫如深。”
  黎烬胡疑着信了八分,茗雪确实是近日里才到了这里的,这样说来确实符合,但是蚀阴这人,给他的直觉便是不可尽信。
  “娶亲之事不急!”黎烬看着蚀阴说,他的表情明显缓和了下来,但是他还有些疑虑,他抱着翎箫的时候总是时不时想起那天晚上的女子,那个叫小雪的女子,虽然只是一副平常的相貌,远没有茗雪的风华绝代,但是那身影翩翩怎么都抹不去。
  可是他不急,蚀阴急啊。“黎公子,你若是不答应,箫儿马上就要嫁给别人了,要不然本君也不愿那么催促你们啊!既然郎有情妾有意,自然要大办一场,风风光光地成一会亲。”
  “你要嫁别人?”黎烬转头问翎箫。翎箫露出一副为难的神色,表情有些僵滞,黎烬微微有些不悦,却依旧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娶你!”
  他的这句话是对翎箫说的,翎箫听到这句话,眼中划过一道亮光,有些苍白的面容瞬间焕发出光彩来。
  黎烬微不可闻地皱了皱眉,而翎箫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
  由于蚀阴的迫不及待,他们的婚礼就安排在了三天后,这样突如其来而莫名其妙的婚礼以一种低调地方式默默准备着,有些听到消息的王公大臣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翎箫公主这样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还存在在他们的脑海里,只是那个人却早已经死去,蚀阴要给她扮婚礼本来就是一件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