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往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四十四章往昔
  霁月红肿的眼中,看到苍寂白瓷般无瑕的面容,见他那云淡风轻的脸再一次因为她而变了色,终于还是慢慢呈现出笑容来。“我一直在等你……”她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真诚的笑意。
  两个人的相遇其实也就那么简单,一句我一直在等你,便道尽了所有等待的酸甜苦辣,不需要更多的诉说也知道了对方所有的情谊。
  “月,你过得好么?”苍寂的眼睛也忍不住红了,在他那白得有些不正常的脸上显得异常地明显。
  茗雪看着这样的一幕也有些感动,她一直都知道苍寂的心里有一个没有办法触碰的人,但是她并不知道这个人就是霁月,也不知道霁月为什么会出现在魔域里,但是她总算是明白了苍寂当初让自己寻找鲛玥的意图了,原来他是为了寻找他的恋人,知道了真相之后,茗雪心中对苍寂的疙瘩也消除了,她慢慢地走过去,企图给苍寂一点安慰,她将自己的手放在苍寂的肩上,无声地告诉他,“既然重逢了就是好的,不要再伤心了!”
  苍寂没有动,脸上的悲切却并没有因为重逢而停止,他最了解霁月的个性了,她心里有他的存在,但是她却委身于蚀阴,在这种情况下相遇,霁月的选择只怕是独自一个人死去。
  蚀阴见到他们两个眉来眼去早就已经受不了了,他紧紧地攥着霁月的衣襟,眼神狠狠地盯着她。
  “月儿,你当我不存在么?”他警告地说,语气并没有很重,虽然这种情况很令人生气,但是霁月已经有了身孕了,他又不自觉地放缓了语气。
  霁月看都没有看他,一阵悲凉地道:“蚀阴,当初是怎么回事,你比谁都清楚,你没有资格关我!”
  “你……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你是我的女人!”蚀阴几乎是咬牙切齿了,他怎么能容许霁月这样对他呢。
  这句话无疑是霁月心中的刺,被蚀阴这样提起,她感觉自己整颗心已经遭受了万箭之创。
  “难道你不清楚这一件事的缘由么?蚀阴,我恨你!”霁月咬牙切齿地回了一句话之后,猛然推开了蚀阴。
  蚀阴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你怎么会?”
  “我怎么会推开了你么?”霁月嘲讽地笑了起来,这一会瞪大眼睛的不止有蚀阴,还有苍寂。
  他见到这样的情况几乎发起了疯来,不断地敲击着那道光屏,企图杂碎它,胆石症和一切根本就于事无补,以他的力道,又怎么能弄坏由天栎,黎烬,茗雪三人合力的结界呢,虽然他也知道自己那么做也不过是给结界提供了更多的灵力而已,但是当心中的那个猜测起来的时候,他便再也没有了理智。
  “苍寂,你冷静点!”茗雪从没有见过苍寂如今天这般全然没有半分理智,她怎么拉也拉不住,怎么劝也劝不听,最后一个趔趄,本就虚弱的身子倒地了,还好有个结实的身体接住了她,她猛地抬头一看,竟然是黎烬,她迅速低下目光,欠了欠身,很礼貌地道了声谢。
  黎烬有一瞬间的恍惚,似乎扶住的是一个很熟悉的人,但是看到她平淡无奇的面容之后,还是一阵的失望。
  “月,月,你告诉我,你没有用它……”苍寂发疯似的大叫,那个什么,他甚至不想用言语去描述它。
  霁月悲伤地看着他,凝望了很久,突然淡然一笑起来,露出一排灿白的牙齿,她从没有笑的那么明媚,那么真实,那么哀伤……
  终于,她点了点头。
  在经过霁月确定之后,苍寂整个人都瘫倒在地上了,“怎么……怎么会……这样……”他颤抖的双唇里模糊地吐出这样几个字,仿佛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自己心中所想的事实,“怎么会……这样……”他整个人都魔怔了起来,白瓷一般的脸色突然失去了光泽,变得灰败起来,他不断地重复着那几句话,说了很久很久,其实他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知道……
  如果他早一点来,如果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如果他偷偷地带走了霁月,那个冰雪聪明的女子怎么也不会走到这样一步的。浅浅的泪水竟然就那样不受控制地逃出了眼眶,这时,茗雪整个人也傻眼了,虽然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但是看苍寂如此伤心的模样,想来也必定是一件他极其不能够接受的事情了吧!
  “蚀阴,你以为我会一直这样听你摆布么?”答案明显是不会,霁月已经用她的行动来告诉蚀阴了。
  她的笑慢慢地放大了起来,残忍的,冰冷的,“归元咒,你知道么?就是用了以后能够让我瞬间回到灵力最强盛的时候,我今天要杀了你!”
  “不要说了!”苍寂一声大喝,在听到归元咒的时候他就彻底疯了,被人或许不知道归元咒,但是他们师出同门,又怎么会不知道归元咒,一种以燃烧生命为代价来获取力量的咒术,这咒术早已经被天璃不知什么时候的祭司列为禁术了,千百年来根本没有人会去用这样的咒术,可是他的霁月为什么那么傻。
  蚀阴看着霁月,终于露出了一丝慌乱,“月儿,你……你要谋杀亲夫?”
  “我不承认你是我的亲夫,我从来没有承认过你!”霁月几乎都不想在听到蚀阴说话。
  她的脑中只有当初蚀阴到荒海附近寻访时,一眼看中了她,竟然不顾她的全力反对,以正个村子的人的性命为威胁,强行带走了她,她永远不能忘了那一天的绝望,那一天的痛苦,永远都无法忘怀……
  “是你毁了我的梦,我所有的坚持……是你毁了它!”但泪水逃出眼眶的时候,蚀阴的脸上终于还是惨着苦涩的无奈,对于霁月,他永远都只有苦涩与无奈。
  他认真地看着霁月,很平静地问她:“你心里难道就真的没有过我吗?二十多年了,难道就抵不过一个摸不到的梦吗?我蚀阴哪一点对你不好?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好?”仔细看得时候,蚀阴的眼角竟然是有强忍的泪光的。
  茗雪觉得那泪光很刺眼,她心中的仇人,十恶不赦的大恶人,她宁愿他没有丝毫的感情,坏的彻底,那么她取他性命的时候就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了。
  “呵,你毁了我的一切,我所有的希望与坚持,我跟你那么多年就是为了等苍寂,就算我跟他再也没有丝毫的机会,我也要等着他来再看他一眼。”说着,霁月转过身来悲戚地看着苍寂,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再喜欢他了,她知道,这是一个梦,她早就该醒过来的梦,但是就算是个梦她也愿意等,耗尽自己的岁月也要去等这样一个梦。
  蚀阴一片黯然,今日的他经历了喜悦,愤怒,悲戚,第一次有了黯然……
  “月儿,就算我毁了你的梦,但是我也可以给你另一个梦,你为什么就要这样对我?”蚀阴几乎是一片绝望的,心早已在霁月的表情与言语的伤害里零落成不知道几瓣了。
  霁月终于还是将心思转向了蚀阴,她用口型对苍寂说了两个字,她不忍说出口的两个字,茗雪隐隐觉得那是“永别”二字,心中一阵钝痛,有情人刚刚重逢就要面对的是永别,何其残忍。
  “蚀阴,你对我所犯下的错,我没有办法原谅你,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以前我以为你是因为我酷似你的爱人,但是后来,我也渐渐明白,你并没有将我当成其他人。我感激你的爱,但是我不能原谅你的行为,我的心太小,对你装了恨就再也装不下爱了……”
  她说的认真,每字每句都是从心底蹦出来的。“今天就让我来结束它吧,我不能见到你伤害苍寂,我也不能容忍自己呆在你身边,我也见不得那个孩子出世……”
  “孩子……孩子……你把孩子怎么了?”蚀阴本已经不打算做任何反抗的身体突然发了疯一样的站了起来,拉着霁月细细地看,“我们的孩子呢?”
  霁月将自己的手摸上了她的肚子,脸上露出一丝母性的爱,轻轻地对蚀阴说:“放心吧,他还在呢!”霁月的肚子已经有些微微地突出了,她似乎都能感受到里面生命的波动了。
  蚀阴总算是放下心来,“月儿,你恨我可以,但是这孩子是你跟我两个人的,就算是为了你自己,你也不能那么绝情!”他几乎是祈求了。
  霁月眼神悲悯,她微微抬头看了蚀阴,“一个孤儿,就算来到这个世上也不过是痛苦而已,我不愿我的孩子受这样的苦,就让他跟我们一起共赴黄泉吧!”霁月笑着,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悲伤。
  而蚀阴原本放松下来的脸立马凝滞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霁月,“你……你……”他已然说不出话来,一口鲜血直接噗了出来。
  霁月扶住了他,毕竟在一起二十多年的人,霁月也并非完全绝情。
  蚀阴有了一丝的希望,“月儿,我求求你,你不管怎么对我都可以,请你放过我们的孩子好不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