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逃离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四十五章逃离1
  蚀阴的话几乎是从肺腑里面沾着血气吐出来的,就是茗雪也有微微的感动,她似乎能明白蚀阴心中的痛苦。品书网
  “我求求你了,霁月,以前的那些事是我的不对,都是我不顾你的意愿,强行占有了你,人之将死,你受的一切的苦都由我来偿还吧!”蚀阴说完竟然直直地跪了下去,他这样一个在位多年的魔界之主,今日竟然对霁月这样一个女子跪下了,现场无不震惊地看着,大臣们对于这个冷酷无情的帝王似乎有了新的认识。
  霁月眼中也出现了动摇的神情,刚刚坚定下来的决心又在心底荡漾出了阵阵的涟漪,可是这一切她再也无能为力,这一场恩恩怨怨,今日必然就是一个了结。
  “蚀阴,你起来!”她无力地道。
  “你先答应我!”蚀阴也有着自己的坚持。
  “你先起来,你是魔君,你的大礼我受不起!”霁月甩开蚀阴的手。
  蚀阴依旧坚持着没有动。
  霁月终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一切都来不及了!”她只能那么说。
  “你说什么?”蚀阴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归元咒,用生命来换取灵力,哈哈~~杀了你的代价就是我跟肚子里的孩子,现在你满意了吧!”霁月电一般的眼神击中了蚀阴,而他早在听完这一句话的时候,已经一片死气沉沉。
  霁月慢慢地蹲下来,捧起了蚀阴枯败的脸,一寸一寸地看着他,他的疲惫,他的黯然,还有他过往种种强势,自以为是,阴险邪恶,这个时候通通流过了她的脑海之中。
  “蚀阴,永别了,下辈子不要再遇见我这样的女人了!”她难得的真诚地笑了起来,手轻轻地摩挲着蚀阴俊逸的脸庞,突然眼中一狠,双手里变出一把刀来,一刀刺中了蚀阴的心口,随之而来的是她也倒在了蚀阴额怀中,她说:“对不起!”声音很轻很轻,但是蚀阴听到了,满意地闭上了眼睛,而双手却保持着死前的姿势,紧紧地抱着霁月。
  “月~~”蚀阴一死,苍寂慌张的叫霁月,那道屏障在蚀阴死去之后,九星缺一,力量锐减,苍寂一撞,竟撞出了大半个缺口出来。
  他慌忙中找了找方向,然后径直走向霁月,在她身边慢慢地,失去力道一样地将要瘫坐在地上,好在茗雪及时扶住了他。
  “她走了……”苍寂失了魂一样说出这样一句话,茗雪不解,急忙去查看霁月,只见到她的小腹中插着一柄精致的匕首,就是那把刺穿蚀阴心口的刀,在杀了自己的仇人之后又毅然决然地取走了她自己的性命,这样的女子真性情,值得人欣赏。
  茗雪扶着苍寂,虽然她今天没有亲手取下蚀阴的生命,但是她的目的却达到了,这个十恶不赦的人,终于死在了他自己最爱的人手中,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令人痛苦呢,蚀阴也算是罪有应得。
  苍寂片刻的失魂之后还是清醒了过来,以他强大的自制力,自然不可能一直地疯下去,他蹲下去,对着霁月道:“月,你在这里等了那么久,一定想家了吧,我这就带你回天璃……对不起,你最爱的琉璃圣塔被我毁了,但是冰魂犹在,我一定会给你再造一座更加美好的圣塔的,就我跟你,和很久以前一样,就我们两个,在神殿里无忧无虑,自由自在……不必理会那些凡尘中的纷纷扰扰……”他轻轻地拂过霁月的面容,她走的很安详,这似乎是她期待了很久的结局,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悲伤,竟然全都是满足。
  若是不计较太多,他们三人竟像是一家人一样死在了一起。
  苍寂想到这里,心中怒气翻涌,突然使劲地去掰蚀阴的手,企图将霁月从他的怀中解救出来,但是蚀阴虽然死了,一双手却是紧紧地抱着霁月,苍寂用尽所有的力气,竟然不能够扳动分毫。
  苍寂眼中的愤怒越积越深,他心中的恨意也越积越深,这个男子不仅抢走了他的霁月,死了难道还想霸占着霁月的身体么,她不属于这里,她是人界的,他一定得带她走。
  苍寂这样想着,于是更卖力地掰着蚀阴的手,奈何蚀阴的双手就是一点也没有发生改变。
  屏障破裂时一瞬间的气流变化惊动了蚀阴早已经安排好的亲兵,密密麻麻的士兵立马涌进了大殿来。
  “不好,苍寂,我们快离开!”这时,茗雪已经将苍寂当成了自己的战友。
  可是苍寂哪里肯听茗雪的啊,他一定要带走霁月,他来这魔界的唯一目的就是霁月,他为了霁月谋划了将近二十年,他怎么能接受这样的结局。
  大殿里一下子就乱成了一锅粥,蚀阴似乎也想到了自己可能失败的这种结局,几乎就在他时期生命的那一刻,他安排的亲兵已然源源不断地冲了进来,九星阵虽然缺了一人,但是还有其余的八人,威力依旧存在,带头冲进来的蚀阴的十个心腹,各个手中持着武器之流,嘴中大喊:“国师联合新驸马造反了,给我拿下这两个十恶不赦的叛贼!”
  门口的魔兵一窝蜂似的涌了进来,原本宽敞的大殿一下子显得有些拥挤。
  茗雪拉上苍寂道:“我们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八星还没有被灭,我们的实力不是他们的对手!”茗雪很清楚,自己几乎将所有的灵力都贡献给了之前那全力一击,这九星阵的威力巨大,现在她根本没法恢复灵力,就是遇上扑通的魔兵也是束手无策,若是不快点离开,必然逃脱不得。
  苍寂却并不是这样想的,他猛地挣开了茗雪的手,而另一只手却拽着霁月,霁月的身体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温度,只有一片冰凉。
  “你别傻了,她已经去了,你就算带走了她又能怎么样?”
  苍寂根本听不进茗雪说的话,仿佛是一种执念一般紧紧的拽着霁月,就是不松手,此时此刻魔兵已经离他们很近了。
  茗雪顾及苍寂自然不敢一个人离开,黑压压的魔兵已经近在眼前,她正处在蚀阴的王座前,虽然那十员大将都被黎烬与天栎给拖住了,但是就是小虾米也够这时的茗雪吃一壶的了。
  眼看着一杆长枪刺了过来,她还不急思考,本能地闪避在一旁,凤鸣箫已经出现在手中瞬间格挡,她现在体力不支,就是这样一个小动作也使得自己气喘吁吁,但是魔兵却不会给她喘息的机会,跟那魔兵僵持之际,又有一柄长剑从背后刺来,凤鸣箫正压制着长枪,她的背后已然全无防备,眼看就要被刺出个血窟窿,茗雪不敢恋战,凤鸣箫顺着长枪转了个方向,灵活的跃到了另一边,长剑没有收住,刺入了战友的胸膛,红色的血液溅了茗雪一脸。
  她粗重地喘息着,背后已有四杆长戬齐齐出手对准了她,她没有办法,仅存的体力也耗得差不多了,可是她不能就这样死去,似乎本能地激发出了求生的欲望,沉重的脚步竟奇迹般地绕到了那四个魔兵身后,化箫为剑一横扫,四个魔兵齐齐倒下,但是茗雪的动作也明显变得缓慢,刚刚收式,前方长剑来袭,后背长矛相接,左右更有大批魔兵冲了过来。
  茗雪心中暗道:完了,想不到我重创了蚀阴,却要死在他这群走狗的手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道白光一闪,魔兵哗啦啦倒下一片,甚至都没有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茗雪甚至都以为是自己体力透支发生了幻觉呢,可是当一团柔软真真切切地落在自己的怀中时,她才反应过来刚刚那是什么情况。
  “小毛球,你怎么来了?”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茗雪愤怒地道。“你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
  小毛球怯怯地从茗雪的怀中抬起头,一双扑闪扑闪的眼睛灼灼地看着茗雪,四目相对,小毛球可怜兮兮地说:“姐姐,我不想离开你!”
  茗雪心中一痛,眼中的感动清晰可见,但是眼下可不是矫情的时候。
  他们都是生死一线,茗雪自然也顾不得在这个时候去责备小毛球,她着急的问:“既然你来了,那鬼熙呢?”
  “哦,哥哥也在,他把一个姐姐救出来了,让你放心,他说了,把她安顿好就来找我们的。
  茗雪点点头,应了一声好。只看见另一边苍寂看到刚刚茗雪那惊险的情况也猛然惊醒想要过来帮忙,只是没有小毛球的速度快。
  小毛球蛰伏在茗雪的怀中,那群魔兵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都纷纷不敢靠近,在边上观望着不敢上前。
  一个将军冲了过来,随手就砍了一个魔兵,大骂道:“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
  魔兵们受到这样的威胁,一下子又鼓起了全身的勇气,一窝蜂似的冲了上来。
  而另一边天栎与黎烬也渐渐不支,眼看着这群魔兵强悍的战斗力之下,他们都将成为俘虏,这时又会有什么变故发生呢?
  “雪儿,不可恋战,魔兵越打越多,而我们的体力消耗得快,想办法逃出九星阵!”苍寂回过神后急忙对茗雪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