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逃离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四十七章逃离3
  琴女在魔宫的长廊里极速飞奔,鲜红的嫁衣如火一般飞扬,繁重的凤冠叮铃作响,而她丝毫也没有顾念到头顶的繁重,脚下的羁绊,如同一团火云直奔金云殿而去,而侍卫们知道是公主殿下,一个也不敢阻拦。
  神武门前的将军见到一团红云从深巷的那一头热烈地飞奔过来,纷纷侧目。
  “公主殿下怎么来了?”
  “不知道啊,陛下吩咐没有人能够入内的!”
  “可是公主若是非要进去怎么办?这太阳都要西斜了,陛下怎么还没有出来!”
  “我也觉得此事颇为蹊跷!”
  这两个守门兵一言一语地就聊了起来,琴女没过不多会就从巷头飞奔到了这里,不由分说就像硬闯进去。
  “公主殿下,陛下吩咐,他未出来之前,一概不能入内!”
  “连本公主也不可以么?让开!”琴女果然也丝毫没有给面子,谁知道她的心中早已经急成一片了!
  侍卫们为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不愿意把路让出来,琴女当然不介意硬闯,但是这魔宫之内唯有这神武门,若是没有这侍卫就算是她公主之尊也进不得。
  “你们还不快让路,里面有人谋逆,若是迟了一步,陛下西去,这职责你们谁担待地起?”
  这下侍卫们真的讶异紧张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里面传来一阵巨大的爆炸声,轰的一声,好像是祭祀广场的石柱碎裂的声音,那石柱可是他们魔族的信仰所在啊。
  “还不快让开!”琴女见着老天都在帮她,忙再添一把火。
  侍卫们哪里还敢拦着,相互看了一眼,掏出了怀中的一物,合二为一,一道无形的光屏收了起来。
  琴女二话不说,紅影一晃就消失在二人眼前。
  一见祭司广场的,琴女整个人都呆立了,混乱的人群中找了许久都没有发现蚀阴,而黎烬正冷傲地立在广场中,墨剑似有若无地游动着,那些企图靠近他的魔兵接连倒下。
  见黎烬没事,琴女松了一口气。而广场中的大臣们见到琴女的驾临,纷纷跪了下来,齐声高呼:“恭迎新帝继位!”刚刚扬言要为蚀阴报仇的那些大将军们见到琴女一个个面面相觑。
  这时他们才反应过来局势,蚀阴已死,霁月的孩子胎死腹中,眼下只有琴女是唯一合理的继承人,他们若是这个时候得罪了新君必然没有好果子吃的。
  那十大将军中的领头者在与苍寂的对阵中死去,而另外有三位也死在了天栎与黎烬的手中。
  其中一个胆小的噗通一声地跪了下去,“恭迎新帝继位!”
  然后像是一阵连锁反应,剩下的魔兵哗啦啦跪了一大片,除了天栎与黎烬之外几乎没有人是站着的。而茗雪与苍寂已然在神武门结界打开的那一霎,抽身离去。
  琴女整个人都懵了,她渴望了那么久的王位竟然就在她已经准备放弃的时候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她的囊中之物。
  一阵狂喜从心底深处生了起来,红色的嫁衣映衬地她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了起来。
  一番混战之后的天栎有些狼狈地站在这一片黑压压的人群当中,一身白衣分外明显。
  天栎接任国师之职的时候蚀阴就特准了他不需要对魔君行跪拜之礼,而这样的场合他也完全有魄力做出更多的事情来。
  “我魔界似乎没有女子为君的先例!”他这句话真是给琴女打了个大大的嘴巴子,魔界无人不知天栎是琴女的师父,而他竟然当众拆台,难不成自己有称帝的心思么。
  “天栎你什么意思,你可是谋杀蚀阴的主犯,有什么资格议论朝政!”一个早已依附琴女的大臣急忙呵斥道。
  琴女虽然心里已经隐隐猜到了蚀阴已死,但是听到大臣这样说出来,还是有几分恍惚。
  但是她心底并没有几分伤心,虽然蚀阴是她的父亲,但是从一次一次的失望中,她们早已经耗尽了父女之情,而如今确定了他已经死去的消息,她的心中有的只是一阵轻松。
  令琴女诧异的是杀了蚀阴的竟然是天栎,以她对天栎的了解,他若真的是想要取蚀阴的性命恐怕是不会等到现在的,蚀阴谋杀他不知道多少次了,而他始终都是不动声色,始终没有丝毫的行动。
  果不其然,天栎淡淡的反驳道:“大人可是亲眼看见了我杀死魔君了么?若是没有,这诬陷国师的罪名可不小!”
  那大臣细细一想却是没有看到天栎杀了蚀阴,因为人本就不是天栎动手杀的,这凶手也早已经跟蚀阴一起死去了,自己这样说不过是想要在琴女面前露露脸,增加琴女的好感,想不到竟然碰到了铁板子,他的脸瞬间涨的通红了起来,嘴上还想要再说几句话,但是身边的同僚拉了拉他的袖子,将他的目光带向了琴女。
  只见琴女对天栎并没有丝毫的怒气,反而笑语盈盈地道:“国师说的确是有道理,我魔界确是想来没有女子为帝的道理!只是我父君除了我这一个女儿,并没有留下其他的血脉,国不可一日无君,敢问国师当如何是好?”
  天栎一笑道:“魔君陛下确实只有公主您一个血脉,而公主也确实是女子自身无疑,但是公主今日大婚,俗话说出嫁从夫,不如由驸马继位如何?更何况魔君曾在宴席上说过将帝位传于驸马的话,不知各位大臣还记得么?”
  这话一出口,大臣们面面相觑,这句话但是就引起了轩然大波,他们这群人精又怎么会不记得呢。可是毕竟是江山传承的大事,又如何能传到这外姓之人的手里呢,所以大家也只是随便听了一听,根本没有当回事,可是天栎在这个时候提出来,不会是真的想要让黎烬继承帝位吧!
  琴女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虽然说这是个好主意,但是黎烬此人并不是她能够掌控的,虽然她爱的痴心,可怎么能将权利交给一个自己不好掌握的人手中呢?
  这言语中的主要人物黎烬在琴女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此时此刻,琴女没有使用幻容术,用的是自己原本的容貌,而他们言语之间更是将自己视作为琴女的驸马,他心中已然明白这一场婚礼就是一场骗局。
  一种被欺骗之后的愤怒感已然在他心底成形,正慢慢地膨胀起来,若不是顾及琴女对他也有一救命之恩,他手中的剑恐怕早就已经飞过去了吧。
  琴女从自己的皇帝梦中抽出神来,自然第一眼就看到了黎烬冷峻的脸,心中一阵发凉,然后猛然想起什么,玉手立马覆上自己的容颜。
  遭了,竟然忘了易容。
  天栎了然地望着两人之间的互动。
  琴女那一眼之后就再也不敢抬头看黎烬,而黎烬冰冷的气息已然成为一种威势,令人心神恐惧。
  这才是魔界真正该有的帝王,天栎心中暗道,突然勾唇笑了起来,“修罗魔君,你终于回来了!”他轻不可闻的呢喃声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言语之中隐含的希冀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
  黎烬如飞影般瞬间变换到琴女的身边,如一阵寒风一般飘了过来,直刺琴女的心头,她一动也不敢动,整个人如同置身于冰窖之中。
  “茗雪呢?”黎烬恶狠狠语气令琴女的心又凉了半截。
  “茗雪是谁?”琴女直觉一般的反问,她以为黎烬问的会是翎箫。
  黎烬周身怒气大盛,冷到极致的人,周身却如同有火焰要燃烧起来一般,令人承受冰火两重天的煎熬。
  这样的情况,琴女甚至不敢运气反抗,整个人差点瑟缩成一团。
  “再问你一次,她呢?”黎烬低吼着。
  琴女眼中的泪花如涌,心中即是后悔又是委屈啊。
  见琴女低着头不说话,黎烬发到一半的火气又没法全发出来,毕竟打女人这种事他还是做不出来,更何况这女子还曾经救过自己一命呢。
  见到这样的情况,大臣们一律不敢再说话了,魔界毕竟还是实力说话的地方,黎烬的身手他们有目共睹,心里平添了不少的畏惧,况且天栎竟也是站在黎烬这一边的,眼下竟然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为琴女说一句话。
  黎烬突然想到了大殿里始终站在苍寂身边的女子,似乎想到了什么,毫不犹豫地抛下了琴女,身形一变已然消失在众人眼前。
  这是什么情况,人呢?
  大臣们不明所以,而跟着黎烬一同消失的还有天栎。
  琴女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但是心中的石头却没有落地,反而觉得自己整颗心都随着黎烬去了,显得有些空落落的,难受地紧。
  话说黎烬,他本想找到苍寂,毕竟苍寂是跟茗雪一起下来的,而苍寂身边的女子也令他怀疑是茗雪,既然魔宫那幅画的线索断了,他还不如找苍寂这根看得见的线来的实在呢。
  可是苍寂二人就在祭司广场安静下来的那一刻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的耳目中,甚至没有人看见他们离去的方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