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魔兽深林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四十八章魔兽深林1
  话说茗雪与苍寂趁着魔界那群人正在处理他们自己的家务事,立刻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品书网
  茗雪由小毛球带着在城门口与鬼熙汇合了。
  鬼熙扶着昏迷的梓潼看到茗雪的那一刻激动的就想冲上去,可是怀中的梓潼还安静的躺着,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
  茗雪笑着走了过来,脸上有着劫后重生的喜悦。
  “梓潼她怎么样了?”茗雪着急地问他。
  鬼熙一见他把话题转到了梓潼的身上,神色有些担忧地说:“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是这样的,她果然是被天栎抓了去!”
  茗雪点点头问:“她现在怎么样了?”茗雪见到梓潼昏迷不醒心中担心,伸过手去探探。
  鬼熙道:“我已经检查过了,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就是一直昏迷不醒,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看着样子也不像是中了什么咒术啊!”
  茗雪眉头紧皱了起来,心中也没有主意。
  “我们先走吧,魔宫里的魔兵必然很快就会追出来的,先逃离这里再说!”茗雪拉上苍寂,几人就过了护城河,直奔云易家而去。
  在村口,只见云易急匆匆地出来,正好看见茗雪几人,急忙飞奔过来。
  “你们终于回来了,我担心死了!”云易激动地说。而他的下一句话却让他们不知道怎么好了。“秦娘不见了,我怀疑是她掳走了梓潼交给天栎的,至于他们到底在谋划什么,我也不知道!”
  “秦娘,那个女子?”茗雪眯起眼睛,心中似乎有些了然了。
  “有一日晚上,鬼熙大人曾追踪什么人,其实那人就是秦娘,我出于……出于爱妻之心,替她隐瞒了!”云易满心的内疚。
  茗雪点点头,陷入了沉思,秦娘既然是天栎的人,恐怕天栎早已经看出了云易的身份,正在等着他们这些人落网呢,可是天栎为什么抓一个无关紧要的梓潼,而不是抓茗雪或者鬼熙呢?他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雪儿,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苍寂皱着眉说。
  “既然我们之中有一个内奸,那么这里的情况必然暴露于敌人的眼中,我们必须马上找另一个藏身之所才行!”
  茗雪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那我们能去那里?”
  这时窝在茗雪怀中的小毛球探了探脑袋,“姐姐,要不去我家吧!绝对安全!”
  魔兽深林,众人心中几乎同时冒出了这样四个大字,几乎是魔界中人禁忌一般的地方。鬼熙有些头大,弱弱地反对道:“可以不去那里吗?”
  茗雪不解地望着他,“你还有更好的地方吗?”
  鬼熙沮丧地摇摇头,若是放在以前他们是绝对不想去魔兽深林的,但是现在有小毛球,怎么说也是有当地人带路了,应该不是那么危险。
  众人一说定,都觉得去小毛球的老家避避难是个很好的选择,谁没有个年轻气盛的时候,犯了点错就该找个地方避避风头不是么。
  黎烬追着茗雪一直到了城门口,刚要出城门,天栎一身白衣已经拦在他面前。
  “你不能走!”他一本正经地说。
  黎烬不以为意,冷着脸绕开他。
  “你不想见到她了吗?”这话一出,黎烬就停住了步伐。
  天栎心中了然,慢悠悠地吐出两个字,“茗雪?”
  黎烬心中一咯噔,想不到天栎竟然是真的知道,心中怀着三分犹疑,七分信任。
  “哈哈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更何况是一个谜一般的女子呢?”天栎笑着说。黎烬心中着急,打断了他,“你都知道些什么?”
  天栎故作高深,并没有立刻回答他,而黎烬是个向来都受不起威胁的人,脚下一生风便作势要走。
  天栎脸上一僵,又急急忙忙地追了上去。
  黎烬也并非是真的想走,天栎一追上来就停住了脚。
  “那位姑娘如今就在魔界,但是魔界茫茫人海,你又上哪里去寻找?”
  黎烬心中也是了然的,确实这样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乱找注定是没有结果的,“你有什么好办法?”他挑眉问。
  天栎无奈道:“不如你先接任了魔界之主的身份,用这一层身份找人岂不是轻松?”
  黎烬一听这个,立马绕道就走,他就知道天栎这人满身算计,又怎么是真心帮助自己!
  天栎也急了,就没有见过这样的人,自己好心将一界之主的地位相送,他竟然丝毫也不领情,他那张清俊的脸早已打破了神仙风度,有些气急败坏起来。
  “黎烬,你给我回来!”
  他大声一喝,声音响彻云霄,魔界之人绝对想不到那个神仙一般的国师大人竟然会发出这般无奈而愤恨的咆哮声。
  黎烬闻声转头,“你还有什么事?”他淡然地问。
  天栎脸上不断变化了好几种表情,终于收拾好心中的愤怒,耐着性子,温言道:“你真的不想找到她了吗?”
  黎烬问:“你有她的消息?”
  天栎沉思了一会,点了点头!“只要你登上帝位,我就告诉你她在哪里?”
  “我凭什么信你?”黎烬反问。
  天栎下定决心似地道:“我曾有一徒弟因为爱上了一男子,便与他私奔,隐居山林,本来我也没想找她回来,可是前不久她自己出现了,她说她家里来了一群奇怪的人,怕危及自己的夫君跟自己的生活,所以求助与我!而那批人到她家的时间几乎与你出现在魔宫的时间差不了多少,而且他们中间有一个人的名字叫做茗雪……”
  不等天栎说完,黎烬已经激动地按住了天栎的肩头,“你徒弟的家在哪?快带我去!”
  天栎被打断了话心中不爽,没有立刻回答。
  黎烬确实是着急,大声道:“快带我去!”
  天栎似乎很是悲伤,长长地叹了口气,勉强点了点头。
  一路天栎被黎烬带的脚下生风,一会就到了茗雪之前住过的那个村子。来到那个小院子之后,黎烬丢下天栎就飞奔了进去。
  “阿茗……阿茗……”他一间屋子接着一间屋子地翻找,但是就如天栎心中所料一样,这里是不会有人在的。
  果不其然,黎烬在翻找过最后一件屋子之后,怒气冲冲地走向天栎。
  “人呢?”他冷冷地问。
  天栎面色不改,淡定地道:“我只知道她之前在这里,但是现在她去了哪里就不是我所知道的了!”
  “我已经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你是不是也要答应我的事情呢?”
  “那个魔君之位,我一点都没有兴趣,快告诉我茗雪在哪里?”黎烬丝毫不留情面。
  天栎笑着道:“可你是天命之人,一切不可改,你若想有生之年还可以见到她,就遵循这天命吧!”
  “去你的天命论!快告诉我茗雪在哪里?”黎烬一把拽着了天栎的领口,似乎真的是怒了。
  天栎依旧没有露出一丝一毫害怕的神情,他的眼睛深深地望着黎烬,看着他那暗红色的眼睛一点点深沉知道变化出一团墨出来。
  这时黎烬整个人都变了神态,而天栎的眼中露出了一种兴奋的光芒。
  “你终究还是回来了!”他打了声招呼,好像是遇到了一位久别重逢的老友。
  黎烬再没有丝毫的动作,但是他周身气流涌动,黑色的灵力丝丝缠绕着,如同噩梦一般令人畏惧,又如同黑色的神,高高在上,令人仰望敬重。
  黎烬的手一松,天栎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他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神情堪比发现了一片新大陆。
  黎烬哪有心情跟他眉来眼去的,不由分说地就重重地出了手,天栎的兴奋如同遇上了一盆兜头冷水浇了下来,他惊恐而哀伤地道:“你……你……你不认识我了吗?修罗?”
  黎烬哪里会理他,他周身怒火缭绕,从婚礼上被蚀阴母女戏耍一道开始,再到天栎的戏弄,茗雪的离去,一切的一切全部都爆发了出来,现在正准备找个出气筒,而天栎正不巧成为了这个倒霉的人。
  灵力如同宝剑出鞘,深厚而害人,飞沙大作,疾风四起,瞬时间天地变色,就是天栎这般灵力深厚之人也瞬间感觉到了生命的威胁,他没有感受错,这样强烈而充满煞气的黑色灵力,这个世界除了修罗,还有谁呢?
  他的脸上竟然兴奋多过惊恐,而灵力的速度极快,他仅仅那么几秒的迟疑,飞沙走石形成的巨大漩涡已经将他深深的包围其中了。
  天栎的眼前一片黑,不是还有飞石打中了自己,处处一阵钝痛,他急忙结起了结界,但是这样的实力确实难以对抗,他在自己撑起的微小的空间里面小心翼翼地喘着气,深怕一个不留意,自己的结界被瞬间击破了,而这样的小心谨慎使得他全身冷汗直冒,心中不禁开始暗骂起黎烬来。
  而黎烬这样雄浑的威势似乎并坚持不了多久,不一会儿,风力就渐渐小了下来,天栎趁势再加一把力马上跳出了这战圈里面,而黎烬此刻的注意力却好像不在他身上,而是疑惑地摇了摇头,似乎遇上了一件万分纠结的事情,整个人都呆愣着,一动不动的。
  而天栎出来之后,这飓风失去了目标,也一会就消失与无形中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