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空苍霁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五十三章空苍霁月
  当年,霁月本是天璃圣塔上的祭司,是天璃所有信仰的承载者,而苍寂是天璃横空出世的巫咸,因为天璃曾遭受过一场大难,皇族子嗣凋零,选了霁月为灵女之后就再也选不出一个巫咸了,这一辈的祭司没有收皇子巫咸,只把霁月带回圣塔教养。【风云阅读网.】
  但是世人不知的是,霁月的师父竟然违背了祭司的职责,跟自己的情郎有了一个私生子,那人就是苍寂,祭司一直将苍寂养在神殿里面,一开始藏得很好并没有被霁月发现,但是三人住在一起久了,霁月又怎么可能不发现苍寂呢?
  霁月发现苍寂的时候,她并不知道苍寂的身份,只是作为几乎没什么机会接触同龄人的灵女,发现了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苍寂之后就像是发现了一片新大陆一样开心的不得了,而苍寂是个从小孤僻的性格,他母亲讨厌他的存在,甚至不允许他走出他的那个小房间,一天到晚不见天日。
  祭司本想等苍寂大些就把他送到塔下去,到时候他们之间没有丝毫的关系,所以她不允许苍寂学习各种术法,怕以后被人看出端倪来,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苍寂从小就对术法兴趣满满,而且天赋极高,世所罕见。
  祭司发现这一点之后再也不允许他看书,也不准他出门,久而久之,苍寂性格越来越孤僻,脾气也越来越古怪,而霁月却对这个怪异的小孩充满着好奇心,而且她也特别有耐心,两人就在这种情况下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霁月每次跟祭司学完东西就完完整整地交给苍寂,还常常偷书出来让苍寂看,而霁月有了苍寂这个天才的指导,学得也非常地快。
  但是好景并不长,等到苍寂十四岁的时候,祭司就算再不忍心也只得送他下塔,这件事若是被揭穿,他们两人应该都逃不过惩罚的。
  她送走苍寂的那一天,她永远不会知道,她的女弟子为此泪落如雨,肝肠寸断。
  等到苍寂跟霁月再一次重逢的时候,霁月已经成了新的祭司,而苍寂也凭着自己术法的造诣成为了新一代的巫咸。
  重逢的喜悦萦绕在两个青梅竹马的心间,将旧日的梦全数地勾起,霁月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让苍寂感受到温暖的人,他对她的爱似乎已经是一种执念深深地种在他的心间。
  而他的青梅却不知道是不是情心与君同,那个时候的霁月已经广受爱戴了,她的功绩远远超越了自己的师父,她的语言几乎从未有过失误,她的威望远远超过前边任何一位的祭司,在天璃人的心中,她俨然就是一个神一般的存在,而这样只能挂在云端的女子,她的爱情是不能被世人所容忍的,甚至都不能被自己所容忍。
  霁月对他说:“寂,你走吧,我不能爱你!师父说过,她这辈子最遗憾的事就是没有恪守做祭司的本分,跟你父亲生下了你,她就是到死都怀着对整个天璃的愧疚之情而去。师父说,她要看着我,她决不允许我步她的后尘!”
  “你是说那个女人么?虎毒不食子,她这样的女人连自己的儿子都忍心抛弃,有什么资格教化世人?有什么资格成为天璃人的信仰?”苍寂还记得他就是这样说的,他的这个母亲,他早已经耗尽了心里对她最后的一丝亲情,剩下的只是恨,她竟然还有脸说后悔生了他,他还后悔成了她的儿子呢。
  “不,师父她是爱你的!”
  “不可能!她不配有爱!”
  第一次见面不欢而散,苍寂怀着对母亲的恨意离开,直到后来他才知道,她的母亲是为了保护他才将他送走,他母亲甚至为了让世人淡忘她,年纪轻轻就离世了,只有霁月知道,她师父那么多年来都在服用一种慢性毒药,到最后伪装出自己命数已尽,魂归西天的假象,淡出了人们的视线,随着她的消失,苍寂跟她的关系再也没有人会发现了。
  只有霁月给了苍寂年少时的温暖,挽回了他对母亲的恨,让他重新感受到了爱。而苍寂是霁月枯燥的童年里唯一的一抹色彩,是她古板无味的人生里唯一的变数。
  那一年,苍寂打破流枫国的大军,功成名就,成了天璃的巫咸,这一切都似乎是命运的齿轮静静旋转,尽管前任祭司尽力地去避免,甚至为此断绝了儿子极品的天赋但是有些事她依然没能阻止,或许大浪涛涛,她这拦水的大坝早已从底下溃烂,只剩下上头冠冕堂皇的一个幌子,她知道她拦不住宿命,只是为了儿子,无谓得争了一争,而结局显然是失败的。
  霁月与苍寂的相遇,虽然有霁月的否认,却依旧旧情复燃,日子一久,这种无时无刻不在流淌着的情意总会被人察觉,这最先发觉的自然就是霁月的徒弟——新一代的灵女紫菱。紫菱那个细腻而热烈的女子,怀着心中难以诉说的情意,看到了自己的爱人对自己最深爱的师父之间流动的感情,她看得出来,他们是真爱,但是那同样是不被世人所允许的。
  若是对于平常人,见到自己喜欢的人喜欢这别的女子,怕是立马会嫉妒心发作,开始各种破坏的行为,但是紫菱没有说,她只静静地看着,看着她最爱的师父跟最爱的男子之间情潮涌动。可是她不说并不代表这一切就能够持续下去,终于矛盾还是爆发了。
  紫菱的哥哥,他因为自己情场的失意对天璃王室怀有强烈的恨意,他知道这个要命的秘密,只要他利用这一点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威胁到苍寂帮助他劫走暮云公主,但是他的计划却坏在自己的亲妹子手中。
  紫菱提前将这个计划透露给了霁月,还记得她跪在霁月的面前哭诉着自己的哥哥种种行为,希望自己的师父不要见怪,对于这个徒弟她除了心疼还能有什么呢?
  但是这件事一旦被发现,她跟苍寂大概都只有死路一条,一个神一样的存在,她纯洁无暇的时候有多令人敬仰,等她被人发现背叛的时候,人们就有多愤怒,霁月明白这一种情绪,所以她绝对不能够让那一天真的到来。
  “寂,我喜欢你,但是这个世界容不下我去喜欢你!我看过一本秘书,在荒海之尽,云天之穷,那里,会有打开新世界的大门,而那个世界会是属于我们两个的世界,我先离开这里,去寻找那一片乐土,我会给你留下线索,等你再一次见到的时候,就是我们相守的时刻!”
  苍寂已经不记得他看到霁月的这份信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了,他只知道,他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去寻找霁月的踪迹,最终在天上上发现了一些线索,后来他便归隐入了天山。
  也许世人不理解他归隐天山的真正原因,但是他明白,他在寻找一个答案,从发现天山失落古庙的那一刻起,看到酷似霁月的女神像的时候起,他就知道,这个世界有一个巨大的秘密在等待着他去寻找,而他的月似乎比他更早发现了先机。
  顺着荒海之尽,云天之穷,他在海上飘了好几个月,好几个月不吃不喝,终于发现了无尽岛,但是无尽岛上的阵法他参悟多年也只知道其中一些。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在无尽岛上发现了茗雪,这个消息几乎令他崩溃,他以为他的霁月或许也会变成茗雪这样,埋葬在雪山不知某一个无人的角落,她会不会冷,会不会饿,会不会孤单寂寞,他几乎翻遍了无尽岛却依旧没有找到半点人影,最终只有悻悻地回到了天山。
  他将茗雪封在水晶棺里面,观察注视了她多年,等待着她的醒来,或许能够告诉他更多关于另一个世界的秘密,但是最终令他失望的是茗雪几乎记忆全失,所知道的信息还没有他所知道的多,自此也只能够作罢。
  好在与此同时他又得到了另一方面的一个有效信息,那就是一本奇书上所记载的关于四大神器能够打开三界大门的信息,虽然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他依旧在努力寻找着,后来委托茗雪代他去寻找鲛玥珠,推翻圣塔拿出冰魄剑,都是他一手促成的,他觉得这条路他走得艰辛,但是却毫无怨言,只要能够再见到霁月,与她相知相守,他或许什么都可以不在意,但是世事无常,等到真的相遇,谁知道竟会是这样的结局。
  茗雪不知道苍寂跟霁月之间竟然还有这样的过往,也不知道自己竟然是因为霁月才有幸结识苍寂的,心中同情他们两个的遭遇难免伤感了起来。
  “苍寂,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劝说你,但是如果霁月她还在的话,她一定不会想要看到你这样颓废下去的!”茗雪本就不善于劝人,这是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劝人了,也只有搬出苍寂心中的那位企图让他振作点了。
  苍寂断断续续诉说完自己的往事,似乎是酒喝得有些狠了,整个人就直直地倒在了茗雪的怀里。
  “苍寂……”茗雪惊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