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继位盛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五十四章继位盛典
  “苍寂……”茗雪惊呼,众人的目光也瞬间都看了过来,鬼熙忙飞奔过来,一把将苍寂拽了过去,“不准吃我妹子豆腐!”
  众人对他投以鄙视的一眼,都这样的情况的,他想到的竟然是这一些,同时有一道灼热的视线却是看向茗雪的。
  “他怎么样的?”茗雪问玄龟,他在魔兽里面的辈分最高,医术也是很有研究的,他探了探脉,摇摇头又点点头。
  “爷爷,他怎么样了?”小毛球等不急了。
  玄龟瞪了他一眼,“放心,死不了!”
  一场小插曲以后,他们一行人总算是住进了荆梦村,玄龟爷爷对于他们还算是照顾,特地分了他们一套小院子,就在玄龟与小毛球住处的旁边。
  “哇,想不到魔兽也是挺有品味的嘛!”鬼熙对自己的房间心满意足以后发出了这样一阵感叹。
  身边立马爆出一阵冷哼声。
  “怎么?你不服?”
  身边对他冷嘲的真是雀灵,很不巧,她被玄龟派来带领他们一行人看房子了,虽然显得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还好她并没有因此使绊子。
  “哼!”雀灵没有理他,继续往另一条道上走去,她身上的银铃发出阵阵轻响,悦耳动听,而停在鬼熙的耳中却如同魔咒。
  “好险!刚刚没有得罪他吧!”他拍了拍胸口,一阵后怕起来,险些忘了小毛球的叮嘱了。
  一行人安顿好了以后,他们眼下最为紧要的就是怎么救治梓潼了,她已经昏迷了数日,本来请玄龟看的,可是玄龟说她的病情很怪异,只有回到荆梦村他才有办法,他们也只能够先带她过来了。
  “唉~~这一下两个伤员,我生生成了苦力!”云易撇着嘴抱怨,苍寂已经醒了过来,但是却发了热,现在还下不来床,都是茗雪在照顾着,以前是他救了自己,现在她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观了。
  而梓潼这个病号以前一直是麻烦鬼熙背着的,但是现在鬼熙也要偷懒,全托付给云易了,对于这种情况,不知道梓潼醒过来会怎么报复鬼熙。
  随后玄龟派人送来了药,一份是苍寂的,一份是梓潼的,他们几人就照顾着他俩吃药就好了。
  话说茗雪一行人进入魔兽森林已有数日,虽然关于他们的通缉令贴的满大街都是,但是魔兽森林在魔界相当于完全隔绝的一个世界,根本没有人能想得到他们几人是躲到了那里。
  搜捕犯人的事情要进行,但是新帝登基的事情也不能落下。
  黎烬自从答应了天栎之后脾气变得非常奇怪,几乎没有什么人能够跟他讲话,除了天栎,甚至都不敢有人在他的面前说一句话,就是他以前那毫无权势地位的时候,他的气势已经如此骇人,这一旦成了魔君,整个人更是威势十足,令人难以靠近。
  几乎是在一个完全高压的气氛下进行完了整个登基的仪式,整个仪式上,黎烬除了他该所的话以外没有再说任何一句其他的话,文武百官也是个个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地熬过了整个祭祀的仪典,而接下来就是大宴群臣了,这个步骤气氛会活跃一些,不似前面的庄重,它本就是为了拉近君臣的距离而设置的,大臣们也正好借此松了口气。
  宴会上,黎烬做主位,而琴女坐在他身旁一身华服锦衣,黑色锦缎上用金丝勾勒出金色的凤凰纹,华贵大气,凤凰是魔族的象征,原来魔族皇室的姓为凤,只有皇族才有资格又姓,而其他的世族只能又氏,而氏常常是省略了,蚀阴虽然取得了魔君的位置,但是千年万年,这个习惯却依旧保存了下来,现在魔族基本没有人称姓的,都只有名字。
  此时此刻琴女端坐在黎烬身边,俨然是魔界的女主人,脸上一副庄严沉重的模样。宴会刚刚开始,膳食准备停当,歌舞也已经翩然上演了,接下来就是百官们献上他们贺礼的时候,白虎魔王献上了一件纯九尾狐毛皮做的裘衣,浑然的白,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绝对是千金难求,也只有白虎魔王这样喜爱狩猎,时不时去魔兽森林转悠的人才拿得出来了。
  黎烬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并没有表现出喜欢,也没有表现出不满,倒是琴女很是热情,“白虎魔王辛苦你了,你的礼物魔君很是喜欢,来人啊,收起来吧!”
  白虎倒也不是个爱闹事的人,听了琴女的话,也就退下了,黎烬冷冷地望了琴女一眼,吓得她一哆嗦,脸上厚重的白粉都掉了一些,但她依旧维持着不动的表情,这一刻的荣华,她在梦里已经重复了好多回。
  “听说白虎魔王喜欢去魔兽森林?”白虎一退下,倒是天栎先说了话。
  白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很是豪气地拿起自己的酒敬天栎,嘴里还大大咧咧地抱怨着,“哎,最近魔兽森林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原本边界上没有什么大魔兽,可是最近却是频频有大型魔兽出没,他们修为极高,本王在他们手底下吃了几次亏,最近也就不怎么去了!”
  “哦?是吗?”天栎也纳闷了!
  “就是啊,也不知他们魔兽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小王是不敢去招惹了,这群魔兽几乎看到人就攻击,对于我们魔族的敌意千百万年来都不曾变过!”这话题一打开,白虎就像是忍不住似的,一个劲开始诉苦了。
  天栎无奈只得劝慰了几句。
  黎烬看着这下面热闹的样子,想起来在云城与茗雪一起的日子,心中有些感伤,才刚刚开席,便孤身一人离开了。
  “陛下!”琴女在后面惊呼,但是黎烬连头也没有回一下,他现在对琴女除了厌恶还是厌恶,都不想看她一眼。他心里的悲伤没有人能够理解,他只想早点找到茗雪,告诉她自己多日来的思念,跟她解释之前与钟欣悦的事情。
  琴女见留人无望,脸上虽然没有什么光彩,但是局面依旧得稳住,她是公主,她应该当起这个职责。
  “陛下身体不适,现行离席了,各位爱卿今日一定要尽兴才好,这样才不负陛下的荣恩!”琴女尴尬的笑最后越来越自然,没了黎烬的在场,大臣们似乎也更加没有压力了起来。
  “魔后娘娘,小王今日又新玩意奉上,本来是准备送给陛下表一表小王的忠心的,既然陛下身体不适,那么就请魔后娘娘代收了吧!”玄武魔君是个吊儿郎当的魔王,流连花丛,乐不思蜀,琴女以前想来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但是对方不管怎么说都是四大魔王之一,自从鬼熙失踪以后,他跟白虎已经是朝中除天栎以外威望最高的了。
  “玄武有心了,不知是什么新玩意,可否让本后先一饱眼福?”琴女本是随口一说,顺便测一测自己在这一群大臣中的地位,想不到玄武果然很是得意地就拿出了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
  “魔后娘娘一定想不到这新玩意是什么,也保证你们都没有见过!不过在见识这新玩意之前,小王还有一个要求!”玄武神秘地说道。
  “什么要求?”琴女有些纳闷,但是众目睽睽,量他也没有胆量说出过分的要求来。
  玄武吩咐手下人将一个大箱子放下,然后道:“启禀魔后,小王的这个新玩意需要在大家都不使用灵力的时候看才能看得出它的神奇,小王只是想请魔后娘娘监督小王,让小王并没有机会使用一点灵力!”
  琴女纳闷,心中好奇地紧,但是脸上还是要装出沉稳的深情,慢条斯理地说:“好吧,既然你有此请求,本后就封了你的丹田穴!”
  之后,玄武让人打开了大箱子,箱子里黑乎乎的一片,没有人看清了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连天栎也有些纳闷了,不知今日玄武要搞什么鬼。
  玄武得意洋洋地从怀中掏出一个木板做的小玩意,很是认真地研究了起来,但是似乎临时一紧张不知道怎么操作了,急的冷汗直流,而琴女等了许久也不知道玄武搞得什么鬼,忍不住问道:“玄武魔王,你这是?”
  “魔后娘娘,马上就好,马上就好!小王马上就弄好!”这回他是真的冷汗直流了,该死的,这东西怎么没反应啊,都怪那两个奴隶,竟然敢骗本王,回去一定饶不了你们,他心中咒骂着。突然,嘭的一声,爆出一声巨响,在座无不吓了一大跳,而玄武直接踉跄一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嘭的声音是从那个大箱子里面发出来的,然后一个亮闪闪的东西就从大箱子里面一飞冲天了,众人反应过来以后皆是惊奇地看着那个亮闪闪的东西,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何物。
  这东西在半空中慢慢地减了速度,然后开始绕着半空绕起了圈来。
  琴女看了大半天也没有看明白玄武这弄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玄武魔王,这是何物?”一只魔兽?琴女心中不解,暗暗猜测玄武莫不是抓了一只会飞的还会发光的小魔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