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五十七章
  “你家主子在干什么?”黎烬沉怒着问,眼神越过侍女看向银红色的窗户,里面映出两个人来,姿势暧昧,身后所跟的大臣们对此议论纷纷起来,反观黎烬倒是很冷静,他可没有心情来管琴女的风流韵事,他只是觉得这其中一个人影有些眼熟,只不过怎么也想不起来而已。
  “主子只是在里面会见一个小奴隶而已!”宫女照实回答。
  “那如何不让进?”马上就有人反驳了。
  小宫女扑通跪了下来,也是吓得够呛,黎烬也无心为难她,抬腿就要进去,小宫女着实惊慌,大喊了起来:“魔君驾到!”
  蓦地,里面低低的呢喃声停了下来,立刻一片寂静。
  他怎么来了!琴女下意识想到的是这个,继而脸上又是惊喜的神色:莫不是他想通了,要与我重修旧好?
  尽管是这样想,但是眼前的麻烦还没有解决呢。对啊,凤青颜还在这里呢,既然黎烬认识凤翎箫,保不齐也认识他,她决不能让他们两个遇上,可是现在要怎么办呢?
  黎烬听到这宫女的话,转头冷冷瞪了她一眼,那宫女即使低着头也感受到了铺面的阴寒。
  “仅此一次!”黎烬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任谁都会相信若是她再有第二次绝对会死的很惨。警告似乎还是不够,黎烬一脚就踹开了大门。
  却见到琴女刚刚平复了心情端端正正地坐在主位上,看到黎烬破门而入,装出一副惊吓的神情,然后站了起来,慢慢迎上了黎烬,“不知陛下来我这有何贵干?”
  “不知魔后大白天关起门来坐着什么勾当?”黎烬反问了那么一句,令琴女脸耍的一下通红了起来。
  “陛下,臣妾不过是觉得天热而已,呵呵……”她的表情有一些不正常,意识到不宜继续这一个话题,她立马又道:“陛下处理叛贼的事情如何了?”
  黎烬一听她竟然已经猜到了自己来的主要目的,顺着问题就问:“不知你有什么消息?”
  琴女道:“臣妾手下人来报,查到那几名叛贼之前一直住在落伽城外的一个小村子里!”
  “你说什么?”黎烬激动地反问,城外一个小村子,还有苍寂,这些现象似乎都在表明当天那人就是茗雪,他怎么会如此之笨,除了茗雪,谁还有那么大的能耐能够重伤蚀阴,谁还会有那么令他着迷的眼神,谁还会……
  那一瞬间,激动之情,懊悔之情似乎要打破理智冲出脑海。
  而琴女根本不知道黎烬在激动着什么,她只能顿住了后面要说的话,但是黎烬的自制力强,一会也就平静了下来,继续问:“然后呢?”
  琴女道:“我的人回报说,他们……”琴女似乎恍然大悟了。
  “他们是从……”
  “从荒海过来的对不对?”琴女顿住说不出来的话,由黎烬代劳了,这也就更加确定了黎烬心中的想法。
  一阵懊恼之后,黎烬也更加欣喜,终于有了茗雪的消息,他一刻也不能等地派人去找茗雪,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她活着带回来。黎烬转身就走,竟然也忘了问刚刚那人的去向,或者任何的事情跟茗雪比起来都将微不足道吧!
  黎烬一走,琴女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又提了起来,黎烬那个心心念念的女子不会就是逆贼吧?又或许他们都是同一个人——翎箫,被自己心中的想法一惊,越想越觉得这是有可能的,以翎箫的修为完全有可能重伤蚀阴,而她也最有动机要杀了蚀阴报仇。心中越是这样想,琴女就越是不安,茗雪回来寻仇了,第一个是蚀阴,那么第二个必然就是自己了,现在该怎么办?“对了,凤青颜!”
  “来人!”琴女大声一喝,立马有人冲了进来,“魔后娘娘什么事?”
  “给我去查查这个奴隶是什么来历!”这时她已经将蓝钦言拽了出来。她的亲信领了命令就去了。琴女依旧不安,她等着蓝钦言道:“说,凤翎箫在哪里?”
  蓝钦言全数听到了黎烬的话,也从门缝里面看到了黎烬,他是认识黎烬的,想不到他竟然也在这里,那么茗雪姐姐也必然来了这里,难不成她说的人一直都是茗雪姐姐。
  他心中不可置信,虽然茗雪对于他的态度不好,但是他看得出来,茗雪是真心为他好的,茗雪在蓝府为他说话的事情他至今都没有忘怀。
  “我不认识凤翎箫!”他终于呐呐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琴女又如何会相信这样的说辞,没事只要查到他的来历,就大概可以确定心中的想法了,有了凤翎箫的弟弟在手,她就不信凤翎箫会躲着不出来,只要她一出来,她就有办法将她置于死地。
  她恶毒地唇角慢慢勾了起来,似乎已经想到了翎箫以后惨死的命运。
  而此时此刻的茗雪正安然地呆在魔兽森林里。
  老谋深算的玄龟,谁也看不懂他的心思,他这个时候邀请茗雪又到底安得是什么心思呢?
  一间古老的竹屋子,外面毫无装饰之物,只种了几颗雅致的竹子,推了门扉进去,里面也是异常的简陋,玄武所在的正屋,随处可见一间间古老的书籍,他的身前是一个桌案,上面罗盘、铜币、水晶球……一应卜算物件应有尽有,真该让苍寂来看看,想不到他们两人竟然是同道中人。
  茗雪入内之后,没有先开口说话,静静地看着玄龟盘坐在团蒲之上,紧闭着双眼,入定神游的模样,茗雪心中一笑,不知道这老头又在神游天外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想着想着竟然噗呲轻声笑出来了,这下惊动了玄龟,玄龟慢慢地睁开那似乎还没有睡醒的迷糊的眼睛,瞟了茗雪一眼,点点头:“你来了!”语气苍凉的三个字,似乎意蕴无穷,感觉像是一个等待了几千几万年的老者终于等到了他再等的人。
  茗雪纳闷,不解地望着玄龟。
  “你不是魔族!”
  茗雪心中咯噔了一下,难道这老头连自己重生过一次的事情都知道么?这也太神了吧!
  茗雪笑着道:“何以见得?”
  玄龟的眼神清冽了许多,永远是平静地不能再平静,古朴地不能再古朴的眼睛,那是真正的由无数的岁月积攒下来的静,由时光沉淀下来的空旷澄明,毫无杂质。
  玄龟的眼神意蕴无穷,看得茗雪渐渐地心虚了,“玄龟前辈,您仗义收留了我们我们感激不尽!但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不希望与你们魔兽世界扯上什么关系!”
  玄龟依旧笑笑,就在茗雪以为他就只有这样一个花架子一样的表情之后,他突然说话了,“你以为我留下你们是因为惊牧么?我们荆梦村的规矩是从来都不收留魔族的!”
  茗雪这样一听立马就瞪大了眼睛,难道说玄龟收留自己还有其他的原因,而这个原因很有可能跟自己有关系。
  “你可知道在很久远的时候,魔界有一位很残暴的魔君?”
  “修罗?”茗雪下意识道。修罗这样大名鼎鼎的人物她还是知道一些的,好歹也曾做过魔界之主,修罗这样传说一般的人物她小时候都是当做神话来听的。
  玄龟见茗雪下意识的反应,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似乎确定了什么。“你可还记得他!”他慢慢悠悠地吐出最后一个字,声音除了苍寒,还带着点迷惑的味道。
  “记得他?”茗雪似乎被他的情绪带动了,眼前出现一个黑色的颀长的身影,他背对着她,仅仅是这样注视着也能感受到一阵森寒的气息扑面而来。
  修罗?他就是修罗?
  不,他不认识修罗,这是迷幻!
  茗雪猛地惊起,怒目瞪着玄龟,“你想对我用催眠?”
  玄龟气定神闲的表情微微一怔,随后看似认命一般地长叹了一声,“果然是你!”
  “是什么也没用?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若不是顾及小毛球的面子,恐怕茗雪此刻早就已经直接动上手了吧!
  茗雪这时才发现房间边上点着一种奇异的香,因为放的过于偏僻,她一进门时也未曾注意。
  “为何对我催眠?你想知道什么?”茗雪自以为自己并没有什么让玄龟也想知道的秘密,她与魔兽世界本没有什么交集,但是现在看来,或许有些事情连她自己也未曾预料到。
  玄龟盯着茗雪又打量了半晌,终于慢慢开口道:“也许是连你自己也不知道的东西,茗雪姑娘,是我失礼了!”
  茗雪没说话,显然心中大不悦。
  “我魔兽族本与魔族也是相亲相爱,但是自从修罗上位之后,我们魔兽族就从自由的兽族,被迫成为了魔族的附属,失去了自由,失去了主权……”玄龟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这些事茗雪也曾听过,魔兽一族在远古时期就已经存在了,本是魔族的友好之邦,但是这一切从修罗这样一个噩梦般的名字传扬天下开始就彻底改变了,修罗嗜杀,残忍无情,不可一世,竟然要将魔兽族训练成一批批完美的坐骑,供魔族驱使,于是魔兽一族惨遭杀戮,最后兽王带着一批幸存者逃亡入了魔兽森林,这里地势多变,善于隐藏,也正好给魔兽提供了一个避难所,使得他们得以幸存,所以千年万年之久过去了,魔兽森林的魔兽依旧恨极了魔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