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祭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六十三章祭天
  “你到底是谁?”修罗冷冷地看着她,将这一团略显渺小的人儿禁锢在自己的怀中,对方终于抬起头看他。
  修罗一惊,从未有见过这样清冷的眼神,就像是白雪一般。
  没错,这个小侍女就是赶到落伽城,再一次混进魔宫的茗雪,想不到如此倒霉,打探个消息也能遇上这样的事情。
  “你不是黎烬!”茗雪直接下了这样的结论。
  “你果然不是一般人,连这也能看出来?”黎烬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眼神,茗雪对于黎烬的了解又如何会看不出来呢。
  “你是修罗?”茗雪继续问。
  修罗勾唇一笑,“倒是够聪明!本君就喜欢跟聪明的女人说话!说吧,你来这里的目的!”
  茗雪眼神一冷道:“杀你!”随即,右脚猛地一踩,修罗吃痛,一下子放开了她,茗雪挣开了他的怀抱,立马风一般飘然而去。
  修罗嘴角一勾,显然对她颇有兴趣,但是却并没有着急去追,反而是自己悠然地就近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有意思。
  “黎烬,这就是你的红颜?跟个冰块一样,比起我的红莲差远了!”
  “茗雪!”这时黎烬也苏醒了过来,但是他已经丝毫没有力气能够跟修罗争夺主权了。
  “原来叫茗雪,难怪冰雪一样的性子!”
  “你为什么不追她?”黎烬问。他可不信修罗会那么好心地放茗雪离开。
  “你不舍得?”修罗调笑道。黎烬不欲理睬。
  修罗奸邪地笑笑,“放心,她自己会回来的!一只猫如果一下子就抓住了一只老鼠,那就没有意思了,远不如,抓了放,放了抓,最后让她完全臣服在自己脚下,心悦诚服,那才是真的强者!”
  “强者与弱者也不过是一样地生活,在我眼中并没有什么区别!”
  “哼,弱肉强食,你这不过是懦弱的表现,就像你现在在我面前时弱者,你争不过这身体的主权,你必须臣服于我!”
  黎烬再也没有回应修罗,任凭他如何挑衅,他再也没有只字片语,就像是沉睡了一样。
  茗雪回到自己的栖身处,这是在落伽城内的一个小院子,鬼熙置办的,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
  “小雪,怎么样?”鬼熙一见到茗雪回来了,忙上去询问。
  茗雪看了一圈人,却没有看到苍寂,他们是今早才会合的,“苍寂人呢?”
  “哦哦,那个苍寂他提前走了!”
  “去哪了?”茗雪问。
  “去了,皇陵!”
  茗雪心想苍寂一定是去盗霁月的尸骨了,暂时应该也没有什么危险。
  “我们先回屋吧!”茗雪被修罗吓得够呛,差点以为自己就回不来了,修罗那种逼人的气势过来,她简直无法反抗啊!
  “我想现在可能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难道修罗……”
  “好了,别哭了,吵的我心烦!”琴女也自知自己似乎有些过分了,语气松了一些。
  柳莺儿并没有起身,咬着唇忍着痛。
  “娘娘,既然陛下总是给您气受,您不如……”
  “不如什么?”琴女被勾起了兴致,问道。
  柳莺儿犹豫了一会还是道:“您不如自己称帝,反正陛下也是借助您的身份才登上帝位的,而他如今不对娘娘您感恩戴德,却屡屡欺负娘娘!”
  柳莺儿的话可算是说到了琴女的心坎里了,正是因为如此,她心里才会觉得那么委屈,明明黎烬是因为娶了她才有现在的尊贵身份的,可是他却不知回报,屡屡羞辱于自己,她如何能忍受。
  “娘娘您想,到时候您是一代女皇,他还不是由您说了算?”
  琴女心中的念头一闪而过,冷静下来以后还是摇摇头,“不妥,如今他已经是魔君,君主岂有说换就换的道理!”
  琴女的表情明显有些动心,但是这事情确实没有那么好办,若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强烈地反对,她确实又希望成功阻止这一切,但是现在黎烬是魔君已然成为了事实,那些王公大臣可不是爱折腾的命,也不是任由自己可以摆布的。
  柳莺儿也知道这个想法很是大胆,但是她已经得知了黎烬与茗雪关系,她怎么能让这样一个爱慕茗雪的人坐着魔界之主呢。
  “娘娘,再过几天就是祭天大典了吧!”
  琴女心思一动,是啊,马上就是祭天大典了,若是这个时候上天有什么预示,或许有机会将黎烬从那个位置上推下来,到时候除了自己还有谁能够胜任这一界之主的位置呢。
  等到自己成为了最为尊贵的女子,害怕黎烬不会被自己征服么?这比起自己委屈求全来保全地位好多了呢。
  琴女表示很满意,看了看柳莺儿渗着血的额头,蹙了蹙眉道:“你先下去吧,把伤口包扎一下,这两天的活可以不用干了!”
  柳莺儿知道琴女这是听进去了自己的意见,心满意足地退下了。
  黎烬正呆在悠云殿里,近日天栎频繁地出入于此。
  “国师大人,有没有什么魔兽世界的动向?”修罗漫不经心地问翩然走进来的天栎。
  天栎笑着道:“君上这是着急想要知道她的消息么?”他虽然笑着,但是微不可闻地有些不悦。
  “是啊,本君想我的莲儿了!不知道那群魔兽把她藏在哪里了?”修罗的语气就像是在跟老朋友调侃一样。
  一会功夫,天栎已经走到了修罗的身边,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这些天我在准备祭天大典的事情,君上不关心自己的宏图大业,却再想已经死去的人么?”
  “莲儿她不是什么死去的人,她是我的妻子!”修罗强调了一边,语气有些不悦起来。
  “祭天这种小事有什么好忙活的,本君就是天,有什么好祭的!”
  天栎脸色也有些不好了起来,“不过就是个女子,君上为女色误了一次国,难道还要重蹈覆辙么?”说起话来也有些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