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大结局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六十八章大结局2
  “鬼熙,你总算是来了!”茗雪不敢大声说话,只能用密语传过去。【无弹窗.】
  鬼熙看到茗雪安然无恙自然放下了心来,“小雪,还好你没事,放心,我这就救你!”
  “别过来!”茗雪担忧地道,以修罗的警惕性,要是鬼熙过来被发现了就跟他一起走不了了。
  “小雪,怎么了?”鬼熙不解。
  “修罗随时有可能会醒过来,我在这里暂时还安全,看到你来了我就放心了,你们在外面如何了?”
  “我们还好,昨日又去天栎的府邸了,他们近日活动很是频繁,似乎在做一些秘密的事情,我们没敢太接近,怕打草惊蛇!”
  “恩,还有么?”茗雪接着问。
  鬼熙犹豫了一会还是道:“最近打听到了青颜的消息,他似乎进了魔宫?”
  茗雪听到了这句话,立马正视了起来。“真的在魔宫?琴女的手里?”茗雪本来还带着一丝侥幸,以为也许柳莺儿跟青颜并不在一处,但是此时此刻,一阵绝望的气息袭来,令她整个人如坠冰窖之中。
  鬼熙点了点头,虽然这是个噩耗,青颜落入了琴女手中几乎是注定了他的死路一条,别人也许认不出青颜来,但是作为跟青颜与翎箫几乎一起长大的琴女又怎么会认不出青颜呢!
  茗雪整个人都有些愣怔了。“没事没事,既然柳莺儿都还活着,那么青颜也许也还活着,只要活着那么她就有机会将他救出来!”茗雪这样安慰自己。
  “你有查到青颜的具体位置么?”茗雪问鬼熙。
  鬼熙点了点头道:“我查到青颜被琴女关在宫里面一处秘密的密室里面。小雪,你对魔宫比较熟悉,你知不知道是哪个密室里面?”
  茗雪沉思了许久,突然脑中灵光一闪,道:“我知道,在笙箫殿的后院假山下面曾经建过一个密室!”可是她转念一想又觉得不是很对劲,琴女是知道自己知道那个密室的,那么她为什么还要将人关在那里呢?
  茗雪突然反应过来了,看到琴女是要自己去送死了?
  虽然知道琴女打的是这样的主意,可是自己却不能置之不理啊!青颜可是自己唯一的弟弟,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够置之不理的。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暂时不要管我了,跟雀灵小心行事,她这人比较莽撞,小心看着点!”茗雪道。
  鬼熙看着她道:“小雪,你不跟我走么?外面你就放心吧,玄龟不久前也来了,雀灵她不敢轻举妄动的,再不行也还有我呢!但是你在这宫里跟修罗在一起太危险了!”
  “没事的,放心,他虽然是修罗,他也还是黎烬啊,他不会伤害我的,而且我在这宫里也方便行事,到时候我们里应外合!”茗雪安慰鬼熙。
  鬼熙看了看她,还是有些恋恋不舍,看着修罗搂着她的手恨不得烧出一个D来,可是看到茗雪的表情时,又只得恋恋不舍地转身离去。
  等到鬼熙离去之后,茗雪又犯了愁了,这怎么办才好,总不能这样睡觉吧!
  修罗沉地就跟一头大水牛一样,自己推都推不动。
  “修罗,算你狠,别让你落到了我的手里!”茗雪手上突然变出了一柄匕首出来。
  “修罗,你别装睡哦!要是再装睡,我手上的匕首可是不给你面子咯!”话落下了下决心,一咬牙就把手上的匕首向修罗的胳膊上刺去。然而就在还有几分距离的时候,一个大力阻止了茗雪。
  “那么快就开始谋杀亲夫了么?”沉沉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
  茗雪觉得好笑了,“谁是我亲夫?”
  “本君!”修罗继续厚颜无耻!
  “你无耻!”茗雪气急败坏。
  修罗嘴角邪邪地勾勒出一抹微笑起来,“昨日还那么妖娆地献身,今日就开始不认账了么?翎箫公主的记性着实不太好啊!”
  茗雪的脸色顿时就煞白了起来,仿佛无数道天雷在头顶炸响,“你,你在胡说什么?”
  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的不敢置信!
  “你难道不记得了么?昨日晚上……”
  “你混蛋!”茗雪是真的动了真怒,眼眶里面泪珠打着转,就是忍着没有掉出来,手上凤鸣箫发出了阵阵凤鸣声,“修罗,我要杀了你!”茗雪红着眼睛,整个人就像是笼罩在一片Y云里面,源源不断的灵气从丹田溢出,布满了她的全身,杀气*人,风啸帘动!
  无数的黑色发丝随着强烈的风飘扬着,淡蓝色的衣裙染着一层淡蓝色的光晕,灿若明霞,美到了极致,但是同时也是杀气四溢。
  突然一个气势十足的音符起了,整个大殿都与外界隔离了起来,满是明蓝色的光华。
  修罗不知茗雪竟然是真动了怒气,有些傻眼了。可是他也并不是会道歉的人,而且茗雪正在气头上,这个时候估计是说什么话都不会听的,他对自己的功力也是有绝对的自信。勾着唇看着茗雪。
  茗雪的用凤鸣吹奏了一段前奏,仙音绕梁,前乐并不是杀招,只是灵力越来越强,是一种蓄势之音。
  此时的茗雪就像是一个空的水晶球,随着仙乐不断地走向**,水晶球中的灵力就越来越满,直到灵力到达最高的时候,发出全力的攻击,令对手受到严重的创伤。
  祭天大典前的那个晚上,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魔宫里面爆发出一道强烈的明蓝色灵力,不知有多少人见到了这样的情景,心中震惊,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高手才能够有这样的威力。
  而琴女则是沉醉在那旷世的仙音里面,她知道她就算是终其一生也不可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很多事七分靠努力,三分天注定。可是最令她不安的并非是这仙乐的精妙,而是这乐曲的熟悉,这种独特的风格,据她所知只有一个人,那个人便是——翎箫!
  “快给我去查,到底是哪里传来的乐声!”琴女大喊出这命令,气的脸都变了。
  茗雪终于吹完了前奏,下面就是杀招了。在威力强大的气劲里面,悠云殿的一应物件被毁的几乎什么都不剩了,连挂着的帘子都被吹在了屋角。
  而修罗却是勾着唇看着茗雪,似乎并不在意这一些,反而有一丝丝的兴奋,似乎跟女孩子打架有种莫名的激动!
  茗雪自从到了魔界之后也一直都没有怠慢过自己的修炼,如今她的灵力远不是以前可以比拟的,再加上凤鸣箫的助力,这一曲杀招几乎是完美了。
  渐渐的仙音不再美妙,而是刺耳难当,不断扰乱着修罗的思路,还伴着一道道威力惊人的风刃,茗雪也是下了狠手了,就是殿外的很多侍卫也因为听到了她制造出来的魔音,纷纷双耳流血,倒地身亡。
  “魔后,是从悠云殿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一个魅在远远地看了眼之后对琴女禀报。
  琴女一双纤手攥得紧紧地,都快掐出了血痕,“是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原来那个小贱人就是你——翎箫,这一次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修罗渐渐也受不了了茗雪的魔音灌耳,嫌弃地结起了一个结界阻隔了这强大的魔音。
  “吹个破笛子还这么难听!”修罗嫌弃地道,虽然声音很混杂,但是茗雪听见了,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索性放弃了用音攻,化箫为剑,变换这招式,毫无破绽地挽出了几个剑花,直接就攻击了过去。
  修罗手上没有兵器,双手合十,竟然空手接住了茗雪的剑。
  茗雪吃惊地抬头看他,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你……”
  她这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修罗反而先着急地问道:“你手上的剑是哪里来的?”
  本还是两个人打的不可开交,这下变成了修罗单方面地制住了茗雪,然后质问于她。
  “我凭什么告诉你?”这可是她父君送给她的。
  修罗有些生气,又无可奈何!
  看着茗雪的气经过这样一番打斗似乎也消了一些了,制住了她以后滔滔不绝地就开始说了起来:“凤鸣箫本是取名于它声音有凤鸣之音,可是世人也许不知道,凤鸣本是由修炼万年以上的凤凰清骨炼成的,这个世上恐怕也只有这样一件了,很久以前我将它送给了莲儿,让她可以天天吹奏美妙动听的乐声!”
  “那她吹给你听了么?”茗雪似有嘲讽之意。
  修罗摇摇头:“未曾!”
  “若是我,我也不愿吹给你听!”茗雪挣扎了几下,依旧没有挣扎开。
  “为什么!”修罗质问她,茗雪也只是这样说说罢了,红莲的心思她怎么知道。
  “你知道么?她这么爱吹箫的一个人自从我送她凤鸣箫以后她再也没有吹过箫了!”修罗的语气有些忧伤。
  但是茗雪可不会再傻得去同情他,“你自己去问她啊!我怎么知道她的心思!”
  “可是你是她的转世啊!”
  “啊?你不要乱说!我跟她没有半分关系!”
  “我曾在凤骨上下了咒,此生只有她一个人能够使用它,你说你不是,岂不是自欺欺人!”
  茗雪整个人如坠冰窖,她早已经受够了这样的言论了,她只是她自己,她谁也不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