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生死时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晚上,宁一天在卧室中打坐修炼,“今天晚上可能会突破六层境界,到时候身体又要排毒,还是不穿衣服了,免得到时候弄脏。”心神修为到筑基期就可以进行内视了,宁一天将心神沉到体内,看到自己的内脏、骨骼、肌肉等,犹如用显微镜观察一般,不过心神修为还是不够高,不能入微到细胞级别,他找到灵气正在运行的经脉,用心神微微推动着灵气在经脉中加速运行,这个方法也是宇紫欣在那次双修中传给他的一个小技巧。俗话说,孰能生巧,经过这么多次的灵气运行,宁一天早就很熟悉了,过了约半个多小时,灵气就沿着所运行的经脉走了一个循环,最终汇入到下面的丹田中,宁一天感觉丹田又鼓胀了一下,不过还是没有突破第五层,继续进行灵气周天循环。丹田鼓胀了一次又一次,在第七次的时候,宁一天突然感觉丹田像吹爆了的气球一样突然的微微爆了一下,丹田中的灵气瞬间向全身所有的经脉、肌肉、骨骼等所有的地方冲去,身体有一种微微的疼痛还有一些麻痒,最后感觉整个身体暖洋洋的,有一种飘起来的舒爽,第五层终于突破,不过现在最好是继续修炼,这样第六层的境界就稳固了。宁一天一直打坐到天亮才去洗澡。
  新的一天开始,宁一天和欧阳冉通过电话后就掏出三台生物电脑,将买来的电子书向三部电脑中拷贝,虽然三台电脑都是最新款式,其中的存储空间也足够大,可是人类发展到2030年,其中书籍之多也是令人叹为观止,最后,宁一天将计算机类的书籍拷贝到自己电脑上,将数学类的书籍拷贝到欧阳冉的计算机上,将一些文学、历史类的书籍拷贝到宇紫欣的计算机上。
  随后几天,三人白天看书学习,晚上修炼。期间,欧阳冉找到气感,进入到练气期一层,修炼的是《焚天火决》;宁一天的父母两人每天一粒洗髓丹,身体感觉越来越好,两人看起来都比以前年轻了十多岁。
  驾校的练车场上,宁一天上车熟悉了一下驾驶的诀窍,就能够很好的操作,倒桩、移库、半坡起步……,第二遍就像老手一样开的顺畅自然,随即提出进行考试。
  “一天,我父母又催我回家了,这一次我实在是不好再推脱了,你能和我一起去我家吗?”欧阳冉说道。
  “没问题,昨天我就给岳父、岳母买好了礼物,我们现在去还是中午去?”宁一天问道。
  “现在都上午10点多了,现在就去吧。”欧阳冉看看时间说道。
  一开始宇紫欣还想在家恢复仙婴伤势,但欧阳冉也想让自己父母修真,就让她一起去,看一下父母有无修真的资质,最后三人又一起出发了。
  “师傅,到明月府邸。”宁一天对出租车司机说道。
  “好的,小伙子说的普通话怎么带点京味儿?”出租车司机话还不少。
  “我在那里上学,家还是XT市的。”宁一天用纯正的普通话说道。
  “怪不得,其实我老家是B市的,后来娶了XT市的媳妇,发现这里也很好,就来这里居住了,这里的房价比B市低得多,……”司机很显然是个话篓子。
  “我叫王复生,你以后坐车了可以给我打电话,短途、长途都跑。”司机又递给宁一天一张名片,弄得宁一天有些哭笑不得,他一拿到驾证就打算买车了,以后还用打车吗。
  “小伙子,到小区门口了,下车吧,我也在这买一笼包子,早饭还没吃上呢。”王复生说道。
  宁一天给他15元打车费后三人下车,就在三人刚走到小区门内10多米处时,突然听到“滴滴——,咚,吱——”的噪杂声音,宁一天扭头一看,发现王复生被压到一辆黑色奔驰车的下面,“啊——啊——”杀猪般的惨叫从王复生嗓子中吼出,宁一天快速的跑过去,发现王复生的一条胳膊被车轮给碾掉了,鲜血像喷泉一样从断臂处向外喷射,这时,奔驰上的一个小年轻人下来了,脸色苍白,两腿还打着颤,显然也是吓得不轻,宁一天顾不得其他,将车头抬起来向后推开,一把将王复生的断臂处上方抓住帮他止血,“身体其他地方有事吗?”宁一天对着痛的满脸扭曲的王复生问道,王复生微微摇摇头,“扶他上你的车,我们马上去医院,这里距离医院有些远,打120恐怕会耽误时间。”宁一天急速的给开奔驰车的小年轻人吩咐到,他对XT市很熟悉。
  “好……好的,我……我帮他抓着止血,你开吧,我有点怕……怕开车。”年轻人显然吓的不轻。
  “你们先报警,等警察处理完现场后你们就回家。”宁一天扭头对欧阳冉说道,然后一头钻到车中驾驶位置,他从车内的观后镜中看到王复生的断臂处还是一直向外冒血,对那个年轻人说道:“抓紧点,他失血过多会死的。”那个年轻人听后,脸吓的更白了,不过手上抓的更紧了。
  踩离合,挂挡,加油门,奔驰轿车犹如离弦之箭一般窜了出去,到路口拐弯处宁一天稍微减速就拐了过去,他将心神之力向车的四周蔓延过去,半径500米的范围均在宁一天的感应之中,“左侧路口有一辆红色轿车拐过来,我加速就能赶超到它前面路过路口。”奔驰车的车速已经达到130公里每小时,宁一天又狠狠的踩了一脚油门,车速表很快指向150公里处,奔驰车在人来车往的大街上由于幻影一般快速闪过,两边经过的行人和车辆均是吓出一头汗,然后大骂开车的司机不知死活。此刻,宁一天已顾不上太多了,王复生由于失血过多脸色蜡黄,陷入半昏迷状态。“前面又一个路口,正好没车,我试试漂移,这样也能快上一点。”宁一天心神感应到前方200米处的一个路口,“吱——”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声音爆响了起来,奔驰车的车头在侧滑中拐了过去,车速几乎没减就冲向前方,“不好,前面的十字路口堵车了,我只能从前方50米处的一个拐弯处向左拐走小巷子了。”宁一天打上左转灯,按上车喇叭,一脚将车闸踩死,奔驰车从16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锐减,车打着漂的向前滑行了40多米,宁一天一拐方向盘,车刷的一下横到拐弯处,然后一踩油门,车又窜了过去,这时逆行路上过来的一辆轿车几乎擦着奔驰车的屁股开过,惊的那个司机一身冷汗。奔驰车上帮王复生止血的年轻人早就目瞪口呆了,他还没见过技术这么好、胆子又这么大的人,看着宁一天帅气而又专注的脸,他心中不由的产生了敬佩的想法。奔驰车在路上狂飙的速度已达到190公里每小时,但车像游鱼一般快速的闪来闪去,愣是没有和一辆车相撞,惊的一路上的司机均是大骂不已。约三、四分钟,车就开到了医院,宁一天和那个年轻人将已经陷入昏迷的王复生送到急诊室,“你叫什么名字?”宁一天这时候才有空问这个年轻人。
  “李民良”
  “家住那里?”
  “卧龙小区。”
  “刚才是为什么撞到人了?有驾证吗?”
  “今年刚领的驾证,开车还不熟悉,到明月府邸门口时开的也不快,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人愣是向我的车前走,我按喇叭他也不让开,眼看就要撞到他了,我就赶紧踩刹车,谁知道还是将他撞了。”
  宁一天了解了当时的情况后就和他在急诊室门外等待,随后交警过来分别询问了他门的情况,对宁一天闹市中飙车的行为很是批评了一顿,不过看他救人的份上也没有为难他,到中午的时候,宁一天才离开医院,而李民良则被交警带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