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公的漂亮,母的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躲过了欧阳清的机灵鬼后,紫烟则低调了许多,虽然还是会和动物们交流,但是却避开了那些人多的地方进行交流,所谓的交流,无非就是问个好什么的,紫烟也为自己认识这么多新朋友感到高兴。
  吱吱突然间很想凤凰谷了,不知道它们都还好吗?
  紫烟低下头看到吱吱那希冀的目光,紫烟一脸怅然,自己离开凤凰也有一年的时间了吧,从来没有觉得时间会过的如此之慢,好想回家啊,毕竟,那里才是自己真正的家。
  “紫烟快过来,这边有天鹅啊,黑天鹅,它好美!”不知道不觉中,紫烟被欧阳清拉到了一条极为宽阔的河边,河中央是一座小岛,岛上的几座小房子煞是可爱,显然是天鹅的窝,就是不知道里面有木有天鹅蛋了。
  紫烟收了“思乡”的心绪,抱着吱吱来到河边,踩着石头蹲下身,只见几只黑天鹅搭着伴游来游去,时而也有几只白天鹅过来耍。
  旁边一个小女孩从包里掏出一个小面包,撕了一口伸手去喂天鹅,天鹅瞧见了,倒腾着双爪,像她们游了过来。为首的一只天鹅伸着脖子便抢了下来,小姑娘瞧见了咯咯笑着,眼看面前聚着越来越多的天鹅,小姑娘开心极了。
  紫烟也从包里取了吃的,跟着小姑娘一起耍了起来,天鹅们你抢一口我抢一口,还嘎嘎的叫着,天鹅的个头大,黑黑白白的占满了前排。后面还跟着几只鸳鸯,鸳鸯跟幼时的鸭子般大小,只能在外围焦急的转了一圈又一圈,紫烟不禁笑了起来。
  “紫烟,那是什么,怎么会跟天鹅在一起?”欧阳清指着外围的鸳鸯问道。
  “那是鸳鸯,不是有句话说只羡鸳鸯不羡仙吗?这就是鸳鸯。”紫烟卖弄了下自己的“文学底蕴”。
  “鸳鸯?原来鸳鸯就长这个样子,也不是很好看嘛,个子小小的,毛色灰灰的,但是那个个头大点的毛色可真漂亮,是母的吗?”欧阳清继续问道。
  “错了,鸟类跟人类不一样,越是漂亮的则是公的,例如公鸡的长尾巴,孔雀的长翎,而丑的羽毛灰暗的就是母的。”紫烟解释道。
  吱吱抬头看了眼紫烟,意思是:你就是母凤凰,丑丫头。
  紫烟翻了个白眼,将吱吱在手里揉搓了一番,整个老鼠都灰暗了,“笨蛋,凤凰是例外!”
  吱吱嗤笑一声,也没多说什么,凤凰在禽类确实是个例外,凤凰不管是公的母的都是极为漂亮的。
  “公的漂亮,母的丑?幸好我不是禽类,作为人类,我感到很自豪,哈哈!”欧阳清得意的笑着,却见紫烟的脸色更臭了,紫烟狠狠的掐了吱吱一把,陪着笑,只不过这笑的有点难看。
  “天鹅看够了,我们去那边看猴子吧,我地图上显示那么是猴山呢,这动物园我还是头回来,不知道这猴山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没。”欧阳清站起身来,蹲着久了,她站起来的时候晃了下,紫烟赶紧扶着,笑道:“瞧你身体弱的,赶紧补补吧,可别到时候嫁给朱兴学了,生孩子却没了力气!”
  欧阳清捶了下紫烟:“净胡说,我身体好的很,蹲久了站起来头晕是正常现象,我哪里身体弱了。”紫烟揉着被捶的胸口,说道:“清儿姐姐你用了多大力气,我都要被你捶死了,开个玩笑啦,我还等着做小姨呢,啥时候赶紧结婚生个宝宝出来呀?”
  欧阳清脸一红,甩开紫烟就跑了,紫烟笑嘻嘻的再后面追,能看到欧阳清害羞也不容易呢,两个美丽的女孩你追我打,惹的路上的色狼不止一次观望,更有甚者居然举起手机拍下二女,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猴山转个弯儿就到了,紫烟和欧阳清也停止了打闹,只见一个山门立在眼前,没错,就是一个山门,还有一副对联:
  山中无老虎
  猴子称霸王
  横批是:大王寨
  当紫烟看到这个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捂着嘴开始笑,欧阳清也不例外,这算什么啊,动物园还真是会奇思妙想,为猴山弄了个山门,感觉自己像是要进花果山似的。
  走进山门内,只见一座不算很高的假山,假山山顶刻着大大的红字:大王山,而山顶上面还插着一面旗帜,仔细一看竟是:齐天大圣。
  很多人都围在约一米高的木栅栏前,远远看着猴山上的猴子们耍宝,猴子们或坐,或卧,有人丢吃的过去,它们就过去拣着吃,瓜子会嗑,袋子会撕开,别提多聪明了。
  只见一个小孩子丢过去一大块面包,大猴子小猴子一拥而上,小猴子虽然抢到了,但是迫于大猴子的淫威只得放弃了面包,吓的嗷嗷乱叫逃窜去了。
  满山的猴子,真是欢乐,紫烟带的零食基本上都撒给了猴子,猴子们瞧紫烟的目光都不一样了,怎么说呢,目光中都透露着献媚。
  吱吱也趴在栏杆上,吱吱的兴奋叫着。
  突然,好似都安静了下来,猴儿们都不闹了,只有一只体形很大的猴子在走动,它走动的时候,所有的猴子都看着它,而在它必经之路上的猴子们,见到它来,都能四散逃开了,它稳稳的向前走着,来到了大家的面前。
  猴王!猴王出来了!怪不得所有的猴子都不敢乱动了,一个猴群只有一个猴王,几个妃子,剩余的都是小喽啰,或者是猴王的手下败将,所以猴王出来的时候,所有猴子都静静的看着猴王。
  “吱吱。尊敬的凤凰,恭迎您来到我们猴群。”猴王冲着紫烟吼叫着,对于别人来讲确实是在吼叫,但是紫烟却安静的看着它。
  紫烟现在没法回答它,因为围在猴山上的人实在太多了,她只能用意念传递给猴王:谢谢你的欢迎,我是来动物园玩的,不必客气,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不用管我。
  猴王像紫烟这边微微点头,然后跨着它那稳定的步伐消失在了众人眼前,回后山去了。猴王的回归,猴山的猴子仿佛疯了一样,该怎么玩怎么玩,该怎么闹怎么闹,仿佛猴王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