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夜的黑,其实也很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吓唬了一番欧阳清,紫烟心情也好了不少,起码不再郁闷那些“桃花运”了,紫烟还有众人都聚在了一起,说说笑笑,如同平日一样。只不过只有紫烟的眼神飘渺不定,时不时的去看一眼上官冷逸,大家瞧见了只是眼神中带有一丝笑意,并未点破。
  忆儿自己忙的团团转,她要接待那些人,远不如其余几人逍遥自在,她时不时投来一个幽怨的眼神,大家无视之。
  当大家发现探头探脑的吱吱时,皆是都吓一跳,这里人太多了,若是不小心踩到它就麻烦了,凤凰的怒火可不是谁都能消受的起。现在它跑出来大家也没办法,于是它在就大家的膝盖上跳来跳去,当它跳到一个人的膝盖上时,那个人都会很自觉的给它剥个瓜子,或者开心果递给它,着实欢乐。
  朱兴学一手捻着一个酒杯,一边说道:“紫烟啊,一会儿我们去KTV嗨歌,你去吗?”说罢眼睛一直瞄啊瞄,似乎要在紫烟的脸上看出花来。
  看着大家期待又玩味的笑容,紫烟撇撇嘴,干咳一声,道:“不去了,你们玩去吧,本小姐还有事情,嗯,就这样。”
  一脸正经又霸气的紫烟,让众人呆了呆,这么不好玩啊!本想着再取笑一番的,看样子,没戏,众人暗自摇头。
  紫烟站起身来,皱皱鼻子,一脸得意,笑道:“我有事,先走了,你们晚上玩的开心啊,绿萝你带好吱吱,别让它少根毛啊。吱吱你乖乖的跟着绿萝,晓得没,别把自己弄丢了!”
  高傲的紫烟,留下一个身影,潇洒的离开,忆儿摸摸鼻子,凤凰的脾气真是难以琢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心,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生气,更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玩心大起,玩的所有人团团转,真是同情她的凤凰谷,里面的生灵都是怎么忍受这只凤凰的啊?
  紫烟绕过几多人群,来到了上官冷逸的跟前,刚刚的霸气消失无踪,换上了一副可爱,清纯,懵懂不知世事的样子,让周围的狼群一阵唏嘘。
  上官冷逸撇撇嘴,欲要掩饰心里的一丝涟漪,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会装了啊!
  “冷逸,我们走吧,你说要带我去哪里?”紫烟眨着大眼睛,问道。
  上官冷逸站起身来,拍了拍紫烟的头,冰块脸难得露出一丝笑容,说道:“跟我走就是了,你一个皇甫家的小姐,应该不会怕我会卖了你吧?”
  “你也得卖的了我啊!”紫烟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上官冷逸歪着头,正好看到紫烟一脸幽怨,玩弄之心顿起,“紫烟啊!”
  “啊?怎么?”紫烟猛地抬头,此时的她与上官冷逸的脸的距离只有拳头那么近!
  紫烟吞吞口水,上官冷逸虽然不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男人,但是冷冷的外表下,有着一种吸引人的魅力,让紫烟的心有一点点躁动。
  “紫烟啊,不如,你就凑合一下,卖给我好了!”上官冷逸眼中满是戏谑之色,看着距离自己只有一个拳头的紫烟,有些忍不住想去亲吻她。
  “啊?”紫烟推开欲要靠近的上官冷逸,逃出他的怀抱,紫烟惶惶脑袋,撅着嘴说道:“卖给你,别做梦了,把你卖给我还差不多!哼!”
  “嗯,卖给你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皇甫家有钱的人,跟着你肯定能吃香喝辣的,倒也值。”上官冷逸点点头,似乎在算计什么。
  “嘻嘻,买你来作什么,还吃香喝辣,我看你也是个吃货吧。”紫烟笑嘻嘻的,显然对买上官冷逸感兴趣了。
  “傻丫头,别胡思乱想了,赶紧走吧!这里也开始有人离场了。”上官冷逸说着,就拉着紫烟的手,排除万难,离开了舞会。
  夜晚的灯光忽明忽暗,闪闪烁烁,好似天空中的点点繁星,上官冷逸带着紫烟来到了一个幽暗的小路,道路两旁皆是草木丛生,格外茂盛。
  “紫烟,你喜欢安静的看着夜晚的点点滴滴吗?”上官冷逸冷酷的脸庞上,掠过一丝柔情,好似这条路,走过千遍万遍。
  走在这条寂静的小路上,紫烟的心也静了下来,什么伪装,什么霸气,什么可爱,统统抛弃掉。现在的她,好像刚出生时候懵懂未知,尝试接受一个新世界一样。
  “我不喜欢夜晚,因为它很黑,远不如白天的坐姿多彩。”紫烟回道。
  上官冷逸抬头看天,说道:“夜的黑,其实也很美,只不过,你不懂得欣赏。”
  紫烟呵呵一笑,点点头道:“其实我也不是不懂得欣赏,只是,看着黑夜,总是有点伤感。”
  “伤感吗?原来你也会伤感。”上官冷逸惊讶道。
  “自然,我为什么不会有伤感呢?我又不是万年不动的磐石。”紫烟划过一丝笑容。
  上官冷逸采下一朵小野花,塞在紫烟手中,说道:“今天我看你一直都很快乐,像无忧无虑的精灵,以为你不会懂夜的寂寞。而且,你还是小孩子。”
  “不是不懂,是不想懂,活的快乐,活的潇洒,才不枉我这一生,虽然我这一生有些长久。还有,我不是小孩子,我的心理,比你大几百倍。唉,算了,反正说了你也不懂,”紫烟挥挥手,赶走几分思绪。
  “几百倍,那你岂不是老姑婆了呢?”上官冷逸笑道。
  紫烟翻翻白眼,活了三千多年,还没人敢这样说她,“看在你对我还不错的份上,我不怪你说我老姑婆,换做别人,早死好几回了。”
  “紫烟,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过童年。”上官冷逸似乎打开了话匣,陈旧的往事,一幕幕重现,让他痛的有些窒息。
  紫烟安静的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我生长在上官家族,在天朝也算是顶尖家族了,上官家族不似其他家族那般,政商一体,家族和睦,反而危机重重。”
  “在我八岁的时候,我的母亲就被二叔下毒,那时候,母亲怀着不舍,仇恨,离开了我。我恨,但是没有办法,二叔聪敏过人,在家族也是有说话权的,在地位上远远超过了我的父亲。”
  “每个家族的孩子,在12岁的时候就会放逐在各个城市,没有家族的庇佑,只携带一千块钱,在18岁的时候回到家族。到时候,凭着自己的商业头脑赚回来的钱,将在十八岁成人礼的时候献给家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