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让我抱会儿你,好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家族到时候会根据贡献的钱数,来判定这个孩子将来在家族中的地位。是龙是虫,将在这几年之中展现,当年我父亲就因为一次失误,赔的精光,后来我父亲才知道,那是我二叔一手策划的。”
  “不仅仅要面对外界的侵扰,更要小心族内的手段,我在成人礼的时候,送给家族一份大礼,目前,我是家族未来的继承人。”
  “冷逸,你真的好厉害啊!”紫烟适时的夸奖道。
  上官冷逸自嘲道:“厉害又有什么用,在我回家族的时候,他们告诉我,我父亲去世了!”
  紫烟惊讶的抬头,看到上官冷逸满是仇恨的脸庞,紫烟有些恍惚,怪不得他总是冰着脸。紫烟鼻子此时有点发酸,红了眼睛。
  上官冷逸停下脚步,将只有在胸口高的紫烟拦在怀里,颤抖地说道:“紫烟,让我抱会儿你,好吗?”
  本身有些抗拒想推开他的紫烟,愣了愣,便安静下来,就那样,任由上官冷逸紧紧的抱着自己,他的怀抱很温暖,也很让她踏实。
  “滴答!”肩膀似乎湿了一小块,紫烟一只手攀附在上官冷逸的后背,轻轻的上下抚摸,安抚着上官冷逸有些失控的情绪,叹息道:“冷逸,过去的都过去了。你父母的死,你打算怎么办?是复仇,还是?”
  “害死我父母的二叔,自杀了!”上官冷逸冷冽的声音,让紫烟的脖子骤然冷了一下,以她的强悍,居然也被上官冷逸的那股寒气给影响到,可见,这上官冷逸的恨,究竟有多深。
  “那便好,你也不要再想了,好吗?你不是要带我去一个地方吗,咱们都在这个小路上晃悠半夜了!”紫烟为了缓解他的心情,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嗯,好吧,我带你去,这条小路的尽头,就是了。”上官冷逸眼睛闪过一道寒芒,之后便平静下来,拉着紫烟的小手,漫步在道路上。
  紫烟也没抗拒,反正抱都抱了,拉下手也没有关系,看在他心情不好的份上,就让他拉一下好了。
  本身连说话带走路已经走了不短的路程,转眼间就来到了上官冷逸说的地方,此时紫烟抬眼,有些惊讶,问道:“冷逸,你说的地方就是这里?”
  “是啊,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无论我心里有多大的仇恨,有多大的压力,来到这里后,我就会特别放松,好想永远留在这里,留在这一刻。”上官冷逸眼中此时光彩熠熠,显然这个地方对于他来说,很奇妙。
  这是一个公园,石柱上刻着:元南公园。宽敞的大木门紧锁,这个木门不高,大约有一米五左右,但是却极宽,差不多有二十米。这门是由大木柱子组成的,从缝隙中可以观赏到,公园景色很幽静。
  上官冷逸拉着紫烟,走到旁边,站在一个跟古时官家的大门似的门前,大门半敞,满园夏色挡不住,紫烟瞧见了,甚是惊喜,这个公园,似乎有些特别。
  “走吧,小心台阶。”上官冷逸很绅士的做出一个请的动作,紫烟笑笑,便走了进去。
  进门之后豁然开朗,有种除却心中闷气之感,难得惊讶一回,她回头看到上官冷逸跟在她的身后,一脸惬意的望着眼前的风景。
  那是一个圆形大花坛,满眼望去皆是绿,小树或高或矮,林荫成片,大花坛的中,若隐若现,花团锦簇,惹人喜爱。
  “这里很清心。”紫烟笑道。
  “是,洗涤心灵,这个地方,希望你也会喜欢。”上官冷逸站在她身边说道。
  “嗯,这里很好。”紫烟绕过大花坛,上官冷逸跟在身后,像一个护花使者。
  绕过大花坛,入目是一条阡陌小路,两边林木茵荫,丝毫没有夏日的烦热,微风吹过,清凉的香草气息袭来,让有些沉重的心情,有了舒解。
  “冷逸。”
  “嗯?”
  “为什么,这个公园,几乎都看不到人呢?”紫烟好奇的问道,这里,安静的太不像话了。
  “因为……”上官冷逸神秘的拉着长音,眼睛看向前方。他们此时不知道转过几道弯,来到了一个凉亭下,上官冷逸伸出他那纤长的手指,指向前方。
  紫烟的目光从上官冷逸的身上移开,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看去,波光粼粼的一池水塘,风吹波起,丝丝水汽扑面而来。
  站在凉亭中,一眼望去,或蜿蜒小路,或小山绿荫,或木桥折叠,尽收眼底,再看这凉亭名字:一览亭,果真名如其用。
  “这个水塘,似乎跟别的水塘不一样,可是,这跟人少有关系吗?”紫烟问道。
  “这个水塘确实不一样,因为这是活水水塘,给人的感觉自然不同。至于人少……”上官冷逸顿了顿,继续道:“是因为晚上这个公园会关门。”
  “关门?那我们还进得来?”紫烟惊讶道。
  “我经常来,所以和看门的厮混的熟悉,我会水,所以他也放心让我进。”上官冷逸看着眼前的水塘,脸上的笑意多了些。
  “会水就放心你进来,这是为什么?这公园怎么关门那么早?公园不都不关门吗?”
  “以前,这里也不关门,只不过这池塘淹死过不少人,夜里怕有人失足落水,所以就有了关门的情况。”
  紫烟一脸了然,原来是这样,看来,这会儿公园中,便只有他们两个人了啊!
  “这个公园很是宁静,虽然周边都是小区,但是都是小路,并没有太多的车辆,所以,这里就俨然成为了一个世外桃源,这树,这花,这草,这池塘,都生气勃勃而充满朝气。心情若是不好,来这里会忘记烦恼,带走忧愁,让人心灵清逸。”
  上官冷逸喃喃地说道,站在那里的身影,甚是高大,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紫烟感觉眼前这个男子,似乎进入了某种境界,是空灵无物,超然世间一切的感觉。
  “我发现,我也开始喜欢这个地方了,谢谢你带我来这个地方,我心中的狂躁,似乎也平静下来了。”紫烟笑道,那种抚慰心灵的感觉,让她多年的戾气似乎消失了一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