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梦境:贾超VS紫烟(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贾超走进来的时候,紫烟正坐在椅子上发呆。
  许久不见的紫烟依旧那样美丽不可方物,没想到上回一别,再见时竟是梦境之中,贾超抿着嘴,在他看到紫烟的那一刻,眼泪险些滚落下来。
  “超!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过一阵再来看我吗?”紫烟抬头时,看到了一脸温柔的贾超,顿时心生欢喜,赶忙站起来来到了贾超的身边。
  贾超握住紫烟的小手,心中百般滋味难以言语,“紫烟,我想你了!”
  紫烟没有反对贾超握着她的手,现在的她满心皆是欢喜,能够看到贾超来找她,已经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了。
  “我也想你了!怎么好端端的来找我了呢?”紫烟好奇问道。
  贾超一脸纠结,这事从何说起?于是叹口气坐了下来,“都说想你了嘛,所以就来了呢!”
  贾超的烦忧脸上都显现着呢,聪明如斯的紫烟一眼就看出来他肯定有心事,但是他不说,紫烟也不会问,于是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上,从茶盘上拿了些茶叶。
  “这是什么茶?”贾超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开口,那么便走一步看一步吧,每次见到紫烟之后舌头就容易打架,总是不知道自己会说什么,万一说错了害的紫烟苏醒不了,那么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高山乌龙茶。”紫烟一边拿起茶叶,一边将茶叶倒入茶荷,看着忆儿她们天天泡茶,她也学会了不少,此时泡起茶来也是像模像样,“高山乌龙茶,属于半发酵茶叶,又名软枝乌龙或金萱茶,产自台湾高山一千公尺以上,高山山明水秀,层峦叠嶂,雾深雨大,泡出的茶汤香气奇特,味道甘醇。”
  紫烟和贾超闻了闻茶香,浓郁中带有丝丝的果香和奶香,紫烟微微一笑,将茶叶尽数拨到紫砂壶中,贾超乖乖的坐在旁边,看着紫烟为他泡茶。
  紫烟将茶桌边上的水壶水温调至95度,贾超不明所以,于是问道:“为什么不用100度的水冲茶呢?95度能冲开吗?”
  “100度的水温合适冲泡普洱啊,像高山乌龙或者铁观音都不必用100度水冲泡的,那样的水温会或多或少烫坏茶叶内部的营养成分,也会使茶叶苦涩。”紫烟微笑说道。
  贾超点点头,一副了然的模样,只见紫烟拿起水壶缓缓将水冲入茶壶,别看这茶壶个头不大,但是圆壶的容量却很大,一股又一股清香四溢飘来,贾超拿起手边的茶杯,入手微热,想必刚刚紫烟已是温过茶壶、茶杯了。
  约合30秒之后,紫烟巧手勾住茶壶,将茶汤倒入公道杯中,淡黄明亮的茶汤显现于公道杯,看到一脸馋相的贾超,紫烟现将茶汤分于他的茶杯里,同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初闻茶香,花香果香尽数如鼻,不似铁观音那般的兰花香,更多一分甜蜜,香气清雅淡薄,品一口茶汤,乌龙茶特有的韵香味甚浓,口齿生津,更令紫烟神清气爽,一扫多日烦忧。
  奇坑香涧出新芽,弥雾沛雨吸精华。
  夷公细奉修正果,乌龙降露甘茗家。
  此诗可看出乌龙茶之精妙,一品乌龙茗,味巧紫烟情。
  贾超自然没那么多感慨,只觉此茶香浓厚郁,是好茶罢了,若喜好品茶的人得知他这般想法,也只得叹一句:此真乃牛饮!
  紫烟看到贾超品茶之后还咂咂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紫烟不得不摇头叹息,可惜了这杯好茶!
  “你是不是在笑话我不会品茶?”贾超看到紫烟一脸惋惜,有些小小的悲愤,不会品茶就值得你这般样子吗?
  “没有的事,我像是那样的人吗?”紫烟顿时换上无辜的表情,好似你冤枉我了似的。
  “蛮像的,别看你表面一副无辜可怜的样子,你肚子里的坏心眼我可是知道的透透的。”贾超撇着嘴,玩弄着手里的茶杯。
  “噗哧!”紫烟一下笑了,“你呀,明明不喜欢品茶,偏偏还要做出一副品尝的样子,哪有喝茶摇头晃脑的,又不是古时候读三字经!”
  贾超幽怨的看着紫烟,拢了拢他有些凌乱的头发,“我读三字经才不会摇头晃脑,这茶泡的太好喝了,我才会忘了形。”
  一记小小马屁,让紫烟十分受用,得意的笑了笑,偷偷看了一眼贾超,紫烟的脸上又飞过一丝红霞。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和上官冷逸在一起的时候,觉得非常自然,而每次在贾超面前,总会有种莫名的感受,总是不自然的会脸红羞涩,若不是她知道这是人类特有的感情表现,恐怕她会认为自己是不是有病了。
  “紫烟。”贾超看了一眼紫烟,突然出声喊道。
  紫烟歪着头,有些茫然,问道:“嗯?怎么了。”
  “我带你去个地方!”贾超神秘一笑,便站起身来。
  “什么呀,搞这么神秘?”
  “去了就知道了!”贾超拉住紫烟的小手,这回不仅仅是紫烟脸红了,就连贾超自己也有些羞涩,他的手在碰触到紫烟的小手时,感受到了那软软的温暖,不禁用了几分力气,握了握紫烟的小手,突然想起肥羊说的话来,永不放手。
  一路无话,俩人相处在一起很是玄妙,明明很少有话可说,但是却依旧十分亲昵,仿佛是那种精神契合一般。
  贾超带紫烟来的是一处画室,紫烟看到画室十分凌乱,什么画架子七零八落的放置在屋中,满屋子的地上皆是画纸,颜料,画笔,画盘。
  贾超有些不好意思,他其实是一个有强迫症的人,每次定要将画室收拾好,可是显然这样子应该是别人刚刚用完画室。
  “紫烟,让你见笑了,他们没回用完画室都跟鬼子进村洗劫了似的,你稍等,我整理下。”
  紫烟看着细心而精炼的贾超,将画室一点一点很快的就收拾干净,有种做梦的感觉,这个男人,似乎很有好,好到让自己都有些触摸不到。
  “好了,终于搞定了,快进来坐吧。”贾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冲着门口的紫烟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