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别逗我了,老鼠药都是假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紫烟无辜的看着上官冷逸,说道:“不是我吃的,难道是你吃的不成,吱吱也是出了一份力呢!”紫烟伸着玉手指向那边的吱吱,吱吱此时早已吃的浑圆饱满了,整只老鼠都便成圆球了。
  上官冷逸嘴角抽搐,一只老鼠胃口再大又能吃多少,他曾经想过紫烟很能吃,但是也没想到这般能吃,自己还没怎么吃呢,就没了,没了啊!
  “小梦!”上官冷逸扶着额头,将小梦叫了过来,然后指着桌子说道:“再给爷弄俩菜,我还没吃饱!”
  小梦看着一桌子空盘,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再扭头看了一眼她家少爷,上官冷逸脑门拉下几道黑线,“看我做什么,又不是我吃的!赶紧的!”
  小梦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我的个神啊,那么多,转眼的功夫就吃完了,大胃王?大胃王都不足以形容了!
  眨眨眼,小梦连忙钻厨房继续准备食物去了。
  此时,只剩下上官冷逸和紫烟跟吱吱,俩人一鼠大眼瞪小眼了。
  夜晚降临,别墅外冷冷清清,只有偶尔几只虫子在叫着,不同于平时,今日别墅内格外热闹,当然这个事件的惹祸精,此时正在冷逸的大床上惬意的裹着被子,无辜的看着面前一人一鼠的争吵。
  眨眨眼,紫烟将身体缩进那舒适的大被子中,虽然外面七月天闷热的很,但是在这空调屋内,她却是极其喜欢这床软软的大床和被子的。
  “吱吱,我不许你在紫烟的屋里睡觉!”上官冷逸有些气急败坏的吼道!
  当他知道吱吱曾经变化过一个男子之后,上官冷逸就不淡定了,哪怕吱吱永远无法变成人类,但是一个雄性动物守护在紫烟身边,他就是不放心。
  “吱吱,我天天和凤凰睡在一起,我才不要跟凤凰分开,不要!”吱吱也是手舞足蹈的说道,又怕上官冷逸去逮它,所以在紫烟的被子上是上窜下跳的。
  上官冷逸当然听不懂吱吱在说什么,紫烟就负责起翻译的工作了。
  “不要也不可以睡在紫烟的房间,你不要太过分了,小心我让你吃老鼠药!”上官冷逸狠声说道,虽然撸着袖子欲要去抓吱吱,但是紫烟就在床上,他可不敢扑上去大肆追杀吱吱。
  “吱吱!别逗我了,老鼠药都是假的,就算我吃了顶多是大补!”吱吱得意的说道。
  当紫烟翻译出这句话的时候,上官冷逸瞬间有种喷血的冲动,老鼠药什么时候成了老鼠的补药了?
  上官冷逸眯着眼,像变魔术似的从背后掏出一根棒棒糖来,吱吱一见眼睛一亮,瞬间忘记刚刚他们在谈论什么问题了,直冲着上官冷逸手里的棒棒糖而去,只不过此时这棒棒糖已经在紫烟的手中,而吱吱也落入了上官冷逸的手中。
  “卑鄙无耻!”吱吱扭动着身子,不甘的吱吱叫着,不仅棒棒糖被紫烟抢到手中,还被这个可恶的男人抓住,实在是可忍孰不可忍!
  “啊!死吱吱你敢咬我!小梦,把咱家那鸟笼子拿来!”上官冷逸看着被咬破的手指,显然动怒了,居然祭出鸟笼子来!
  上官冷逸将紫烟的门关好,走了出来,“少爷,这鸟怎么办?”小梦弱弱的问道。
  “放了!”上官冷逸瞥了一眼鸟笼子里的八哥,这东西放了也活不久吧,管它呢,先将这吱吱塞进去再说!
  吱吱抗议无效,被关进了鸟笼,幸好这鸟笼天天清理,倒也干净,将吱吱就那样丢在了客厅里,上官冷逸伸着懒腰回到了客房,他的屋子让给了紫烟,他只能睡客房了。
  紫烟瞪着大眼睛打量着整个屋子,简单又整洁的屋子井井有条,蓝色忧郁系列,从壁纸到装饰,再到窗帘,一溜的浅蓝色,幸好地板不是,不然恐怕会更忧郁了。
  紫烟身上盖的这床被子是新拿出来的,是一套粉色的,也给这蓝色的屋子增添了点朵朵艳丽。
  刚刚吃过饭上官冷逸一再跟她讲,不要乱动东西,说是怕伤到自己,紫烟撅着嘴不以为意,什么东西能伤害自己?应该没有吧!
  此时她还真是乖乖的没有乱动任何东西,既然上官冷逸那样说,或许就有他的道理吧,紫烟躺在软软的大床上,眼睛依旧滴溜溜的转,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我总觉得,类似这样的床,我以前睡过呢?可是以前我一直住凤凰谷,哪里会睡过这样的床呢,好奇怪啊!”
  紫烟自言自语,皱着眉头,抿着嘴,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可是一切都模模糊糊的,实在是搞不明白这些事情。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提到吃,我会觉得很兴奋,好像我特别喜欢吃,可是,我在凤凰谷的时候什么东西都不吃的啊,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好吃的呢?”
  紫烟越想越糊涂,自己做的好多事,是那么自然又顺手,明明以前都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东西啊,奇怪!
  怎么想也想不通,干脆闭着眼睛呼呼大睡,对于吱吱,她似乎并不担心它会受到伤害。
  第二天一早,紫烟缓缓睁开眼睛,伸了一个懒腰,却听到外面吵吵嚷嚷,不满的哼了一声,“真是扰人清梦啊!额?我居然学会睡觉了!不对啊,我从昆仑山下山的时候就会睡觉了!我的天啊!”
  惊讶老半天,紫烟摸摸光洁的额头,有些无语,自己的生活习性貌似全部都变了啊!到底在进化前,她都做了些什么?
  紫烟起床,依旧穿着小梦保姆为她换上的睡衣,将门打开后,紫烟还有门外的吵吵闹闹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紫烟眨眨眼,怎么这么热闹,她缓缓走到上官冷逸身边,躲在他的身后,说道:“冷逸,她是谁?”
  “冷逸,你失踪这么久,原来是带了一个狐媚子的女人回来!好啊你!居然背着我搞女人,还带回家里来了!”
  紫烟从上官冷逸的后背探出头来,只见一个穿衣打扮很奇怪的女人,满脸不知道抹了多少东西,在上官冷逸的身后都能闻得到一股子熏人的香气,正站在那里用手指指着她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