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魅力无限的紫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紫烟笑着说道:“你们可不能怪忆儿姐姐,多亏了她,不然我还见不到大家了呢,再说,我现在已经都好了,你们还提那些事儿做什么?”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你失忆这么大的事儿,不告诉我们为什么,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还是不是姐妹啊!”欧阳清一脸不高兴,显然对她们这种敷衍并且掩盖事实的举动表示十分的不满。
  紫烟来到欧阳清的身边,搂着她的脖子,说道:“清儿姐姐你就别问了好不好嘛!真的不能说!”
  “好,不问你失忆的事儿,但是你怎么突然长大了几岁总要跟我解释下吧!若不是你这张小脸跟原先的紫烟有八分相似,我真不敢相信你就是我们的小紫烟呢!”清儿揪住紫烟的耳朵,恶狠狠的问道。
  “秘密知不知道呀!反正就是不能说!”以紫烟的本事,逃脱欧阳清的魔爪是理所当然的,转个身就离开了欧阳清的身边,转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上菜了!”灵儿冲着大家甜甜的说道,看到上菜了,欧阳清暂时也不问紫烟发生了什么事儿了,说话可是浪费时间的,若是不小心连盘子里的汤估计都剩不下。
  一如既往的一扫而空,一如既往的欢声笑语,紫烟此时高兴的不得了,没办法,真的好久没和大家一起吃饭了,每次吃饭都是自己最最开心的时候。
  “一会儿去KTV吧,好久没聚了,今天一定玩高兴了!”欧阳清拍拍自己的小肚子,今儿有朱兴学帮忙抢菜,可以说是吃的饱饱的,至于朱兴学有没有吃饱,她才不管呢。
  一行人开着车,华丽丽的到了KTV,一路上欧阳清也没在提饭前的问题,毕竟是别人的隐私,倘若要说,刚刚问的时候就说了。
  紫烟跟在他们的身后,虽然很不想凸显自己,但是她的一身粉色淑女装太扎眼了,再加上她那迷死人不偿命的容貌,让不少喝多的色狼嗷嗷直叫,恨不得马上扑上来,幸好被朱兴学和段平君拦了下来。
  而紫烟却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们,仿佛在说,这一切与我无关。
  “美女!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呀?”
  “美女,我们喝一杯如何?”
  “美女,我可以请你唱歌吗?”
  现场一片混乱,紫烟嘴角含笑,也不出手,只见朱兴学和段平君狼狈不堪的被好多人拳脚相加,虽然夸张了点,但是事实却是如此,因为俩人的衣服都被扯破了个角。
  各自叹着气,护送紫烟到了包厢才算耳根子清净点,外面虽然还堵着不少恶狼,但是起码已经没有了人体攻击了,朱兴学和段平君一脸悲惨的坐在沙发上,哀怨的看着紫烟。
  他们俩是知道紫烟的手段的,当初一个人将八名大汉拎起来并且都扔到一边去,就可以看的出来紫烟的武力值绝对是极高的,还有皇甫忆儿也在,这货的武力值觉得也是他们俩人之和还要多的。
  紫烟屁颠屁颠的点了水果,就跑去点歌了,她虽然会的歌不多,但是还真有一些是她极其喜欢的,至于他们幽怨的眼神,紫烟选择无视之。
  当当当!
  敲门声急促的响起,紫烟头都没抬继续看着小屏幕点歌,这时走进来一个大帅哥,模样不错就是这眼睛似那种桃花眼,一看就是命犯桃花,整日里留恋女人肚皮的主。
  那帅哥也没理会别人,径直朝着紫烟走来,在紫烟的面前站定,绅士的鞠了一躬,说道:“见到姑娘样貌,惊为天人,不知道在下能否有这个荣幸可以请教姑娘的芳名?”
  朱兴学和段平君俩人躲到角落里看戏去了,显然不打算再帮忙,忆儿眼睛含着笑看着那个帅哥意欲何为,只有欧阳清略微有些焦急,害怕紫烟会吃亏。
  “皇甫忆儿!叫我小忆就可以了!”紫烟好整以暇的瞥了一眼那位帅哥,冷冷的甩出一句话来,只听得朱兴学和段平君还有欧阳清儿仨人暗暗低笑,皇甫忆儿也是嘴角直抽。
  “小忆!很高兴认识你!”那男子在得知紫烟名字的时候眼睛瞬间一亮,刚刚在外面那么多人问其姓名都被挡了回来,如今却告诉了自己,这让他不禁有些飘飘然来。
  “哎!乖外甥,既然叫了这声小姨,我自然得应这么一声,这里有个红包,拿去做零花吧!”紫烟认真的说道,大眼睛还无辜的眨啊眨的。
  “你,你是故意的!”那个男子气的满脸通红,旁边四个人早就笑作一团,就连在房间理得少爷公主都在暗暗偷笑,他们那微耸的肩膀彻底的出卖了他们。
  “故意什么?我哪里有说错?小姨很忙的,乖外甥若是没事就退下吧!”紫烟眼眸落在包厢内的大荧屏上,一首《菁华浮梦》的伴奏响了起来。
  那男子被紫烟这么羞辱,顿时恶向胆边生,一拳头就砸在了紫烟身边的茶几上,几滴血顺着他的指缝流了下来,滴落在地上,而紫烟自始至终都没有眨一下眼睛,欧阳清吓的不轻,幸好朱兴学抱住了她,没让她过来这边。
  面对一脸冷静的紫烟,那个男子不淡定了,他这举动换做别的女孩怕是早就尖叫的瑟瑟发抖了,可是面前这个漂亮又勾魂的大美女,居然对他的恐吓视若无睹,这不科学!
  “乖外甥,自残是不对的,身体发肤授之父母,你这样对待自己的手,怕你我姐跟姐夫会心疼呢!”紫烟拿着话筒,很认真的跟那男子说道。
  只见那男子脸色由红变青,再由青变紫,再变成黑的,真个变脸!
  黑着一张脸的男子,咬了咬牙,握着自己还在流血的手愤然离去,紫烟冲着那个少爷说道:“把这清理下,催下送果盘的,问他是不是路上被劫了,这么会儿还端不上来?”
  “是,是!”那少爷惨白着一张小脸,拿着纸将那桌脚下的血迹擦了擦,然后将纸丢进了垃圾桶,但是那少爷的小脸更加惨白了,紫烟愣了下,这少爷不会晕血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