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意乱心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嗨!美女,我们又见面了哇!”顾宇抢在凌寒的前面接了何雨沫的话,整个人站了起来,走到何雨沫的身边,故意表现出一付很亲密的样子。
  对于某人莫名的套近乎,何雨沫的脸上划过一道黑线,怎么就在这里遇上他了?晦气可真不少!
  “我们有这么熟吗?”何雨沫边说边把顾宇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给移了过去。
  结果没想到某人的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顾宇直接一把搂住何雨沫的肩膀,一副称兄道弟的混混样子,“小妞,我们怎么不熟了?我可记得你还欠我钱哇!”
  不提还好,一提就来火,见面打招呼的形式有很多种,像这样的把别人的糗事拉出来,可不道德。
  何雨沫压低身体,躲开了顾宇的怀抱,明明都很嫌弃,还要扯出一抹假意的笑容,讪讪的看着某男解释道:“不就是那几百块钱的车费嘛!我以后还你就是。”
  心里不禁冒起了寒气,看来那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多么实在的一句至理名言。上午凌寒给自己算账,下午他朋友就来要车费,商人啊商人!真是分毛必争。
  “难道还要我写下欠条不成?”看到顾宇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何雨沫也有些不耐烦了,真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男人。
  “这个主意好!”顾宇挑眉看向何雨沫,一副坑你坚持到底的模样。
  而在此时,坐在餐桌前的凌寒握紧了拳头,俊脸早就变了颜色,自己为了她来这到这让人不悦的餐厅吃饭也就算了,她不待见也就忍了,但是最不能接受的是她在自己面前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
  他不悦的打断眼前两位洽谈甚欢的人,“上班时间到了,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那道冰冷的声音响起,周围的人立马都散开了,一瞬间餐厅里只剩下几个收拾餐具的服务员。
  施诗意凑到何雨沫的跟前,对着她耳语道:“快走吧!上班时间到了。”
  何雨沫回头投上一记笑容:“我先走了,总裁您慢用!顾大少爷,您的钱我会还的。”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看着那个纤细的背影越来越远,凌寒丢掉了手中的筷子,从口袋中拿出烟盒,抽出了一根。
  透着重重的烟雾,凌寒的脸上闪过一瞬间的落寞,突然觉得手中的烟竟失了味道,他烦躁的把烟头摁灭在餐盘上。
  “是谁把我们凌大总裁惹火了哇?”顾宇故意装出什么都不懂的样子,一脸笑意的看着凌寒烦躁的脸。
  凌寒的冷眸扫向他,愤愤的说道:“下午不上班了,去打球去。”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那个女人对自己漠视的态度,他的心里窝的难受,一股无名火急需要排泄出来。
  “啊?我没听错吧!我们的大忙人竟然说不上班了?”顾宇冷嘲热讽的说道。
  认识他这么多年了,他做什么事都是深思熟虑之后,才会考虑要不要做,这可是第一次他突然不上班要去打球。
  凌寒没去理会顾宇的取笑,直接起身走在前面,顾宇只好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
  凌寒一路上都没有说任何话,直到电梯已经下到第五层的时候,他怔怔的开口道:“我要是走了,她下午一个人在公司,会不会出乱子?”
  “您是在问我吗?”顾宇伸出食指指向自己的鼻子问道。
  凌寒点点头,一脸的严肃,而顾宇得到凌寒的确认之后,笑开了花。
  随后,他收起脸上的笑容,一本正经的问道:“寒,你莫不是喜欢上她了吧?”
  “胡说!我怎么会喜欢她,你知道的,这些年我都不沾任何女人。”凌寒冷冷的开口道。
  顾宇无趣的摇了摇头,垂头丧气的嘀咕道:“雪儿都离开那么多年了,你还打算让自己孤单多久?”
  凌寒正了正身体,沉默几秒钟之后,电梯的门却在此时突然打开了,“我们这样的人不都是注定会孤独一辈子,不是吗?”凌寒的嘴角微动,语气淡淡的,似是早已习惯了,说完话,便出了电梯。
  顾宇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说的很对!他们这群人表面上是集万千目光于一身,其实是活在了最虚伪没有一点温度的泥沼里。
  身居高位永远要比普通的人承受更多的痛苦,他们的婚姻只是一纸交易,他们的亲情不过也是建立在公司利益上。
  在漫长的日子里,时间早就让他们习惯了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承受这一切,习惯了活在尔虞我诈中。
  顾宇的嘴角挂起一抹笑意,“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看我不雪耻前辱!”
  “我等你!”凌寒出了艾莱依的大楼,马路边上早就停好了他的宾利。
  顾宇走向车的另一侧,和他同时坐进了车内。
  凌寒不悦的看着他问道:“顾大少爷啥时候这么看的起我的车了?这可不是你的口味啊!”
  顾宇哭着一张脸,抱怨道:“还不是我家那老头,自从我上次不下心出了点小事故之后,他就把我的跑车给没收了。”
  一说起这个,顾宇马上来了精神,愤愤的吐槽道:“你都不知道我堂堂一个总经理,竟然还要打的!!!这要是被员工看到了,还不笑掉大牙啊!”
  顾宇一副受气媳妇的模样,看的凌寒忍不住笑了出来,淡淡的说道:“需不需要我援助下你?”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顾宇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凌寒笑意更浓了,突然转开了话题“听说你还找何雨沫要车费?”
  “我这不是帮你搭讪嘛!”顾宇挠了挠头,尴尬的笑笑。
  凌寒没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从车内的储物盒里拿出了一把钥匙给顾宇丢了过去。
  “顾大少爷,我可没有你爸比那么有钱,跑车比公交还多。这部车我暂时用不上,先借你玩两天吧!”凌寒微眯着眼睛说道。
  顾宇投出一记感恩戴德的眼神,激动的看着凌寒,“好兄弟!患难见真情哇!感动!”
  “行了行了,收起你那副对你老爸的招数,先别谢的太早!”凌寒一脸嫌恶的甩开了顾宇缠着自己胳膊的手,真不知道这家伙上辈子是不是女人,黏人劲和女人们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顾宇故装可爱的揉了揉眼睛,萌萌哒的说道:“谢谢思密达!”
  咳咳...凌寒掩嘴抽搐了一阵,心里想着他上辈子或许是个女人,他还真装起女人了。
  当凌寒的豪车停在汉市最大的娱乐会所的前面时,路过的一些少女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又看。
  顾宇从车内出来,双手操在裤子的口袋里,一身白色的西装,领口并没有系上领带,而是微微敞开,可以隐约的看到男子的优美线条。
  这家伙也就在凌寒面前有些女人,实际上也是挺爷们的一个人,至少那所谓的人鱼线,人家可是都有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凌寒从另外一边车门下了车,一身黑色的西服,忖托出男子挺拔的身材,那张雕刻的没有丝毫偏差的脸,从侧面看过去美到窒息。
  周围路过的女孩们纷纷停下了脚步,纷纷注视着两个帅哥,有的甚至拿出了包中的手机,开始拍照起来。
  “寒,你以后出来还是戴个口罩吧!”顾宇走到凌寒的身旁,调戏的看着他。
  凌寒的脸上滑过一到黑线,低声道:“再拿我开玩笑,信不信我把你的手机号爆料给她们?”
  “好吧好吧!我错了,求原谅!”顾宇一副求饶的模样,他难以想像这群可怕的剩女们要是知道他的手机号之后,会做出什么样的行为。总而言之,肯定是惨不忍睹。
  两人一起进了会所,站在门口的迎宾小姐看到他们后,先是愣了一下,又立马覆上笑脸,礼貌的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姿势:“两位先生这边请!”
  看到略带羞涩的小姑娘,顾宇色心打起,故意搭起了讪:“小姑娘,你是新来的吧?以前怎么没看到你啊?”
  一听到顾宇的话,凌寒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这家伙说郑世明色心不改,自己还不是一个德行?见到漂亮的女孩,就会忍不住搭讪。
  “嗯...我是才来没多久的。”小姑娘低下头,羞涩的回道。
  看到小姑娘羞红的小脸,顾宇更加过分了起来,伸手就准备搭在小姑娘的肩膀上。
  可是他的手却停留在了半空中,身上传来的阵阵凉意,让他瞬间感觉不好了,再也没有任何勾搭小姑娘的心情。
  本能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白色的西服,他的嘴巴张的可以装下一个鸡蛋了,怒吼道:“你是怎么搞的?长没长眼啊?”
  “对不起,对不起......”陈涵立马放下手中的污水桶,拿起自己系在腰间的围裙就去抹顾宇身上的污水渍。
  顾宇更加火了,这个穿着一身的清洁工的服装,扎着马尾,顶着一张素颜的女孩,不管是外在还是其他,都说不出的让自己很恼火,大吼道:“你走开!脏死了。”
  先不提自己这身衣服价值多少钱了,就说说这一身污水的,让他怎么见人啊!
  “喂!我都跟你道歉了,还帮你擦身上的水,你还想怎么样?”陈涵也火了。
  刚刚明明是他只顾得去泡妹子,没有看到脚边的污水桶,才会把水弄的洒了一地,自己能去给他道歉都已经够好了,还想怎么样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