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一起吃路边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凌寒开着豪车把雨沫带到汉市最大的西餐厅前,何雨沫欢快的下了车,扫了一眼这个装潢奢华的西餐厅,喜悦的表情一扫而空,竟然丝毫提不起食欲,迟迟不肯进去。
  “怎么了?”凌寒不解的问道,看着何雨沫一脸的不情愿,他走到她的跟前,“刚刚不是说很饿吗?”
  “其实,我不想吃西餐!”何雨沫挠了挠后脑勺,“我吃了两年的西餐呃!”
  “好吧,换一家吧!”凌寒淡淡的说道,他不过是想让她不觉得自己那么抠门而已,请她吃大餐了,她还不乐意了,难道是自己有自作多情了吗?
  正在凌寒转身走向车里的时候,何雨沫挡在了他的面前,笑嘻嘻的说道:“我知道附近有一家特好吃的串串香,要不要一起去?”
  凌寒疑惑的看着何雨沫,“串串香?”
  “你去了就知道了。”还未等凌寒反应过来,何雨沫已经拉着他跑起来。
  很难想像大街上,两个穿着华丽的俊男俏女奔跑着的场景,但事实是她何雨沫真的就这样拉着凌寒跑了起来。
  看着拉着自己不顾形象奔跑的何雨沫,凌寒的的心里升起一丝异样,曾经有个女孩也喜欢拉着他奔跑。
  他曾许诺过她,要带她去塔斯马尼亚,因为那个岛是心脏的形状,象征着心心相印。只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五年前,化成了泡沫。
  “到了。”何雨沫突然停了下来,对着身后的凌寒说道。
  凌寒缓过神,看着眼前的场景,一脸的错愕,他发誓这是他长了这么大,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
  “怎么了?后悔了吗?”何雨沫转身问道。
  凌寒抿嘴不语,他或是还需要时间来平复这一切吧!眼前的人们或是三两个成群,或是两个一起,甚至有一个人的,全都坐在小店外的桌子旁,拿着托盘中黑乎乎的东西大口吃着,还非常享受的大声交谈。
  看出了凌寒眼里的厌恶和反感,何雨沫淡淡的说道:“有些人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含着一颗金汤匙,天生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而有的人出生贫微,她所生活的环境就是这样。”
  “你不必去厌烦他们,因为我就是那样的。”何雨沫一字一句的说道。
  她就是她,不管现在是怎么样,她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活了很久。她喜欢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呼朋唤友的来到这露天的串串香狂吃一番,吃到最后撑的没有空间去伤心了。
  亦或者是跑到酒吧的小角落里,看着舞池里疯狂的人群,一个人默默喝着酒,这就是她。
  听了何雨沫的话,凌寒难以想像这种环境,更无法接受她生活在这样的地方,故作咳嗽了几声道:“不是饿了吗?还不快去点餐?”
  何雨沫预料之中的数落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她嘴角抽动,难以置信的问道:“凌寒,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她是真的不敢相信,他会陪她一起吃路边摊。
  带他来的时候,就是想着吓吓他,或许也是想作弄作弄他吧!谁让他总是一副那么高高在上的模样,就该让他来这样的地方体验“生活”,何雨沫在心底里想着这一切。
  “老板,每一样都来两份。”正在何雨沫还在质疑自己听力的时候,凌寒已经越过她,走到老板的面前,一本正经的说着话。
  老板扫了一眼凌寒的一身,心里大惊,来人身上透露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他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光顾自己的小店,片刻呆愣之后,他热情的笑着答道:“好的,您先等一下,马上就好。”
  何雨沫忍不住偷笑了起来,这样的穿着拖鞋T恤,要多随意就多随意的地方,凌寒身穿一套名贵的西服,冰冷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完全和这里的一切格格不入。
  “我们要坐在这里吃吗?”凌寒皱眉看向何雨沫。
  “啊?”何雨沫失声叫了出来,毕竟是心虚之人啊!她低着头尴尬的走到凌寒的面前,眨巴着大眼睛问道:“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我说,你什么时候跟顾宇一个智商了!”凌寒挑眉说道。
  不知为什么,何雨沫竟然发现凌寒的眉眼之间带着笑意,虽然只是淡淡的,却看的让人着迷。
  “看什么看?我脸上有东西吗?”凌寒不悦,她听不出来她在说她反应迟钝吗?
  更让他厌烦的是他不喜欢所有的女人,都一副花痴的模样看着她,原本以为何雨沫是个例外,可是现在他分明在她的眼里看到了那种让自己厌恶的眼神。
  何雨沫心虚的别过头,左右看了看,自顾自的说道:“就坐在这吧!”
  说完,不顾凌寒的反应,反正她是一屁股坐了下去,结果下身的短裙由于过于短,白皙的大腿暴露在外,双腿之间的缝隙看的让人遐想非非。
  看到这一切的凌寒,想也没想的脱下身上的外套,弯身把外套放在何雨沫的腿上,替她遮住了外露的春光。
  何雨沫不悦的皱眉,“自己的外套自己拿,干嘛丢给我?”
  凌寒的手僵住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何雨沫,停顿几秒后,他淡淡的说道:“如果你想继续这样露下去,我没意见。”
  凌寒的话一出口,何雨沫本能的看了看自己的裙子,脸上顿时红透了,裙子短的不能再短,最是大腿外侧的那故意剪裁开的一个小口,更是露到了大腿以上......
  她慌乱的把凌寒的外套扯开,尽量让自己的双腿能够完全的放在里面,做好一切之后,她一脸窘迫的看着凌寒:“那个,谢谢你啊!”
  话一说完,她立马别过脸去,脸上的红晕丝毫没有推下去的趋势,不由自主的咬住了下唇。
  凌寒看着面前娇羞的小人儿,心底一阵好笑,似乎和她在一起无论什么时候,都能感到身心的舒畅,即使是她惹自己生气,或者是她偏执的触怒自己。
  “你干嘛不坐啊?”实在不知道说什么的何雨沫,只好随便问了一句,她不过是想把刚刚的一切早点翻过去,可不想一直这么尴尬下去。
  凌寒看着何雨沫对面的凳子,他该是第一次见这种凳子吧!上面是一个圆形的木板,乌黑的表面,看的让人略有些犯恶心,重点是连个靠背都没有,这里是原始吗?
  反复思虑之后,凌寒还是决定坐了下去,他已经想好了,回去就把这件西服给丢了,一定不要再看到它。
  “你们的好了,请慢用!”小店老板端来一大托盘的串串香,笑意莹莹的放在凌寒和何雨沫之间的桌子上。
  何雨沫的眼睛放射出了闪亮的光芒,如饿狼见了美味般,丝毫不去顾忌形象,伸手就拿了一根羊肉串,大口的吃了起来,完全忘了对面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她已经很久没有来这个地方了,以前总是和两个好闺蜜来这里大吃大喝,想到这里,她不禁想到两年了过去,她们应该要毕业了。
  对了,这里离学校不是很远,要不给她们打个电话吧!这样一想,何雨沫就拿出了手机。
  无奈手中的一大堆油,她只好向凌寒求救了,“可不可以帮我拿下纸巾,就在我的包包里。”何雨沫嘟着小嘴,一脸无害的看着凌寒。
  凌寒一直在用一种接近异种人的目光盯着何雨沫,这个女人真的是女人吗?怎么完全不去注重外在形象?
  “喏,给你。”凌寒拿出了包里的纸巾,直接递给何雨沫。
  何雨沫看着凌寒手中没有拆封的纸巾,小声乞求道:“您就大人有大量帮我拿出来吧!”
  凌寒无奈,却还是乖乖照做了,只当是怜悯一只急需要帮助的饿狼了。
  接过纸巾把手中的油擦的差不多了,何雨沫伸手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那个她许久都没有拨过的电话,没一下,手机那边便传来了滴滴声,还好她没换手机。
  何雨沫还是在心里小小的激动了一下,两年没见,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会不会变的都不认识了?她开始在心里构想着,她们相见后的各种场景。
  可是手机始终没有接通,最后传来了标准的普通话:对不起,你所拔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在拨......
  何雨沫失落的挂了电话,脸上滑过一瞬间的落寞,随即又开始吃着面前对于她来说的大餐,既然没换号,那以后就有的是机会见面。
  “和谁打电话?”凌寒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
  何雨沫随意的回道:“最好的朋友啊!”
  他以为她的世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原来是他容易多想了,凌寒没有出声,继续静静的看着何雨沫不顾形象的吃东西。
  “真的很好吃的,要不你尝尝看?”被盯的受不了的何雨沫,只好拿起一串肉给凌寒递过去。
  凌寒迟疑的看着何雨沫递过来的东西,心里在犹豫着到底是接还是不接?
  那东西看的貌似不怎么样,尤其是这么脏的地方,他更加没有丝毫的食欲了。
  “真的很好吃哦!”何雨沫咬了一口另外一只手中的烤肉,一脸真诚的说道。
  凌寒开始略微有些动摇,肚子也恰合时宜的响了起来,都怪这个笨女人,要不是她非要来这个鬼地方,他也不至于落得如此地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