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再次惹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什么?他让她喂她???没搞错吧!他刚刚喂他只是让他尝尝而已,他怎么得寸进尺了?
  “你不还有一只手吗?”。ET
  凌寒伸出胳膊,挑眉道:“本来我是还有一只能动的胳膊,只是不知道被那条小狗给咬伤了,现在吃饭都成问题了。”
  无奈之下,何雨沫只好答应了他这无耻的请求,端起床头柜上的面,不情愿的坐在凌寒的床边,手里的筷子不经意间已经把面搅了又搅。
  “喂,让你喂我,你在干嘛?”看到她丝毫没有喂自己的样子,凌寒抗议起来。
  被凌寒这样一喊,她倒是从失神中清醒过来,讪讪的回答道:“我这不是怕烫着你嘛!”实际上是把对凌寒的火气,全都出在了面的上面。
  “啊--”凌寒张着嘴靠近她,何雨沫笑意盈盈的把面喂到她的嘴里,心里早就把凌寒的好几辈祖宗都给问候了一遍。
  她是给他当员工的,不是给他当保姆的,她是回来报复负心汉的,不是来给他喂饭的。何雨沫机械的把碗里的面,一个劲往凌寒的嘴里塞,凌寒被她弄的只差没把吊瓶拔了,起来杀人。
  突然发现嘴边,已经很久都没有一口面了,凌寒抬眸一看,何雨沫正吃的不亦乐乎,心里的怒火再次升起来,“是喂你还是喂我啊?”
  被凌寒突然的声音吓的一跳,碗里的面汤一下子泼洒在床上的被子上,凌寒看着那股液体正在一点点的蔓延,瞳孔一点点放大。
  “够了,你到底会不会喂啊?”凌寒怒吼道,看把他的下巴上都弄出了面汤,还有这洁白的被子上也沾染上的黄涔涔的油渍,看的他胃里一阵犯呕。
  真有些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天生和他的八字不合,命里犯冲。有些轻微洁癖的他,遇上这么邋遢的她,简直要疯掉了。
  “我这不是不小心吗?刚刚不是喂的好好的吗?”何雨沫小声嘀咕道。自知自己没礼,何雨沫也不敢去反驳凌寒,把饭喂到自己嘴里也不是她的错啊?谁让她做的饭那么好吃呢!
  凌寒更加火了,大吼道:“你把这里弄的脏死了,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收拾干净!”
  看到凌寒气的嘴角抽搐,何雨沫小声问道:“那到底还喂不喂嘛?”真是不懂这个男人,不就是泼洒出来点油水嘛!他至于这么大的火吗?她忍,她忍,何雨沫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胸膛,为自己顺着气。ET
  “好好好,我先收拾被子。您老就不要动怒了,病人不适合多怒。”再次抬头看到凌寒那杀人的眸光时,何雨沫已经放弃了他会告诉自己应该先做什么,而是尽量让他不要在生气了,不然她可不保证他还会不会收留她。
  看到何雨沫这么老实,凌寒心里的怒火稍稍降下去一些,也没再继续吼她,难得她也有这么听话的一次。
  何雨沫放下手中的碗,伸手就把凌寒身上的被子给扯了下来,却被眼前的场景吓的呆愣住了,他半裸着上身,小麦色的皮肤暴露在何雨沫的眼前,完美的人鱼线看的让人无限遐想。
  片刻失神之后,何雨沫立马蒙住自己的脸,仓惶的说道:“不好意思呃。”
  凌寒不语,她这是害羞了吗?戏谑的看着面前这个害羞的小女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此时的房间里,安静的可以听到针掉下去的声音,良久没有听到凌寒的声音,何雨沫忍不住从手指缝里露出了一个眼睛。
  “啊---”她不由得轻呼出口,凌寒依旧保持着开始的姿势,一脸笑意的看着她。笑什么笑!干嘛还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凌寒,你......你干嘛不穿衣服?”何雨沫的声音不由自主的结巴起来。
  凌寒无奈道:“我干嘛要穿衣服?”
  至于反应这么大吗?又不是没穿下面的,真是莫名其妙的女人。
  何雨沫直接把手中的被子一下子丢在了凌寒的身上,她只是想遮住他半裸的身体而已,却好巧不巧的把那块油污挨到了凌寒的胸膛上。
  本来还一脸笑意的凌寒,立马火山大爆发了,他一脸嫌恶的伸手,丢掉了搭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大吼道:“何雨沫,你不想活了吗?”
  何雨沫一脸无辜的看着他,“我又做错什么了吗?”水盈盈的双眸看着凌寒,声音里带着些许委屈。
  “我有洁癖,洁癖,懂吗?”凌寒赫然站了起来,冲着何雨沫大骂道。
  低着头目光炯炯的看着何雨沫,何雨沫一脸的委屈,她是真的不知道他在怒个什么。房间里的场景有些莫名的喜感,一个一米大几,身材高大的男人,一个一米六,身材娇小的小女人,看上去活像爸爸在教育女儿的场景。
  何雨沫抬起头,这时才看到凌寒的胸膛上被油污沾染了一些,瞬间明白了他发怒的原因。
  “我帮你擦。”说着便伸手去擦,早就忘了凌寒的上身是**着的。
  小手抚上凌寒的胸膛,一时间又立马缩了回来,指尖还残留着他胸膛上的余温,那里是那么的炙热,何雨沫的脸上又烧红了起来。
  感受到她指尖带来的一丝凉意之后,凌寒的火气消了一些,淡淡的说道:“今晚跟你睡。”
  “不行”何雨沫不由得分说的回答道。
  凌寒皱眉沉思,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看的何雨沫顿时觉得鸡皮疙瘩都升了起来:“那你睡这里,不盖被子应该可以吧?”
  “为什么?”何雨沫不甘心的问道。
  “这是你弄的,既然你不跟我一起睡,那你就睡这里吧!”凌寒风轻云淡的说道。
  何雨沫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双手合十,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问道:“你家就没有剩余的被子吗?”
  “这个确实没有!”凌寒淡淡的回答道。
  何雨沫低头,却不经意的撇到凌寒手上的针头已经掉了,她瞪大眼睛,急切的说道:“凌寒,输液瓶,针头......”她已经话不成句了,还带着语无伦次。
  凌寒随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手背上的血渍已经干了,应该是刚刚起床的时候,就不小心带掉了。
  “没事,死不了。”凌寒抬眸看向何雨沫。
  何雨沫已经忘了还在和他争论床的归属问题,而是走近他身边,抱起他的手,仔细看了看手上的针眼,确定没有什么事之后,她才稍稍松了口气,她难以想像他这么金贵的身体,要是再出什么差错,顾宇那小子不会把她给剁吧了。
  就在她松口气的时候,凌寒的大手扼住了她的下巴,深邃的双眸看向她惊慌失措的小脸,何雨沫的小心脏再也受不了如此暧昧的距离,心跳接近爆表状态。
  “看着我!”凌寒冷冷的命令道。
  何雨沫慌乱的眸子转了转,最后停留在凌寒的脸上,不由得大惊失色,那张光滑的脸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红疹子,看起来有些可怕。
  “我长的很吓人吗?怎么把你吓成这样?”凌寒看到何雨沫脸上的惊慌之色,不禁有些奇怪,她应该不至于被自己吓成这样吧!
  何雨沫别开眸子,小声说道:“确实很可怕!”
  “什么?你说什么?”凌寒激动的低吼道,他长的那么帅,她竟然说他长的吓人,这绝对是他有史以来听到的最侮辱自己的一句话。
  再次感受到凌寒的愤怒,何雨沫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不是说你长的吓人,是你的脸......”
  何雨沫的话还没有说完,凌寒已经松开了抓住她的手,颤颤巍巍的走到梳妆台前,镜中的自己让他也吓了一跳,脸上密密麻麻的红疹子,看的很是恐怖,整个脸都毁掉了。
  转身,对着何雨沫大吼道:“你把面里放了什么东西?”
  “我什么也没放啊?”何雨沫无辜的说道。
  凌寒再也没有心情跟她做无理的争辩,拿起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直接拨通了顾宇的手机。
  嘀嘀嘀......响了许久之后,电话那边的人才姗姗来迟的接了电话,声音慵懒的说道:“又怎么了?”
  “去李医生家把他接来我别墅,立刻马上。”凌寒气氛的挂了电话,直接把手机甩了出去。
  何雨沫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担忧的问道:“那个,你没事吧?”
  “你试试看,能不有事吗?”凌寒愤怒的走到何雨沫的面前,带着那张被毁掉的帅脸,真想一把掐死这个女人,莫名其妙带他去吃什么路边摊,害的他胃病复发,又莫名其妙的煮面,吃的他都过敏了。
  “我真的只是煮泡面,就放了一个荷包蛋,什么都没放啊!”何雨沫十分认真的解释道,她是真的不知道凌寒怎么会那样,她的泡面她也吃了,她也没什么事啊!
  凌寒极力压抑住内心的火气,冷冷的说道:“我对海鲜过敏。”
  何雨沫此时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是过敏了,还是对海鲜过敏,可是她没放海鲜啊!记忆重回到煮泡面的时候,她猛然想到那包泡面貌似是海鲜味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