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机缘巧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阳光穿过层层窗帘的缝隙,斑斑驳驳的照在仿木的地板上,床上的人双眸闪动了几下,缓缓的睁开,胳膊上传来的酸痛,让他皱起了双眉。
  抬眸看向酸痛的胳膊,一张恬静的小脸映入眼帘,女子安静而美好的睡颜,让他的心里升起一抹异样的感觉。
  长长的睫毛在眼底倒映出一抹黑暗,白皙细腻的脸蛋,让人忍不住想去一探究竟。凌寒侧过身体,另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抚上何雨沫的小脸蛋,轻轻的在脸颊的位置磨莎着。
  “真是太像了。”凌寒在心里想着,她和她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两人的性格实在是迥异。她怎么也不会像她那样,对自己撒泼打闹,完全没有一点女人的样子。
  阿嚏......睡梦中的何雨沫打出了一个喷嚏,早就感觉到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在蹭来蹭去的,她实在太困了,即使被骚扰着,还是不想睁开眼睛,直到这个喷嚏让她不得不醒了,她才留恋的睁开了惺忪的双眼。
  眼前的一切把她吓的直接从床边掉了下去,凌寒正侧着身体,一脸柔情的看着她,一只大手还在离自己的脸,不远的地方。神志在一秒中变的无比清醒,她一脸惊慌看着凌寒问道:“你干嘛?”
  “上班都要迟到了。”凌寒撇开了话题说道。
  被凌寒这样一提醒,何雨沫赎案件想起来了,今天是周五,还要去上班。
  “还不都是你,不管,我要是上班迟到了,不能扣我工资。”何雨沫一脸正经的说道。
  凌寒好笑的看着她,“快去吧!别忘了中午回来。”
  “你怎么不上班啊?”何雨沫反驳道,忽然又想到了他的话,问道:“回来干嘛?”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衣柜前,伸手拿出了里面的衣服。
  “不去了,拜你所赐,我可以好好的休息一天了。”凌寒指了指自己的脸,继续说道:“你忍心让我一个病人在家里,连饭都没得吃吗?”
  何雨沫无语,他一定是以为她的时间很多,拜托!她又不是总裁,可以自由安排时间,抬眸看向某男:“没时间。”
  “那别跟我提工资了。”凌寒半靠在床头,双手抱在胳膊上,一脸的风轻云淡。
  真是无耻!何雨沫攥紧拳头低骂一声,不过骂完了还是要顺从,她笑嘻嘻的走到凌寒的面前,故意装出一副很淑女的样子,“是,我回来。”
  “请问总裁要吃点什么呢?”何雨沫尽量把态度放的很好,脸上的笑意依旧没有褪去。
  凌寒抬起头,想了一阵之后,幽幽的说道:“我要落雨轩的白斩鸡,食乐坊的千页豆腐,还有就是莫丽主题餐厅的玉米羹。先这样吧!我要是想到了在告诉你。”
  何雨沫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大,整个人处于愣神的状态,啊啊啊?他刚刚在说什么?反正那些店她是一个也没听过。
  看到何雨沫双目呆滞,面部表情,凌寒不耐烦的问道:“你到底听清楚了吗?”
  何雨沫眨了眨眼睛,用力的摇了摇头,脱口说道:“那我还是不要工资了吧!”说完,又是一副哭爹喊娘的样子,一把趴在凌寒的被子上,“臣妾做不到啊!”
  看到何雨沫那副德性,凌寒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解释道:“拿笔来记!”
  何雨沫无语之下,只好拿出了一支笔,按着凌寒说的,在自己的手心里写了一遍,凌寒满意的点了点头。
  正在何雨沫准备出去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她随即又折返回来,伸手对着凌寒说道:“给我钱啊!没钱我去哪买?”
  凌寒对何雨沫已经无话可说了,看到她那副样子,最终还是说了句:“楼下的桌上有张卡,密码是你生日。”
  她生日?没搞错吧?他应该不知道她的生日吧!何雨沫无奈的说道:“总裁,你以为我时间很多是吗?”
  凌寒不解道:“什么意思?”
  “难道你不是在开玩笑吗?你又不知道我的生日,怎么可能是我的生日呢?我赶时间呢!您老就不要拿我开玩笑了,可以否?”何雨沫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说道。
  凌寒抿嘴,沉默片刻之后,认真的说道:“三月十五,不是你的生日吗?”
  三月十五,即使是对数字很不敏感的她,在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心里还是小小的激动了一下,这个对她来说最熟悉不过的数字,却也是她现在最不想面对的数字,因为郑世明跟她表白的时候,就是她生日那天......
  “我知道了,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何雨沫瞬间变的严肃起来,之前的嘻嘻哈哈全都一扫而尽。
  在何雨沫转身的时候,凌寒叫住了她:“吴海已经在下面等你了,今天有新员面试,你先去招呼一下,我会跟诗意说明,到时候她会告诉你具体的流程。”
  何雨沫哦了一声,便关上了门,留下一脸错愕的凌寒,他不过是在一张照片上看到何雨沫对着生日蛋糕许愿而已,那张照片的拍摄时间是三月十五号,他才知道她的生日是三月十五号,可是怎么感觉她没有一丁点儿的喜悦,反倒是有些生气的样子呢?
  不是说被人记住生日是件开心的事吗?怎么在她身上完全行不通?女人的世界,还真是难懂!凌寒最终得出这句话来。
  何雨沫下了楼,匆忙的跑进卫生间把衣服换好,无意中看到了镜中的自己,她不禁大惊失色,这整个就是一熊猫眼啊!凌寒,我跟你没完!何雨沫低声怒骂,苦着一张脸,洗漱好之后,才从卫生间里出来。
  走到客厅的桌子前,果然有张黑色的银行卡放在上面,她伸手拿了银行卡,看了看时钟上的时间,已经将近九点了,看来今天是注定要迟到了。
  可怜了她还有那么多的文件没有看完,还被凌寒指派去什么面试,真是辛苦死了,她容易嘛她!
  一手拿着包,一手关上了别墅的门,何雨沫踏着高跟鞋连走带跑的出了别墅的大门,门口正停着凌寒的车,何雨沫想也没想的坐了上去。
  一坐上车,吴海看到了气喘吁吁的何雨沫,不禁好奇的问道:“雨沫,你这么着急干嘛?”
  “你看,都要迟到了。”何雨沫口干舌燥的说着,还伸出手腕指了指时钟上的时间,此时已经八点四十五了,公司的上班时间是九点,只剩下十五分钟了。
  “没事,相信我,不会迟到的。”吴海笑着对何雨沫打着保证。
  何雨沫点了点头,疲惫的靠在座椅上,昨天睡的那么晚也就算了,还被某人抢去了床,要多悲惨有多悲催,更让人气愤的是某人还能在家里悠哉悠哉的休息,而她这个被折腾了一个晚上的还要起早去上班,天理何在!!!
  果真如吴海所说,到公司门口的时候,才八点五十五,何雨沫不知道吴海是以怎样的速度赶过来的,竟然只仅仅用了十分钟。她在车里的时候,都已经是半睡半醒的状态,所以她也没感觉到速度很快。
  “吴哥,谢谢你啦!我先去上班了。”何雨沫从车里下来,从车窗那里对着吴海说道。
  吴海笑了笑,“快去吧!下班我在这等你。”
  “嗯嗯。”何雨沫笑着点头,伸手抚了抚昏昏欲睡的额头,看着艾莱依的旋转玻璃门,正了正身体,信心满满的走了进去。
  然而这一幕正好被来上班的李莉看在眼里,走在她身边的助理对着她煽风点火道:“李姐,你看看她,只是一个才来的新人而已,一下子坐到了设计总监的位置也就算了,还要总裁的车送她来上班。”
  李莉的眸子几乎冒出火来,声音阴冷的说道:“现在的小女孩,思想都太不单纯了,以为出卖一下身体,就可以飞上枝头当凤凰。”随即眼神阴冷的瞪着何雨沫的背影,自语道:“休想!麻雀永远就只能是麻雀!”
  何雨沫匆忙的走进大厅,正好迎上了一起坐电梯的施诗意,施诗意的脸上挂着笑容,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何雨沫轻轻的凑了过去,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施诗意吓的身体一颤,转身看向身旁,看到是何雨沫的时候,才稍稍放下心,责怪道:“雨沫,你吓死我了。”
  “哈哈,是某个花痴女一直在幻想着什么,所以才没发现我,不怪我的。”何雨沫故意言有所指的说道。
  施诗意的小脸升起了一抹红晕,低下头小声说道:“雨沫,你就会拿我开玩笑。”抬头看向何雨沫,仔细看清了她的脸时,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于施诗意莫名的举动,何雨沫不解的问道:“笑什么?”
  “看你的黑眼圈,老实交待,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施诗意亦是一副若有所指的样子质问何雨沫。
  何雨沫哭笑不得,正在这时,电梯门打开了,两人都一起走进了电梯。
  忽然,施诗意被身后的人挤了一下,手中文件夹里的一张纸脱离了文件夹,洋洋散散的掉了下来。
  何雨沫好心的弯下腰,去捡那张纸,看到那张纸的时候,她的表情变的惊讶,伸出去的手突然停在了半空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