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意外受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从洗手间匆匆出来的何雨沫,一不小心撞在了一个高大的身躯上,那抹温暖,似曾相似。
  “呦!我当是谁呢!”郑世明抿了抿嘴,挑眉说道:“原来是雨沫啊!上次的发布会没来的及打招呼,没想到现在又遇见了,还真是有缘啊1”
  “呵呵,是吗?原来郑总是这样认为的呢!”何雨沫厌恶的看着他,依旧保持心平气和的讲话。
  看到何雨沫如此应付自如,郑世明的脸色微变,看来她真的不是两年前那个容易哄骗的小丫头了,这点在发布会上的时候,他已经见识过她的厉害。
  这些日子以来,他也不是没有去查过她的背景,只是一直都无所收获。要不是今天车中途出故障了,他也不会屈身来这个小酒吧,不过倒是让他收获不小。
  被郑世明看的有些不耐烦的何雨沫,冷冷的开口道:“郑总您日理万机!我还是不打扰了,就先告辞了。”
  说完,何雨沫直接走出了门,她本来就不是来跟他商量的,而是变相的想告诉他,他不能再拦着他的路了。
  郑世明哪会这么容易就把到手的肥肉给送走?他立马转身,却发现何雨沫已经走出了几步之外。
  感觉到身后的人追了上来,何雨沫立马加快速度跑了起来,眼看着就到了卫生间的门口,她的手腕却被扼住了......
  转脸,再次看向那张厌恶的嘴脸,她气喘吁吁着,却又勾起一抹笑意:“郑总,我还有事!恕不奉陪。”
  “我要是让你奉陪呢?”郑世明阴阴的笑着。
  不知道为什么,何雨沫现在一秒都不想看到他,以前的自己怎么就那么傻呢?怎么就看上这个衣冠楚楚的禽兽了?
  “不好意思,郑总,我赶时间。”何雨沫婉转的谢绝道。
  郑世明的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意,看她的眸光骤然变冷,嘴角幽幽的吐出一句话:“说吧!你要多少钱?”
  何雨沫抬眸,嘴角一笑,那笑容带着些许苦涩,笑靥却如花般美丽,“郑总在说什么呢?”
  “不要装了,你到底要多少钱?”郑世明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嘴角抽搐道:“听说你当年怀孕了?”
  “听说?呵呵,你听谁说的?”何雨沫轻笑出了声,原来他给自己钱是因为他以为她怀孕了。
  “你别装蒜!那孩子在哪?”郑世明眼神阴冷的问道。
  何雨沫这下才听明白了,他凭什么就认为,她是拿着孩子来威胁他的,郑世明,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那样的卑鄙吗?
  既然这样,她为何不将错就错,打定注意后,何雨沫平复好心情,“你觉得我会把孩子生下来吗?”说着她的嘴角滑出一抹苦笑,若不装的像一点,郑世明那么精明的人,肯定不会相信的。
  “沫沫,我知道当初是我不对,可是我是有苦衷的啊!”郑世明的口气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刚刚还一副恨不得把她捏碎的样子,现在又在这装可怜求原谅了,真是虚伪。
  何雨沫转身,面对着郑世明,认真的说道:“我没怀过你孩子,何来的生下来之说?”
  “沫沫,你别骗我了,那好歹也是我的孩子啊?”郑世明的语气变的平和起来。
  何雨沫的心里一阵惊喜,她就知道以郑世明那么多疑的性子,她要是直接骗他说孩子生了,他肯定不会相信的,相反她越是说没生,他那么多疑,肯定越是会觉得她在骗他。
  “这样说来,那两年前为什么要推开我?”何雨沫质问道。
  郑世明皱起双眉,一副十分痛苦的模样,“沫沫,一直以来我都喜欢你,可是你知不知道,两年前恋依正经历一场经融危机?”
  “沫沫,我不能自私的不顾一切跟你在一起啊。”郑世明语重心长的说道。
  可是,我那么不顾一切的跟你在一起。何雨沫在心底冷笑了几声,这些话放在两年前,她肯定会感动的一塌糊涂,就算是让她去死,她应该也会心甘情愿吧!
  可是现在不同了,她已经看清楚了他的为人,即使是他现在在她的面前以死明志,她也只会考虑考虑让他写个遗书之类的,只要能证明不是她害死的就好,她可不想被牵连。
  “沫沫,你告诉我孩子在哪?”看到何雨沫没有作答,郑世明继续补充道。
  “你先放开我!”
  郑世明听话的把手放开,何雨沫看着郑世明一脸的悔恨,心里抽搐了一下,真想大骂一句,你丫的这么不要脸,你爸妈知道吗?
  “你先回去吧!等我想好了多少钱,我再告诉你。后天,我们在这里相见”何雨沫边说边走着,伸手对着背后挥了挥,连头都不想转过去看一眼。
  被抓住把柄的郑世明,也拿她没办法,现在也只好认栽了。
  “妈的,婊子......”何雨沫走远之后,郑世明在嘴边怒骂了一句,脸上更是一副嫌弃的表情。
  出了卫生间的门口,郑怡露正站在那里等着何雨沫,看到她出来后,郑怡露的脸上露出了笑意,再次看到何雨沫身后的那张脸的时候,她的表情有一分钟的呆滞。
  “雨沫,你怎么这么久啊?”郑怡露问道。
  何雨沫笑答:“酒喝的太多了,所以就......”说着就挠了挠头,看起来很无辜的样子。
  “我们快走吧!涵涵肯定等的都不耐烦了。”何雨沫立马转移话题,她倒是有些心虚,要是郑怡露逼问下去,她该如何作答,是坦白?还是隐瞒?
  郑怡露没再去问下去,挽着何雨沫的胳膊向大厅走去,时不时的会瞟几眼身后的那道身影。
  途中听到过来去洗手间的讨论着什么,“那个女孩子可真厉害,一个人对付三个体形那么庞大的男人。”
  “是啊,我也觉的。只是要是输了的话,肯定会没命的,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另一个女孩说道。
  何雨沫好奇的叫住了两个女孩,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你们还不知道吧?一个短头发的女孩惹怒了这里的一个流氓,现在正要打起来呢!”一个女孩绘声绘色的描述着。
  何雨沫早就没了听下去的心情,拽着郑怡露就开始跑了起来,短头发的女孩,这不就是陈涵吗?就知道她们一走,她就会惹出来事。
  跑到大厅的时候,周围看热闹的人,已经把那里围的水泄不通,何雨沫拽着郑怡露从人群的外围,费力挤到最里面的一层。
  映入眼帘的是,陈涵已经被一个彪形大汉拽住了胳膊,另一个汉子的拳头正在向她挥过来。
  何雨沫的心里大惊,不由分说的挡在了前面,瞬间脑袋里面嗡嗡作响,身体也跟着倒了下去,一落地她就感觉到鼻子和嘴里,都有一股粘稠状的东西涌出来。
  “沫沫,你怎么了?”郑怡露惊慌的跑到何雨沫面前大声叫道,她慌乱的蹲下去,抱住何雨沫的头,哭了起来。
  何雨沫的脸上,已经被鲜血玷污,手心出了奇的冰冷。
  陈涵看到这样的状况后,一使劲,一个过肩摔,便把抓住她胳膊的那个男人撂倒在地,想也没想的就跑到何雨沫的身旁,“沫沫,你怎么样了?”郑怡露的声音里,说不出的惶恐。
  彪形大汉看见犯事儿了,都不敢再继续向前,猥琐男看到这个情形后,对着身边的彪形大汉怂恿道:“你们快去!钱,我给你们三倍。”
  听到猥琐男给加钱,其中一个汉子靠近陈涵的身后,伸手准备给她的后脑勺补上一拳,结果伸在半空中的手,却永远的停留在那里了。
  顾宇一把抓住汉子的拳头,一使劲,就听到了那只有关节骨折,才能听到的声音,“怎么?还欺负女孩子吗?”
  “不了,不了。大爷饶命啊!”彪形大汉开始求饶道。
  另外两个彪形大汉看到哥们儿,正在受到欺负,也跟着上前去,顾宇使劲一扯,便把面前的彪形大汉摔倒在地,对身旁的另一个彪形大汉,直接拽住了他的胳膊,一勾拳正好打中了他的脑门。
  还有一个站着的彪形大汉,直接被他连贯性的招数,吓得不敢在上前,胆怯的跑到另外两个彪形大汉的身旁,扶起地上的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今天就算他们倒霉了,原本以为他们这个身材往那里一站,就会吓到一片人。真没想到偏偏还有不怕的,不怕也就算了,干嘛要下手这么重?这下可好了,钱没拿到,还要自己掏钱去包扎伤口。
  躺在地上的何雨沫,意识变的有些模糊,脑袋里面一直在嗡嗡作响,朦朦胧胧中,她看到一脸急切的凌寒,从人群里走到她身边。
  “凌寒,你来了。”她凭借着最后一点的力气,扯着嘴角说道。
  凌寒怜爱的看着她说道:“你别说话,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何雨沫虚弱的睁着眼睛,蹲在一旁的郑怡露,已经哭成了个泪人,而陈涵也急的快要哭出来了。
  “看,都是你惹的祸!”顾宇指着陈涵责怪道。
  听到声音的陈涵抬眸,这才看清楚了顾宇,原来是上次那个为难自己的没品男!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凌寒伸手擦去了何雨沫鼻子和嘴角的血迹,不由分说的抱起何雨沫,往酒吧的门口走去。
  何雨沫声音细微的说道:“凌寒,我真的没事。”
  “闭嘴。我带你去医院。”凌寒刚毅的双眉,印在何雨沫的心里,她有那么一刻莫名的感动......
  一出了酒吧门,凌寒的脚步停住了,意识到不对劲的何雨沫,抬头看了一眼,心里不由得揪在了一起,不远处站着十几个看起来很不正经的男人,他们的身上明显带着杀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