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他和她的故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医院住了一晚之后,何雨沫便回到了凌寒的公寓,她的那些伤都是皮外伤,医生说了没什么大碍,可以早点出院。
  她本身也实在不想在继续呆在医院里了,那个地方弥漫着消毒药水的味道,让她更近的感受到死亡,两年前的噩梦,让她对医院产生了恐惧感。陈涵和郑怡露陪着她一起,办好了出院手续。
  从那天凌寒来病房看她之后,这两天都没有见到凌寒的影子,她也一直窝在公寓没有出去,抱着冰箱里面的东西,随便的填了填肚子。
  今天已经周日了,明天就要去上班,想到这里何雨沫的心里既有激动,又有些担忧。其实这两天没见到凌寒,她在心里是有些期待见到他的,但是又怕见面会尴尬。
  何雨沫不知不觉竟然在客厅里,来回走了无数次,窗外已经很黑了,空旷的别墅里只有她来回踌躇的单薄身影,她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上次穿的那套被裙子。
  双腿不受控制的往楼上的浴室走去,她在做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只是想再看看那套裙子,感受一下那套裙子主人的气息。
  “何雨沫,你真是疯了。”她在心里怒骂了自己一句。
  来到浴室的门口,她犹豫着打开了浴室的门,那套裙子正安静的躺在储物架上,那抹白色明明是很圣洁的颜色,可是此时的在何雨沫的眼里,竟然会觉得有些厌恶......
  走进浴室,惦着脚够到那套裙子,把裙子从浴室拿了出来,坐在床上反复的看了看,那么纯洁的白色,以及裙子上的简单装饰,不难看出它以前的主人,应该是个淡雅纯洁的女子。
  想到这些,何雨沫的心里溢出一抹苦意,他们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呢?凌寒竟然为了她单身五年,那该是有多坚定不移的感情啊?可是他们为什么会分开呢?
  不知不觉中,何雨沫已经抱着裙子发呆了很长的时间,她再次把裙子放在自己的身上比了比,那尺寸竟然和自己的如出一辙,怪不得凌寒会一直问自己认不认识那个女孩......
  “凌寒,你一定是很喜欢那个叫做尚雪的女孩吧?”何雨沫自言自语道,“可是,凌寒,你为什么总是让我感动?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真的很不道德,我要是喜欢上你怎么办?”
  她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一件件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再次穿上那套白色的裙子,整套动作竟然会如此娴熟。
  看着镜中身着白色长裙的自己,何雨沫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笑意,真好看,以前的那个女孩穿起来,应该比她更好看吧!
  何雨沫的心里滑过一抹忧伤,她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总是在不经意间就和别人做比较了。
  再次把裙子褪下,拿起自己的衣服穿好,对着镜子吐了吐舌头,她就是她,干嘛要去装出一副别人的样子呢?
  这样一想,心里轻松了不少,把裙子放在了那个储物架上,她笑着对它招招手,嘴里喃喃的说道:“凌寒的过去,你好。”
  说完便蹦蹦跳跳的出了房间,百般无聊之下,她走进了凌寒的书房里,想着淘出一本好书来解解闷。
  进了书房,何雨沫被书架上玲琅满目的书,看的眼花缭乱,她走到书架前,反复看了许久,实验最终停留在卡耐基的那本《人性的弱点》上,嘴角不禁扬起了笑意。
  这本书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听了很多次,还有很多人都向她推荐过,她神出一只手按住旁边的图书,另一只手使劲的抽着,总算艰难的把那本书拿了出来,只是旁边的好几本小册子,也跟着掉了下来......
  何雨沫没去理会,好奇的翻了翻手中的书,瞬间脸色变的难堪了起来,书中的某两页之间,夹杂着一副画像......
  那是一副素描,看的出来作画人很用心,画中的女子在广场上尽情的跳舞,把四周的鸽子都吸引了过去,她伸出纤纤玉手,立马有一只鸽子飞了上去。
  再看女孩脸上的笑容,分明是很幸福,只是看到那张脸的时候,何雨沫不禁怔了怔,她不得不承认,画像中的女子,眉宇之间,确实和自己有几分相似。
  素描画的另外一侧,是一个拿着画板的男子,他的嘴角勾起的笑容,是那么的自然纯真,手中的画笔正画着刚刚画了一半的女子的身姿,整幅画看起来的感觉很温馨......
  何雨沫的表情僵硬住,那作画的男人分明是凌寒,他看着女子的眼神那么柔情宠溺,完全没有现在的冷漠霸道。
  那时的他看的都让人觉得开心...这下何雨沫算是了然了不少,怪不得凌寒时隔五年都没有忘记她,原来是因为她陪他渡过了,最温暖纯真的一段时光。
  曾经听过一个人说过,人这种生物啊!不管以后变成什么样子,他们都不会忘了曾经那个最简单最纯真的自己,也许尚雪对凌寒而言也就是这样的吧!
  不知不觉中,手中的书掉在了地上,何雨沫慌忙捡起那本《人性的弱点》,把那张画完好的放在了书的夹层里,又把手放回了原先的位置。
  低头看了看地上的一堆图册,她缓慢的蹲了下去,本来只是想收拾好放回去,却无意中打开了其中的一本,上面的漫画吸引了她,有一种小时候的小人书的感觉。
  她欣喜的拾起所有的图册,抱着它们出了书房,回到自己的卧室里,欣然的拿起其中的一本,翻看了起来,那些童话般的故事,令她很着迷。
  或许人在年纪更大一点的时候,追求的幸福,不过是最简单的,只仅仅是小时候的一个爱好,都让现在的自己,发了疯的喜欢。
  何雨沫认真的看着里面的每一个故事,看到好笑的时候,还会忍不住笑出了声,不经意间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已经九点多了,她竟然忘了吃晚饭。
  已经这么晚了,她再也没了吃晚饭的心情,索性爬上床,盖好了被子,把书放在枕头,随时可以够的着的地方,仔细的翻看着。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叨叨叨......”手机闹铃响了起来,何雨沫闭着眼睛嘟囔了几声,伸手摸索着手机,总算在床头柜的一个角落找到了那个发声的东西。
  何雨沫艰难的睁开睡眼,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顿时睡意没了,今天还要去上班呢!她一骨碌坐了起来,却发现手边有什么东西。
  低头一看,手边正放着一本漫画册,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原来是昨天晚上看的太晚了,都忘了把书收起来了。
  她笑着对漫画嘀咕道:“小漫画,实在不好意思哦!要不是你太好看了,我也不会看的忘了时间。”
  说话间,何雨沫已经收拾好了漫画册,留恋的看了一眼,变走到衣柜前去换衣服了。
  她匆忙的洗漱完,正想着去车库把车开出来的时候,却看到别墅的大门外,停着凌寒的那辆黑色宾利。
  她犹豫着往那边走着,心里一直很踌躇,要是跟凌寒坐在一起,她不保证自己还能淡定自如。
  车上的吴海看到她走过来,把头伸出了玻璃窗外,笑着打招呼道:“雨沫,早!我是奉总裁之命来接您的。”
  “好了,吴哥,你就不要挖苦我了。”何雨沫无奈的干笑了几声。
  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在车内并没有发现凌寒的身影,何雨沫不禁好奇的问道:“凌寒怎么没来呢?”
  “总裁啊,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来。我只是今天接到他的电话,让我来别墅接你去上班。”吴海从镜子中瞄了一眼何雨沫,笑着说道。
  何雨沫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落,虽然怕见到凌寒会尴尬,但还是想看看他,她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本意,想见见他。
  “怎么?你想总裁了?”吴海看出了何雨沫脸上的慌神,调侃道。
  何雨沫反驳道:“你才看上他了呢!他那么坏脾气,就算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考虑去看上他?”虽然有些心虚,但她还是做出一副很淡定的样子。
  吴海笑着回道:“如果我是女孩子的话,我一定会喜欢上总裁那样的人的。”
  “那你去躺泰国吧!”何雨沫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真不知道凌寒有什么好的?除了那张看起来是有那么一点儿让人垂涎欲滴的脸之外,其他的地方貌似真的没什么吸引力。
  遭受到何雨沫的鄙视,吴海急着解释道:“你知道你在米兰的那段时间,为什么什么事都很顺利吗?”
  被吴海突如其来的问题,何雨沫有些怔神,不解道:“什么意思?”
  “你还记得你做兼职的那地方吗?”吴海提醒道,“开始的时候,他们并不招收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后来又招受你了吗?”
  何雨沫疑惑的摇了摇头,她确实不知道,她一直也挺奇怪的,她第一天去那个咖啡馆的时候,那个老板恨不得把她扫地出门,可是在第二天的时候,又突然给她打电话,让她过去上班。
  最奇怪的是每次就算她做错了,那老板也是对她笑眯眯的,一直都没有骂过她,她还一直以为是那个老板变好了呢!原来是有原因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