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赴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汉市繁花的夜景中,何雨沫身着黑色的紧身裙,脸上画着淡淡的烟熏妆,手提黑色的小包,脚上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独自一人走在零散的街道上。
  今天是周一,所以出来的人比较少,她的心里说不出的感觉,紧张?还是逃避,她也说不清楚。
  和郑世明约定在那家酒吧,还是有些莫名的不舒服。
  在那里凌寒拼命的救她,他倒在血泊中的那一刻,她的心跳瞬间停止了跳动,现在想想,那种感觉还是那么真实。
  这个小酒吧距离华大挺近的,所以她们以前经常在这里,周围的环境,她还是蛮了解。
  还未走进酒吧的何雨沫,已经看到站在酒吧门口的郑世明。
  不时有很多酒女对着他暗送秋波,他非但没有拒绝,还一只手不安分的在那些女人的身上,蹭来蹭去,猥琐至极。
  何雨沫想也没想的转身离去,这样的男人,她连跟他说话,都觉得恶心,至少现在她不保证,自己见到他不会吐出来。
  一个人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走着,眼眸里闪烁着光彩炫目的霓虹灯。
  突然想到那句话,再美的风景,一个人看起来,也会失真。
  不知不觉中,再次来到那家婚纱店的橱窗前,牧斯的那件作品,依旧安静的穿在模特的身上。
  何雨沫贪婪的看了又看,纯白色的轻纱,象征着世间最美好的向往。
  双手不由自主的托起下巴,瘦小的身体蜷缩在一起,乌黑的睫毛弯成一抹美丽的弧度。
  那套婚纱,依旧是那么美丽,何雨沫满足的伸了伸懒腰,却突然发现手腕被人抓住......
  一抬眸,便对上那张侧脸,凌寒...他怎么回来了?
  “小姐,麻烦把橱窗里的那件,牧斯设计的婚纱拿过来!”凌寒的声音不容任何的抗议,双眸紧紧的盯着橱窗里的那套婚纱。
  何雨沫在完全没有意识的状态下,被凌寒已经拉进了婚纱店,待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服务员已经帮她把婚纱拿了过来。
  “先生,小姐,这是你们要的婚纱。”服务员礼貌的把手伸到何雨沫和凌寒的面前。
  眼神有意无意的瞄一瞄,在心底里打量着眼前的两人,面前的男人浑身透露着高贵优雅的气质,尤其是那张脸,即使是面无表情,也是那么的迷人,让人总是忍不住多看几眼。
  然而他拉着的这个女孩子,相比于他而言,倒是显的比较一般,难道是最近流行白马王子和灰姑娘吗?要是自己能遇到一个这样的男人,那就没有什么奢求了。
  何雨沫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抚摸着婚纱,果然是大作,摸在手上的感觉,也是那么不一样。
  “去换!”凌寒简单的两个字,把何雨沫从幻境中拉回现实。
  何雨沫依旧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我...真的可以试穿吗?”
  “我不想说第二遍。”凌寒的波澜不惊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丝的不耐烦。
  他为了她,提前从加拿大回来,而她呢!竟然差一点就去会旧情人了,怎么想都觉得很生气!
  “是啊是啊,小姐,我帮你去试穿吧!”服务员小姐看到了两人之间的不快,立马上前打圆场道。
  何雨沫完全没有发现凌寒脸上的不满,对着他嫣然一笑,随着服务员进了更衣室。
  对上何雨沫那抹纯真的笑意的那一刻,凌寒心里的阴云,瞬间被驱散开。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都把自己惹的那么火大了,一看到她无辜的笑脸,似乎什么不愉快,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刚刚看到她瘦小的身体,怵在橱窗外,他的心里竟然滑过不忍,尤其是她看着那套婚纱的眼神里,闪动着异样的光亮,他竟然一时头脑发热,想也没想的拉着她进了婚纱店。
  明明都还在生她的气,明明想好不再理会她,明明让自己不要去想她,可是所有的一切,都在见到她的那一刻,崩然坍塌。
  原来他也会那么的不由自主的想做一件事,凌寒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或许他也没有发现吧!
  只是一想到在医院的时候,她对自己的拒绝,他的脸上又笼罩上了一层阴暗。
  她为什么要背着他和郑世明单独见面?虽然说最后的结果是没有去见,可是她竟然会有这个念头,那也是他所不允许的。
  凌寒的脑子里,无意识的去想着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真是见鬼了!他低骂道,他何时会为了一个女人,变成了这般模样?
  “先生,看看你的未婚妻穿这套婚纱,是不是很漂亮?”服务员小姐搀扶着何雨沫,从更衣室出来。
  “那个,我不是他的未婚妻。”何雨沫转脸看了看服务员小姐,尴尬的笑了笑。
  那套婚纱的裙摆,实在是太长了,何雨沫的手中已经提起了一截,地上还是拖了很长。
  凌寒深邃的双眸扫向何雨沫,伊人巧笑,长发披在肩头,白色的裙子把她的皮肤忖托的白皙如雪,天花板上照下来的灯光,柔和而温暖。
  他在不经意间失神了,直到何雨沫走到他的身边,小声问道:“好看吗?”
  “确实没那么丑了!”凌寒的嘴角挤出一句话来。
  何雨沫气的攥紧了拳头,真是欠扁!她那么认真的问他,他竟然这么打击她的自尊。
  不过,她何雨沫可是打不败的小强,怎么会被他的一句话,而打击到呢!
  没好气的赏给某男一记大白眼,转身走到落地镜面前,看着镜中一身白纱的小人,她的心里一阵惊讶,原来这套婚纱最美的时候,是穿在身上......
  “明明就是很漂亮好不好?”何雨沫小声嘀咕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凌寒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俯身搂住她纤细的腰,下巴轻轻的放在她的肩头,“确实不错,不愧是牧斯的成名作。”
  “你什么意思?”何雨沫挥起拳头,就要往凌寒的俊脸上面打。
  威胁道:“你是说裙子不错?还是人不错?”她的小脸早就皱成了一坨,声音里带着压迫,只不过这点压迫感,对凌寒是毫无影响。
  凌寒挑眉,“当然是裙子不错了。”
  “你......”何雨沫要抓狂了,死男人,贱男人,臭男人,她再也不要理他了。
  “其实人也还不错!”在何雨沫气的要抓狂的时候,凌寒才幽幽的说出这句话。
  “喂!你能不能一下子把话说完啊?”何雨沫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凌寒。
  凌寒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我要是一下子说完,那就不好玩了。”
  “你去死!竟然把我当成玩具在玩,我讨厌你!”何雨沫一把推开凌寒的怀抱,气氛的骂道。
  凌寒哪会这么轻易让她逃开,上前一步,再次把她圈进自己的怀抱里。
  “沫沫,我想你了。”凌寒的声音富有磁性,何雨沫差点就掉进了他的温柔乡。
  何雨沫转过身,目光坚定的看着凌寒,认真的说道:“凌寒,我不是尚雪!”
  “我知道你不是尚雪。”凌寒拉着何雨沫到休息区的座位上,亦是一副认真的模样,“我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
  “可是......”何雨沫低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可是你说过的我们只是交易,可是你喜欢的不过是我身上的尚雪的影子......
  “小姐,把这件婚纱包起来,我要了。”凌寒对着站在一旁的服务员说道。
  服务员的眼里立马绽放出了光芒,这件天价的衣服卖出去的话,她拿到的提成也是难以想像的,想到这些,她的激动之情,难以述说。
  “服务员?”凌寒不耐烦的再次叫道。
  听到凌寒再次响起的声音,服务员从幻想中回到现实,立马跑到两人面前,“小姐,请跟我来,我把这件衣服给你们包起来。”
  何雨沫吓的还没反应过来,凌寒要买这件婚纱?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找到了腰间的标签。
  “个,十,百,千,万......”她粗略的算着,瞳孔不由自主的变大了数倍,我的天!这件衣服竟然两百万......
  何雨沫只感到一阵晕眩,这绝对是她第一次看到一件衣服,竟然会有如此多的零......
  “凌寒,你疯了吧?”何雨沫的嘴角抽动。
  凌寒依旧一脸的随意,“你喜欢就好!”
  “喂,这样的只适合看看而已,买回去又不穿!”何雨沫继续解释道。
  “你要是穿出去,也是可以的。”
  何雨沫怎么听不出来,凌寒的言外之意,只是她真的不明白,他到底喜欢她什么。
  “凌寒,你以后不会要我还钱吧?”何雨沫只能想到这里了,“我已经欠你五十万了,这又两百万......”
  “我哪辈子才能还完啊!”何雨沫的声音委屈,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我还有大好的青春啊!我不想当包身工啊!”
  说到后面的时候,何雨沫直接绘声绘色的表演起来。
  凌寒看的忍不住笑了出来,对着身旁被吓傻的服务员说道:“带她下去换衣服吧!”
  “凌寒啊,我不要当包身工......”何雨沫的声音被更衣室的门,隔绝开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