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你给的温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凌寒托起何雨沫的小下巴,低头吻上了她发干的唇瓣,如蜻蜓点水般小啄一口后,深情款款的看着她,“沫沫,相信我,好吗?”
  那句话融化了何雨沫心底里最柔软的地方,她从来没有见过凌寒这么深情的样子,瞬间又是一抹伤感涌上心头。
  浴室里的那套雪白的裙子,他是不是以前也是这样对着尚雪说,相信他好吗?
  她明明知道自己不该纠结这些过去的事情,毕竟她也有一个不堪的过去。可是真正的有了感情的时候,人的占有欲就强了起来,她希望他所有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
  “凌寒,我......”何雨沫不知所措,他,她到底可以相信吗?
  再美好的爱情,也会被时间冲淡,再天长地久的誓言,在分手的时候,都显的那么苍白无力,她怕了,她不敢在那么轻易的去爱了。
  “沫沫,”凌寒轻轻的低喃道。
  何雨沫的思绪却飘的很远,突然想到一件事,她猛的坐起身来,“凌寒,快点起来上班了。”
  凌寒的脑门出现三条竖线,他那么含情脉脉的时候,她竟然跟他说起工作来,真是该死的!
  “不去了。”凌寒冷冷的甩出一句话来。
  何雨沫无奈的瞪了他一眼,“凌大总裁,我只是一个小员工,可没你那么厉害,想翘班就可以翘班的。”
  “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还欠了某人一屁股债,再不好好的工作,那谁养我啊?”何雨沫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
  凌寒一把把坐起来的何雨沫再次揽入了怀里,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我养你。”
  “你在家貌美如花就可以了。”凌寒的嘴角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何雨沫推开了他的怀抱,一本正经的说道:“说好的打败郑某某呢?”
  “我要是在家貌美如花的话,过不了多久,某人肯定会嫌弃我了。”何雨沫对着凌寒努了努嘴。
  看到面前俏皮的女子,凌寒的嘴角又荡漾起笑意,“不会嫌弃你的,等打败郑某某以后,你就老实在家待着好不好?”
  “不好。”何雨沫在床边找了老半天,不禁疑惑起来,她的衣服去哪了?
  “凌寒,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何雨沫转身对着半露上身的凌寒说道,眼角的余光瞄到他裸露的上身时,在心里暗暗赞叹道,他的身材真好。
  “不要嘛!为什么要我出去?”凌寒像个孩子般的撒娇起来。
  何雨沫无奈,“男女授受不亲啊!”你看着我换不下去哎!其实是想说这个来着。
  他不会还真把自己想的那么开放吧!其实刚刚说的那句一ye情而已,也是随口一说,实在是没有理由去撇清关系,才说出口的。实际上是她可真没那么开放的。
  凌寒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不急不慢的起身,何雨沫立马用手捂住了双眼,这个死男人,竟然在她面前耍流氓!
  “你快点穿上衣服!”何雨沫捂着眼睛叫道。
  凌寒完全忽视了她的话,径直走到衣柜前,伸手在里面翻了翻。
  何雨沫还是忍不住从手指的缝隙中,偷瞄了一眼,原来凌寒并不是裸着的,他的腰间还系着一个白色的浴巾,从背后看过去,古铜色的皮肤看的让人着迷,虽然已经过了犯花痴的年纪,但何雨沫的视线依旧舍不得转开。
  偷瞄几眼,又不会少块肉,这样一想,何雨沫捂着嘴偷笑着。
  “色女,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凌寒的嘴里幽幽的吐出一句话来。
  糟了,被他发现了!何雨沫的脸唰一下红的像个苹果,他不是在背过去的吗?怎么会知道她在偷看他呢?
  “看看又不会少块肉!”何雨沫故装淡定。
  凌寒转身,微笑的面对她,她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凌寒伸手解开了腰间唯一的遮身体的东西,何雨沫吓的把被子直接捂在了脸上,大叫道:“凌寒你流氓!”
  凌寒无奈的笑了笑,快速的穿好了衣服,走到床边去拽何雨沫手中的被子。
  “你干嘛?我不要看!”何雨沫挣扎着,死命的护住捂在脸上的被子。
  凌寒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开口道:“谁跟你那样,思想那么不纯洁啊?”
  听出了凌寒的话里有话,何雨沫这才丢掉手中的被子,印入眼帘的是,凌寒穿着一身的休闲装。
  窗子边的帘子已经打开了,明媚的阳光照进房间里,凌寒此刻正坐在背着阳光的地方,他的脸上没有了平时的泠漠,取而代之的是随和。
  这是她以前梦中才会出现的场景,我想要的很简单,阳光在,你还在!
  发现了他的头发乱糟糟的,何雨沫忍不住伸手去给他整理,凌寒听话的把头低下来,放在她的胸前,让她不用把胳膊伸的那么费力。
  “好了,可以了。”何雨沫颇有成就的看着他的头发。
  凌寒轻轻的在她的头上印上一吻,轻声说道:“你去洗漱,我准备早餐。”
  何雨沫淡淡的笑了笑,对着他点点头,看着凌寒消失在门外,她看向窗外,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她真的没做梦吗?
  这样一想,何雨沫掐了掐自己的胳膊,“啊---”还是忍不住轻呼出口,好痛,她真的没有做梦......
  起身坐在床边,懒懒的伸了伸身体,穿上床边的拖鞋,走到衣柜里,找到衣服后,麻利的穿好,她可不能保证凌寒不会突然出现在房间里,所以穿衣服这事儿,还是要速战速决的好。
  穿好衣服后,她的手不经意间碰到浴室的门,那件裙子......
  还是忍不住再次打开了那道门,何雨沫的身体僵硬在了那里,放那条裙子的位置,如今已经空了......
  何雨沫慌乱的跑下楼,听到拖鞋的哒哒声,正在楼下卫生间洗漱的凌寒,往楼梯上看了过去,何雨沫看到他的那一刻,脚步停在了原地。
  “那条裙子......”何雨沫伸手指了指房间的方向。
  凌寒疑惑的脸色变的随意,笑道:“你这么匆匆忙忙的下来,不会就是为了这个吧?”
  “它不见了。”何雨沫语不成句的说着,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条裙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像成了她的情敌般,让她左右不得了。
  凌寒噗哧一笑,“傻瓜,你在紧张什么?”
  “我...那条裙子...”何雨沫缓缓的下了楼梯,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来的滑稽,像是小孩子弄丢了妈妈最宝贵的衣服一样。
  凌寒随手拿了条毛巾,擦干了脸上的水珠,都到何雨沫的面前,“傻瓜,那条裙子,我丢了。”
  “啊?”何雨沫轻呼出口,“你...怎么就给丢了呢?”
  何雨沫之所以那么吃惊,是因为她犹记得,上次她不小心穿上了那条裙子时的场景,凌寒那双暴怒到快要喷出火的眼睛,让她至今难忘。
  那时候,她切身的体会到,他恨不得吃了她,那么粗暴的把那套裙子从她的身上剥下来,完全没有去顾及她的任何感受,更是丝毫没有给她一丁点儿的自尊。
  他现在说把那套裙子丢了?他是想向自己证明什么吗?其实真的不需要这样,她也有一个不堪的过去,她没有资格去要求他,放下过去。
  “沫沫,过去的就过去吧!我想和你好好的在一起。”凌寒的脸上露着随和的笑意,何雨沫呆愣的看着他,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凌寒,我们真的能走下去吗?我何德何能让你为我付出这么多呢?
  “快来洗漱,我去给你做早餐。”凌寒忽视了何雨沫的发呆,直接把她推进了卫生间,对着他笑了笑,就往厨房走了过去。
  何雨沫良久才反应过来,看着凌寒在厨房那边,认真的切着菜,心里的升气一抹暖意,她到底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转眼看向洗漱台,杯子口放着一根横着的一根牙刷,上面已经涂好了牙膏,他竟然把这些细节都做的这么好。
  不知不觉中,何雨沫的眼角已经湿润,她再也没有刷牙的心情,直接跑出了卫生间。
  来到厨房的门口,凌寒正弯身切着黄瓜,何雨沫轻轻的走近,从背后抱住了他,小脸贴在他宽实的后背上,眼角的泪水打在他的衣服上......
  “傻瓜,先等等,早餐马上就好了。”凌寒一边切着菜,一边对着身后的何雨沫说道。
  何雨沫摇了摇头,抱住他腰身的手,却丝毫没有放松,她真的被他感动了。
  后背传来一丝凉意,感觉到身后人的异常,凌寒转身抱住了何雨沫,“怎么了?是不是饿了?”
  何雨沫窝在他的怀里,摇了摇头,“都怨你,干嘛要这么感动我?”她的声音听的有一种软绵绵的感觉。
  “傻瓜,我喜欢你,所以希望你能开心。”凌寒双手放在何雨沫的肩膀上,低头看着她梨花带雨的小脸,认真的说道。
  何雨沫抬眸,看向那张认真而帅气的脸,心里还是忍不住慌乱起来,他的脸像是上天精心雕刻的一件艺术品,美的让人窒息,遥远的让人不敢接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