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凌寒不吃青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几秒钟的失神之后,何雨沫调皮的用食指点了点凌寒的鼻子,“快点做饭,我饿死了。”
  也许现在的她不应该想那么多,就暂且放纵自己去享受这短暂的幸福吧!
  “你洗漱好了吗?”凌寒转身继续切着黄瓜,砧板上开始发出清脆的响声。
  何雨沫撅了撅嘴,“啊,我忘了呃!”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嬉笑着说道:“这就去!”
  凌寒无奈的瞄了她一眼,嘴角掩饰不住的笑意,这个笨蛋!
  转身,她还是忍不住回头,再次看了看他,最后恋恋不舍的走进卫生间。
  看着镜中的自己,脸上掩饰不住的笑意,像刚刚恋爱的小姑娘一样,她深深的把自己给鄙视了一番,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
  对着镜中的自己笑了笑,举起胳膊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何雨沫,加油!”
  拿起凌寒为她挤好牙膏的牙刷,嘴角不经意间,再次洋溢起了笑容,这样的他,和外人眼中的他,是那么的不同,以至于她还没有从巨大的反差之中反应过来。
  “够了,不能在犯花痴了。”何雨沫低声骂了自己一句。
  洗漱完之后,又对着镜子画了一个美美的淡妆,这才从卫生间里出来。
  “来吃早餐。”一看到何雨沫从卫生间出来,凌寒就凑了过去。
  对于凌寒的温柔,何雨沫还是小小的心跳加速,点了点头。
  被凌寒拉到餐桌前的何雨沫,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巴,记得上次他下厨,是因为她在厨房里半天没有捣腾出能吃的东西来,然后他做了一个西红柿蛋汤,虽然很美味,就是饿的太快。
  还在吃惊中的何雨沫,已经被凌寒按在了座位上,看着桌上的清炒黄瓜,还有清炒的小白菜,何雨沫顿时来了食欲。
  “早上还是要吃点清淡的,来尝尝。”凌寒伸手夹了一块黄瓜,直接放进了她的嘴里。
  何雨沫美美的享受着黄瓜的香甜,如意料之中一样的好吃,她贪婪的品尝着口中的余味,他的厨艺真好。
  “好好吃。”何雨沫开心的看着凌寒,“你的厨艺怎么这么好?”
  凌寒笑道:“以前在伦敦留学的时候,闲下来没事了,就在餐馆学做菜。”
  低头,沉思片刻之后,他继续说道,“以前爸爸很喜欢妈妈做的菜,所以就想着学会了,可以做给他吃。”
  “后来呢?你爸爸有没有说你做的菜很好吃啊?”何雨沫好奇的问道。
  “他没来的及吃到我做的菜,就去世了。”凌寒的声音里,说不出的哀怨,脸上的表情也变的失落不少。
  何雨沫自知自己说错了,急忙解释道:“我不是故意问的,我真的不知道。”
  她一直以为他是生活在蜜罐里长大的,没想到他也会有遗憾,也会有伤感的时候,这些都是她以前所不知道的。
  凌寒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没事,都过去了。不怪你。”
  “现在我有你就足够了。”他继续说道。
  何雨沫此时并不知道,这句话的意义对于凌寒来说有多么的重要,她只以为那不过是一句情人之间的甜言蜜语而已。
  “粥给你。”不知什么时候,凌寒已经盛好了一碗小米粥,放在何雨沫的面前。
  何雨沫的身体微僵,她甚至有一种错觉,又回到了两年前。
  每一个周末,她吃着妈妈煮好的小米粥,嘴里叼着根油条,匆匆忙忙的跑出去,坐着熟悉的公交车,赶着看每一个喜欢的展览。
  虽然每天的生活很简单单调,但却是她这辈子最美好的回忆,只是再也回不去了。
  “喜欢吗?”看出了何雨沫的脸色变的有些不好,凌寒问道。
  何雨沫收起思绪,笑了笑,“谢谢你,真的很好吃,和我妈妈做的一个味道。”
  凌寒冷不丁的拍了一下何雨沫的脑袋,“你什么意思啊?我可不是你妈妈。”
  他知道,她肯定又想到父母了,虽然他理解不到她和她爸妈之间的感情,但是他只想尽力让她开心就好,所以才故意说这些,来让她不要那么难过而已。
  “你要是我妈妈就好了。”何雨沫感慨道,丝毫没有注意到话里的另一层意思。
  凌寒气不打一处出,“小脑袋瓜子里面,净想些什么东西!”
  “没有啊,人家说的是事实嘛!”何雨沫撒娇道,虽然心里还是有些难受,但还是故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她不想把脆弱的一面展现在他面前,即使已经很多次在他面前狼狈不堪了。
  “我要快点吃了,不然被某人扣工资了,可就不好了。”何雨沫故意转移话题,她不喜欢凌寒难过的样子,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他。
  好像每一次都是他在安慰她,何雨沫的脑子里出现了,之前发生过的一切,似是每一次都是凌寒在身边默默的陪着她。
  不管是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还是恶言打击她,他总是有办法让她重新站起来。
  “沫沫。”
  “嗯?”
  凌寒想了想,还是说出口了,“昨天为什么去见郑世明?”他突然想到,这个小女人还没有跟自己解释解释,为什么不跟他商量就去见前男友!
  夹着黄瓜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何雨沫又随意的笑了笑,“我没去见他,只不过是恰巧遇见而已。”
  凌寒,请允许我给自己留下一点空间,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何雨沫在心里这样想着。
  凌寒嘴角的笑容,变的有些僵硬,她是不相信自己吗?
  “我好了,亲爱的总裁大人,小女要去上班了。”何雨沫笑着起身,对着凌寒说道。
  凌寒好笑的看着她,伸手指了指挂在客厅里的时钟,何雨沫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时钟上分明指在八点半的位置,何雨沫的大脑一阵眩晕,她还以为已经迟到了呢!没想到还这么早。
  “喂,你是不是故意的?”何雨沫一把搂住凌寒的脖子,一副威胁的样子。
  凌寒求饶道:“我不想拆穿你对工作那么上心的态度啊!”
  “不行,我要再去睡一会儿。”何雨沫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
  凌寒汗颜,“你就不能洗洗碗吗?”
  “你给加工资不?”已经踏出一步的何雨沫,又突然转身,笑嘻嘻的问道。
  “那你还吃了我的饭,从工资里扣!”凌寒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何雨沫垂头丧气的回到座位上,“我还是洗碗吧!”
  凌寒翘着个二郎腿,看着何雨沫没好气的收拾着桌上的盘子,拿到装青菜的盘子时,里面还剩了不少,她想也没想的把盘子里的菜,全都倒进了凌寒的碗里。
  “喂,你干嘛?”凌寒不满的反驳道。
  何雨沫嘴角一勾,“不能浪费。”
  “不要!”
  何雨沫放下手中的盘子,走到凌寒的身边,笑嘻嘻的说道:“乖,多吃青菜才对身体有好处,对不对?”
  说着她就夹起他碗里的青菜,送到他的嘴边,“来尝一口吧!”
  见鬼的对身体有好处,他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吃过青菜这玩意儿,见着都觉得不好吃。
  要不是看到冰箱里面放了很多的青菜,猜想应该是她买的,可能是她喜欢的,他才会炒了一盘的,他可是从来都不会把那玩意儿拿回家。
  想到自己傻傻的以为她喜欢吃,所以强忍着对那玩意儿的厌烦,竟然捂着鼻子炒了一盘,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耐心。
  “我不吃。”凌寒一脸厌恶的看着何雨沫一点点的把青菜送到他的嘴边。
  何雨沫笑嘻嘻的撒娇道:“吃一口吧!”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小声说道“很好吃的。”
  “不要!把那东西拿开。”凌寒的脸都要变成青菜的颜色了。
  何雨沫依旧没有让步的意思,直接把那片青菜塞进了凌寒的嘴里......
  凌寒立马狼狈的跑到卫生间,开始狂吐不止了。
  何雨沫一脸茫然的呆愣在原地,她做了什么?她不过是好心的喂他一口青菜而已啊!
  片刻呆愣之后,何雨沫弱弱的走到卫生间的门口,担忧的问道:“凌寒,你没事吧?”
  凌寒的脸由青菜绿,再次变成了黑色,没好气的回道:“还没死!”
  “可是青菜真的对身体有好处啊!”何雨沫喃喃自语道。
  凌寒对着水龙头冲了冲,何雨沫立马殷勤的送上毛巾,她到现在都不明白,她到底做错了什么,那只是一片青菜而已。
  “何雨沫,我告诉你,以后不要在给我吃青菜,我会吐,懂了吗?”凌寒霸道不可一世的样子再次出现,像是宣布自己的主权般,对着何雨沫吼道。
  何雨沫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啊?”
  第一次听说有人吃青菜会吐,她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对海鲜过敏,吃到青菜会吐出来。”凌寒解释道。
  何雨沫想到上次不小心给他吃了海鲜泡面时的状况,忍不住笑了起来,他那布满痘痘的俊脸,让她想起来记忆犹新。
  “真是难伺候!”何雨沫轻飘飘的吐出一句话来。
  凌寒无奈,“再不去收拾桌子,上班迟到是小事,这个月的工资也别想拿了。”
  这个死女人,看到自己的糗状,竟然还会笑的出来,真是养了只白眼狼。
  “好啦,知道啦!”何雨沫无可奈何的回答道,故意把声音拖的很长,装出一脸愁容的样子。
  “凌寒,要不你别做早餐了呗!”何雨沫试着跟凌寒商量道,要是让她在吃早餐和洗碗之间做选择的话,她宁愿不吃饭也不想洗碗,以前在米兰的时候,早就习惯了不吃早餐了。
  凌寒汗颜,“不行。”邪笑着补充道:“不洗碗,就不给工资!”知道工资是她的软内,所以他只好小小的利用一下了。
  “卑鄙无耻下流。”何雨沫边洗着碗,一边骂着凌寒。
  “你在嘀咕什么?”凌寒挑眉。
  何雨沫对着他讪讪的笑着,“我说你真好。”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