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矛盾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凌寒把何雨沫带到一处安静的地方,放眼望去,江水顺流而下,深秋的温度还是很低,何雨沫冻的有些瑟瑟发抖。
  凌寒把身上的西服脱下,动作轻柔的帮她披上,何雨沫冻的有些发红的脸,冲着他莞尔一笑。
  江滩是拥有汉市最美的夜景,每到晚上,江岸边的两排繁华的商业街,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何雨沫看向凌寒怔怔的问道。
  凌寒俯身,从背后环住她的腰,下巴放在她的肩头,低喃道:“我想和你单独相处一会儿。”
  何雨沫无奈,“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什么一直在一起啊?你是和你的好朋友一直在一起。”凌寒不满的抱怨道。
  “再这样无视我,我可不保证,不会把她们俩炒了。”凌寒小声威胁道。
  何雨沫转过身,“凭什么?”
  凌寒挑眉,“凭什么?跟我争宠的人,我一个都不留!”
  “喂,凌寒,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孩子气!”何雨沫不满的反驳道。
  难道他就不允许自己有个朋友圈吗?况且她和他只是才开始而已,至于这样吗?
  “我哪里孩子气了。”凌寒再次把她钳制在自己的怀里,明显感觉到小人儿身上又冰凉了几分,他的双眉不由自主的皱了皱。
  何雨沫没在说话,她知道她说什么,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真的生气了?”发现何雨沫良久没有说话,凌寒在她耳边轻轻的问道。
  何雨沫依旧僵直着身体,丝毫没有想跟他说话的心情,她希望她能有自己的空间,这样...
  这样以后就算他抛弃了她,她也不至于连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两年前的事,她真的怕了。
  凌寒捧起何雨沫的脸,让她正对着自己,深情款款的说道:“沫沫,我...”眼神片刻的慌乱,“我真的怕失去你,我一直都觉得一切来的那么不真实。”
  “沫沫,原谅我好不好?”凌寒的语气放的更加轻了,眼神里带着祈求。
  噗...何雨沫没忍住笑了出来,“寒,这样不适合你。”
  “你还是霸道点吧!突然变的温柔了,我都不适应了。”何雨沫忍住不笑。
  他真的很像孩子,自从那天接受他的表白之后,他在她的面前十足的孩子气,这让她真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那我还是对你冷漠点吧!”凌寒眯着双眼,邪魅的笑了笑。
  他那么正经的在跟她说话,她竟然会笑场,真是个不懂风情的女人,不过他就是喜欢她这样的。
  “沫沫,待会我想在晚会上公布我们之间的关系,可以吗?”凌寒疑虑的开口。
  何雨沫的身体微僵,既惊奇于他突然的想法,也诧异他竟然会跟自己商量。
  一直以来,他总是我行我素的,哪里有过一次,做什么事情,还会过来问她的意见?
  “凌寒,我...”何雨沫低头,不敢正视他的双眼,“我想,我还需要时间,来接受这段感情,先不要公开好吗?”
  凌寒的心里滑过一丝不悦,她为什么要拒绝自己?难道还是放不下郑世明吗?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一阵刺痛......
  放在何雨沫腰上的手,不由自主的放了下去,转身,头也不回的往晚会那里走去,留下何雨沫一个人看着他的背影怔怔的发呆。
  即使知道他生气了,她也没打算过去追他,她不想公布她们的关系,最大的原因是她不想在公司被人说三道四,也不想被所有的人认为,她是靠着凌寒才成功。
  “沫沫,我该拿你怎么办?”凌寒忍住不回头看她,他真怕一回头,看到她瘦弱的身影,他又会忍不住转身抱住她......
  “沫沫,有多少女人为了得到我的青睐,使尽手段,为什么你却要拒绝我呢?”凌寒的心底滑过一抹失落。
  江面上又吹来一阵清风,何雨沫披着凌寒的外套,还是感觉有些冷,低头在他的西服上蹭了蹭,还是那熟悉的味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竟然会那么贪恋他的味道,明明在一起还不到一个月,却像是认识多年的旧情人般,难舍难分。
  这不,他才刚刚走,她就已经忍不住开始想他了,凌寒,我们真的能在一起吗?真的吗?何雨沫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念叨了好几遍......
  转眼看了一眼对岸的各种商铺,五光四射的霓虹灯,在江中的倒影,看的美好极了。
  只是这般美好的东西,却弱不经风,一旦吹起风,江面上的水,就会随之波动,倒影一下子就变的模糊起来。
  这多么像她和凌寒的感情啊!那么脆弱,经不起一丁点儿的风吹草动.....
  也许两个受过伤的人,再次面对感情,大概都是这样吧!他们总是会互相猜疑,互相试探,不想主动,害怕受伤。
  何雨沫抽了抽鼻子,扯了扯西服的领口,起身往人群的地方走去。
  杨刚看着陈涵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开始担忧起来,这个在财务部一直都是开心果的女孩,今天怎么突然变的这么落寞了呢?
  他很想问问她到底怎么了?可是他能用什么身份,去过问她的私事呢?在公司的时候,他是她的上司,私下的时候,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关系来定位。
  “陈小姐,我可不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呢?”杨刚温声问道。
  想了半天,也只能想出这个办法了,只要她能停下喝酒,就好了。
  听到跳舞两个字,陈涵的目光扫向正中间的舞池上,很容易就发现了那两个身影,顾宇和郑怡露正有说有笑的.....
  她恒了恒心,把酒杯放在桌上,笑着看向杨刚,把手伸进了他的手中,那掌心的温暖,让她微怔。
  “我们去跳舞吧!”陈涵笑了笑,装出平时活力四射的样子。
  杨刚对陈涵突然的转变,一时有些适应不过来,不过看到她主动拉自己过去,心里还是一阵欣喜。
  来到舞池,陈涵随着音乐的节奏,和杨刚很好的配合起来。
  眼神却总是不经意间,就瞟向顾宇那里,看到陈涵那么心不在焉的样子,杨刚好奇的问道:“涵涵,你今天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啊?”陈涵慌乱的看向杨刚,显然他说的话,她完全没有听进去。
  “不好意思,经理,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清哎!”陈涵尴尬的笑了笑。
  听到她叫自己经理,杨刚有些不悦,“私下就叫我杨刚吧!”随后又耐心的解释道:“我刚刚是在问你,没事吧?怎么感觉心不在焉的样子?”
  “嗯,杨刚。”陈涵笑了笑,“谢谢关心,我真的没事。”
  “看,这都不像你了,还在说没事!”杨刚一下子就揭穿了她。
  陈涵不满的反驳道:“一定要我叽叽喳喳的,你才会说我正常吗?真是!”
  “哈哈,看来还是蛮有自知自明的嘛!”
  “你...”陈涵气的挥起拳头,又想到周围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在,攥紧的拳头,又慢慢的松了下来。
  杨刚玩笑道:“这才像你嘛!真正的陈涵可是一直都大大咧咧,无所顾忌的哦!”
  “喂!怎么听的那么奇怪啊!”
  怎么说的像是她就一泼妇一样啊?她可是很矜持的哦!
  “没有,你想多了,我没有别的意思。”看到陈涵脸上的已经呈现出,火山爆发前的征兆,杨刚立马解释又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顾宇和郑怡露站到了他们的旁边,四个人的距离,尽在咫尺。
  “嗨,粗暴女,真是没想到啊!还有人跟你跳舞,你应该回去去躺寺庙还愿了。”顾宇一副欠扁的样子。
  看到她在和别人跳舞,心想这当舞伴的事,应该就不了了之了吧!真是枉费他还在凌寒的办公司,抱怨了那么长时间。
  听到顾宇的声音,以及那欠扁的话,陈涵硬是忍住心里的愤怒,没好气的瞪着他,“顾大公子,美女入怀,肯定很开心吧!”
  听到陈涵的赞美,顾宇更加得意了起来,不由自主的把头抬的高高的,“那自然是!”
  “真是个公鸡!”陈涵在心底不屑的骂道。
  嘴边又勾起一抹敷衍的笑意,“只是啊!俗话说,情场得意,那啥就会失意,你可要悠着点啊!”语气里带着足足的讽刺。
  顾宇这才听搞清楚这个女人的目的,一开始都觉得她不可能那么好心,没想到还真是有目的。
  “是啊,粗暴女就是粗暴女,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顾宇嘲讽的看着陈涵,对着她使鬼脸。
  “你...”被顾宇气的说不出话的陈涵,本来就在生着闷气的陈涵,心里的火更是不打一处出,不假思索的伸出拳头。
  不料,竟然准确无误的打在了顾宇的脸上......
  嘀嘀嘀......顾宇的鼻子立马开始滴血,陈涵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拳头,又看了看顾宇脸上的血,有一瞬间的怔神,自知这次是玩大了,心里不禁害怕起来。
  感觉到鼻子上的疼痛,顾宇腾出一只手,摸了摸痛的部位,这一摸正好碰到鼻子上的血了,手上立马沾染了一抹殷红。
  “血...血.....”瞳孔被放大,哐当一下,摔倒在地,不省人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