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醋味十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喂,没品男,你怎么了?”陈涵松开放在杨刚肩上的手,惊慌失措的蹲在顾宇的身边,摇着他的胳膊。
  周围沉浸在舞蹈中的人,感觉到异常之后,都停了下来,疑惑的看着地上的两人。
  陈涵抱住顾宇的头,不论怎么的摇晃他,他都没有任何反应,一种由内心深处升起的恐惧感,让她顿时觉得全身冰冷。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的错......”陈涵自责着,声音变的越来越小,颓废的坐在地上。
  郑怡露从失神中反应过来,蹲下身,伸手抚上陈涵的肩膀,安慰道:“涵涵,不是你的错,顾宇他会没事的。”
  “涵涵,我已经打电话了,医生一会就到。”杨刚也跟着一起安慰着。
  陈涵完全忽视了他们的安慰,依旧坐在地上,抱着顾宇像是抱着一件珍贵无比的宝贝一样,不允许任何人抢走。
  从江边走过来的何雨沫,正准备找个位置坐下的时候,却看到舞池里聚集了一圈人,她好奇的走了过去。
  很快便发现了陈涵正瘫坐在地上,郑怡露和杨刚也站在一旁,她穿过了人群,走到最里面去。
  “怎么了?”看着地上躺着的顾宇,嘴边和下巴上还有些血渍,她不禁好奇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未等陈涵作答,周围又是一阵骚动,何雨沫转身看去,凌寒正带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往这边走来。
  “大家都让一让,让一让。”走在凌寒前面的是吴海,他正在不停的帮忙疏散人群。
  何雨沫跑到凌寒面前,慌张的问道:“顾宇怎么了?”
  凌寒没去理会她,径直走到顾宇的身边,“李医生,你快看看,他怎么样了?”
  他直接忽视了她,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好,总裁你先让开一点,我先给顾少检查检查。”李医生背着医药箱,匆忙的蹲在顾宇的身边,翻了翻他的眼珠子,又把听诊器放在他的心脏上面听了听。
  李医生点了点头,抬头,对着凌寒说道:“先把顾少扶去休息一下吧!”
  凌寒对着身边的吴海使了使眼神,吴海便过去架起顾宇的胳膊,准备把他架起来。
  杨刚在一旁看到他有些吃力,也走了过去,帮忙把顾宇架着往休息室走去。
  正在李医生转身准备走的时候,陈涵却拽住了他的胳膊,目光急切的问道:“医生,他没事吧?”
  李医生笑答道:“没事,他只是晕血。”
  话一出口,陈涵愣住了,尼玛,她吓个半死,原来他只是晕血而已!瞬间一群草泥马从头顶上飞过,甚至还落下了某不明产物......
  “涵涵,他没事的,别担心了。”何雨沫站在陈涵的身边,挽住她的胳膊安慰道。
  郑怡露也跟着挽住她的另一边胳膊,“涵涵,没事了。”
  “就这样?就完了?”陈涵被气的语无伦次起来,真没见过这么怂的男人,简直了。
  “涵涵,你在说什么啊?”郑怡露好奇的问道。
  陈涵恨不得立马暴走了,大骂一句:“老娘就是在浪费表情!”
  “......”何雨沫和郑怡露同时低下头,尴尬的相视而笑。
  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何雨沫至今还是一脸茫然,只是在看到陈涵脸上的担忧和紧张的那一刻,她深刻的感受到她是真的动真情了......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顾宇啊?”开口的是郑怡露,怎么说也是陪她跳舞的时候,弄成这样的,她也算是有一部分责任的。
  何雨沫的心被扯了一下,她第一想到的不是去看顾宇,而是去了又会见到凌寒......
  他刚刚都那样的无视她,他知不知道,他生气的时候,她也没好到哪里去!
  “去看个毛啊!大男人还晕血,简直了。”陈涵双手抱在胸前,一副恨不得鄙视死顾宇的样子。
  以后还是要少得罪陈大小姐才行,不然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走吧!我们还是去看看吧!”何雨沫抽了抽鼻子,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说不定不会遇到凌寒呢?
  郑怡露摇了摇陈涵的胳膊,撒娇道:“涵涵,去嘛去嘛!”
  “是啊,就当是陪我们一起去,好不好?”何雨沫知道陈涵的脾性,她只是需要找个台阶下而已。
  “是你们说的哦!可不是我想去看他。”陈涵把头别的高高的,就算是心里还有那么一丁点的想去看他,但也要表现出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来到休息室,顾宇已经醒了过来,凌寒无奈的坐在一旁,没有说一句话。
  何雨沫进来的那一刻,正好对上凌寒那双幽深的眸子,心里不由得一紧。
  “我们是来看看顾宇。”何雨沫有些莫名的仓皇失措。
  凌寒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过去。
  走到顾宇的床前,何雨沫看到面前的顾宇脸色红润,还津津有味的吃着甜点的人,一阵无奈,真是无语了。
  “看来你没事了啊?”何雨沫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那当然,好的不得了,吃嘛儿嘛儿香!”顾宇端起床边托盘上的甜点,拿出一块,塞进了何雨沫的嘴里,笑道:“怎么样?很好吃吧?”
  坐在一旁的凌寒,明显的皱了皱眉头,他刚刚和她的动作,那么的亲密......
  站在郑怡露身后的陈涵,亦是感到一丝失落,他和沫沫的关系真好...
  “怡露,你也过来尝一口吧!”顾宇热情的叫道。
  郑怡露看到顾宇那么热情的样子,只好没做推迟,走到何雨沫的身边,轻轻的张口,接下了顾宇递过来的甜点。
  没了遮挡物的陈涵,顿时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顾宇发现后面还有一个她的时候,脸上明显露出了不悦。
  这个粗暴女,平时野蛮点也就算了,竟然在那么公众的场合,让他出丑,气死人了。
  “你还好意思来见我啊?”语气里明显带着不友好的意味。
  陈涵僵住,抬头,“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是我的错!”
  顾宇的火气被刺激的蹭蹭往上窜,猛的从床上站起来,高大的身影把何雨沫和郑怡露周围的光线都遮挡住了。
  “不是你的错?好,那本少爷这鼻子是被猪给拱了吗?”顾宇怒不可揭。
  还以为她是来给自己道歉的呢!没想到死性不改也就算了,竟然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实在是太令人讨厌了。
  陈涵不甘示弱的反驳道:“要是被猪拱了的话,你那还真就是猪鼻子了。”
  “你......”顾宇再次被她气结。
  何雨沫看着顾宇的胸口起伏剧烈,又看到陈涵还是一副不肯低头的样子,她只好对郑怡露小声说道:“你先拖住他,我去劝劝涵涵。”
  郑怡露对她使出了一记坚定的眼神,走到和顾宇并肩的位置,伸手扶住了他,温柔的说道:“顾宇,别生气了,都是涵涵不对,我代她向你道歉。”
  “不要,她的错,你干嘛要跟我道歉?”顾宇眼神凶狠的盯着陈涵,恨不得马上把她生吞活剥了,只是她是女人,他不喜欢和女人动手。
  何雨沫跑到陈涵的面前,伸手抚了抚陈涵的胸口,“涵涵啊,你可别气坏了身体,这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啊!”
  “我要跟恶势力抗战到底!”陈涵一副发号施令的样子,亦是恶狠狠的盯着顾宇。
  凌寒端起桌上的咖啡,抿了抿,饶有兴趣的看了看眼前的形势,顿时觉得更加香甜可口起来,没错,他就是喜欢隔山观虎斗。
  “涵涵啊,你看,这也是我们不对是吧?顾宇鼻子都伤成那样了。”何雨沫慢慢的跟陈涵分析着,刚刚听顾宇的说辞,大概明白了,顾宇的鼻子受伤,应该和涵涵有关系。
  陈涵静心一想,貌似这件事,她确实有错,可是那人的那副态度,让她难以忍受。
  “是他先来招惹我的。”陈涵不满的反驳道。
  不料这句话,却传入了顾宇的耳朵里,他也不行了,“那我对你动手了吗?”
  说着又指了指自己的衣服,“你知道这件衣服多少钱吗?你赔得起吗?”
  说到这些,陈涵实在忍不住了,伸手甩开了何雨沫的胳膊,害的何雨沫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凌寒以最快的速度接住了她,虽然至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她一眼,但关键时候,他还是不想让她受伤。
  他怀里的温暖,还是那么的真实。
  想到这些,何雨沫的嘴角勾起一抹不经意间的笑意。
  凌寒的双眉微皱,这个笨女人在笑什么?
  即使是她笑的那么隐蔽,还是逃不过他的双眼,真是见鬼了!明明是在生她的气,为什么看到她要摔到的时候,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前去保护她。
  更可怕的是,这种毫不犹豫的感觉,像是一种习惯一样......
  两人还在发呆的时候,陈涵已经冲到了顾宇的面前,双手叉腰,明明穿的很淑女,却在此时,瞬间变成了泼妇。
  “多少钱?”陈涵嗤之以鼻,“你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
  她最讨厌那些玩世不恭的富二代了,更加讨厌他们总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不就是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嘛!你们穷的也就只剩下钱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