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识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被陈涵眼里的不屑激怒的顾宇,愤愤的说道,“上次的一百三十万,这次的一百二十万。”
  “什么?”陈涵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就这两件破衣服,还要二百五十万?”
  顾宇自信满满的抬起头,一副纨绔不可一世的样子,却在听到陈涵的话之后的一秒,立马满脸黑线。
  什么是破衣服?这可是限量版!
  “我看你是二百五吧!”
  噗!何雨沫忍不住笑出声来,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凌寒,分明看到了他嘴角的那抹笑意......
  “陈涵,你到底还不还?”顾宇气急败坏的骂道。
  上次的一百三十万,这次的一百二十万,他又没说错,真没想到她竟然拿自己不当回事儿。
  “这未免有点太多了吧。”郑怡露同情的看向陈涵。
  顾宇柔声说道:“怡露,我都已经给她机会了,是她自己不珍惜,就别怪我无趣。”
  陈涵急了,二百五十万?让她去抢银行啊?
  “顾先生,我没有那么多钱,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顾宇挑眉,随意的拍了拍双手,“谈不上杀和刮,我这个人还是很心地善良的。”
  “这样吧!你当我一个月的保姆怎么样?”顾宇坏坏的笑着,看我不整死你,谁让你总是害我丢尽面子,顾宇在心底暗自打着如意算盘。
  “啊?”陈涵满脸的惊奇,什么?她没听错吧?当他的保姆?那她还不如以死明志,或者常伴青灯算了。
  何雨沫再次笑出口,不由自主的往凌寒的怀里蹭了蹭,她确实已经把凌寒还在生气的事,都给忘的一干二净了。
  凌寒的手也搂住何雨沫的肩膀,尽量让她能够蜷缩在自己的怀里取暖,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这个小女人,主动靠近自己,他心里的一切疑虑都被融化掉了。
  “寒,谢谢你。”何雨沫喃喃自语道。
  凌寒的俊脸微僵,放在她肩膀上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给她以无声的鼓励。
  “喂,你都不问问我要谢你什么啊?”何雨沫别着小脑袋,不满的说道。
  凌寒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刘海,邪魅的笑道:“你谢过我那么多次了,要是每次都问,我还不会被累死。”
  “什么嘛!”何雨沫嘟着小嘴嘀咕道,想了想,又猛的抬起头,“我怎么不记得了。”
  凌寒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小迷糊,总是那么容易健忘。
  “你什么时候记得过啊?”凌寒无奈的看着她。
  何雨沫的表情突然变的严肃起来,她的双手抚上凌寒的脸,认认真真的说道:“要是我脑海里装进去个橡皮擦,怎么办?”
  她想到以前曾经看到过一个电影,讲的就是女主得到一种失忆症,会渐渐的忘掉之前的事情,直到后来把她自己也忘掉......
  “咳咳......”
  “咳咳......”
  正在何雨沫和凌寒深情对望的时候,旁边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
  何雨沫心里大惊,完了,这下肯定包不住了,必须要坦白关系了。
  转脸,没好气的看着,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面前的三个人。
  “都感冒了啊?”挑眉,故意说道。
  陈涵笑嘻嘻的走到何雨沫的身旁,俯身在她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何雨沫的脸色立马变的难堪起来,她当她是什么人啊?真是的,交了损友,各种被坑啊!
  “寒寒,看来你和沫沫......”顾宇故意托着长长的尾音,嘴边阴险的笑意,让何雨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早知道会这样,她就不该和凌寒靠的那么近了,竟然会不由自主的,那么深情款款的看着他,这下真是百口莫辩了。
  “我们...”何雨沫着急的解释道,低下头,不敢去看凌寒,“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那是什么样子呀?”顾宇阴阳怪调的问道。
  陈涵也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是呀,那是怎么样啊?”
  郑怡露刚想说话,却被何雨沫打断了,“露露,你也要和他们同流合污吗?”
  “我...”郑怡露语结,笑了笑,“我也想知道。”
  何雨沫汗颜,果然是一群幸灾乐祸的家伙,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更怕猪一样的队友,还和神一样的对手联合了起来。
  何雨沫把目光投向凌寒的脸上,这个死男人干嘛一语不发啊?明明看到自己已经腹背受敌了,他竟然还能摆出一张面瘫脸。
  是可忍孰不可忍,爆发吧!小宇宙!
  “你,刚刚不是还在商讨赔钱问题吗?”何雨沫伸手指向顾宇。
  转身,又指着站在自己身旁的陈涵,“你,不是奋力抵抗签订丧权辱国的条约吗?”
  “还有你,不是在劝解吗?”何雨沫指向站在顾宇身旁的郑怡露。
  三个人交头接耳的看了看彼此,有些心虚的低下头......
  凌寒一脸轻松的看着三个被老师教育后的小屁孩,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却在下一秒,脸上的表情石化了。
  “还有你,对,就是你!我算是看错人了,看到我被群攻,你竟然还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还想不想过了?”何雨沫坚定的看着凌寒,毫不留情的骂道。
  明明就是他们几个合伙,来设计她的,她算是看明白了。
  “那都不是事儿!”反应迅速的顾宇,立马接话道。
  何雨沫无语,“你还真是二百五!怪不得穿二百五十万的衣服。”
  话一出口,凌寒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虽然笑的有些僵硬。
  郑怡露和陈涵看了看彼此,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有顾宇一个人,活似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
  “什么啊?”顾宇挑眉,完全没有注意到里面的言外之意,“我这是宽宏大量,只让她给我当一个月的保姆而已。”
  何雨沫也忍不住被逗乐了,他难道不知道二百五这个词是骂人的吗?
  “原谅他的中文理解能力有限!”凌寒幽幽的开口道。
  何雨沫这才弄明白了,原来这个男人根本不知道二百五的意思,她也跟着笑了出口。
  “还有你,你也答应了?”何雨沫转身向陈涵问道。
  陈涵一副精打细算的样子,徐徐道来,“我已经跟他商量好,只是周末去他家,上班的时候,我还照常上班。”
  又突然凑到何雨沫的面前,“八天就能抵掉二百五十万,我的劳动力价值可真高啊!怎么样?赚到了吧?”
  听了陈涵的话,何雨沫被气的要吐血了,“刚刚是谁一副打死也不低头的刘胡兰精神啊?”
  “那不讨价还价一下,怎么行?”陈涵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
  顾宇无奈的摇了摇头,原本还以为自己赚个免费劳动力,还可以好好整着玩的人,没想到竟然还被人忽悠了。
  手中的拳头不由自主的攥紧,等着,别让我抓住你的小九九,不然你就完蛋了,顾宇的眼里流露出阴险的神色。
  郑怡露看着相谈甚欢的三个人,心里不由得升起一抹落寞,白皙的手指不知不觉中,已经攥的死紧,她已经感受到掌心被指甲穿透的痛感......
  就在何雨沫准备好好打击打击陈涵的时候,房间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凌总,晚会正式开始了,请您出席现场。”服务员掷地有声的说道。
  凌寒对着门口冷冷的回答道:“知道了,一会儿就到。”
  话一说完,顾宇便来了精神,“我们都快点出去吧!”
  “你确定不用休息了?”凌寒开口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艾玛!真是只会对沫沫一个人温柔,对我这么冷淡。”顾宇不满的抱怨道,声音里十足的撒娇味道,“我当然可以了。”
  凌寒点了点头,目光再次扫向何雨沫,她竟然没有在看自己......
  起身准备走的时候,何雨沫却冷不丁的叫住了他,“凌寒,我......”
  话还没说完,凌寒就示意她,不必在说下去了,他已经明白了。
  转身,出了休息室。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她还是会失神。
  “喂,还不跟上?”顾宇走到何雨沫的身旁,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何雨沫不悦,“真没个男人样!”
  “我是没男人样,情人眼里出西施,在你眼里,就只有寒寒有男人样了。”顾宇没趣的摇了摇头。
  陈涵看不下去了,她怎么能忍受没品男,欺负她家沫沫呢!
  “没品男,我也还真没发现你有个男人样!”陈涵头扬的高高的,亦是一副自倨的样子。
  “你!”顾宇伸手的手,无奈的甩了下去。
  又开始邪魅的笑了起来,“莫不是你看上我了?因为还有句话叫做情人眼里出眼屎。”
  简直了!陈涵被他弄的说不出话来,真是见过脸厚的,还没有见过如此脸厚的。
  陈涵不得不哀嚎一句:真是长姿势了。
  “怎么?心虚了吧?”顾宇打趣的说道。
  陈涵气不打一处出,“虚你个大头鬼!我看你是肾虚了吧!看你见人都那么色,肯定外实内虚。”
  这下轮到顾宇被气的俊脸涨红了,又不想甘败下风,只好釜底抽薪了。
  “呵呵,你来试试,就知道我内虚不虚!”嘴角又重新挂起了一抹邪恶的笑容。
  何雨沫已经无奈至极,这俩人的口味真是够重......
  郑怡露也跟着来到何雨沫的身边,挽住她的胳膊,示意她和她站在统一战线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