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凌寒的女人缘很好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凌寒的双眸如鹰隼般犀利,黑亮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舞池中的身影。
  这个女人,刚刚还乖乖的躺在自己的怀里,现在又不乖了。
  不知不觉间,双眉已经皱在一起了。
  “凌总,好久不见啊!”身后传来一声温婉的女子声音。
  凌寒紧皱的双眉,舒缓开来,侧脸微偏,斜瞥了一眼,一口喝尽杯中的红酒。
  转身,面无表情的说道:“好久不见。”
  陈思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上次见凌总应该是半个月之前了吧!”
  那声音听的有些飘渺,似是有说不尽,道不明的惆怅。
  只是,凌寒根本就听不出来。
  “是吗?”凌寒的双眸扫向陈思带笑的小脸,“我忘了。”
  凌寒的视线在不经意间的一看,还是扫到了她一身的装扮,那套黑色的裙子,更穿出了她的知性美。
  陈思的脸上滑落一瞬间的失落,明媚的双眸望向舞池的方向,脸上说不出的落寞。
  她计算着日子,制造着和他能出现的各种相遇,最终的结果是,他根本就没有关注过自己。
  “凌寒,我知道你是那么的冷傲高贵,可是我却愿做那飞蛾,明明知道是在扑火,我还是会义无反顾。”陈思在心里低喃着。
  精致的小脸上扯出一抹苦涩的笑意,转脸看向凌寒的侧脸:“可否邀请凌总,共舞一支。”
  凌寒的双眼依旧波澜不惊,紧紧的盯着舞池的方向,忽然他的心里升起一抹念头,“不对,应该是我邀请你。”就不信那个笨女人看到,还不会生气吃醋。
  他现在在心里已经想象出一副场景,笨女人吃醋的朝着他大喊大叫,不经意间嘴角上扬。
  陈思看到凌寒脸上的笑意,心想他还是对自己有一些感情的,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我们下去吧!”凌寒绅士的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陈思惊喜的把手放在他的手心,他的手心有些潮湿,他是在紧张吗?
  也许她不会明白,凌寒手心的潮湿,是因为看到某女和别的男人谈笑,而抓出来的手汗。
  凌寒伸手握住陈思纤细的腰身,另一只手和她的手交叠在一起,伴随着舞步,跳起舞蹈来。
  陈思痴迷的看着那张日思夜想的脸,好想时间就这样永远的停在这一刻,即使他并没有正面看向她......
  何雨沫尴尬的对莫言笑了笑,因为她的裙子不小心挂在莫言的钮扣上了,两人的距离又近了一步。
  “不好意思,我来弄啊!”何雨沫低头弄着裙摆的蕾丝。
  她一直都不喜欢有蕾丝的东西,看!这不,麻烦立马就来了。
  “没事,要不要我帮忙?”莫言温柔的笑了笑。
  “不用,我一个人可以搞定!”何雨沫投给他一记坚定的目光。
  却在低下头的那一刻,看到了不远处的凌寒。
  他...他正在和别的女人跳舞。
  何雨沫的手,无意识的放了下来,脸上的神情像是定格在了那里。
  “不对,那一定是应酬,一定是应酬,不能想多了......”何雨沫不停的自我安慰着。
  感觉到何雨沫的脸色不对劲,莫言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弄疼手了?”
  何雨沫呆愣的摇了摇头,伸手继续弄着挂在莫言纽扣上的裙子,语无伦次的说着,“就好了,就好了。”
  莫言一时没能反应过来,他随意的看了看四周,正好看到凌寒和陈思,在一起跳舞:“陈思。”他在嘴里喃喃的念道。
  脸上的表情也变的难堪起来,那些过去了的,原本以为会被遗忘在,不知名的角落,却在一瞬间又被拿出来。
  “好了。”何雨沫整理了一下裙子,故意装出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莫言的目光却紧紧的盯着某个方向,何雨沫好奇的盯了过去,不解道:“你怎么了?”
  我都还没怎么样,你怎么像是比我还关心啊?莫非莫言对凌寒也有意思,对于这样无耻的想法,何雨沫无奈的撇了撇嘴。
  “哦,没事啊!”被何雨沫叫回现实的莫言,笑了笑,悄悄的收好了刚刚的那副表情。
  何雨沫也没追问下去,无奈的问道:“凌总是不是女人缘一直都这么好啊?”
  莫言沉思了一会,认真的回答道:“好像还好吧!”
  “是吗?我怎么觉得好的不得了了呢?”何雨沫的声音小的只有她自己能听到。
  莫言只看到了她的唇瓣微动,却没有听清她说的是什么。
  “我们歇会吧!”何雨沫提议道。
  莫言点了点头,两人来到开始坐的那个地方。
  顾宇正板着一张苦瓜脸,郑怡露貌似也不怎么开心的样子,只有陈涵一个,还能闲来无事的把果汁,从两个杯子中,反复的倒来倒去。
  “可算舍得回来了啊?”顾宇看到何雨沫走近,没好气的抱怨道。
  何雨沫一脸茫然,她有惹到他吗?怎么感觉他说话,有些冲冲的呢!
  “有两大美女陪着,还这么不开心啊?”何雨沫笑着调戏道。
  顾宇更加火大了,要是有一个美女,那叫做约会。
  要是两个美女的话,那就叫做电灯泡,并且那个被称作电灯泡的,还不是别人,正是他!
  这样的状况,真的能开心的起来吗?
  “你就只知道跟帅哥勾搭,又看上了我们的莫大设计师吗?”顾宇瞪了何雨沫一眼。
  何雨沫无语,这躺着都能中枪啊!
  “顾宇,你就不要拿雨沫开玩笑了。”莫言插进来,帮何雨沫说话。
  顾宇无奈的耸了耸肩,一副他无所谓的样子。
  郑怡露在莫言往这边走过来的时候,都已经小心脏跳个不停,只是他还是没有主动和自己说一句话......
  “莫言,要不要喝一杯?”陈涵端起一杯红酒,准备给莫言递过去。
  顾宇在一旁冷嘲热讽道:“花痴,见到帅哥就开始献殷勤了。”
  “没品男!”
  “粗暴女!”
  俩人又开始口舌战了,莫言无奈的笑了笑,“怡露,你刚刚肯定也不好过吧?”
  他主动和自己说话了,他还是有在关注自己。
  “呵呵,我都已经习惯了。”郑怡露淡然的笑了笑。
  “我觉得我们需要换个地方,你们认为呢?”何雨沫在郑怡露和莫言之间,小声的说道。
  郑怡露和莫言默契的点了点头,何雨沫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开口数道:“1,2,开跑!”
  话一说完,三人便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了人群中。
  还在跟顾宇理论的陈涵,突然发现光线亮了不少,本能的看了看周围,才发现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没品男,都怨你!”陈涵双手抱着胳膊,恶狠狠的看着顾宇。
  顾宇亦是不甘示弱,反驳道:“要不是你先骂我的,我会骂你吗?”
  还未等陈涵接话,顾宇又说道:“况且是你反应迟钝,他们走了,你还不知道,这也能怨我吗?”
  挑眉,头仰的高高的,高傲的像只公鸡。
  看到顾宇那副欠扁的样儿,陈涵没好气的在他的头上一拍,转身,一溜烟的消失在人群。
  “粗暴女,陈涵,你给我站住!看本少爷不收拾你!”顾宇一边骂着,一边放下手中的酒杯,跟着陈涵的后面,追了上去。
  在舞池里和陈思一起跳舞的凌寒,一直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那个笨女人非但没有过来大吵大闹,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真是气死人了。
  “凌总,没事吧?”感觉到放在自己后腰上的手,加重了力道,陈思疑惑的看着凌寒。
  凌寒的双唇轻抿,摇了摇头。
  陈思一阵疑惑,或许她是真的没有资格,去过问他的喜怒哀乐。
  凌寒,我什么时候,才能走进你的心里,哪怕只是一点点!陈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有些人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而有些人原本没有任何的联系,却在后来注定要绑在一起一辈子。
  甩掉两个唧唧喳喳的人之后,何雨沫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去。
  心里还在想着刚刚在舞池看到的一幕,凌寒在和一个女人跳舞,那个女人脸上的笑容,那分明是喜欢一个人才会有的笑。
  等等,她脸上的表情变的有些僵硬,突然想起来了,那个女人她以前也见过一次,怪不得会那么熟悉。
  那次是在咖啡馆,她和凌寒两个人一起喝咖啡,这次又和凌寒跳舞。
  这么明显的事情,不多想想,都不可能了。
  凌寒,你这个花心的大骗子,就知道你不靠谱!何雨沫气鼓鼓的猛喝了一大口果汁。
  “沫沫,你怎么了?”看出何雨沫脸上的不悦,郑怡露关心的问道。
  何雨沫依旧吸着果汁,一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样子。
  郑怡露疑惑了起来,看了看坐在身边的莫言,莫言亦是一副疑惑的样子。
  “沫沫?”郑怡露再次叫道。
  这次的声音提高了不少,何雨沫停下喝果汁的动作,茫然的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我们还要问你怎么了呢?”郑怡露无奈的对着莫言笑了笑,又看向何雨沫。
  何雨沫眼神慌乱的解释道:“没怎么啊?”
  “原来大家都在这里啊!”郑世明从不远处走来。
  莫言笑着跟他打招呼,“郑总也在啊!”
  “莫大设计师,好久不见,听说你去了躺美国,这么快就回来了啊?”郑世明一脸虚伪的笑意。
  莫言礼貌的答道:“多谢郑总关心,我上周就回来了。”
  何雨沫至始至终没有把头抬起来,她真的不想看到他,甚至于听到他的声音都恶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