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你在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郑怡露抬起略显落寞的小脸,嘴角努力扯出一抹笑意:“没事的,你们也是担心沫沫,我能理解的。”
  顾宇感激的笑了笑,这个女孩温柔大方,长的也漂亮,心里不禁荡起了阵阵涟漪......
  凌寒交代了吴海安排好接下来的事情后,就匆匆的离场了。
  驱车回到别墅的时候,老远就看到,高大的别墅沉浸在一片黑暗之中,确实是如他所想,她没有回来。
  伸手掏出手机,再次拨通了那个号码。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在拨......”
  凌寒气急败坏的把手机丢在了副驾的位置上,剑眉紧皱,薄唇抿在一起:何雨沫,你在哪?
  没过几分钟,凌寒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他再次把手机拿回手中,来电提醒显示的是吴海。
  “总裁,我们找遍了这里,并没有发现雨沫小姐。”吴海的声音里掩饰不住的急切。
  凌寒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这个笨女人现在在哪里?到底安不安全?
  “你先报警,我马上过去。”凌寒语气冷淡的回道。
  “好,我马上去。”
  挂了电话,凌寒丢下手机,立马开动了车子。
  窗外繁华的夜景消纵即逝,在一个人流较多的路口,竟然堵起车了,他气氛的捶了两下方向盘,该死的!
  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这感觉不亚于上次救何雨沫的时候,所特有的那种害怕与恐惧,说不出来的可怕。
  一个小时之后,晚会已经结束,警车停在了会场的门口,莫言和郑怡露正在配合警方调查。
  顾宇和陈涵又是在一旁喋喋不休,由于他们一直不能达成共识,导致警方对她们也无可奈何,只好放弃治疗。
  “总裁,你总算来了。”吴海看到从宾利上下来的凌寒,立马迎了上去。
  凌寒面无表情的问道:“怎么样了?”
  “正在调去录像。”吴海简练的回答道。他是知道凌寒这个人不喜欢啰嗦,所以在凌寒没来之前,就应该事先把要说的话,精简了再精简。
  凌寒没在说话,而是往警务室走去。
  “凌总好。”正在调取视频的汉市公安总局的科长王明阳,看到凌寒走进来,立马上前恭维着。
  凌寒开口,“怎么样了?”
  “我们还在看录像,目前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王明阳认真的回道。
  凌寒的双眸冷冷的看着视频,脸上的表情变的难看起来。
  起身出了警务室,走了一截路之后,他突然转身,“你派人跟踪郑世明怎么样了?”
  被凌寒突如其来的话,吓的有些失神的吴海,正了正身体,“没发现什么异常的。”
  “他从这里走之后,就直接回了郑家的别墅。”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句。
  凌寒的目光骤然收紧,难道他的猜测是对的吗?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心里莫名的隐痛起来,难道...真就这么心狠吗?
  何雨沫醒来的时候,周围漆黑一片,她还没动了动身体,就感觉到头疼欲裂。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她正被一根粗绳子绑着,完全动弹不得。
  她挣扎着坐起来,凭借着外面微弱的光线,扫了一眼周围,这是一个不到十平方米的小房子,房子里什么都没有,地面上无比潮湿。
  想着以前看过的一些杀人案的事发地点,何雨沫的心瞬间被提在了嗓子眼里。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这是她醒来之后的最大的疑问。
  她唯一的印象是把沙子撒到郑世明的眼睛里之后,便转身离开,接着是后脑勺的一阵刺痛,然后她什么都不知道了。
  难道是郑世明把她带到这里的?可是她明明看到他被沙子弄的眼睛都睁不开,又怎么可能打晕她呢?
  可是,要是不是郑世明的话,那又会是谁呢?她在这里也没什么仇人啊?
  正在何雨沫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小屋的门口传来了一丝动静,三两下的窸窣之后,铁门被打开。
  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阳光穿进房间,何雨沫这才看清楚了房间里的一切,老旧的墙壁上掉着石灰,有些地方被雨水浸湿之后,就长满了青苔。
  与此同时,一个满脸油光的彪形大汉,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一个体形瘦小的一个男人。
  逆着阳光的方向,何雨沫的眼睛有些睁不开,眼膜被突然的强光刺很痛。
  “起来吃点东西。”彪壮大汉对着何雨沫吼道。
  何雨沫皱着眉头,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却发现嗓子竟然发不出声音来。
  嘴巴张了张,尝试了几下之后,她的嗓子总算能发出点声音,“你们...你们是谁?”
  她的嗓音低迷而沙哑,喉咙里传来的刺痛,如无数的银针刺在那里。
  彪壮大汉不耐烦的骂道:“臭娘们儿,让你吃你就吃,那么多问题干嘛?”
  说着蹲下凑近何雨沫的脸蛋,伸手勾起她的下巴,色迷迷的说道:“小娘们儿,长的还不错嘛!吃饱了,先让爷好好的疼疼你。”
  何雨沫怒视着他那张令人恶心的肥脸,倔强的甩开钳制自己下巴的胖手,把脸别开,不去看他。
  这些人为什么要绑架她?她根本就不认识他们。
  看到何雨沫这副模样,彪壮大汉明显的不悦起来,他再次捏住了何雨沫的下巴,这次是使足了力气,强逼着她转脸,看向自己。
  “小娘们儿,脾气不小嘛!现在爷就好好的爽爽你!”说着他的另一只手,已经伸入了何雨沫的衣领中。
  站在他身后的瘦男人,一脸yin笑的看着,“大哥,你快点,兄弟我也受不了啦!你完事了,就让我也发泄发泄。”
  何雨沫的心里一阵恐惧,奋力的挣扎着,无奈绳子捆的太紧了,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那双令人难受的手,已经快要伸进去,她的胃里一阵犯呕,坚决不能让他非礼自己。
  情急之下,她趁着彪壮大汉不注意的时候,咬住了他的手。
  “臭娘们儿,竟然敢咬老子!”没有的分说,彪壮大汉直接给了何雨沫一巴掌。
  何雨沫受到外力,摔倒在地上,嘴角流出了一抹殷红的鲜血,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疼。
  “你们到底是谁?不要碰我。”何雨沫瞪着眼前这两个猥琐的男人,惊慌失措的叫道。
  “我们是谁,你不必管!不过,今天你要是把我们哥俩侍候好了,我们哥俩儿会考虑考虑放你一条生路。”瘦男人阴森森的笑着。
  “弟弟,干嘛跟她说这些?上面说我们玩完之后,就把她丢这里,自生自灭就好了。”彪壮大汉不悦的对瘦男人说道。
  肥胖的手背上还残留着一串牙印,就凭这个,他也不会放过这个女人。
  瘦男人拍了拍彪壮大汉,“大哥,你看她长的还算漂亮,要是卖到那些地方,说不定还能有个好价钱啊!”
  “哈哈,这个提议不错。”彪壮大汉露出了赞赏的目光。
  何雨沫吃痛的趴在地上,听着两人的对话,脑子里快速的转动着,下一步要怎么做。
  忽然灵机一动,她故意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轻声说道:“两位大哥,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们放过我,可以吗?”
  她知道,现在只有暂时妥协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力量上的悬殊,已经注定了,反抗只会是付出更大的代价。。
  “臭**,你刚刚还咬了我,现在想让我放过你,呵呵,休想!”彪壮大汉把脸往上一别,居高临下的看着何雨沫。
  何雨沫抬起头,嘴角的血渍依旧清晰可见,柔弱弱的说道:“大哥,刚刚是我有眼不识泰山,给大哥赔不是了。”
  虽然在心里已经把这个人厌恶了无数次,但是嘴上还是尽量表现出一副真诚的样子。
  彪壮大汉依旧不为之所动,“想骗我?你还太嫩了。”
  瘦男人在一旁也按耐不住了,邪笑着抓起何雨沫的头发,头皮传来的剧痛,让何雨沫本能的抬起头。
  瘦男人凑近她的额头,粗暴的一亲,又张狂的笑了起来。
  何雨沫的心里一阵屈辱,胃里更是翻腾着想吐,她忍住眼泪的泪水,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
  “大哥,这个小娘们儿可真香啊!你要不要试试?”看到彪壮男人脸上露出的不悦,瘦男人转身对着身边的彪壮大汉说道。
  彪壮大汉立马来了兴趣,伸手扯下了何雨沫肩膀上的裙带,白嫩光滑的肩膀,立马暴露在空气里。
  何雨沫明显感受到了面前的两人,如饿狼般的眼神,她的心里一阵抽搐。
  定了定神,故意做出一副妖娆的样子,嗲嗲的说道:“大哥,要不你们先把绳子解开了,这样也方便一些对吧?”
  话一说完,何雨沫还不停的对着彪壮大汉,抛着媚眼。
  彪壮大汉yin笑着骂道:“真是个小骚货!”说着便开始给她松绑。
  却在解绳子的时候,被瘦男人制止了,“大哥,要是她耍花招,逃跑了的话,就不好了。”
  “哎呀,大哥啊,你看我这弱女子,又饿又累的,哪里还有力气逃跑啊?”何雨沫又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现在只有让他们把绳子解开才行,不然她就是任人宰割的鱼肉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