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漫画的悲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两位大哥,你看你们是两个人,我只是一个弱女子,况且我出去了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怎么可能逃跑呢?”看到彪壮大汉正在犹豫不决,何雨沫再次开口劝解道。
  彪壮大汉这次按捺不住了,烦躁的对着瘦男人说道:“没事的,她要是敢逃跑,看我不扒掉她的皮!”
  瘦男人看到彪壮大汉依旧坚持解开绳子,无奈之下,只好也不再劝解。
  何雨沫对着彪壮大汉,甜甜一笑,“大哥,你放心,我不会跑掉的。”事实证明,嘴甜点儿,还是有用滴!
  绳子被解开,何雨沫还没动一下,全身都开始疼了起来,她吃痛的皱了皱眉头。
  被绑了这么久,全身都要散架了,两只腿也发麻的厉害。
  别让她知道这是谁干的,她真的想把他剁了!
  彪壮大汉再也忍不住了,伸手一把拽下何雨沫另一个肩膀上的裙带,顿时春光乍泄。
  何雨沫眉头微皱,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可是现在不能害怕,她抬眸,故装殷勤的看着彪壮大汉,强忍着想吐的情绪,敷衍的笑道:“要不你先让那个大哥,先稍稍出去一下。”
  听到何雨沫的话,瘦男人明显不悦了,“为什么?”
  “哎呀,大哥,你看我这身体疲惫的,怎么能一下子伺候两个呢!”何雨沫勾起媚眼,“先让这个大哥来,这样才能更好的满足你们每一个人啊!”
  “骚货!”彪壮大汉肥胖的手,抚摸着何雨沫的肩膀。
  转眼瞄了一眼瘦男人:“还不快出去给我把着风,我先享受完了,你再来。”
  瘦男人嘴角微动,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彪壮大汉的一个眼神,吓的只好无趣的出了门。
  何雨沫心里一阵轻松,这下总算好对付一些了。
  门一关上,彪壮大汉立马对何雨沫上下其手起来,何雨沫厌恶至极,却又不敢和他再有正面冲突。
  “大哥,让我来帮你。”看着彪壮大汉粗暴的扯着衣服,何雨沫极力扯出一抹谄媚的笑容,声音娇滴滴的。
  彪壮大汉一听,她竟然如此主动,心想这可真是个难得的艳遇,痴痴的笑着,那排发黄的牙齿,看的何雨沫又是一阵想作呕。
  得到彪壮大汉的允许之后,何雨沫伸手帮那人解着扣子,心想着该怎么制服他。
  “快点!”彪壮大汉不耐烦的叫道。
  何雨沫纤细的手指,轻柔的解着一粒粒扣子,“大哥,时间这么多,不在乎这一时啊!我们慢慢玩。”说着又是一记媚眼使过去。
  再次把彪壮大汉迷的七荤八素,他享受的看着何雨沫帮他接着衬衣上的扣子,咧着嘴角笑着。
  何雨沫低头,解扣子的手还是忍不住轻颤,现在该怎么办?她在脑子里快速的想着,接下来计策。
  每解开一粒纽扣,何雨沫的心就会往下沉一格,最终当她把手伸向最下面的一粒扣子时,她竟然忍不住全身都发抖起来。
  “怎么了?”彪壮大汉感觉到她的异常,半直起身子问道。
  何雨沫伸手捋了捋垂落下来的头发,讪讪的笑道:“没事没事。”
  伸手继续解着扣子,她的双眸不停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想着该如何制服这个男人。
  最终她把视线锁定在彪壮大汉身旁的一块大石头上,等到他不注意的时候,她就搬起那块石头,砸向他的脑袋,这期间最重要的是,如何让他不发现。
  最后一颗扣子解开,何雨沫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她轻柔的帮彪壮大汉脱掉了上身的衬衣,彪壮大汉正一脸享受,一副沉迷其中,不可自拔的样子。
  忽然,何雨沫把衬衣盖在彪壮大汉的脸上,脸上露出一丝狠戾。
  “臭娘们儿,你敢把衣服丢在老子脸上!”彪壮大汉不悦的骂道。
  何雨沫嘴角一勾,耐心的解释道:“大哥,这叫情趣,懂不懂?”
  “我来帮你解开裤子,你要是一直盯着看,多没情趣啊!我可是会害羞的哦!”何雨沫又做出一副娇羞的样子。
  彪壮大汉微怒的脸上,又重新绽开了笑容,眼睛紧紧的盯着何雨沫。
  无奈之下,何雨沫只好伸手佯装帮他解裤子,这才让他放下了疑心。
  彪壮大汉老实的躺了下去,对着何雨沫猥琐一笑,主动把衣服盖在自己脸上,沉浸在自己的遐想中......
  何雨沫嘴角一勾,眼底露出一抹狡黠,继续佯装认真的解着裤子。
  看到彪壮大汉失去防备的时候,她正想着伸手去拿那块石头的时候,铁门却被撞开了......
  何雨沫已经忘了当时是什么表情了,坐在熟悉的床上,她端着凌寒递给她的热咖啡,低头安静的喝着。
  凌寒坐在一边,脸上阴云满布,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
  “那个,凌寒,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何雨沫还是忍不住解释了一句。
  凌寒深邃的眸光,依旧停留在她的脸上,他突然觉得,他真的一点都看不透她,何雨沫,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脆弱的时候,哭的像个孩子;执拗的时候,固执的像块顽石。
  “凌寒,我......”何雨沫迟疑的看向凌寒,慌乱的眸子对上他那波澜不惊的眸光时,她又说不出任何话来。
  凌寒冷冷的开口道:“你什么?你是想说,那天和那个男人调情,不是你的本意?还是你什么都不知道?”
  明明都想好不要理会她的,却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我本来就什么都不知道嘛!”何雨沫小声的嘀咕着。
  想到上午的时候,凌寒冲进来的那一刻,她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般,拼命的向他跑去,深深的埋在他的怀里,那感觉到现在还是那么真实。
  “我走了,明天准时起床上班。”凌寒的语气冷漠至极。
  说完便起身,欲离开。
  何雨沫急了,立马叫住了她:“凌寒。”
  凌寒的身体微僵,停在了原地,见她又没有说下去,便头也不回的出了门,顺手带上了门。
  看到门被关上的那一刻,何雨沫喃喃道:“我喜欢你,我也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何雨沫低下头,声音越来越小。
  他到底怎么了?从回来到现在,他都是板着一张脸,不愿意和她多说一句话。
  何雨沫起身,穿上棉绒拖鞋,走到窗前去放杯子,却发现别墅外亮起了车灯。
  她好奇的撩起窗帘,从落地窗看过去,她的表情停滞,凌寒怎么开车出去了?
  转脸,随意的看了看时钟,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这么晚了,他还要去哪里?
  一股莫名的失落油然而生,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才仅仅一个晚上,他对她的态度,竟然是天囊之别。
  凌寒,你为什么总是让我琢磨不透?你知不知道,我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去接受你,你知不知道?
  何雨沫转身,安静的躺在床上,随意的一瞥,正好看到床边的那几本漫画书。
  她拿起漫画看了起来,十分投入的去感受每一个温馨的小故事,看到精彩之处,还忍不住笑出声来。
  她想这个漫画家该是一个多么幽默的人啊!他在画这些漫画的时候,会不会也会不经意的笑了起来呢?
  漫画家和小说家都一样,是一个无比孤独的职业,他们向往着人世间最美好的真情,他们创造了一个最美好的世界,却不能活在其中。
  何雨沫开始莫名的心疼起画这个漫画的人了,他是不是也同样向往着最真挚的感情?却被现实屡屡打击,最后郁郁而终呢!
  想到这些的时候,何雨沫的心揪的更疼了,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似乎这只是一种本能。
  第二天,何雨沫早早的起了床,看着床边翻了一半的漫画,她小心翼翼的把漫画收好。
  “小漫画,我们晚上见。”她对着它自言自语着,冲着它们甜甜一笑。
  收拾好一切之后,老远就看到凌寒的宾利正停在别墅外,何雨沫开心的走了过去。
  看清车里的状况之后,她的脸上还是掩饰不住的落寞,他不在......
  “雨沫,快上车吧!”吴海热情的说着。
  何雨沫轻叹一口气,冲着吴海淡然一笑:“吴哥,早。”
  说着,便打开了车门,钻了进去。车内果然很暖和,她搓了搓手。
  吴海看着何雨沫冻的发红的小脸,笑道:“天冷了,注意身体啊!”
  “嗯,知道了,吴哥,你也要注意身体。”何雨沫笑着问候着。
  她喜欢这种朋友之间的淡淡温暖,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一抹弧度,刚刚的失落之情,马上就消失的无踪无迹了。
  也许一会儿到了公司,应该还是可以遇见的吧!何雨沫这样的安慰自己。
  吴海看出了她眼底里的那抹失落,笑着摇了摇头,平时总裁在的时候,两人总是吵吵闹闹,这次总裁不在了,雨沫又开始不高兴了,年轻人的时间,他果然还是不懂。
  “雨沫,没休息好吗?”看到何雨沫脸上的些许疲倦,吴海担忧的问道。
  何雨沫淡然的笑了笑,“没事,我休息的挺好的。”是挺好的,好到失眠到大半夜,又一大清早爬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