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宣战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何雨沫抱着手机,眼睛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就怕她的一个不留神,就错过了凌寒的短信。
  可是等了半个小时了,手机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她悬着的心,在慢慢的坠落......
  就在她以为他不会回她的时候,手机屏幕突然亮了。
  “对于之前,我很抱歉。或许我的某些行为,给了你错误的信息,让你觉得我喜欢你。不过,现在我清楚的告诉你,我们之间只是交易的关系。”
  何雨沫只感觉大脑一阵晕眩,那密密麻麻的字,每一个都在她的心上落下一个重击,心痛的无法呼吸。
  握住手机的手,不经意间松了,手机从指尖滑落在床上,何雨沫的双眼已经被眼泪浸湿。
  这么短暂的幸福,真的好快好快,还没正式开始,就已经宣告剧终。
  像流星般消纵即逝,可是却没有流星那般的潇洒,不留下任何的痕迹......
  她小心翼翼捡起的自信心,在一瞬间崩塌。
  他说他不介意她的过去,他说他爱她,他说他相信她,可是为什么,一切就全变了呢?
  “凌寒,我不相信,我要你当面告诉我,我们只是交易的关系。”何雨沫抹了抹眼泪,快速的在手机上打出这段话来。
  毫不犹豫的按了发送键,明明知道自己在自取其辱,可是她还是想弄清楚。
  “好,明天见,遇见咖啡馆。”
  凌寒的眉头皱出一道深痕,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为了保护她,他可以选择放弃她。
  他原本以为五年后的自己,一定会有能力保护爱的人,可是他完全没有想到,他的爱,终究还是伤害到了她。
  那天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要不是他早点赶到那里,她恐怕是要被人玷污了。
  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可是这个任何人成了自己最亲的人时,他是那样的无能为力。
  那天他着急的给奶奶打电话的时候,听到奶奶风轻云淡的声音,他的心里已经了然了。
  为了早点救她,他只好无条件的妥协,答应奶奶以后要跟她保持距离。
  电话那端严肃的声音,听的他心里一阵畏惧。
  “小寒,奶奶这么做都是为你好的,五年前,我有办法让尚雪离开,五年后,我同样有办法。”
  现在想到那些话,凌寒的心还是猛抽了一下,还好她没事,这已经是万幸了。
  他绝对不允许五年的悲剧再次被重演,尚雪已经成为他一辈子的阴影了。
  他一定要保护好何雨沫,一定不能再让她受伤害了。
  像那句话说的那样,喜欢就是放肆,而爱是克制。
  他想,唯一能保护她的方式,就是克制吧!
  丢下手机,凌寒出了书房,一个人站在漆黑的阳台上,嘴边忽明忽暗的光影闪动着,他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根烟了。
  何雨沫看着手机上的信息发呆,明天是周末,正好不用上班,她可以利索的去见他了。
  只是等待她的结果究竟是什么,她既害怕又期待,这种滋味儿真不好受。
  不经意间的一瞥,眼神停留在床边的那几本漫画册上,毫无预兆的再次拿起其中的一本。
  也许陪伴她的也就只有这些漫画册了,她总是孜孜不倦的看着里面的每一个故事,感受着每一份感动。
  她认真的看着每一个温馨的小故事,只有在看漫画的时候,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安心的沉浸在漫画的世界里。
  可是,在她翻到漫画的之后一页的时候,她的表情一瞬间僵硬了,瞳孔紧缩,死死的盯着那行字......
  “尚雪,凌寒,要一辈子幸福。”那么隽秀的字体,一看就是女孩子写下来的。
  一定是他们以前一起看漫画的时候,留下来的字迹。
  原来她曾经那么深入的融入他的生活,以至于这栋别墅无处不是她的影子,怪不得他会放不下她。
  当一个人融入到生活的点点滴滴,并在不经意间成为一种习惯的时候,又岂能是说放下就放下的?
  她突然间明白了凌寒的感受,她此时并不责怪他把自己当成是尚雪了,因为那个女人甚至比她还要爱凌寒。
  算了,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了。何雨沫苦着脸摇了摇头,现在想了这么多,有什么用?还是等着明天吧!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何雨沫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由于昨晚的失眠,导致她不得不起的早早的,看到镜子里那张惨不忍睹的脸时,她没尖叫出来。
  “凌寒,你这个妖孽,竟然把姐姐我整成这个样子啊!看我今天不灭了你。”何雨沫对着镜子攥紧了拳头。
  匆匆整理好之后,她便出门了。走在人迹稀少的马路上,冷风一阵接着一阵吹过来,她掩了掩衣领。
  不知不觉中走到一个十字路口上,迎面走来送小孩上学的妇女。
  小女孩的红领巾,被风吹在了地上,何雨沫弯身去捡。
  “谢谢阿姨。”小女孩接过何雨沫手中的红领巾,乖巧的道谢。
  何雨沫笑了笑,目送她们渐渐的走远,她自然的低下头,抬了抬脚尖,嘴角扯出一抹淡然的笑意。
  两年前,要不是那个意外,她或许也已经像这个妇女一样,起个大早,牵着小孩,送去幼儿园。
  想想不免有些苍凉,或许那个孩子不在了,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那人对她所做的一切,她都记在心上,总有一天,她会把他的恶行公诸于众。
  郑世明,这个混蛋!何雨沫的小手不由自主的握紧。
  她一定要让郑世明付出代价,还有爸妈的车祸,她也要查清楚。
  想到这些,她突然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真的太沉沦了,怎么会一直沉迷在凌寒的温柔中,把身上肩负的东西都给忘了。
  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马路上走着,她喜欢这种感觉,不需要给自己订立什么目的地,只是随心的往前走着。
  抬头看了看天空,冬日的暖阳升的半高,何雨沫伸手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时间,已经上午十点多了。
  她改变了前进的方向,往约定地点走去,还好遇见离这里不是很远,半个小时应该能走过去。
  走到咖啡馆的时候,那里还没什么人,何雨沫直接进了咖啡馆。
  扫了一眼里面的座位,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他应该还没来吧!
  侍从立马微笑的走上前来招呼,“小姐,请问几位?”
  “两位。”
  侍从带着她来到一个靠窗的位置,何雨沫对着他笑着点头:“一会他来了,再点吧!谢谢你。”
  “好的。”侍从恭敬的弯腰离开了。
  何雨沫随意的抬头看向窗外,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在了那里,她怎么会认不出凌寒的车?
  看着凌寒从车内出来,何雨沫的心里还是小小的抽动了一下,像是正要面临一场生死攸关的抉择一样。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她低下头,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来。
  凌寒除了车门,并没有直接进咖啡馆,而是走到车的另一边,绅士的把车门打开。
  何雨沫的眼珠要瞪出来了,她分明看到他正搂着一个女人。
  然后那个女人却是那么的熟悉,正是上次晚会和凌寒一起讲话的女人。
  她还在沉思的时候,凌寒已经带着陈思走到了何雨沫的桌前。
  何雨沫略显紧张的抬头,尴尬的笑了笑:“你来了。”
  目光却仅仅的锁在搂在陈思腰上的凌寒的手,他这是什么意思?向自己宣战吗?
  “这是陈思,我现在的女朋友陈思。”凌寒随意的介绍着。
  他想了好久,最好的方法应该就是找个女人,当他的女朋友,这样应该就是最好的解释吧!
  何雨沫心里一紧,嘴角带着淡笑:“我还以为只有我们两个人呢!”
  她怎么看不出来,凌寒是故意做给她看的。
  他根本就不碰女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何雨沫在心里偷笑着,凌寒,你就不能装的再像一点吗?
  “思思,你要喝什么?”凌寒故意做出一副很殷勤的样子。
  陈思的身体微僵,他第一次这么温柔的叫她思思,这让她一时适应不过来。
  今天一大早就接到凌寒的电话,说是希望能够帮他一个忙,她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别说是帮一个忙,就是上刀山下火海,她也心甘情愿啊!
  只是完全没想到,凌寒竟然是让她假扮他的女朋友,然后来见这个女孩。
  “我随便。”陈思端庄的笑了笑。
  何雨沫抽了抽鼻子,这个死男人还真会找,找了个这么端庄大方的女孩来刺激自己。
  不过没关系,她何雨沫可是打不到的小强。
  “不用问我,我也随便。”何雨沫自顾自的说着。
  凌寒无奈:“我没打算问你。”
  要不要这么拆台啊!何雨沫尴尬的笑了笑,“你以前都问的。”
  就不让你遂愿,你越是撇清关系,我就越是要表现的很暧昧。何雨沫为自己的小聪明,在心里小小的得瑟着。
  凌寒皱眉,看来她是成心的了,“服务员,三杯卡布奇诺。一杯不加奶和糖。”
  “你呢?”说完,又看向陈思。
  陈思笑道:“我和你一样。”
  又是和他一样,有没有一点主见啊?何雨沫在心底一阵鄙视,干嘛要这么听凌寒的话嘛!当真是夫唱妇随啊!
  “我加全糖全奶!”何雨沫对着服务员说道。
  凌寒沉着脸,这明明是谈判,怎么搞的没有一点气氛呢!
  “我先去躺洗手间。”感觉到气氛有些奇妙,陈思笑着找借口离开。
  何雨沫热情的说道:“快去吧!我们在这等你。”
  陈思尴尬的笑了笑,转身往洗手间走去。
  冷眸扫到何雨沫的脸上时,凌寒的脸瞬间黑了一半,这个女人怎么一直都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看着都讨厌。
  [亲亲们,想要加更的,可以在书评区留言,雪雪扣扣1456834140,欢迎勾搭!验证:书中任意名字→_→]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