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错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即使是一个人的风景,她也可以走的缤纷多姿,何雨沫自信的抬起头,冲着阳光的方向,嘴角微微上扬。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嘴里面是苦涩的,苦的让人心里发凉。
  不知不觉中,她没有意识的惦着脚尖,走在马路的边缘,伸出双臂,努力保持平衡。
  “雨沫。”没走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的声音。
  何雨沫一个不小心,从路边掉了下去,没好气的转身,看向身后的那个害自己掉下来的罪魁祸首。
  呃,是莫言,她的嘴角挂起有些不情愿的笑意,“都怪你!”
  “我怎么了?”莫言愕然。
  何雨沫重新回到人行道上,有板有眼的解释道:“都怪你把我吓的掉下去了。”
  “呃,我不是故意的哎!”
  “好吧好吧,原谅你了。好巧啊!你怎么在这里啊?”
  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一身白色休闲装的莫言,何雨沫有些吃惊,他真的很帅,帅的让人感到距离感。
  “呵呵,大周末的,闲来无事,就出来转转了,你呢?”莫言轻松的走到何雨沫的面前,和她并排而立。
  何雨沫低头,淡然的笑了笑,脚上的步伐再次迈开:“还不是和你一样!”
  “没去约会吗?”莫言调侃道。
  何雨沫的表情在那一瞬间停滞,又扯开嘴,笑道:“找你约啊?”
  莫言嘴角微动,最终还是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莫大设计师这么帅,怎么会一个人过周末呢?”何雨沫迅速转开了话题。
  莫言淡然的笑了笑,“过奖了,不过我还是单身一枚。”
  何雨沫心里一阵欣喜,她又帮郑怡露打探到一个小道消息了,莫言是单身,她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追他的。
  “看我单身你这么开心啊?”莫言还是留意到了何雨沫嘴边的那抹笑意,无奈的抱怨道。
  何雨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本能的捂住了嘴,“没有啦!我还不是单身一枚。”就在刚刚之前,她还错觉的认为她不是单身。
  但是,一切都在刚刚的那一刻,发生了转变。
  她可以不介意凌寒带着别的女人,故意来让她吃醋,但她做不到,不介意凌寒去吻其他的女人。
  重点是还是在她的面前,这无疑是对她自尊心的最大打击。
  觉察到何雨沫表情有些不自然,还有她的话,莫言隐约的感觉到,她应该是和凌寒吵架了。
  “其实凌寒只是喜欢把话,憋在心里,有些时候,你需要了解他。”莫言斜睨着何雨沫,认真的说道。
  听到凌寒的名字,何雨沫的心还是小小的颤抖了一下,“不是我,是他不要我了,呵呵。”
  嘴角上的那抹干笑,刺痛了莫言的双眼。
  “你们怎么了?”莫言关切的问道。
  何雨沫摇了摇头,淡然的回答:“其实也没什么,把本来就是一场闹剧,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雨沫,别再勉强自己了,我明明看到你眼里的难受。”莫言直言不讳的说了出来。
  有些时候,只要你用心在关注一个人,即便是她隐藏很深的感情,也会被你发现。
  听到莫言的话,何雨沫迈出去的脚步,停在了半空中。
  眼角滑过一滴莫名的液体,抬起的脚,收回放在了原地。
  她死死的低头,她怕一抬头,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就会展现在莫言的面前。
  她真的不想哭,真的很不想......
  刚刚明明就已经想的很开了,老奶奶的话,还在耳边回荡。
  可是,真的被人揭穿伤疤的时候,为什么会变的如此的懦弱?
  莫言心疼的看着眼前哭成泪人的小女人,想也没想的就伸手揽她入怀。
  “雨沫,痛的时候,你就打我吧!这样就不会那么痛了。”莫言安慰道。
  何雨沫这才敢抬眸,泪眼模糊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明眸,她好希望现在搂住她的是凌寒。
  可是,这只是一种奢求,至少现在是遥不可及的。
  凌寒本来要送陈思离开的,却被陈思制止了,她淡淡的说了一句:“现在追还不晚。”
  凌寒立马甩下方向盘,从宾利里出来,朝着何雨沫离去的方向追去。
  只是当他在马路上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另一个人的怀里。
  看到她那梨花带雨的小脸,凌寒的心里一阵抽搐,怒骂自己一句:“你个混蛋!”
  他曾想要为她撑起一片天,他曾想不让她再受到任何的伤害,他曾想只对她一人柔情,只是现在他却什么都实现不了。
  最后,还惹得她如此的伤心,而他此时,心里也像是洒满了钉子,钉子上还在不断的施压。
  大手不由自主的握成拳头,毫不犹豫的往路边的路灯杆上猛捶了过去......
  一时间,白色漆面的路灯杆,瞬间沾染上了红色的血渍。
  凌寒的拳头垂在腿边,发白的指节间,殷殷的流着鲜血。
  暗红色的血液,滴在布满灰尘的路面上,一点点的被灰尘湮没。
  他止不住冲动,想过去把那个笨女人搂入怀中。
  可是双脚像是被注入了铅,任凭他如何使力,却依旧纹丝不动。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转身,留下一地纷飞的落叶,一个落寞的背影......
  埋在莫言怀里的何雨沫,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温暖,不过那种温暖更像一种亲情,和在凌寒怀里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莫言,谢谢你。”何雨沫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抬眸感觉的看向莫言。
  莫言温暖的笑了笑,伸手帮她擦干脸上残留的泪痕,“以后别这么委屈自己了,难过的时候,可以告诉我。”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在自己怀里哭的时候,他前所未有的慌乱,心里更是升起了一抹强烈的保护欲。
  “嗯嗯,我好多了。”何雨沫点了点头,努力扯出一抹笑容,推开了莫言的怀抱。
  更加坚定了那个想法,莫言就是一个比太阳还温暖的男人,怪不得露露会喜欢他。
  再次看向莫言,这才发现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个文件夹一样的东西。
  收拾好心情,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她现在只想快快的转移一个话题。
  她又伸手从莫言的手中拿过文件夹,随手翻开,第一页只有几行排列整齐的文字,字体很是隽秀,果然是字如其人。
  “这是我刚刚做的问卷调查。”莫言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指腹蹭了蹭鼻子。
  何雨沫的脑袋瓜子里面,依旧是一个大大的问号,“你还需要做问卷调查?”
  她的言外之意是,这些难道不应该是营销部的做的吗?
  他好歹也是艾莱依的首席设计师,怎么会做这些底层的事情?
  “我...”莫言不自然的笑了笑,“这是关于你上午提的那个建议,而做的问卷调查。”
  何雨沫的精神变的恍惚起来,他竟然是为了帮她,所以才不辞辛苦的亲自来做问卷调查。
  不由的分说的一阵感动,“谢谢你,你真的太好了。”
  要是能做露露的男朋友,那就更好了,何雨沫在心里窃喜。
  莫言随意的答道:“现在知道了,是不是该帮我了?”
  “那当然,必须滴!”何雨沫豪爽的拍了拍莫言的肩膀。
  即使那张脸此刻正笑靥如花,莫言还是发现了那掩饰不住的落寞。
  凌寒真的就有那么重要吗?莫言在心里反复的想着。
  他认识凌寒是在五年前,那时候艾莱依还是低谷期,他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这里。
  不是因为薪资有多高,而是因为他欣赏凌寒这位商业巨子,更相信他有能力改变现状。
  那时的他,还只是个从美国回来的海归,在国内外小小有些名气。
  第一次见凌寒的时候,他并不是今天这个意气风发的样子,那时候的他更像是一个落寞者。
  后来在一起的相处中,他很欣赏他的处事风格,更是和他成为了好兄弟。
  而他也渐渐的时也有成,成为了艾莱依的首席设计师。
  期间,在一次醉酒中,他知道了凌寒的过往,更知道了那个在他记忆里一直不肯离去的女孩子。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待在凌寒的身边,他看着他一一拒绝了众多女孩的追求,他想应该是因为那个叫做尚雪的女孩子吧!
  他一直都知道他是个重感情的人,感情上的事,他也从来没去劝导他。
  所以当他看到凌寒和雨沫走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是既欣喜,又忧愁。
  没想到一直都担心的事,最后还是发生了。
  “喂!你在想什么啊?”何雨沫看到莫言一副愣神的样子,不禁好奇的问道。
  莫言被何雨沫的声音拉回了现实,他挥了挥手上的文件夹,“我们出发吧!”
  话一说出口,人就已经跑在了前面。
  何雨沫怎会让他这么容易就跑到自己的前面?她一边跑着,一边大叫着:“莫言,你耍赖!”
  莫言转身,后退着慢跑,调戏道:“追上我再说!”
  “你等着!”
  何雨沫加足了马力,死命的追在莫言的身后。
  就这样两个人在大马路上,追追闹闹,何雨沫知道,这是莫言故意想让自己转移注意的。
  她真的很感谢他,让她在最失落的时候,还能有个肩膀可以依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