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寻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郑成功,她的心里再次被印上这个名字。ET
  她不是没有听说过他,早几年的时候,曾经出现在时尚封面的恋依总裁。
  她怎么会是他的女儿?这中间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她已经没心情去想这些了。
  现在只有去找他了,她是没办法当着莫言的面,去述说自己悲凉的家境,为了祈求别人一点点的同情。
  要真是那样的话,她宁可陪那个女人一起下地狱。
  无论什么样的女孩都一样,她们都不想把自己最不堪的样子,展现在喜欢的人面前。
  因为我们想要的是对方的爱,而并非同情。
  不知不觉中,她走到了一幢别墅的门外,看着别墅内奢华的装潢,她的心里一抹难受。
  到底是来这里了,郑怡露,你要加油!她握紧了拳头,在心里为自己鼓气。
  抬脚准备上阶梯的时候,却被身后汽车的鸣笛声,吓的收回了脚。
  转身,车内的人已经走了出来。
  郑世明不悦的走到郑怡露的面前,这个女人没长眼睛吗?竟然敢在他家门口,挡住他的路,简直不能忍受。
  走近看清楚那人的长相后,郑世明脸上的愤怒,渐渐的隐藏了进去。
  这个女人他不是没有一点印象的,毕竟她生的一张美人胚子的脸,是个男人都会多多留意的。
  “你...”郑世明摸了摸耳后,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你不是上次和何雨沫一起的那个女孩子吗?”
  郑怡露诧异,极力在脑海里寻找着关于对面男人的记忆。
  是的,他们见过,上次晚会的时候见过一次,也是在那时候她知道他是个不一般的人物。
  还有一次是上次涵涵打架的那个酒吧!她陪沫沫去洗手间的时候,临走之时,和这个男人有过一面之缘。
  “请问这是郑成功,郑总的家吗?”其实她已经查了很多遍,还是故装不知道的样子再次询证。
  郑世明看她的眸光里带着不解,老头子这些年也没在外面留恋花丛啊!怎么会凭空来了个这么漂亮的女孩,都找到家里了呢!
  “你有什么事吗?”郑世明恢复了一贯的伪君子形象。
  郑怡露看了看天边的太阳,心里更加着急了,“我找他有事,麻烦你能带我去见他吗?”
  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男人应该在这个家里也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你都不告诉我是为何事而来,我又怎么能轻易帮助一个只有几面之缘的女孩呢?”郑世明极具逻辑思维的说出这句话来。
  郑怡露垂头,沉默几秒钟之后,怔怔的说道:“我..我妈说他是我爸”妈,那个字,为什么感觉像是很遥远的样子?
  郑世明的瞳孔收紧,她不是老爷子找的情妇,而是...他的妹妹?
  “你有什么证据?”郑世明厉声问道。
  在商场上打拼这么多年的他,岂会相信一个小丫头骗子的一句话!
  “我有项链。”郑怡露像是握住一根救命稻草,急忙去找脖子上的项链。
  摸索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那条链子,她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她把那条项链丢给了那个女人了。
  “郑先生,我忘了带了,可是我真的没有骗你。求求你,带我进去吧!我真的有急事。”郑怡露着急的乞求道。
  天黑之前......那句话在她的全身随意的流窜着,所到之处,都是一阵刺痛。
  现在的天边,已经被晚霞萦绕了,她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了。
  “对不起,郑家不是外人能随便进的。”郑世明厌恶的瞄了郑怡露一眼,直接绕过她,进了别墅。
  郑怡露慌了,“郑先生,郑先生......”她拼尽全力的叫着。
  虽然她不喜欢那个女人,但是她还是做不到对她见死不救。
  郑世明一进门,正好碰到郑成功拄着拐杖,在院子里散步。
  “爸,你怎么没上去?傍晚风大,别凉着了。”郑世明孝顺的扶起父亲。
  虽然他并不喜欢自己的父亲,但是为了拿下恋依,他还是要顺从他。
  “世明啊,外面发生什么了?我怎么听到有个女孩儿的声音啊?”郑成功苍老的声音响起。
  已经年过半百的他,只是腿脚有些不方便,听力还是很好的。
  早先就听到门口有人吵吵闹闹的,他才拄着拐杖准备出来看看,正好撞上郑世明回来。
  “没什么事!不过是个收垃圾的清洁工而已。”郑世明流顺的说着,这点小谎,对他来说是丝毫没有难度的。
  郑成功的脸色一沉,“这些人总归是底层的人,真是没素质。”
  “是啊,爸,我扶您进去吧!”
  郑怡露着急的站在门外,隐隐约约听到院子里有人说话,她叫了几声,还是没人理会她。
  无奈之下,她只好脱下脚上的高跟鞋,弯身捡起鞋子,使劲往院子里一丢。
  “啊---”郑世明惨叫一声,高跟鞋细细的跟子,不偏不正的打在了郑世明的后脑勺上。
  他吃痛的捂着后脑勺,在心里低骂一声:妈的,何雨沫身边的没一个好惹的,臭女人!
  “把门打开,去看看吧!”郑成功转身,往门口的地方走去。
  他倒是要看看,这是怎样的一个清洁工,竟然敢把鞋子丢进自家的院子里。
  郑世明不耐烦的按了按开关,铁门缓缓的打开。
  “叫你走,你还赖在这里干嘛?”郑世明没好气的骂道。
  郑怡露歉意的低着头,“对不起,我真的有事,我......”
  “你能有什么事啊?可笑!”郑世明嗤之以鼻。
  就不要再说是他妹妹,挤破脑袋要当他妹妹的都能排成一条街了。
  刚刚在门口,是想着给她个面子,所以没拆穿她而已。
  没想到她竟然这般的不知廉耻,一直赖在这里不走。
  “我妈说我是郑成功的女儿,我现在真的有急事找郑总。”郑怡露依旧是低着头,不敢去看郑世明。
  站在郑世明旁边的郑成功,表情明显不正常,他的女儿,他哪门子还有个女儿啊?
  “小姑娘,你抬起头,让我看看。”郑成功的语气里不带有任何温度。
  活了大半辈子了,这点事早就见多了,不过又是一个想着攀龙附凤,做白日梦的麻雀罢了。
  郑怡露缓缓的抬起头,眼神闪烁的看着郑成功,其实她的心里已经很害怕了。
  那一刻,郑成功的脸色变的难看起来,是她,实在是太像了......
  .......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郑怡露疲惫的把钥匙放进孔里。
  还没拧几下,门已经打开了。
  陈涵穿着一个印着大大的海绵宝宝的衣服,睡眼惺忪的看着郑怡露,“露露,你去哪了?”
  “没,出去透透气。”郑怡露一边说着,一边拖着脚下的高跟鞋。
  今天一天,她都累的要虚脱了,疲惫的瘫坐在沙发上。
  脚趾上传来一阵阵的疼痛,她已经无力去管那些了。
  她的脑海里装满了鲜艳的红色,她真的是吓着了。
  那个女人被剁掉了一只小手指,这本来就是她罪有应得,她一点也不同情她。
  她本来就没有多少的力气,还要搀扶着她,送她去医院。
  她手拿着那一小截的断指,心里早就麻木了,医生看到她的时候,着实也被吓了一跳。
  最后的结果是那只小手指,还是无法接上了。
  她冷冷的笑了,这也算是一次教训,希望那个女人能够好自为之吧!
  整理好一切情绪后,她坐起身,看了看脚趾。
  心里一阵抽搐,脚趾上已经磨出了四五个晶莹剔透的大水泡。
  “看看,高跟鞋真的就那么重要吗?”陈涵端着一盆热水走过来。
  伸手把郑怡露的双脚,放进水盆里,嘴里还不停的责怪着:“这下好了,脚都磨成这样了,看你以后还穿不穿高跟鞋。”
  郑怡露的心里一阵温暖,也只有她会真心对自己了。
  “涵涵,谢谢你。”郑怡露感激的抚摸着陈涵的头顶。
  陈涵认真的帮她洗着脚,却在抬脸的时候,感受到一丝冰凉的液体。
  她疑惑的抬头,看到郑怡露脸上挂着的泪水,伸手帮她擦着眼泪:“傻瓜,哭个啥?”
  “涵涵,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郑怡露低声抽泣着。
  陈涵伸出的手,又尴尬的收了回来,责怪道:“露露,你都把我弄的迷糊了,摸脚的手,又去给你擦眼泪。”
  “不过反正也是你自己的脚和脸,应该不介意吧?”陈涵孩子般的笑了起来。
  郑怡露也破涕为笑,她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
  同样是累了一天的何雨沫,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
  看着别墅静静的屹立在黑暗中,她的心里又是一阵失落,他真的好狠心。
  伸手开了所有的灯,顾不上别的事,先是跑到电脑前,把U盘里面的资料,全都拷在了电脑里。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疲惫的倒在了床上,今天真的是累坏了。
  手机滴滴了两声,她瞬间来了精神,伸手摸出了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时,她悬着的心又落了下来。
  “好好休息,辛苦了,晚安。”
  这句话要是凌寒说的就好了,何雨沫怔怔的看着手机上,莫言发来的短信。
  她飞快的回了一句:嗯嗯,你也早点睡,晚安。
  平躺在床上,失神的看着天花板,双眼的困意渐渐袭来,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别墅外,凌寒沉寂的坐在宾利里,脸上的表情若明若暗,手中吸了一半的雪茄,在空气里划出一道亮光。
  远远的看向别墅,那里还是灯火通明。
  这么晚了,她还没睡吗?这个笨女人,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凌寒的心里升起一抹怒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