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扰人清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总裁找过啊!只是后來一直都沒任何音讯,。ET”吴海稳稳的把车停在艾莱依大楼前。
  何雨沫从失神中反应过來,她笑着对吴海说了声谢谢,转身,往大厦内走去。
  一进设计部,就发现今天有些异常的安静,郑怡露抱着文件夹迎面走來。
  “沫沫,你怎么迟到了?”郑怡露凑近何雨沫的耳边,小声的问道。
  何雨沫沒去回答她的问題,而是问道:“大家都怎么了?”
  “总裁刚刚在设计部发火了。”
  “他发什么火啊?”何雨沫听的一头雾水。
  郑怡露左右看了看,往何雨沫身边移了移,“设计部交上去的初稿出事了,总裁说还能不能再俗点!”
  “他那是自作自受!”何雨沫白了白眼,他不是要高端大气上档次吗?
  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肯定会俗了啊!反正穿的也是价钱,又不是美感!
  “沫沫,你小声点!被有心人听到就不好了。”郑怡露尽量压低声音。
  一抬头,就看到李莉正在往这边走,郑怡露她立马投给何雨沫一记眼神,识趣的往自己的位置走去。
  “呵呵,何总监怎么來这么晚?昨晚沒睡好吧?”李莉若有所指的说道。
  何雨沫扬起脸,嘴角轻笑:“李经理可真会说笑,我倒是觉得李经理沒睡好才是真的,昨晚肯定激动的一夜都沒睡吧?这黑眼圈,啧啧......”
  何雨沫右手托着左胳膊的关节,一脸不屑的摆了摆左手。
  李莉气的脸上烧起了怒火,何雨沫见状,并沒有就此作罢,“李经理还是不要这么生气,不然雅诗兰黛的眼部精华都遮不住你眼角的鱼尾纹了。”
  吼吼,你不是喜欢呈口舌之快吗?本姑娘就陪你玩,还不玩死你!
  “你......”李莉气的嘴角抽动,颤抖的手指向何雨沫。
  何雨沫沒有丝毫的畏惧,上前走了一步,轻飘飘的吐出一句话,“我什么我!我就是年轻漂亮,这点,你还就是沒法比!”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看我不加倍还给你!
  不要把我的忍耐,当作你欺负我的资本!我可不是小白兔,虽然长的比较像小白兔。
  “何雨沫,你是故意的对吧?不就是因为和总裁去坦斯马尼亚的是我不是你。所以你就嫉妒我了,对吧?”李莉扬起一贯的不屑的表情,轻哼一声。
  何雨沫嘴角带笑,一字一句的回道:“我不稀罕!是我不想去,不是我去不了,你记着了。”
  转身,准备回办公室的时候,正好撞上了凌寒那张黑的不能再黑的脸。
  心里暗叫不妙,这下真的是玩完了。。。。。。
  “总裁。”何雨沫心虚的叫出了口。
  凌寒嘴角冷漠的吐出一句话來,“要是你们觉得公司现在不够乱,你们还有时间在这里口舌之争的话,那明天可以不用來了。”
  呃,撞上枪口了,何雨沫在心里早就把李莉的祖宗八辈给问候了一遍,怎么生出來个这样的女人,要不是她先挑刺儿,她也不会跟她争起來的。
  “总裁,是何总监迟到了,还对我恶言相对。”李莉的声音娇媚中带着刺儿。
  凌寒皱眉,径直往办公室走去,“何总监到我办公室來一趟!”
  闻言,李莉的嘴角一勾,在走到何雨沫面前的时候,还不忘使出了一记胜利的眸光。
  何雨沫一阵失神,等等,他刚刚说什么來着?让她去总裁办公室?
  好吧,只好自认倒霉了。这一大早就遇到个大乌鸦,看來这一天也不奢求会好起來了。
  凌寒坐在转椅上,刀刻般立体刚正的脸上,忽明忽暗,看不出任何表情。
  何雨沫诺诺的敲了敲门,得到允许之后,她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而入。
  对上凌寒那张略带疲惫的脸时,何雨沫的心里一抽。
  “总裁,请问有什么事吗?”何雨沫小心翼翼的问道。
  凌寒起身,绕过办公桌走到她的面前,和她对视,“今天是怎么回事儿?真以为我就不会扣你工资了吗?”
  “沒,我不敢。”何雨沫低下头,再不敢抬起头,和他对视。
  凌寒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你來公司也有一段时间了,外面的谣言应该也听说了吧?”
  “沒事,不用安慰我,我受得了。”何雨沫唯唯诺诺的回答道。
  凌寒垂下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紧,抬起之后,又无奈的甩下去。
  “我沒想安慰你。”
  “啊?”何雨沫忍不住叫出了口,他不是安慰自己的。
  呃,看來她容易想多,不是安慰她的,那是质问她的吗?
  “总裁,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些谣言?”何雨沫急着撇清关系,他该不会是以为自己撒布的谣言吧?
  千万要解释清楚,不然这就不是她想多,而是凌寒想多了。
  凌寒无奈,这个女人的脑袋是鸡脑袋吗?怎么会这么笨?
  “我要说的是,你就沒想过这些谣言的源头在哪里吗?”凌寒再次提醒道。
  “还不是你要跟我走的那么近,忽冷忽热的,这能怨我吗?”何雨沫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显然凌寒沒有听到她的话,不然肯定会被气的吐血。
  “啊?我沒说什么,我说悉听尊便!”何雨沫一副反应慢半拍的样子。
  凌寒无语,“你听清楚了,这些谣言归结在一点,就是你沒做出什么让大家心服口服的事情,却坐在了大家都梦寐以求的位置。”
  “那我坐这,还不是你说的嘛!”何雨沫完全忘了跟自己上司谈话该有的态度,活像小情侣之间的撒娇。
  凌寒快被气的吐血了,低吼道:“我让你坐在这里是认为你有这个实力!还说打.倒恋依,就你现在这样子?”
  不屑地看着何雨沫,挑眉道:“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何雨沫低着的头,猛然抬起來,直视着凌寒,她可以容忍一切,就是在这件事上,眼睛里进不了一丁点儿的沙子。
  “总裁,我说过会做到,就一定会做到。”何雨沫坚定的对上凌寒的眸子。
  凌寒到显的有些仓促,她眼底里的那抹坚定,总是让自己手足无措。
  “那你就做出点东西來,我希望我回來的时候,听到的是大家对你的赞赏。”凌寒转身,不敢在去和何雨沫对视。
  何雨沫低头,轻轻的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下去吧!”凌寒的嘴里吐出一句话來。
  “嗯,那明天...你路上小心。”何雨沫转身。
  还是会忍不住关心他,何雨沫你真的是沒救了!何雨沫攥紧拳头,在心里暗暗的把自己鄙视了一番。
  那扇门关上之后,凌寒颓然的坐在转椅上,之所以刺激她,是想让她能长点记性,要学会保护自己,别总是那么傻!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何雨沫顿时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她才不要给凌寒嘲笑她的机会,所以她一定要做出一番成绩來。
  这些天,看了这么多的设计稿,她算是脑补了很多东西。
  从办办公桌上掏出一卷稿纸,拿起素描笔,笔尖与纸张摩擦出沙沙的声音,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劳累的一天总算过去了,她收起画好的稿子,随意的放进了办公桌的抽屉里。
  伸了伸懒腰,准备出办公室,眼角的余光扫向桌上还放着的一堆沒看完的稿子,她有气无力的把稿子丢进包里。
  还是带回去看吧!要是积攒到明天的话,又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
  何雨沫熬到凌晨,才把拿回去的稿子看完,看着时钟上指着大大的3,她打了个哈欠。
  收拾好桌上的稿子,爬上床就倒头大睡了。
  沒过多久,朦朦胧胧的感觉有人在扯她的被子,她伸手打了打。
  嘴里嘟囔着,“困死了,要睡觉。”
  该死的女人!竟然敢打他!凌寒眉头微皱,继续拍着何雨沫。
  何雨沫终究忍不住他的骚扰,打着哈欠,睁开了双眼,立马被吓的坐起來。
  “你...”看了看自己,第一反应就是扯紧被角,“你來干嘛?”
  扰人清梦,可是很不道德的事情,即使你是总裁,也一样不例外!
  “给你五分钟收拾好,立刻马上!”凌寒转身出了卧室门,留下一脸呆愣状态的何雨沫。
  为嘛听你的!何雨沫对着消失在门口的背影,努了努嘴!
  她习惯的拿出手机,哇靠!才五点钟,这个变态男,这么早就过來骚扰她,是什么个意思?
  真想破口大骂一句,他妈的老娘要睡觉!不过首先要做的还是,穿好衣服,她可不想在撞凌寒的枪口了。
  匆忙的往身上套着衣服,心里还不忘怒骂着凌寒的残暴统治。
  要知道她可是凌晨三点才睡的,怪不得感觉沒睡到多久,原來只睡了两个小时。
  呜呜......真是悲催,被狗睡的还晚,比鸡起的还早,我容易嘛我!何雨沫欲哭无奈。
  在客厅里的凌寒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这个女人是乌龟吗?怎么这么慢!
  半个小时之后,何雨沫已经坐进了凌寒的宾利里,至于具体的过程,她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好像是她的总裁大人直接冲进卧室,二话不说的抱起她就往外面走。
  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凭借她那微弱的认知能力,貌似沒有发生地震,至于海啸似乎不会在这里发生,那到底是啥子个事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