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我是阿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何雨沫慵懒的打着哈欠,却发现某处有一道不友好的目光,。ET
  “看什么看?”何雨沫瞪了凌寒一眼。
  凌寒的视线依旧沒有从她的身上移开,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能睡,睡相还如此......咳咳!
  “我在看某只猪到底有多懒!”凌寒嘴角一勾,邪魅的笑容洋溢在帅的一塌糊涂的脸上。
  何雨沫瞬间睡意全无,大骂道:“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啊!想睡就睡,迟到也沒事的。”
  不经意间嘟起小嘴:“人家昨天三点多才睡的,五点就被你拽起來,我容易嘛我!你加不加工资?”
  何雨沫越说越委屈,偷偷的瞄了一眼凌寒,却不料正好对上他的双眸。
  凌寒一下子就看出了她的小九九,沒想再跟她啰嗦下去,“李莉今天给我打电话,家里出事了,所以不能去坦斯马尼亚了。”
  “然后呢?然后就让我去了?”何雨沫不可思议的指了指自己。
  凌寒眯着双眼,正了正身体,点头承认。
  何雨沫更是气不打一处出了,她就是这么好使唤的吗?临时拉來充数啊?
  “我不去!”
  凌寒微眯的双眼骤然睁开,“你已经沒有反悔的余地了。”
  “你凭什么不跟我商量?为什么我一定要听你的?”何雨沫把头抬的高高的,一副人身主权不容侵犯的样子。
  凌寒一把抓住何雨沫的胳膊,眼神犀利的看向她的侧脸,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必须去!”
  “喂,你弄疼我了。”真是,这个男人霸道起來,不可一世。
  她不过是想试探试探他而已,用的着这么较真吗?
  看到何雨沫皱着小脸挣扎着,凌寒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太过失控。
  幽深的双眸渐渐的放松下來,手中的力道也跟着松了,何雨沫瞅准时机,迅速的把手腕从他的手中抽出來。
  胸口不停的起伏着,臭男人!又花心,又绝情,还沒品!
  “你最好给我老实点,这次的项目很重要。”凌寒的嘴角冷冷的吐出一句话來。
  何雨沫的心里一寒,收起了一副玩笑的样子,恭敬的回道:“知道了,总裁。”
  突然想到他昨天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做出一番成就來,这样大家才会认同。
  也许,这正是她的一个机会吧!
  车里变的安静起來,何雨沫转脸看向窗外,面对一个冰山男人,还不如她看风景。
  凌寒的心里一直都沒有外在的那么平静,他一再的逃避和她在一起,可是似乎总会有些避免不了的见面。
  李莉一大早上打电话过來,公司其他的人又不合适,只有这个设计总监还能拿的出手,他只好过來拽何雨沫了。
  赶到机场的时候才七点,何雨沫一脸倦容的看着來來往往的人群,凌寒拉着行李箱往候机室走去,她只好不情愿的跟在身后。
  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題,她貌似什么都沒带。
  好吧,去了那里就让凌寒给她买点换洗的衣服,当然这只是她幻想的。
  至于凌寒会不会答应,那是另一码子事儿了。
  “老天!希望他能有人性一点!”何雨沫双手合十,一副虔诚的样子祈祷着。
  “你嘀咕个啥?还不快跟上!”凌寒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不耐烦。
  他那么匆忙的怕延误飞机,而这个笨女人竟然还有心思在那里磨叽,太不能忍受了。
  何雨沫紧闭的双眼立马睁开,唯唯诺诺的跟了上去。
  就知道发脾气,祝你长多多的皱纹,看你还拿什么去勾搭美女,哼哼!
  何雨沫别着头,一副不满的样子。
  两人一起坐在候机室的座位上,何雨沫百无聊赖的拿出耳机听起了歌。
  由于沉浸在某种感情中,她跟着哼了起來,是陈奕迅的《红玫瑰》。
  在听到那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却有恃无恐,凌寒的俊脸瞬间变黑,这个笨女人的意图真明显。
  何雨沫独自哼着歌,丝毫沒有注意到凌寒脸上的表情,直到脚边滚來了一个小球,她才拔下耳机,茫然的看向四周。
  “阿姨,这是我的。”一个甜甜的声音传來。
  何雨沫本能的看了过去,只见一个穿着卡哇伊,长相更加卡哇伊的粉嫩小女孩出现在视线里,看上去大概也就四五岁的样子。
  “阿姨,你想不想玩啊?”粉红小人儿可爱的眨巴着大眼睛。
  何雨沫宠溺的弹了弹她的小脸,温声说道:“美丽可爱的小公主,这个是你的吗?”
  “嗯,是的,阿姨,你也要玩吗?”小女孩歪着小脑袋问道。
  何雨沫笑道:“还给你吧!阿姨是大人,不玩这个!”
  听了何雨沫的话,凌寒投给她一记鄙视的眼神,她哪点像个大人的样子了?
  “不嘛不嘛!阿姨,你陪我玩啦!”
  何雨沫一怔,她沒想到这个小屁孩竟然对她撒起娇來。
  无奈之下,只好点了点头。
  小女孩开心的把小球丢在她的手中,示意她再给她丢过去。
  就这样來來回回丢了很多次之后,何雨沫明显已经力不从心了。
  “小朋友,阿姨实在是累了,你自己玩吧!”何雨沫喘着气说道。
  睡沒睡好,早餐也沒吃,她哪來的力气跟着小屁孩耍啊!
  “不嘛!阿姨你陪我玩嘛!”小女孩又开始使出黏人大法來。
  凌寒在一旁好笑的看着气喘吁吁的何雨沫,挑眉道:“年纪大了,还是要服老。”
  何雨沫抬起头,愤愤的使出一记大白眼,“你年轻你來啊!”
  “好哇好哇!哥哥,你陪我玩好嘛好嘛?”小女孩走到凌寒的面前摇着他的胳膊。
  纳尼?哥哥???何雨沫的表情定格在那一刻,刚刚沒有注意到称呼问題,这一叫她突然反应过來。
  片刻失神后,她忍不住拽住小女孩的胳膊,一副大灰狼的样子。
  “小朋友,你给我解释解释,为嘛叫我阿姨,叫他哥哥?”
  神马事儿嘛!他是哥哥?沒搞错吧!难道不应该是大叔吗?
  “小宝贝,你说的太好了,來,哥哥陪你玩!”凌寒哪里会让何雨沫在他的眼皮底下“逼良为娼”。
  看到小女孩这么亲他,他当然不能辜负了,顿时有了想逗逗笨女人的欲望。
  何雨沫心里不满,表面上却是笑嘻嘻的,对着小女孩说道:“大灰狼叔叔可是会拐卖儿童的。”
  叔叔?这称呼听的怎么有种“猥琐”的赶脚呢?凌寒的头上飞过一阵乌鸦......
  “不是啊,妈妈说帅帅的哥哥都是好人,馨儿喜欢哥哥。”说着粉嫩嫩的小嘴对着凌寒的脸直接吧唧了一口。
  凌寒得意的看向何雨沫,那眼神似乎在说,人帅沒办法,怎么样?你咬我啊?
  何雨沫火气大发,废了废了,这么小的孩子都被灌输了这样的思想,中国的教育都怎么了?
  不行,她要拯救失足小孩,且不能让她被大灰狼骗了。
  是时候使出杀手锏了,“小甜心,姐姐会变魔术的哦!”何雨沫故意装出一副神秘的样子。
  小姑娘立马來了兴趣,正准备跑去何雨沫的面前的时候,凌寒也发话了,“小宝贝,哥哥这里有棒棒糖哦!”
  小女孩立马双眼放光,两只肥嘟嘟的小手合在一起,一副期待的模样。
  何雨沫发现自己再次失利,沒好气的瞪了凌寒一眼,那眼神似乎是在告诉他:真幼稚!
  凌寒从西装的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來,温柔的把棒棒糖剥好,塞进了小女孩的小嘴里。
  小女孩笑眯眯的道谢,“大哥哥真好,馨儿好喜欢你!你好像我爸爸啊!”
  说着,小女孩露出一副憧憬的表情,两眼放光的看着凌寒的俊脸。
  凌寒微怔,笑着道:“那馨儿的爸爸肯定也是个大帅哥吧!”
  “是哇是哇!爸爸是最帅的。”小丫头谈到爸爸的时候,立马兴奋了起來。
  何雨沫在一旁气的直跺脚,这两个一唱一和的,她决定无视就是最好的态度。
  可是,正在这时,一声奇怪的声音传來。
  肚子还真是拖后腿,这么不给力的叫了起來,何雨沫瞬间窘迫了,要是有个地洞,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
  “馨儿,你有沒有听到什么声音啊?”凌寒嘴角上扬,故意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小女孩歪着脑袋想了想,一本正经的对凌寒说道:“我听到阿姨的肚子在叫。”
  OhNO!何雨沫破碎的小心脏,在听到那两个字的时候,再次碎的稀里哗啦的。
  为嘛我是阿姨?为嘛我是阿姨!为嘛我是阿姨!
  她真想好好的跟这小屁孩,谈谈人生,谈谈理想,谈谈称呼。
  “阿姨,哥哥让我给你的。”
  正在何雨沫苦恼至极的时候,小女孩胖嘟嘟的小手伸到她的面前,一脸无害的眨巴着眼睛。
  何雨沫别过脸,“不吃,我才不要大灰狼的食物,怕毒死。”
  “馨儿,你怎么跑到这里來了啊?”就在何雨沫闹小脾气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跑了过來。
  只见她一脸担忧的抱着小女孩,不停的问着。
  “馨儿,你跑哪去了?阿姨担心死了。”中年妇女只顾得抱住小女孩,完全忘了面前还有两道一样的目光,正在看她。
  半响之后,馨儿稚嫩的声音响起,“阿姨,这个哥哥给馨儿糖糖,好好吃。”
  中年妇女这才发现面前还坐着两个人,略带尴尬的笑道:“谢谢啊。”
  “沒事,馨儿真可爱!”何雨沫笑着回道。
  之前的事,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嗯嗯,谢谢你们啊!我们要去赶飞机了。”妇女又是一阵道谢。
  这到把何雨沫弄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抬眸看向凌寒,某男依旧一本正经的样子。
  心里一阵无语,这个时候,还耍个啥子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