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小幸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两人一起來到一家服装店,何雨沫好奇的看着服装店里的衣服。
  在看到那些衣服的牌子时,她的心里不由得一惊,这里怎么会有艾莱依的服装?
  吃惊的看向凌寒,企图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凌寒看出了她心中的疑惑,“很正常啊!艾莱依在全球很多国家都有分店。”
  “看來我还真是傍了个富豪啊!”何雨沫哈哈的笑了起來。
  凌寒的脸上划过一道黑线......
  “先生小姐,有喜欢的可以试试!”漂亮的服务员小姐,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由于某种原因,之后的英文就用中文代替了哈!请读者大人原谅......)
  凌寒点了点头,眼神一点点的扫过橱窗里的每一件衣服。
  何雨沫则是在立在大厅的衣架上面翻來翻去,最终视线停留在一件娃娃领的白色雪纺衬衣上。
  “凌寒,我喜欢这个。”何雨沫指着那件衣服说道。
  凌寒的视线回到何雨沫手指的地方,鄙视着看向她,“幼稚!”
  “艾玛,我就是幼稚,你又不是才知道!”你能拿我怎么办!哼哼......
  凌寒像是读懂了何雨沫的心思一样,嘴角微微上扬,“我只买我喜欢的,那是你喜欢的,你出钱好了。”
  我去!哪锅不开提哪锅!一大清早被你从温暖的床上绑架到车上,能穿好衣服就不错了,何來的拿钱包?
  “哎呀,我穿当然要我喜欢啊!”何雨沫蹦跳着跑到凌寒的身边,伸手摇着他的胳膊,一副小女人的撒娇样子。
  凌寒邪魅一笑,“不好,我不喜欢!”
  “干嘛非要你喜欢?真是霸道!”何雨沫小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
  “啊--?”为了不被凌寒怀疑,何雨沫故意打起了马虎眼,“我说你喜不喜欢我嘛?”
  为了掩饰住心虚,她随意的捋了捋耳边的碎发。
  “你说呢?”凌寒挑眉,沒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題。
  何雨沫汗颜,难道不是应该回答喜欢吗?这样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说:喜欢我就要喜欢我喜欢的东西。
  然后在达成自己的小心愿,最后完美的大结局。
  可是事实证明,真的是她想多了。
  “我想听你说嘛!”何雨沫故意发出嗲嗲的声音,对着凌寒挤了挤眼睛。
  凌寒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定要说吗?”
  “喂,是不是男人啊?婆婆妈妈的。”何雨沫故装不满的抱怨道。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一定要把他的话套出來!
  “我喜欢你。”凌寒宠溺的揉了揉何雨沫的刘海。
  何雨沫甜甜的笑了笑,不过,接下來的一句话,沒把何雨沫气的吐血。
  “不过我可不是爱屋及乌之人!”
  “你......”何雨沫为自己的奸计未能得逞而举起拳头,在看到凌寒的那张俊脸时,拳头还是无力的垂了下去,在心里把凌寒从头到尾骂了一顿。
  “你真的喜欢?”凌寒似笑非笑的看着何雨沫。
  那笑让何雨沫的心里不由自主的发毛,直觉告诉她,事情绝不是这么简单。
  “还好吧!”
  “哦,那算了,本來说要是你非常喜欢的话,我就勉强给你买下。”凌寒的双手搭在何雨沫的肩膀上,再次开口,“不过你要是不那么喜欢的话,那就算了吧!”
  “我喜欢,我很喜欢,我非常喜欢。”何雨沫拼命的点着头。
  凌寒轻笑,对着服务员说道:“把这件衣服拿下去给她试试。”
  服务员略有些失神,这个服装店离飞机场比较近,她也是经常见到外国人來买衣服,只是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如此帅气的男人。
  尤其是他笑起來的时候,虽然看起來有些不自然,但却是最好看的。
  不过看到他对那个女孩子那么友善,想必他们是情侣吧!这样一想,她的心里到增添了不少的失落。
  “美女?”这是何雨沫第两次叫那个服务员小姐了。
  只见她一直盯着凌寒发呆,虽然何雨沫的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醋意,不过她倒是挺开心的。
  毕竟她的男人是足够的优秀,所以才会让别的女人垂怜。
  服务员小姐从失神中反应过來,带着何雨沫往试衣间走去。
  凌寒继续看着店里的其他的衣服,在路过一件白色的长裙的时候,他的脚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
  那套裙子的设计风格和他当年为尚雪设计的那件裙子的风格,所差无几。
  白皙的手掌拂过裙子的下摆,橱窗墙上的标签立马显现出來了。
  设计者:Somnus品名:女神
  让我对你的爱,随风飘逝,愿风能把我的思念带给你!
  看到那些话的凌寒,竟然久久的驻足,为什么那种感觉那么的熟悉?
  “先生,您真有眼光,这件澳大利亚最出名的设计师Somnus的作品。”不知什么时候,凌寒的身边出现了一个服务员,礼貌的给他介绍着。
  凌寒在嘴里喃喃的念着那个名字,片刻之后,他平静的声音响起,“我怎么沒有听过这个Somnus呢?”
  “哦,先生,Somnus是一个很低调的设计师,她的所有作品都不参加任何发布会,所以您可能不知道她。”服务员笑着解释道。
  想了想,又继续说道:“据说她一直定居在坦斯马尼亚,她的所有作品都只是独一无二的,在澳大利亚沒有人不知道她的。”
  “凌寒,怎么样?好看吧?”还未等凌寒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何雨沫已经换好了衣服,一脸兴奋的跑到他的身边,反复的转着圈。
  凌寒抿嘴,一副认真的样子说道:“貌似是年轻了那么一点点。”
  “啊--”话一出口,他就很不幸的吃了何雨沫一拳。
  何雨沫嘟着小嘴,“我都沒嫌你是大叔,你还嫌弃我了?”
  凌寒无奈,“好吧,勉强可以。”
  “什么啊?明明很好看好不?”
  “还真沒发现......”凌寒再次幽幽的吐出一句话來。
  何雨沫气的头上都要冒出火苗了,大吼道:“我不管,你付钱。”这才是重点!
  “试试那件吧!”凌寒伸手指了指那件白色的纱裙。
  何雨沫的身体微僵,她沒那么傻,怎么会看不出來那套裙子的风格和浴室的那条相差无几。
  “我不喜欢白色。”她那有限的智商也只能想出这个借口了.....
  凌寒似是看出了她的想法,“我说的是那套淡黄色的。”
  何雨沫的视线再次看了过去,这下才发现白裙子旁边还有一套淡黄色的裙子,看起來挺不错的样子。
  “那么激动干嘛?我知道你不适合白色。”凌寒的嘴角挂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去死!我今天还就要那套白色的了。”何雨沫倔强的抬起小脸,一脸的不服气。
  凌寒为自己的奸计得逞而笑了出來,他就知道这个小辣椒不会顺着自己的意思,所以才会说是旁边的那件的。
  几分钟之后,何雨沫换上了那身白色的裙子,咬着下唇从更衣室缓缓走出來。
  凌寒在抬眸的时候,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定格在那一刻,果然不出他所料,那套裙子,在她的身上适合极了。
  那张清丽脱俗的小脸,在裙子的衬托下更加的精致无比,美艳的让人窒息。
  看出了凌寒脸上的僵硬,何雨沫有些不好意思,紧张的说道:“我就说我不适合白色啦!”
  她还是有自知自明的,这套裙子那么女神,不是她这个逗比能玷污的。
  凌寒缓过神,沒有说一句话,而是默默的走到何雨沫的跟前。
  伸手按住她的肩膀,缓缓的转过她的身体,让她正好面对着墙上的镜子。
  何雨沫看到镜中自己的那一刻,忍不住张大了小嘴,这件衣服像是专门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
  不是她自恋的说法,真的是很美。
  此时的她,不再像灰姑娘,而是一个真正的公主。
  “女神,你好美。”凌寒轻轻的揽住她纤细的腰,在她的耳边低喃。
  那温热的气息,让何雨沫有些不习惯,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股燥热。
  “是啊,这位小姐穿这件衣服真漂亮!”陪着何雨沫去更衣室的那个服务员,也开始赞赏着。
  不仅仅是因为这件衣服卖掉,她可以拿多少提成,而仅仅是真心觉得很好看。
  “就这件吧!还有那边的几件一起包起來。”凌寒松开抱着何雨沫的手,指了指橱窗里其他的衣服。
  何雨沫从失神中反应过來,惊呼,“你买那么多干嘛?”
  凌寒沒有去理会何雨沫,而是随着服务员到了柜台。
  从口袋里掏出钱包,一打开钱包,里面的各种卡就开始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伸手抽出一张烫着金边的黑卡,直接递给了服务员。
  何雨沫瞪大双眼的看着凌寒手中的钱包,视线一直沒能脱离他的钱包,不禁感慨道:有土豪陪伴的时光真美好啊!
  不过,下一秒,她马上不会这样想了。
  “一共是一百八十万。”服务员一边看着电脑,一边对凌寒说道。
  凌寒淡漠的点了点头,转身对着何雨沫幽幽的吐出一句话,“一百八十万,记得还给我。”
  纳尼?一百八十万?何雨沫被这个天文数字吓的,脚下小小的一个不稳,她沒听错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