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想这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怎么?这双鞋子也不合脚?那再去买一双吧!”凌寒伸手扶住了何雨沫,嘴角带笑的说道。
  “不不不,鞋子很好。”要是再买双鞋子,再花它个百八十万的,那她何雨沫这辈子还有翻身之日吗?
  何雨沫在心底把凌寒给鄙视了一番,他明明就是故意的。
  故意的挑那些贵的要命的衣服,故意付完钱之后,还补上一句还钱!
  “走吧!”在何雨沫还在龇着牙的时候,凌寒已经拎着衣服出了服装店。
  何雨沫气愤的跟在他的身后,还是忍不住开口,“凌寒,那个白色的裙子是你买的,我不要了,可不可以少还点钱!”
  “不可以!”
  “为什么?”
  “......”
  “喂!为什么?”受到无视的何雨沫追上前去。
  这下突然发现一个严肃的问題,她确实需要买一双鞋了。
  你能想象一个脚穿冬天的厚靴子,身上穿着夏天的纱裙的女子走在大街上的场景吗?
  对,你沒猜错,这就是何雨沫此时此刻的样子。
  “那个凌寒,我也觉的我需要买双凉鞋了。”追上凌寒的何雨沫小声嘀咕道。
  凌寒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我刚刚就说來着,你还不听我的,现在知道错了吧?”
  靠!这还是怨她了吗?何雨沫一阵愤懑,这么贵的东西是她这微弱的经济实力能承担的起的吗?
  “我要去买路边摊!”何雨沫自告奋勇的说出了心中所想。
  看着那张欠扁的脸,心里就忍不住窝火。
  凌寒突然停住了脚步,端倪的看向何雨沫,“你的意思是你有现金?”
  “那样的话,我ok。”转身,继续往前走。
  何雨沫本來鼓足的勇气,却在他的话说完之后,泄了气。
  弱弱的回道:“你不介意再借我一点吧?”
  “不是我介不介意的问題,是我从不带现金,懂?”凌寒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何雨沫无语至极,土豪的世界,真是无法理解。
  “哎呀,你看我这极度不搭配的一身,我自己倒是无所谓,要是丢了总裁大人您的脸,那我可担待不起啊!”何雨沫转换了战略,开始使软的。
  这下轮到凌寒无语了,二话不说抓住何雨沫的手就往前走,他可沒有多余的时间跟她在大街上废话。
  两人在HARD卖完鞋之后,已经五点二十了,离登机还有十分钟,两人匆匆的往检票口走去。
  上了飞机,何雨沫依旧是苦着一张脸。
  这能开心的起來吗?一双鞋啊,它只是一双鞋,一下子二十万money就不翼而飞了,这让她怎能不心疼?
  “何雨沫。”忍了一路的凌寒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个死女人到底还要给他多久的脸色!
  “干嘛?”何雨沫那声有气无力的回答,让凌寒瞬间沒有了说下去的欲望。
  “沒什么!”
  “那还叫我!让我默默的心疼一会儿!”
  “......”凌寒再度陷入无语的状态。
  不就是两百万嘛!又不是两个亿,就算是两个亿,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的。
  这次的飞机,航行的倒是很顺利,两个小时之后,两人到达坦斯马尼亚机场。
  凌寒托着硕大的行李箱,走在前面。何雨沫无精打采的跟在身后,她已经想好了,这么辛苦的出差,不让凌寒给她加工资,她都于心不忍啊!
  在出口的地方看到了接待他们的人,凌寒走了过去,礼貌的打着招呼。
  何雨沫也跟着笑了笑,两人一起上了接待人的车。
  车内,接待人不停的介绍着坦斯马尼亚的一些景点,以及一些小吃街。
  何雨沫表现出一副相当有兴趣的样子,双眼放光的追问着具体的地点。
  凌寒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倒显得何雨沫有些李代桃僵了。
  “总裁应该也很感兴趣吧?”注意到凌寒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何雨沫故意笑嘻嘻的摇了摇他的胳膊问道。
  凌寒一阵无奈,明明是你自己感兴趣好吧?干嘛要拖我下水!!!
  “嗯,还好,有时间去看看。”凌寒敷衍的说了一句。
  毕竟这是坦斯马尼亚这边公司派过來的代表,这次的谈判,他还是有求于人的,所以还是要给人家一个面子。
  接待人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友好的介绍道:“对了,忘了跟你们介绍了,我是尼亚公司的项目经理杰克,非常荣幸能够接待凌总裁。”
  其实坦斯马尼亚这边的人在生意场上,不是很喜欢一开始就把正事拿出來。相对而言,他们更加喜欢先叙叙家常,所以并不是杰克真的就忘了正事。
  凌寒笑了笑,礼貌的回道:“我对贵公司的款待非常的感谢。”
  “凌总客气了,我这个人总是丢三落四的,刚刚只顾得跟这位小姐介绍我们坦斯马尼亚了,都忘了先跟你们介绍了。”杰克尴尬的笑了笑。
  “沒事。”凌寒的嘴里吐出两个字來。
  何雨沫倒是对着杰克很有兴趣,不仅是他给自己的感觉很随和友好,更是因为他这丢三落四的性子,和自己真是有的一拼。
  沒过多久,接待的车子停在了坦斯马尼亚最大的酒店前。
  酒店门口的侍从友好的打开车门,何雨沫笑着跳下了车。
  经过刚刚谈论的一些美食以及各种好玩的地方,何雨沫早就心花怒放了,至于还钱神马的,也跟着被抛去了九霄云外。
  杰克把凌寒和何雨沫带进了酒店,对着前台说了几句之后,前台的小姐递给他一张房卡。
  “凌总裁,这是我们为您准备的豪华套房,你们也累了吧?我就不打扰了。”杰克把从前台小姐那里拿來的房卡,递给凌寒。
  凌寒伸手接住了房卡,“谢谢。”
  “这是我们应该的,我会尽快向公司禀报,安排我们的董事长和您会见,祝你们在坦斯马尼亚玩的开心。”杰克恭敬的说道。
  又转身看向何雨沫,笑道:“美女,好好的玩哦!我刚刚说的那些地方可都是我们这最具有特色的景点。”
  “嗯嗯,谢谢,麻烦你了。”何雨沫礼貌的道谢。
  看着杰克的身影,从酒店的门口远去,她疲惫的拖住凌寒的胳膊。
  “怎么?这么快就累了?”凌寒带着何雨沫往电梯门走去。
  何雨沫有气无力的回道:“从早上起來的那一刻,就累的半死了。”
  “一会就不累了。”凌寒邪魅一笑。
  “骗人!就算你现在带我去洗个桑拿,泡个足浴,我还是累。”何雨沫被凌寒托着往前走着。
  “一会儿你就会知道我是不是在骗你了。”凌寒笑道。
  其实他也很累了,今天实在是太多事了,不过还有件事,倒是让他很有精神......
  到了套房,何雨沫看到半圆形的豪华大床,双眼立马冒出了红色的桃心。
  “亲爱的床,我來啦!”说着,她已经纵身一跃,被床弹了几下之后,呈八字状趴在床上。
  这一歇,她更深切的感觉到全身的酸痛,嘴里不由自主的喃喃道:“好累啊!”
  凌寒看着趴在床上的小人,白色的裙子虽然很长,但被何雨沫这么不顾形象的八字躺,还是露出了一些微翘的小屁股。
  凌寒的喉咙一紧,忍住心里的躁动,一把把何雨沫从床上捞起來。
  “干嘛啊?累死了。”何雨沫疲倦的捶打着凌寒的胸膛。
  凌寒靠近她的耳边,嘴角有意无意的吐出的热气,让何雨沫的心里升起异样的躁动。
  “去洗澡。”简短的三个字,从凌寒的嘴里吐出。
  何雨沫庸散的回道:“不要。”
  “快去!”凌寒丝毫沒有让步的意思,他可是有轻微洁癖的,受不了一身臭汗就跑上床。
  “不要嘛!先让我睡一会,起來了再洗,好不好嘛?”何雨沫撒娇道。
  “不要让我说第三遍。”凌寒直接抓起何雨沫就往浴室走去。
  何雨沫眯着双眼,整个身体都软绵绵的,任由凌寒把她提到浴室去。
  到了浴室,凌寒打开了莲蓬头,调好了水温。
  伸手试了试温度,刚好合适,这下他沒有再催促何雨沫,而是伸手解开了何雨沫裙子上的拉链。
  后背传來的丝丝凉意,让何雨沫立马精神了起來。
  一把推开了凌寒,“你要干嘛?”警惕的看向凌寒的双眸,却在他的眸光中看到了异样的光芒。
  脑海里想着她是怎么被他托到浴室來的?她还真有点不清楚。
  “看在你那么累的份儿上,我就不辞辛苦的帮你洗喽!”凌寒淡淡的回道。
  说着,一只手再次伸向何雨沫的肩膀,帮她把裙子的肩带解开。
  何雨沫吓的打掉了凌寒的手,本能的往后移了一步。
  凌寒本來想叫住她的,却还是晚了一步,何雨沫整个人站在莲蓬头下。
  温热的水从头顶流下,身上的衣服也很快被浸湿了。
  白色的裙子湿沓沓的贴在她的身上,女子完美的曲线彰显无遗。
  浴室的气氛瞬间凝滞在了那一刻,水顺着何雨沫的湿发静静的往下流着。
  几秒之后,何雨沫才反应过來。立马挪了挪脚,只是身上的衣服全都湿了,里面的内衣都映出來了。
  她已经感觉到凌寒那直勾勾的眼神,不悦的抬手打了过去。
  不料手在半空中停下,凌寒的大手扼住何雨沫的手腕,嘴角勾起戏谑的笑声。
  “原來你是想这样來勾引我啊?”
  何雨沫皱眉,使劲挣扎着,可是力量悬殊的差异,让她还是动弹不得。
  凌寒趁机手上一用力,何雨沫直直的倒进了他的怀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