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邂逅我的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色狼啊!你要干嘛?”何雨沫不满的骂道,脸颊早就变的红彤彤的。
  凌寒却是很享受这个笨女人反抗的样子,手中的力道丝毫沒有松下來的意思。
  他慢慢的靠近她的小脸,腾出一只手,勾起她的下巴,让她正视着自己。
  被凌寒这毫无预兆的动作,以及那双深邃的眸子盯着,何雨沫感觉到自己的小心脏快要跳出來了。
  即使已经很多次的和他对望,她还是会那么的紧张。
  “凌寒。”她轻声叫道。
  “嗯?”从鼻子里发出的一个字音。
  何雨沫垂眸,“你要干嘛?”
  凌寒无语,真搞不懂这是什么坏毛病,每次他深情款款的时候,她总是能说出一些煞风景的话!
  不由分说的封住她的双唇,不厌其烦的汲取着那份她所特有的甘甜。
  何雨沫被吻的有些喘息起來,凌寒的大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走,每每碰到敏.感部位,都会引起她的一阵抽搐。
  不知不觉中,何雨沫的裙子已经被褪下......
  何雨沫警惕的握上了凌寒的手掌,凌寒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疑惑的看向何雨沫绯红的小脸。
  “凌寒,你出去,我要洗澡。”何雨沫低头,小声说出这句话來。
  凌寒身子微僵,还以为她有什么事呢!燃起的浴望一下子被何雨沫弄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再也沒有继续下去的心思。
  转身,默默的出了浴室,他不想勉强她......
  浴室再次传來哗哗的水声,凌寒坐在绵软的大床上,嘴边吐着烟圈。
  昏暗的房间里,蜡黄的灯光,照出他忽明忽暗的侧脸。
  不知道为什么,何雨沫叫停的时候,他的心里竟然会莫名的烦躁起來,不仅仅是因为生理反应,更多的是她对他的排斥。
  一个小时后,何雨沫穿着睡衣从浴室出來。
  一走近床边就吸到空气中浓浓的烟味,她开始剧烈的咳嗽着。
  抬眸看向坐在床上的凌寒,他的手中还燃着沒抽完的半根烟,脸上的表情让人有些琢磨不透。
  “凌寒,你抽这么多烟干嘛?”何雨沫忍不住走到他的跟前,夺下他手中的半截烟,直接丢进了垃圾桶。
  凌寒起身往浴室走去,丢下一句话,“沒什么。”
  何雨沫不解的看着那个背影,他怎么了?难道是她说错什么话了吗?
  不过,她好像还沒说几句话吧!
  真是小气鬼!哼哼,,,何雨沫随意的往四周看了看,这才发现偌大的房间里,。ET
  心里忍不住有些紧张了,难道她今天要和凌寒睡一张床吗?
  正在她还在犹豫不决,想着如何解决这个问題的时候,凌寒从浴室出來了。
  丫丫的,这个男人洗澡也忒快了吧!
  “那个,你洗好了啊?”何雨沫尴尬的笑了笑。
  不经意间的一瞄,视线在凌寒的身上稍作停留,又立马收了回來。
  天哪!以前也不是沒见过这个男人裸着,只是今天再次看的时候,她竟然会有窒息感。
  要不要那么诱.人啊?古铜色的皮肤,精壮的肌肉,乌黑的发丝上沾着零零星星的水珠,好一副美男出浴图!
  凌寒沒去注意何雨沫直勾勾的眼神,直接走到了床边,坐了下去。
  “我们...我们今天要睡在一张床上吗?”何雨沫有些结巴的问道。
  凌寒挑眉,“难道你想睡地上吗?”
  “啊?”何雨沫不可思议的叫了出來,片刻反应过來,“你就不能绅士点吗?”
  凌寒沒作答,翻身一下子把何雨沫压倒在了床上,这个死女人再敢叫停,他不保证他不会好好的惩罚他一下。
  何雨沫惊慌失措的看着凌寒,下意识的抓住睡衣的领口。
  “放松,看你紧张的。”凌寒勾起嘴角,那笑容看的让人着迷。
  何雨沫的脸上飞过一抹红晕,这个死男人竟然敢取笑她!
  “那你猴急个啥?”何雨沫故意装出一副很镇定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就紧张到无法呼吸了。
  第一次和他睡在一起是完全沒有意识的,所以根本就不知道紧张,这次是在清醒的状态下,实在是有些羞羞嗒。
  听到何雨沫的话,凌寒的表情一僵,头上飞过一群乌鸦。
  “看我不惩罚惩罚你!”说着,凌寒已经低头吻了上去。
  大手在何雨沫的身上游走着,很快耳边传來了何雨沫细微的娇吟声。
  这无疑是给了凌寒更大的鼓舞,他直接扯下了何雨沫身上的睡衣,两人肌肤相交。
  何雨沫感受到凌寒身上的炙热感,身上也跟着变的燥热起來,那份最原始的骚动被激发出來。
  凌寒的吻霸道而温柔,他十分享受的呼吸着她发间飘來的丝丝芬香。
  “说你爱我。”凌寒在何雨沫的耳边轻轻低喃。
  何雨沫眼神朦胧,意志变的不清楚起來,双手紧紧的抱着凌寒坚实的腰身,吐气若兰,“我爱你。”
  “沒听到!”凌寒似是不满意,在她的耳垂惩罚性的咬了一下。
  突然传來的刺痛让何雨沫的意识清醒了一下,再次开口:“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这下沒耳背了吧?”
  凌寒的脸上升起一抹黑线,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绝对是破坏气氛的能手。
  凌寒轻轻的在她的耳边呼着热气,酥麻感传至全身,何雨沫不安的扭动着身体,心里又是一阵莫名奇妙的躁动。
  凌寒把头埋在何雨沫的发丝间,在她的耳边幽幽的开口道:“给我,好吗?”
  何雨沫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随后,身体里传來的满涨感,让她更加真实的感觉到他们之间的亲密。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照进房间里,何雨沫如羽翼般的睫毛,轻轻的颤动几下。
  缓缓的睁开眼睛,嘴角挂起满足的笑容,习惯性的伸着懒腰。
  这才发现身旁有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凌寒的大手停留在空中,何雨沫好奇的挪开他的手掌,眼睛立马传來一阵刺痛。
  原來他是为了让她睡的安心,所以支起手掌帮她遮挡太阳。
  心里顿时升起一抹暖意,她想也沒想的搂住凌寒的脖子。
  在他的耳边低喃,“寒,我爱你。”
  “我也爱你。”凌寒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吐出一句话來。
  何雨沫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要是老天能满足她一个心愿,那么她一定许下让时光停留在这一刻的愿望。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凌寒轻轻的推开她的怀抱,在何雨沫的额头上小啄一口。
  何雨沫傻笑道:“是不是这个池塘也被你承包了?”
  凌寒不解,“什么池塘?你想要一个池塘?先把两百万还给我再说!”
  “抠门!”何雨沫沒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解释道:“这么经典的对白你都不知道啊?”
  “什么经典的对白?”
  何雨沫无奈,“霸道总裁的经典对白啊!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这个池塘被我承包了。”
  “我好像第一次跟你这样说吧?”凌寒一本正经的说道。
  噗哧--何雨沫忍不住笑出了声,“你要不要这么逗啊?”
  凌寒汗颜,“你又欠收拾了,竟然敢这样对我说话!”
  “说吧!是扣工资呢?还是......”凌寒故意把语调托的很长。
  何雨沫不假思索的回道:“我选后者!”
  想扣她工资?沒门!
  “那你别后悔啊?”凌寒坏坏的笑着。
  何雨沫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不后悔!”只要不扣工资,啥都可以!
  谁让她已经负债累累了呢?再被扣工资的话,那她啥时候能还清啊?
  下一秒,在何雨沫还在想着她不能被扣工资的时候,凌寒已经把她扑到。
  “喂,你要不要这么......这么饥.渴啊?”梗了半晌之后,何雨沫想出了一个形容词。
  凌寒邪笑着看着他,“当然,我很饥.渴,非常饥.渴,现在就要你來喂饱我!”
  语毕,偌大的豪华套房里,传來了何雨沫杀猪般的嚎叫声。(好吧,我承认,形容有些过分了......)
  午后的暖阳照在身上,整个人都暖洋洋的,好不容易祈求凌寒出來玩,何雨沫当然不能白白的浪费时间了。
  从酒店出來,就有人上前递给他们一份坦斯马尼亚的地图。
  何雨沫好奇的看着地图,这才发现坦斯马尼亚是位于澳大利亚南端的一个小岛。
  细心的她,还是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这个岛的形状很像心脏。
  再看看背面的宣传语,何雨沫顿时对这个小岛更加感兴趣了。
  地球的心脏坦斯马尼亚,愿你在这里收获真爱!
  传言中世界的尽头,在这里,遇到你,爱上你,就是最美的旅程!
  何雨沫喃喃的念着背面的宣传语,原來这个小岛不仅被赋予了最美好的称呼,同样也象征着一段最浪漫的爱情。
  “怎么?现在是不是更加爱我了?”凌寒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何雨沫。
  何雨沫不解,“爱你什么?”
  “你不是所遇见我,爱上我,就是最美的旅程吗?”
  何雨沫无语,怎么就被他听到了?无奈道:“遇上你是我最大的不幸,爱上你是我最大的劫数!”
  随后,嘴边勾起一抹明媚的笑容,“我要去邂逅我的他了,拜拜!”
  话一说完,人已经跑的很远了。
  凌寒被气的一脸黑线,垂在大腿两侧的手,不由自主的攥紧,骨节渐渐的发白。
  “该死!何雨沫,你给我站住,你能邂逅的只能是我!”凌寒霸道的声音,被何雨沫抛在耳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