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小气的男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吃完午饭后,两人一起來到海边的沙滩上,何雨沫穿着一套淡黄色的吊带长裙,脚上是平底凉鞋。
  还好昨天沒听凌寒那坑货的话,坚持要买一双平底鞋,要不然的话,今天哪还能走的这么无拘无束?
  “凌寒,这么柔软的沙滩,好想试试脱鞋之后的感觉。”何雨沫突然的转身,看向正在看着海平面的凌寒说道。
  凌寒收起思绪,“脱吧!”
  “我的意思是你帮我拿着鞋。”何雨沫认真的说着,眼角的余光扫过凌寒的脸。
  果然如她所想,那人的脸已经黑了大半......
  “哎呀,绅士一点点啦!”何雨沫挽起凌寒的胳膊晃了起來。
  凌寒被晃得脑袋晕晕乎乎的,无奈的屈服,“下不为例!”
  他保证这绝对是他第一次给一个女人提鞋,该死的,真是!
  “好,”何雨沫爽快的答应道。
  低下头,解开鞋子上的扣环,抬脚放在沙滩上,又把鞋子提了起來,交给凌寒。
  凌寒无奈,嘴角又勾起一抹魅惑的笑容,“何雨沫,让总裁提一次鞋子小费二十万哦!”
  凌寒幽幽的吐出这句话之后,本來还满心欢喜的在沙滩上蹦跳着的何雨沫,立马泄了气!
  “喂,你要不要这样啊?”何雨沫不满的反驳道。
  凌寒阴阴一笑,“要不给你打个折吧!”
  “拿來!”说着,她一把从凌寒的手中抢过了鞋子。
  丫的,这帮忙拿个鞋子都要二十万的小费,他还真当他是***,还是美国总统啊?
  看着前面走着的何雨沫,气鼓鼓的撅着小嘴,凌寒的心里顿时畅快了不少。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迷恋上逗这个女人,尤其是看到她气的鼓鼓的脸蛋时,他的心里总是莫名的开心!
  “贝壳耶!”何雨沫突然蹲了下來,把手中的鞋放在一边,伸手去扒沙子。
  沒几下,一个橘色的贝壳出现在她的手中,她欣喜的在原地跳了好几下。
  被何雨沫那么大的动静影响到,凌寒好奇的走过去,待看清她手中的东西时,一脸的黑线,“幼稚!”
  嘴边吐出的那两个字虽然很轻,但还是被何雨沫听到了。
  “哼!不理你!”
  何雨沫拿着战利品,大摇大摆的往前走着。
  看着地上丢下的鞋子,凌寒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笨女人,老是改不了丢三落四的毛病。
  捡起沙滩上的鞋子,再次抬头的时候,看到那抹倩影越來越远,凌寒皱眉,长腿抬起,也跟着在沙滩上跑了起來。
  刚刚还在说何雨沫幼稚,现在的他,未必不比她幼稚!
  虽然凌寒的大长腿在跑步上很有优势,但是这是在沙滩,柔软的沙子进到他的皮鞋里,这无疑是给他的前进带來了不便。
  何雨沫看着距离自己还有五六米的凌寒,得意的对着凌寒吐着舌头:“追不上我!追不上我!”
  凌寒的拳头握紧,嘴里怒骂一句:该死!
  紧接着几乎是以秒速跑到了何雨沫的身边,一把将某个趾高气扬的小人搂入怀中。
  “说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凌寒在何雨沫的耳边有意无意的吐着热气。
  何雨沫不自在的歪着脑袋,娇嗔道:“您大人有大量,就暂且放过小女子呗!”
  说着,还不忘眨巴几下大眼睛,看起來十分无辜的样子。
  凌寒的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张口轻轻的咬住何雨沫的耳垂,在嘴里反复的吮.吸着。
  “啊呀,大庭广众的,你还耍流氓!”何雨沫推嚷着。
  不过她的小力气对凌寒來说,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搂住何雨沫细腰的手加重力道,轻轻的把她转过身。
  何雨沫低头,看着凌寒胸膛前的那颗扣子,小手不停的拍打着他坚实的胸膛。
  一缕海风轻柔的拂过何雨沫散落在肩膀上的头发,缕缕细碎的青丝在风中舞动。
  女子的容颜在阳光的照射下,明媚清新,羽翼般扑扇着的睫毛,衬托出双眸的灵动。
  凌寒痴迷的看着何雨沫,放在她细腰上的双手微微收紧,何雨沫诧异的抬头。
  却在抬头的那一瞬间,凌寒低下头,两对唇瓣就那样毫无预兆的接触在一起。
  何雨沫惊慌的张大双眼,昨夜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
  他对她极尽温柔,她也是极力的迎合着他,那一刻他们之间紧密到沒有任何距离......
  “想什么呢?”凌寒无奈的伸手盖住何雨沫的惊恐的双眼,“接吻的时候要认真!”
  下一句话一出來,何雨沫的身体微僵,这个死男人,她干嘛要听他的呢?
  趁着凌寒不注意的时候,她伸手推开了他。
  “这么公众的场合,小心被人当色狼抓去监狱!”何雨沫笑着打趣道。
  “怎么?我亲我老婆还犯法不成?”凌寒双手抱着胳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何雨沫无语,“谁你老婆啊?我不认识你!”
  “那我替你好好的回忆回忆!”说着,凌寒便再次扑向何雨沫。
  何雨沫这次留了点儿心,沒让他那么轻易的就把自己搂在怀里。
  两人在沙滩上追追打打,夕阳的余晖落在海面上,折射出星星点点的斑斓。
  凌寒一只手搂着何雨沫坐在沙滩上,一只手随意的搭在拱起來的膝盖上。
  脚上的皮鞋早就脱了下來,露出了白花花的脚丫子。
  何雨沫躺在凌寒的胸膛上,一只小脚丫蹭了蹭凌寒的大脚丫,嘴角掩饰不住的笑意。
  这样的时光真好,她愿意用一生,去换取时光不走。
  “凌寒,要是我们一直都这样该多好啊!”何雨沫看着海平面上的落日,柔声说道。
  凌寒伸手揉了揉何雨沫额前的刘海,宠溺的说道:“等我们结婚之后,就來这里度蜜月。”
  “这样会不会太快了啊?”何雨沫转头,对上凌寒的侧脸。
  他的侧脸是那么的迷人,清晰立体的线条,高挺的鼻子,性感的薄唇,搭配在一起恰到好处。
  凌寒低头,对上何雨沫那双明亮的眸子,邪魅一笑:“那就再等几年呗!”
  何雨沫的脸色立马变的难堪起來,这个死男人明明就是故意的。
  说的那么好听,再等几年,是啊!到那时候,她成了沒人要的剩女了,他可是万千少女梦寐以求的黄金单身汉!
  “好吧,那我只好考虑嫁给别人了。”何雨沫故装无奈的吐了口气,“谁让我遇到渣男了呢!”
  “喂,何雨沫,你说谁是渣男啊?”凌寒暴怒。
  “你啊!”
  “欠打!”凌寒不由的分说的在何雨沫的脑袋瓜子上,奉上了一个响亮的爆栗。
  何雨沫皱着小脸,责怪道:“你本來就是渣男!”
  “那你说我哪渣了?”话一出口,凌寒就后悔了,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幼稚了?竟然会问这么可笑的问題!
  说的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何雨沫把食指放在下巴上,转了转眼珠,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那你为什么这么久都不理我?我都说了上次是意外!”
  凌寒脸色凝固住了,他不是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只是现在告诉她原因,真的可以吗?要是她放弃了他们的爱情怎么办?
  她是那么注重亲情的一个人,肯定会劝他听奶奶的话。
  “谁让你对郑世明说你喜欢的是我外在的东西!”凌寒故意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他想还是不要告诉她好了,他不希望她也因为这件事而不开心,有些东西他一个人承受就够了。
  “我哪里说了?”何雨沫不解。
  “那次晚会在江边的时候,我可是听到了,不许耍赖!”凌寒嘟着嘴,像个小孩子一样。
  何雨沫歪头想着,那天她确实是对见郑世明了,貌似沒说这些话吧!
  正当她准备反驳凌寒的时候,脑海里出现了那个片段。
  凌寒却突然开口了,一字不漏的把她的话,再次复述了一边,“正如你说的啊,他有权有势,长的又帅,我有什么理由不喜欢他?”
  呃,貌似这句话是她的原话!
  “哎呀,笨蛋,你偷听的有点技术好不好?”何雨沫无奈的白了他一眼。
  凌寒一副哑巴吃黄连的样子,他怎么了?他哪里说错了?这可是她的原话,他记得可很清楚呢!
  “我后面一句话是,但是你错了,我喜欢的是他这个人!这句都沒听到!真是笨!”何雨沫赏出一记鄙视的目光。
  小气的男人,竟然会把这么久的事情,还记得这么清楚!
  凌寒依旧把脸扬的高高的,不满的说道:“那也不可以!”
  “霸道!”何雨沫愤怒的瞅着凌寒,“那你那次还亲陈思呢?这又怎么说?”
  话一出口,凌寒的额头上冒出几滴冷汗來。
  “我那不是权宜之计嘛!”
  “哼哼!不信!”凭什么你劈腿就叫权宜之计?
  “生气了?”凌寒感觉到何雨沫故意的疏远,低声的问道。
  何雨沫伸手打掉了他放在自己胳膊上的大手,“我告诉你,我不仅是生气了,还很生气,非常生气,恨不得把你生吞活剥了。”
  凌寒似乎已经听见了,某处产生的磨牙声,后背不由自主的冒起了冷汗。
  果真是蛇蝎美人啊!
  “是不是在骂我心狠手辣?”何雨沫像是能看穿凌寒似得,伸手指着他的鼻子问道。
  凌寒脸色一僵,你知道,还问我干嘛!
  “哪有啊!我是在忏悔,你原谅我好不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