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求婚誓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踏着最后一抹余晖,两人一起來到海边的一个西餐厅。
  一走近才发现餐厅的桌子都在外面摆着,这里的生意还是很不错的,空余的座位很少。
  随着侍从來到一处两人桌,凌寒绅士的帮何雨沫拉了拉座位,示意她坐下去。
  何雨沫甜甜一笑,优雅的坐在座位上。
  侍从拿出了两份菜单,何雨沫伸手翻了翻,她最先关注的不是什么菜色,而是单价上的零。
  粗略的扫了所有的菜,她轻轻的呼了一口气,这边的物价也太贵了吧!
  “总裁大人,公司给不给报销出差的伙食费啊?”何雨沫讪讪的问道。
  凌寒脸色一沉,他早就注意到她脸上多变的表情,还以为是这里的菜不合胃口呢!
  原來是因为看到价钱了......
  “只报销和客户吃饭的费用!”凌寒挑眉说道。
  何雨沫一副受挫的样子,脑子里灵机一动,她决定使出必杀绝技?美人计。
  “凌寒啊,这么绅士的你,应该不会介意请一个这么漂亮的美女吃饭吧?”何雨沫故意往凌寒的身边凑了凑,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笑嘻嘻的问道。
  “我很介意!”
  何雨沫这下完全失去了耐心了,猛的站起身,双手叉腰,大吼道:“你就这么抠门啊!还过不过了?”
  话一出口,立马迎來了周围异样的目光。
  凌寒黑着一张脸,他不过是想跟她开开玩笑而已,万万沒想到会是这样的后果。
  正想着开口的时候,旁边一桌的一个阿姨叫住了何雨沫,“姑娘,你也是中国人啊?”
  在这个异国里听到出了凌寒嘴里以外的普通话,何雨沫也是一阵亲切加激动。
  转脸看向隔壁桌,那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阿姨,那张脸保养的极其光滑细腻,只是眼角的皱纹,还是轻易的暴露了她的真实年龄。
  “阿姨,是啊。”何雨沫笑着回答道。
  阿姨也跟着激动起來,对着身边的人说了几句之后,身边传來了一声欢呼声。
  “小姑娘,來,坐这吧!在这里相遇也是一种缘分啊!”阿姨殷切的叫着何雨沫过去。
  何雨沫看了看一直沉默不语的凌寒,对着他吐了吐舌头,准备把自己的座位移到那边去。
  凌寒不悦,起身抓住她的手,“我们两个一起吃不好吗?”
  “好是好,不过我现在更想大家一起吃!”何雨沫傲慢的扬起小脸。
  谁让他刚刚一副铁公鸡的样子,现在來求她,对不起,晚了。吼吼......
  “小伙子也一起來呗!”阿姨看出了两人的窘迫,笑着开口邀请道。
  听了阿姨的话,何雨沫的表情僵住了,还以为可以摆脱他,貌似是不可能了。
  看到何雨沫脸上的表情,凌寒满意的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小姑娘,小伙子,你们是夫妻吗?我们有个赠送小礼品的小游戏,给新婚夫妻玩的。”阿姨对着坐在桌边的两人说道。
  “是。”
  “不是。”
  显而易见,前者是何雨沫的回答,后者是凌寒的回答。
  要不是为了那个所谓的小游戏小礼品,何雨沫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出两个字的答案。
  不过听到那个小游戏小礼品的时候,她立马來了兴趣。
  然而凌寒到是不想去玩什么小游戏,就直接如实回答了。
  阿姨和长桌上的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们,何雨沫尴尬的笑了笑,伸手在凌寒的大腿上使劲一拧。
  凌寒吃痛的怒视着她,她敷衍的对着旁边的阿姨笑了笑,“我老公她比较矜持啦!”
  转脸看向凌寒发怒的脸,她无辜的瞪大眼睛,小手又在他的大腿上抚摸了几下。
  “哦哦,我懂的啦!我老公年轻的时候也是,一到大街上就想跟我撇清关系,好去看美女!”阿姨拍了拍何雨沫的肩膀,一副深有同感的样子。
  何雨沫尴尬的笑了笑,对着凌寒使了使眼神,示意他好好的配合。
  然后这眼神在阿姨看來,却是两个小夫妻在眉目传情。
  八卦的问道:“是不是來这里度蜜月啊?”
  “嗯,是啊。”何雨沫笑着看了看凌寒回道。
  阿姨看到两个年轻感情很好,心情也变得很开心。
  “这个小游戏就是说出他给你求婚场景,要是大家都说好的话,我们就会有小礼物送的哦!”阿姨故意做出一副神秘的样子。
  何雨沫的神情在那一刻僵住,凌寒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呵呵,那个,他啊,他跟我求婚的时候,可是很浪漫的哦!”何雨沫故意打着马虎眼,笑着看向凌寒。
  却看到凌寒嘴边的那抹不怀好意的笑容,她知道他一定是在嘲笑他。
  心里顿时一阵窝火,哼!就不让你得逞。
  斗志瞬间被激发出來,看着一桌人一脸期待的神情,何雨沫嘴角微微上扬,“那天他带着我去我们经常约会的一个西餐厅里,然后用黑布蒙住了我的双眼,我当时什么都看不到,特别紧张,他带着我进到我们的包间......”
  何雨沫不由自主的晃着身体,一副沉浸其中很幸福的样子。
  “然后呢?”阿姨忍不住问了出來。
  “然后?然后他把我带到玫瑰花瓣铺成的地摊,拉下我眼睛上的布,我一睁开眼就看到一大束玫瑰花,接着就发现整个房间里都是玫瑰花,对了,好像是两千朵,是吧?”何雨沫笑着看向凌寒,不停的对他使着眼色。
  凌寒无奈,开口道:“亲爱的,你说错了,是2014朵,因为我是今年跟你求婚的嘛!”
  “哦,对对,是的,是2014朵,我当时都懵了,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的玫瑰花,然后就看到他养的那只狗走过來,对了,叫什么名字來着?”何雨沫故意看向凌寒问道。
  凌寒再次无奈,这个女人自己说瞎说也就算了,竟然还让他陪着她一起圆谎。
  “叫咕叽喏龟。”
  “对,就叫咕叽喏龟,哈哈。”何雨沫大声的笑着,早就忽略了凌寒脸上的鄙视之情。
  “你们知道吗?咕叽喏龟的头顶上带着一顶帽子,我鬼使神差的拿了起來,结果就发现里面有一个戒指盒,然后他就拿着钻戒对我求婚。”何雨沫一下子说完了之后,轻轻的松了一口气,脸上继续流露着笑容。
  阿姨兴奋的用英语对着长桌上的澳洲人翻译了一遍,又好奇的问道:“那他求婚的时候,跟你说的什么啊?”
  “他说......”何雨沫一瞬间的愣神,转脸看向凌寒,嘴角的笑意不减。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何雨沫的脸上,何雨沫瞬间不知道说什么了,“他说......”再次哽住。
  凌寒伸手握住她的手,轻轻的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看了一眼桌上的其他人,又深情款款的看着何雨沫说道:“我说,只要我的心还在跳动着,我就会一直爱着你。”
  何雨沫慌乱的表情停留在那一刻,耳边的掌声把她拉回了现实,转脸对着众人敷衍的笑了笑。
  “好感动啊!你们真幸福!”坐在长桌中间的另一个中年妇女,感动的抹着眼泪。
  坐在何雨沫身边的阿姨,同样是羡慕的看着她,“小姑娘,你要好好的珍惜这个小伙子啊!”
  “嗯嗯。”何雨沫笑着点了点头。
  他刚刚那副认真的样子,让她差点就以为是真的。
  即使知道那是一个温柔陷阱,她也愿意轮陷进去......
  “小姑娘?”
  “小姑娘?”在阿姨叫到第三声的时候,何雨沫才反应过來。
  笑着问道:“怎么了?”
  “这是你们的奖励,深海之珠,我们都叫它连心珠,寓意两个人心连心,相扶相持。”阿姨从身旁的盒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礼品盒,递给何雨沫。
  “谢谢。”
  伸手打开小礼盒,里面安静的躺着一颗饱满的珍珠。
  这颗珍珠和其他的珍珠很不一样,它看似是一颗大珠子,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它是两个长在一块的珠子。
  “凌寒,你看这颗珍珠好独特啊!”何雨沫兴奋的拿给凌寒看。
  凌寒接过珠子,反复看了看,确实是颗罕见的珠子。
  “你们一定要幸福哦!”临走的时候,阿姨再次叮嘱着他们。
  何雨沫笑着点头,挽着凌寒的胳膊,出了海边餐厅。
  凌寒并沒有带着她直接回到酒店,而是來到了一家珠宝店。
  “來这里干嘛?莫不是真买戒指求婚來的?”何雨沫故意调侃道。
  凌寒沒去理会她,而是径直进了珠宝店,走到柜台的地方,对着柜台的小姐问道:“这里能不能用自己的材料订做项链?”
  “先生,当然可以。”柜台小姐礼貌的回答道。
  何雨沫这才反应过來,他是要把那颗珍珠做成一个项链,原來凌寒也是这么浪漫的一个人。
  这样一想,何雨沫的脸颊飞过一抹粉晕,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凌寒抽出了何雨沫手中的盒子,对着柜台小姐说道:“把这颗镶上吊坠,做成项链。”
  “好的,先生您先挑一个吊坠吧!”柜台小姐拿出了一个放吊坠的架子,上面挂满了不同款式的吊坠。
  何雨沫看的眼花缭乱的,凌寒直接挑出了其中一个心形外圈镶着钻石的吊坠,递给柜台小姐:“就这个了。”
  何雨沫突然一把抓住那个吊坠,直觉告诉她,这个吊坠一定价值不菲!
  一脸紧张的问道:“该不会又让我还钱吧?那我还是不做成项链了。”虽然还是很期待做成项链的样子......
  凌寒无语,“我什么时候说让你付钱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