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冰释前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何雨沫,你醒醒。”
  额头上一阵又一阵的疼痛,让何雨沫浑身都难受。
  耳边一直充斥着一个声音,明明知道是他。
  可是,她却不想睁开眼睛,她累了,真的好累......
  医生把凌寒叫到客厅,他出去的时候,轻轻的关上了卧室的门。
  “医生,她到底怎么了?怎么还不醒过來?”凌寒语气不好的质问着站在一旁收拾医药箱的医生。
  医生摇了摇头,解释道:“先生,我已经给她输液退烧了,至于她为什么不醒來,我也不知道。”
  “按理说应该醒了才对。刚刚给她查体温的时候,她已经不发烧了。”医生想了想,又补充道。
  凌寒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送医生出了套间。
  她是故意在跟自己闹脾气吧!
  看到她倒在沙滩上的时候,他多么庆幸他找到了她,因为潮水涨起來了,那他真的就会永远的失去她了。
  抱起浑身湿漉漉的她时,凌寒的心跳几乎停止了,那般撕心裂肺的感觉,让他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何雨沫,我真是栽在你手上了。”凌寒气急败坏的走到沙发上坐下,拿起玻璃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
  转念一想,还是进了卧室。
  坐在何雨沫的床前,看着床上紧闭双眼的小人儿,苍白的俏脸被白色的被单映衬的更加惨白,长长的睫毛打在眼底,映照出一抹阴暗。
  这样的何雨沫,让凌寒心里一紧,冰凉的双手缓缓的靠近何雨沫的额头,亲昵的蹭了蹭。
  “沫沫,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凌寒的语气温柔至极。
  何雨沫的眼皮还是颤动了好几下,这样温柔的凌寒,她确实有些不习惯。
  “就在刚刚,我以为会永远的失去你,我现在才知道那种恐惧感有多可怕。沫沫,我爱你。”凌寒握住何雨沫的手,在自己的脸上蹭了蹭。
  何雨沫的眉头轻皱,他腮边的胡茬扎的她手心生疼。
  她还是不想睁开眼睛,。ET
  男人都是口蜜腹剑,难道不是吗?
  刚刚的那幕场景,清晰的出现在何雨沫的脑海里,她从來都沒有那么卑微的仓皇逃走......
  “沫沫,你......”凌寒顿了顿,“原谅我好吗?”
  何雨沫轻咬起下唇,他第一次这样低声下气的跟她说话,她知道这对于一个具有强烈的大男子思想的男人來说,这意味着什么。
  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睁开眼睛的时候,嘴唇上传來一抹冰凉,她猛的睁开了眼睛。
  “凌寒,既然你对你的旧情人还那么有感情,现在又过來招惹我干嘛?你走,我不想见到你。”何雨沫一把推开了凌寒,这个死男人竟然无耻的偷亲她,忍无可忍!
  凌寒不顾何雨沫的挣扎,紧紧的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轻声开口:“我以后再也不那样丢下你了,好不好?”
  “凌寒,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沒办法去臆测你在想什么,我受不了你忽冷忽热的态度,放了我,好吗?”何雨沫的语气里带着祈求。
  她不想再活在他的糖衣炮弹里,每一次都是给她一点糖之后,又立马把她推进了深渊。
  也许凌寒的爱,根本就是一个不敢奢求的梦,梦醒了,该面对了。
  “沫沫,今天是我不对,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好不好?”凌寒认真的说道。
  何雨沫推开了他的怀抱,“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凌寒不由分说的捧住她的小脸,深情款款的看向她,“沫沫,你听我说好不好?”
  “不好!”
  “......”
  凌寒对唇再次覆上何雨沫的小嘴,辗转反侧,却再下一秒,被迫离开了她的唇。
  伸手摸了摸嘴边,手指上立马沾染了一抹殷红,她竟然咬伤了他的下唇。
  何雨沫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凌寒的唇瓣,“我不是故意的,你沒事吗?”
  “你愿意听我说了吗?”凌寒略去何雨沫的问題,反问道。
  何雨沫垂眸,她只知道心里乱糟糟的,她需要时间好好的理清这一切。
  “沫沫,想不想听我和她的故事?”凌寒深邃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和何雨沫的小脸。
  何雨沫片刻的沉默,再次爆发起來,“我不听,你还爱着她对吗?”
  喉咙里滑过一抹苦涩,她还是坚持问出了这个问題,她只想听听他的答案,仅此而已。
  凌寒低头,沉思片刻之后,乌黑的眸子里冒出炙热的光亮,“我对她只有愧疚,我爱的是你,相信我好吗?”
  他的嗓音有些沙哑,听的她一阵心疼,鬼使神差的搂住了他的脖子。
  “何雨沫,你就犯贱吧!非要等到遍体鳞伤,才会承认自己错了。”她在心里骂着自己......
  宽大柔软的大床上,凌寒半靠在床头,何雨沫枕在他的腰间,怔怔的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发呆。
  凌寒轻轻的开口,“五年前,父亲的突然离世,我被叫回国接手艾莱依,那时候公司处于低迷期,好几次都几乎撑不下去。而尚雪为了和我在一起,也不顾家人的反对,陪着我一起回国。”
  “但是奶奶一直都很反对我们的交往,在回国沒多久,她就告诉我她怀孕了,当时我开心极了,以为她有了我的孩子,奶奶就会接纳她,沒想到的是奶奶的手段那么的不留情面。”凌寒深深的叹了口气,那些零碎的画面,渐渐的拼凑起來。
  他抽了口烟,继续说道:“她的家人得知之后,也极力反对我们在一起,带着她去医院打胎。我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我永远也忘不了,她从手术室出來的那一刻,那张苍白的脸。”和两年前的你,那么的相似。
  “后來不知道为什么,她收了奶奶的钱,永远的消失了,我找过她很久,甚至有段时间,我是那么的恨她,恨她为了钱,背叛了我们的爱情。”凌寒的手不知不觉中已经攥成了拳头。
  何雨沫看到他那痛苦的表情,心里不忍,她虽然不能感受他的感受,但可以想象到一个男人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时的挫败感。
  “就在刚刚见到她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并不恨她,更多的是愧疚。”凌寒叹了一口气,眸光中带着浓浓的忧伤,抚上何雨沫散落在床上的发丝,轻轻的问道:“你能理解我吗?”
  何雨沫点了点头,随即又反驳道:“我能理解你对她的愧疚,但是你不能那样否定我们的关系啊!凌寒,我到底算什么?”
  她认真的看着凌寒的双眸,等待他给自己的答案。
  看到那张小脸的时候,凌寒还是忍不住在她的额头上小啄一口,宠溺的说道:“现在的女朋友,以后的老婆啊!”
  何雨沫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被彻底融化,却依旧不甘心的说道:“那你不许再对我忽冷忽热了。”
  对上那双明眸时,凌寒的心里莫名的难受,“沫沫,前段日子是我不对,我不该错误的认为疏远你,就是保护你的唯一方法。”
  “我想我们需要共同面对。”凌寒继续说道。
  何雨沫不解,“我怎么听不懂?”
  转念一想,她似乎懂了一些事,“凌寒,上次的绑架到底是谁做的?你为什么就那样轻易的放过他们了?”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已经开始颤抖了,她好怕她担心的那个事实,再次从他的口中说出來。
  “是...奶奶,我怕她会再次伤害你,所以才故意跟你保持距离。”凌寒说出了这么长时间來,一直都很苦闷的一件事。
  何雨沫的心里大惊,沒想到她真的猜对了。
  “可是凌寒,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们可以一起解决啊!你知不知道你那样对我,我有多难受?”何雨沫握住凌寒的手,认真的说道:“我不怕你奶奶的手段,我就怕你的疏远。”
  凌寒垂眸,深情款款的看向何雨沫,“傻瓜,我要保护你,不想让你跟着我一起承担这些本就不该你承担的东西。”
  “寒,答应我,以后不要再一个人承担了,我在,我一直都在。”何雨沫心疼的摸着凌寒的俊脸,轻轻的抚过他的眉头,“以后不许再皱眉了。”
  凌寒故意把头往后轻扬,在她的手心印上一吻,“以后我不要让你再受任何的伤害了。”
  “笨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我相信你会保护我。”何雨沫明亮的眸子里沒有一丝的杂质,那声音清脆的像山间的宏泉,沁人心脾。
  凌寒低头,深情的吻着何雨沫的双唇,她的一颦一簇都吸引着他靠近......
  五年前,他沒有能力留住尚雪,五年后,他一定要保护好怀中的这个小女人,再不会让幸福溜走了。
  不经意间,大手已经伸入何雨沫的衣服里,揉捻着胸前的柔软。
  细碎的吻转移到她的耳后,那抹湿热的气息,让何雨沫全身痉挛,对于他的挑弄,她总会忍不住做出反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