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温馨的早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是在坦斯马尼亚的第三天,何雨沫站在套间的落地窗前,和煦的阳光照在她干净的脸上,看上去甜美温馨。
  轻轻的转身看向床上的人,她的嘴边不经间挂上一抹微笑。
  她要的幸福就是这么简单,他在,阳光在。
  看向远处的海平面,蔚蓝的天空,和海面连成一条线。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是她曾经很向往的生活。
  不知什么时候,腰上已经被一对有力的臂膀环住,她像是本能的反应般,往他的怀里蹭了蹭,心里如阳光般的温暖。
  凌寒裸着上身,穿着宽松的休闲裤,健壮的肌肉强劲有力,古铜色的肤色配上这么完美的身材,看得让人忍不住流口水......
  “怎么起來这么早?”凌寒低头,下巴放在何雨沫的肩膀上。
  耳边若有若无的热气,让何雨沫有些不舒服。
  “睡不着了呗!”何雨沫沒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就知道他是故意凑她这么近。
  凌寒轻轻的扳过她,让她正视着自己,“沫沫,我爱你。”
  从他睁开眼的那一刻,映入眼帘的是她娇小的身体,那张清秀的小脸,忽明忽暗。
  他毫不犹豫的走过去抱住了她,那种感觉是那么的强烈,他想和她永远在一起......
  何雨沫羞红的脸颊,举手轻捶着凌寒的胸膛,“不信!”
  “那这样信吗?”凌寒说着就要吻向何雨沫的小嘴。
  何雨沫别开头,“哎呀,相信你就是啦!我饿了。”
  尴尬之余,她只好赶快转移话題了。
  “那我们下去吃早餐吧!”凌寒送开了何雨沫,带着她走进浴室。
  何雨沫一脸惊慌的看着凌寒,“你要干嘛?”
  “我不干嘛!”伸手把衣服丢给何雨沫,“你想多了,我只是给你拿衣服而已。”还故意把而已两个字强调的那么清楚。
  何雨沫的脸再次被烧红,脑海里滑过昨夜的场景,他不知疲倦的要了她一遍又一遍,她的身体竟然会出了奇的配合他。
  “凌寒,竟然被你吃干磨尽了。”何雨沫不知不觉中骂出了口。
  坐在大床上的凌寒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疑惑着自己啥时候又得罪人了,竟然遭到别人骂。
  从套间出來之后,两人來到了位于一层的餐厅,何雨沫看着桌上的各种海鲜早就蓄势待发了。
  再看看坐在对面的凌寒,俊逸的脸上露出了难色,他对海鲜过敏......
  “哈哈,放心,我会帮你消灭掉的。”何雨沫边说边把凌寒面前的生蚝和鲍鱼。
  凌寒皱眉,何雨沫见状,又笑着把水果和面包移到他的面前,“早餐清淡点还是好一些哈!”
  “怪不得一直在横长。”凌寒冷不丁的吐出一句來。
  抱着生蚝啃着的何雨沫,立马停止了动作,“你说谁啊?”
  “我才八十斤好不好,正需要多补补。”何雨沫不满的反驳道。
  本來就是嘛!见了她的都说她需要补,还第一次听人说她一直在横长。
  “嘿嘿,你是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何雨沫继续吃着手中的美味,一脸的幸灾乐祸。
  凌寒一脸的黑线,拿起桌上的牛奶抿了一口。
  何雨沫好死不死的取出一坨鲜美的虾仁,在凌寒的面前晃了晃,“总裁大人要不要來一口啊?”
  见鬼的,这个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他气急败坏的伸手揽住何雨沫的后脑勺,丝毫沒有注意到她油光闪闪的嘴唇,冰凉的薄唇啃咬着何雨沫布满油光的唇。
  何雨沫瞪大了双眼,嘴角微动,“我嘴上有油...”你不是有洁癖吗?
  听了何雨沫的话,凌寒立马送了手,果真,嘴上黏糊糊的油腻感让他有些难受。
  伸手扯了几张餐巾纸,擦了擦双唇,“快点吃。”
  何雨沫沒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凌寒那副哭笑不得的样子,让她瞬间有种莫名的喜感,不造为什么,她觉得他生气的时候,真的好可爱哦!
  “嘀嘀嘀......”凌寒的口袋里传來了手机铃声。
  “喂”接起电话,脸上的表情自然的变的冷漠了许多。
  “在哪?”
  “哦,我知道了,谢谢。”
  何雨沫吃着海鲜,满足的舔了舔嘴唇,“澳洲的海鲜真是好吃,凌寒,你怎么会这么奇怪呢?”
  一边吃着,一边还自言自语的说着,凌寒被说的脸已经黑了大半,“杰克刚打电话过來,坦萨公司约我们见面。”
  “哦。”
  “就这样?”凌寒无语,她难道不知道他的言外之意是让她快点吃吗?
  “是啊,要不然呢?”生意场上的事,她又不是很懂,她还能说些什么嘛!
  在把最后一颗虾仁塞进嘴里的时候,何雨沫满意的点着头,“要是有吃不完的海鲜就好了。”
  那表情比花痴女见到帅哥的表情,还要夸张。
  凌寒彻底折舌,看到何雨沫嘴边沾着的油渍,他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示意她那里有东西。
  何雨沫一脸茫然,乌黑的睫毛闪动着,完全不知道凌寒在干嘛。
  “舌头抽住了?你不是沒吃多少的嘛!”
  凌寒无语,只能说默契这个词,在这两个人身上几乎为零。
  他还是伸手拿出纸巾,擦着何雨沫嘴边的油渍。
  何雨沫这才知道凌寒刚刚的动作是在干嘛,瞬间有一种想要钻地缝的赶脚,她都说了些啥,貌似说了他舌头抽了......
  还好他沒说自己脑子抽了,何雨沫自我安慰着。
  “呃,谢谢啊。”何雨沫挠着后脑勺,故意装出一副什么事都沒有的样子。
  凌寒的嘴角轻扬,这个女人就是喜欢装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來到坦萨总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烈日也沒有中午那么毒辣了,不时有海风吹过來,整个人都觉得很惬意。
  在杰克的带领下,凌寒和何雨沫走进坦萨集团,在进门之前,何雨沫就在心里打量了这里。
  果然是凌寒重视的一个项目,刚刚听到杰克的介绍,这个大厦整栋楼都是坦萨集团的。
  这让何雨沫在心里小小的吃惊了不少,这阵势比艾莱依还要奢华,光从这建筑装潢程度,不难看出这个坦萨集团的资金可真是雄厚。
  “在想些什么?”凌寒拽了拽何雨沫的胳膊。
  这个笨女人从一进來,就东张西望的,她难道不知道注意形象这码子事吗?
  何雨沫凑到凌寒的肩头,高度有限,其实是想凑到耳边的。
  小声说道:“这个坦萨集团好像很有钱的样子啊!”
  “......”
  凌寒沒心思儿去回答她这些无聊的问題,跟在杰克的身后,径直往会议室走去。
  何雨沫不满的对着他的背影努了努小嘴,傲娇的男人,哼哼!
  感觉到离凌寒有些远了,何雨沫小跑了两步,紧跟在他的身后。
  随着凌寒进了会议室,她低着头,一直都沒在说话。
  不是因为凌寒刚刚的无视,而是因为这里的气氛实在有点严肃,她都感觉自己全身的汗毛都要竖起來了。
  感觉到周身凌冽的氛围,何雨沫把头埋的更低了,她本來就是打酱油的,对这些生意场上的事,根本就不清楚。
  “凌总好。”
  “尚总客气了。”
  听到两道干脆的男低音,怎么坦萨集团的董事长说中文?带着心中的疑惑,何雨沫好奇的抬起了头。
  面前坐着的是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铮亮的脑门暴露了他的地中海发型,脸上的笑意看的让人有些心惊胆寒的。
  可能这就是所有的统治者一贯的气场吧!两年前,第一次见到凌寒的时候,她何尝不是觉得他很威严,甚至有些怕他......
  “凌总身边这位是?”尚光华的目光扫向凌寒身边的何雨沫。
  何雨沫毫无防备的抬头与他对视,“我...我是......”
  看到那双犀利的目光时,何雨沫竟一时说不出來话。
  “她是艾莱依的设计总监,也是我的女朋友何雨沫。”凌寒出口帮忙解围。
  听到凌寒后面的那句话时,何雨沫久久看着他的侧脸,他说,他说她是他的女朋友。
  心里莫名的喜悦,虽然她曾经不想让他们的关系被别人知道,但是自从见了尚雪之后,她竟然十分渴望他能够在别人面前,承认他们的关系。
  也许是尚雪,让她更加害怕失去凌寒。
  明明知道一个人若不是真心的爱你,就算向全世界宣布关系,也是徒劳的。
  可现在,她竟然会想要那些虚名,即使幸福经不起炫耀,她也要在尚雪面前能够抬头挺胸的说:“你再怎么样也只是前任而已,现任是我。”
  深邃的双眸扫向何雨沫的小脸时,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这个女人又在想些什么?怎么一直在那里傻笑。
  “何小姐真是好福气,遇上凌总这样的好男人了。”感觉到气氛的微妙,尚光华开口道。
  看到凌寒嘴边得意的笑意,何雨沫撇了撇嘴,“谢谢夸赞,凌总确实是个很好的男人。”这话怎么说,怎么别扭!
  “哎,我那时候还说要把女儿介绍给凌总呢!看來这是不可能了。”说到这些,尚光华的眼里闪过惋惜的神色。
  何雨沫嘴边的笑意,僵住在那一刻,任凭如何大度的女人,在听到这些,也会感觉不舒服。
  “总裁,总经理來了。”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一道细腻的声音传來。
  何雨沫顺着门口看过去,脸色立马变的苍白,嘴角也不由自主的抽动了起來,那道身影...竟然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