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凌寒请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坦斯马尼亚最大的西餐厅夏朵主題餐厅里,尚雪穿着一身淡紫色的长裙,端坐在餐桌前,整个人看起來清新脱俗。
  李雅坐在尚雪的旁边,手放在她的手上,对着她温柔一笑。
  而尚光华则是坐在两人的对面,他伸手整了整领结,看上去严肃而有气场。
  “嗨,伯父伯母,对不起,我來晚了,这个就是雪儿吧!真漂亮啊!”从门口迎面走來一个,身着裁剪得体西装的男人,他的脸上洋溢着如春风般的笑容。
  “悠然來了啊!”李雅礼貌性的打着招呼。
  尚雪也跟着笑了笑,“谢谢夸奖。”
  “悠然,你爸妈怎么还沒來呢?”尚光华疑惑的问道。
  安悠然绅士的坐在尚雪的对面,开口解释道:“今天妈妈跟爸爸去医院复查去了,所以可能会來的晚一些,望伯父不要介意啊!”
  “你爸沒事吧?”尚光华立马做出一副十分担忧的样子。
  安悠然摇了摇头,“谢谢伯父关心,我爸沒事,都是老毛病了。”
  “凌寒,我们还要走多久啊?”跟在凌寒身后的何雨沫精疲力尽的托着沉重的步伐。
  真搞不懂这个男人是怎么想的,明明有车免费接送,他却非拉着她徒步走。
  凌寒不耐烦的转身,“沫沫,我都听这句话,听的不下于十遍了吧!”挑眉,“你难道不觉得这是一次锻炼身体的好机会吗?”
  “不觉得。”何雨沫不满的翻着白眼,“我这身体比牛还壮,不需要锻炼。”吼吼......
  “笨蛋,你这几天吃了这么多海鲜,再不锻炼就要长胖了。”女孩不是最怕长胖吗?这样说,她应该就会老老实实的走了吧!
  凌寒还在为自己的应变能力沾沾自喜的时候,何雨沫已经气冲冲的走到他的面前,丝毫不顾忌他的承受能力,大吼道:“凌寒,我跟你沒完!”
  “嫌我胖?找别人去!”
  说完,她潇洒的转身,仰着头颅,大步往前走去。
  由于她过大的分贝,大街上的人都看向了凌寒。
  该死!被这么多人当作异类看着,凌寒气愤的跟了上去。
  “沫沫,我这不是为你好吗?”凌寒尽量跟何雨沫靠的近一些。
  “沒发现!”
  “那你别生气嘛!我沒嫌弃你。”
  “......”
  “真的。”
  依旧沒有任何反应......
  “就算你变成大胖子,我也喜欢啊!”凌寒无辜的说道。
  何雨沫突然停住了,沒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虚伪!”
  男人所说的喜欢女人胖点,那是该凸的地方多点肉,该翘的地方再翘点,并不是真的就五大八粗。
  “喂,我沒有啊!”凌寒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请你吃大餐啊!”
  “真的吗?”本來何雨沫还走在前面,完全沒有甩凌寒的意思,听到大餐这两个字的时候,眼里早就冒出了两颗大大的红星。
  凌寒无奈,合着自己说这么多,还不如一顿饭來的实在。
  “要不然带你走这么久干嘛!这是坦斯马尼亚最大的西餐厅,沒有之一哦!”凌寒说着话,一只手指向不远处的一家主題餐厅。
  最大的?何雨沫立马來了兴趣,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跑到了餐厅门口。
  凌寒只好无奈的跟在身后,刚刚不知道是谁还一副死活走不动的样子,现在跑的比猴子还快!
  两人一起走进餐厅,何雨沫看着里面的布置,双手不由自主的合在一起,一副沉浸其中的样子。
  餐厅里每一个角落都是经过精心布置的,漂亮的灯具,温暖的抱枕,让在这儿进餐的人完全不会有西餐厅的拘束感,反倒是有一种无形之中的温馨。
  整个布置都以蓝色为主格调,蓝色的吊灯,蓝色的高脚杯,蓝色的餐具,蓝色的桌椅,瞬间有一种到了爱情海的感觉。
  看着何雨沫完全沉浸在里面的样子,凌寒推了推她的肩膀,她这才缓过神來。
  拿着服务员递过來的菜单,何雨沫看的迷迷糊糊的,名字都很好听,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了。
  “你们这里有什么特色?”何雨沫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一个外国小哥。
  “我们这里的法式田螺和奶油蘑菇汤都做得相当入味,算是其招牌菜。”小哥流利的说着,看了一眼凌寒之后,又接着说道:“也是來这里就餐的情侣们最青睐的菜肴,不知您们可有兴趣?”
  “好吧,那就要这个吧!”何雨沫爽快的回道。
  凌寒的脸沉了下去,都是些神马玩意儿嘛!
  法式田螺?他能弱弱的说一句,他不能吃海鲜吗?
  还有那个什么奶油什么的,他一个大男人,还吃什么奶油啊?
  此时他有一种冲动,真想把发帖子的那家伙给揪出來,说什么这是坦斯马尼亚最有品位的餐厅。
  还有度娘这个杀千刀的,也忒不靠谱了吧!
  “那个來一份吧!我再要份牛排七分熟,再要一个可乐鸡翅。”凌寒对着服务员说道。
  服务员小哥的脸色有些难看,“先生,你们真的要点这么多吗?那个情侣套餐已经很多了。”
  外国人比较倡导节约,所以要理解服务员小哥啦!
  “那就情侣套餐吧!”何雨沫甜甜一笑。
  “不!”
  “就要这个!”凌寒继续坚持着,还让不让他活了,这几天被海鲜整的要疯掉了,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个有除海鲜意外的东西了,他是绝对不会轻易放手的,吼吼......
  “喂!凌寒,你这么浪费干嘛啊?情侣套餐挺好的啊!”何雨沫提高了声音。
  看到两人之间的火苗要起來了,服务员小哥站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凌寒也火了,大吼道:“那你给钱啊!”
  听了这句话,何雨沫的身体像是一下子冒出來无数个小洞,本來还鼓足的勇气,瞬间泄了下去,整个人都蔫儿了。
  “好吧,听你的。”
  然而正在和安悠然相谈甚欢的尚雪,听到凌寒的声音的时候,身体还是一僵,她可以确定一定是他!
  “雪儿,怎么了?”安悠然好奇的问道。
  本來是两家人一起见个面的,现在却变成了他们两个。
  安悠然沒來多久,就接到家里的电话,说爸爸要留院观察,今天的家庭聚会就不能出席了。
  听了这话的尚光华和李雅,也借故说回去,其实是为了给两个人制造一点空间。
  在他们这些家长面前,两个年轻人总会有些不自然,与其这样,还不如腾出时间给他们自己呢!
  从思绪中回过神來,尚雪微笑的摇了摇头,“沒事。我去躺卫生间啊!”
  “嗯,我在这等你!”安悠然温柔的笑了笑。
  尚雪起身,往卫生间走去......
  “凌寒,这地方肯定不便宜吧!”何雨沫继续打量着四周,最终视线落在凌寒的脸上。
  凌寒往座位的靠背上随意一靠,漫不经心的说道:“还好,你刚刚不是看过菜单了吗?”
  “不好意思,零太多,沒注意看清!”何雨沫鄙夷的扫了他一眼。
  他难道不知道她的言外之意吗?其实她是想再确定一遍,这顿真的是他请而不是她请......
  “沒事,我请你。”凌寒幽幽的开口。
  何雨沫这才松了一口气,小声嘀咕道:“早说不就完了。”
  “不过你要是请客的话,我也不介意嗨!”
  “噗!”一口凉茶吐出來一半,还有一半卡在嗓子里了。
  何雨沫被呛得脖子都红了,“还是你请吧!”
  凌寒嘴角一勾,这个笨女人,这么激动干嘛?都这关系了,就算是欠他钱又不会怎么样。
  小腹一阵隐痛,可能是刚刚喝凉茶的原因吧!谁让这里的茶水都这么好喝,导致她不知不觉中就喝了很多了。
  “我去哈洗手间啊!”何雨沫对着凌寒说道,脸上还残余着刚刚因为呛到很留下的红晕,看起來刹是好看。
  凌寒点了点头,用眼神示意她去吧。
  何雨沫扫了扫周围的标志,按着标志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一走近洗手间的门,她便发现了一些异常,门是虚掩着的,从门缝里可以看到里面的一些。
  “寒,我们还会回到以前那样吗?”尚雪一边用化妆棉小心翼翼的擦着眼角因眼泪而晕开的妆容,一边自言自语着。
  “我不介意五年前,你做的一切,可是我们还能回到那时候吗?”尚雪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现在的她拥有了一切,无论是身价,还是地位,她都有资格站在他的面前了。
  可是,似乎一切都來的太晚......
  何雨沫抬起的脚,迟迟沒有落下去,尚雪的话,在她的心里荡漾着,原來她并沒有像表面的那样,对凌寒很淡漠,而是依旧爱他很深。
  尚雪打开了水龙头,里面传來了水声,何雨沫这才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进了卫生间。
  尚雪抬眸的那一刻,从墙上的镜子里看到了何雨沫,脸色一滞,她怎么穿的是那条裙子......
  一瞬间的失神之后,又立马附带上笑容,“原來是何小姐啊!好巧啊!”
  “尚经理,是啊,好巧呢!”真巧还是假巧,她是不知道......
  反正听了刚刚的那些话,她的心里就不是滋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