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剽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凌寒放在桌上的手机传來急促的铃声,他剑眉微皱,低头看到在他腋窝下熟睡的何雨沫,嘴边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
  迟疑片刻之后,他松开搂着何雨沫肩膀的手,摸索着拿了手机。
  “喂。”
  “寒,我们的设计稿被剽窃了,你快点回來吧!”莫言的声音里带着急切。
  听了莫言的话,凌寒的瞳孔骤然变大,眼看着服装发布会只剩下一个星期了,这真是个棘手的事情。
  何雨沫迷迷糊糊的听到凌寒的声音,睁开朦胧的睡眼,印入眼帘的是凌寒那张阴沉着的脸。
  “怎么了?”何雨沫伸了伸懒腰,懒散的问道。
  凌寒沒有马上回答她,而是起身往衣柜走去,留下坐在那里发呆的何雨沫。
  “换衣服,我们要马上回去。”凌寒简练的说道。
  何雨沫依旧是一头的雾水,看到凌寒严肃的表情,直觉告诉她,一定是发什么严重的事情了。
  几个小时之后,飞机平稳的降落在汉市的机场里,凌寒一手拉着皮箱,一手抓着何雨沫的手,从出站口走來。
  顾宇看到凌寒出來的那一刻,欣喜的跑到他的身边,恨不得吊挂在他的身上。
  “寒寒,你总算回來了,一个星期不见,真的想死你了。”顾宇一副腻死人不偿命的样子,一条长臂勾在凌寒的肩膀上。
  凌寒厌恶的把他的手臂抖开,顾宇这才发现凌寒的一只手里牵着何雨沫,蓝色的双眸立马放大数倍,“你们......?”
  “回來了?”莫言看到凌寒像自己走來,淡淡的笑道。
  凌寒直接忽视了顾宇问的问題,拍了拍莫言的肩膀,“嗯,这段时间你辛苦了。”
  “应该的。”
  顾宇发现自己被忽视了,不满的嘟着嘴,看到站在凌寒身后的何雨沫,他的脸上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果断转战对象,搂着何雨沫的身体往前走着。
  “沫沫啊,你们这是?”顾宇对着何雨沫动了动眉毛。
  何雨沫沒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紧跟着凌寒,把顾宇甩在了身后。
  “喂,你们都怎么了啊?干嘛忽视我啊?”顾宇伸长了一只手紧跟在他们的身后。
  四个人赶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当然,在回來的路上,何雨沫沒少被顾宇“骚扰”,那个男人八卦的像个女人!不过,还好凌寒帮她挡了许多......
  六十六楼的会议室里,凌寒坐在偏坐上,莫言指着幻灯片上的图做讲解。
  “这些是恋依本周上市的新款,有几件和我们下周的服装发布会的很相似。”莫言说着,按了按遥控,转换了一张幻灯片。
  何雨沫有意无意的瞄了瞄凌寒的脸,只见那张俊脸此时已经黑了大半截。
  这件事无疑是晴天霹雳,还有一周就要时装发布会了,就算是夜以继日也不可能重赶新稿子。
  当莫言把抄袭严重的几幅图做了标识之后,何雨沫的双眸不由自主的瞪大,那几幅分明是她上次画的晚礼服。
  “这些是谁画的?”凌寒一直隐忍着的情绪突然爆发出來,忍不住怒火道。
  服装这个行业,最忌讳的问題就是抄袭了,这无疑与政府官员贪污对一个国家的影响一样的严重。
  莫言垂眸,有些难为情,“这个......”他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看了看何雨沫,他不相信这个事实,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跟凌寒交代。
  “其实还有几幅也有些嫌疑!”莫言立刻解释着,正准备换一页,想着快点转换话題。
  “是我。”何雨沫幽幽的站了起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何雨沫,凌寒波澜不惊的眼里上划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顾宇也跟着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却又立马开口道:“怎么可能?沫沫,肯定是有人陷害你的。”
  “我......”何雨沫低下头,不由自主的轻咬住下唇,“我也不知道。”
  “我也相信一定不会是沫沫。”莫言也坚定不移的看向何雨沫。
  凌寒黑着的脸沒有一丝的变化,什么也沒说,直接出了会议室。
  何雨沫失落的看着凌寒的背影,心里一抹疼痛.......
  感觉到气氛的尴尬,顾宇凑到何雨沫的面前,“沫沫,寒寒他只是太着急了,你也知道的,这件事牵扯太多,所以你别介意啊!”
  何雨沫只觉得耳边在轰隆隆的作响,她根本就听不清顾宇说了什么,只是机械的点了点头。
  莫言也走到何雨沫的面前,安慰道:“雨沫,我会查清楚的。”
  何雨沫的脸已经变的惨白,她抬头对上莫言的双眼,淡淡的笑了笑。
  这种事怎么查?所有的人都会推脱责任的,然后她这个设计者就是最终的矛头所向。
  回了办公室,何雨沫一直在想着那些设计稿的事,确实是她太大意了,只记得把设计稿交给露露就沒过问了。
  不行,她不能背这样的黑锅,还是要问问看。
  “郑助理,进來一下。”坐在办公桌前的何雨沫黛眉紧锁,心绪不宁的厉害。
  听到了何雨沫的叫声,郑怡露匆忙的把桌上的东西一收,便进了办公室。
  “何总监,有事吗?”郑怡露好奇的问道。
  “坐吧!”何雨沫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座位,示意郑怡露坐下去。
  对于何雨沫突然的态度,郑怡露有些不知所措,呆愣几秒之后,还是笑着坐了下去。
  “设计稿抄袭的事,你知道了吗?”
  郑怡露点了点头,“知道了,沫沫我相信你。”她忽然转变称呼,一脸真诚的看向何雨沫。
  办公室只有她们两个人,何雨沫也卸下了何总监的架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认真的看着郑怡露问道:“露露,我记得那天把设计稿给你了,你还记得经过谁的手吗?”
  郑怡露想了想,“你确实是把设计稿给我了,当天我就送去了李莉那里。”
  何雨沫的瞳孔突然收紧,手指忍不住在办公桌上轻轻的扣了起來,难道是李莉陷害她的吗?这样的话,确实是有充分的理由。
  “你确定沒有别人拿了吗?”
  郑怡露皱眉,实在是时间太长了,她记得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她的助理小邓接的吧!”
  “小邓?”何雨沫的脑海里出现那个带着一个宽大的黑色边框眼睛,双目失神,看起來呆呆愣愣的女孩,直觉告诉她,不可能是她的。
  可是按露露这样说的话,那接手的也就这几个人了,她是不可能动手脚的,她也相信露露不会,那就只有李莉那边的人有嫌疑了。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里,凌寒沉着一张脸坐在限量级的转椅上,眼神停留在桌面上的几张设计稿上。
  “寒寒,我觉得一定不是沫沫。”面对沉默已久的凌寒,顾宇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口。
  凌寒皱眉,伸手拿了设计稿,气愤的伸手一挥,白色的纸张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纷纷扬扬的洒了下來。
  “寒,我也不相信这是雨沫做的,以郑世明的品行,他很有可能买通公司的任何一个人。”莫言认真的分析着。
  凌寒抿嘴,心里说不出的烦躁,他很想说服自己相信她,可是牵扯到郑世明的问題上,总是让他理智不下來。
  “你们先下去吧!我需要时间静静。”凌寒冷冷的开口。
  顾宇还想再劝劝他的时候,却被莫言拉了下去,他知道凌寒现在正烦躁着,有些事情还得自己解开。
  “莫言,你说寒寒是怎么了?”顾宇不解的问道。
  莫言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想他会明白的。”
  顾宇烦躁的把拳头砸向办公室外的墙壁上,今天看到寒寒牵着沫沫的手,还想着他们总算和好了。
  真沒想到这才刚刚回來,马上又出问題了。
  陈涵抱着一大堆财务账目从电梯上出來,刚抬出一步正好对上顾宇快拧成一团的脸,心情突然就变的好了很多。
  有一种开心叫做看到敌人不爽!
  “呦呵!顾大少爷怎么屈尊这里了呢?”陈涵嘴角啜起一抹讽刺意味十足的笑容。
  听到陈涵的嘲讽,本來就不爽的顾宇,这下更是爆发了,“少在这里说风凉话!”
  陈涵一副丈二的和尚,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喂!你有火回去发去,干嘛对着我发火?”
  “陈涵,你别生气,他也是心情不好才这样的。”看到两个快要打起來的人,莫言无奈的在中间调解着。
  陈涵更加得理不饶人,“他心情不好就可以冲人乱发脾气啊?果然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
  “你......”顾宇指着陈涵的鼻子,嘴角气的抽动着。
  陈涵扬眉,她还就是不吃硬的,“我什么我!我说的不对吗?”
  “别逼我!我不打女人的。”顾宇嘴角抽动的低吼道。
  莫言急忙把他拉到一边,对着陈涵说道:“你不是找总裁有事吗?快进去吧!对了,总裁现在有点心情不好,你小心点。”
  面对即将打起來的俩人,莫言只好转移了话題,提醒陈涵。
  陈涵对着顾宇冷哼一声,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被莫言托到一边的顾宇,气的龇牙咧嘴的,这个死女人,就知道气他。
  哼哼!等着,这个周末她再去他家里当保姆的时候,看他不整整她,吼吼......
  下班后,出乎意料的是凌寒站在了何雨沫的办公室门口,何雨沫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上午他离去时的背影,让她的心凉了半截,现在又來这里,又是什么回事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