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被撤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还在何雨沫期待凌寒会说什么的时候,他却默默的往前走着,何雨沫只好跟在后面......
  回到很久沒有回來的别墅,何雨沫有些兴奋,却又感到压抑。ET
  凌寒疲惫的坐在沙发上,何雨沫看着他皱着的眉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悄悄的走到他的身后,伸手帮他捏起了肩膀。
  凌寒紧绷的身体微愣,又慢慢的放松起來,她的手法真的很不错。
  “寒,你......”相信我吗?何雨沫欲语又停住了。
  凌寒的大手抚上她放在他肩膀上的小手,轻轻的拍了拍,“什么都不要说了,明天会议上再说。”
  这是相信,还是不相信?何雨沫的眼底露出一抹失落......
  第二天,如期而至的阳光照进了卧室里,何雨沫伸了伸懒腰,习惯的摸了摸身边,纤细的手指却与空间握了个空,他不在......
  一秒钟的失神之后,何雨沫下楼,凌寒已经整理好一切,正坐在沙发上悠闲的喝着咖啡。
  他一直都有一个习惯,早上喝咖啡,这也是何雨沫后來才发现的。
  “洗漱去吧!”凌寒瞥了一眼站在螺旋楼梯中间的何雨沫,又低头喝着咖啡。
  何雨沫皱眉,她不怕他质问她,他也不怕他吼她,她最怕的就是这种无声的沉默所带來的无形的距离感。
  从上了吴哥开过來的宾利,到下车微笑的跟吴哥打招呼,凌寒始终沒有说一句话,这让何雨沫全身都觉得不舒服。
  有些事说出來,要比闷在心里互相猜疑要好的多,只是凌寒一直淡漠的态度,让何雨沫不知所措。
  走进设计部的时候,何雨沫已经感受到了周围传來的异样的目光,身上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有必要所有的人都把她当异类看吗?她做错了什么?何雨沫开始鄙夷起这些人了,见风使舵,沒有一点立场。
  只是她还不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还沒來得及把座位焐热了,何雨沫就被通知马上到大会议室集合。
  大会议室里,几乎坐着艾莱依所有的职员,何雨沫在人群中看到了陈涵,她正在和财务部经理杨刚聊的很开心的样子。
  “沫沫,坐这。”郑怡露小声说道,一只手还伸到何雨沫的袖子下拽了拽。
  片刻失神之后,何雨沫才反应过來,对着郑怡露笑了笑,坐到了她的身边。
  伴随着众人的目光,凌寒从会议室外走进來,他往台上一站,瞬间有一种古代帝王带给人的压抑感。
  “首先谢谢大家能够按时來参加今天的会议,谢谢。”说着,凌寒便对着台下深深的鞠了一躬。
  台下立马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大家都在好奇总裁接下來的话,只有设计部的人,全都以一种异样的目光瞪着何雨沫。
  何雨沫心想今天进设计部的奇怪感觉,肯定源于这些恶狠狠的怒视吧!
  “怎么了啊?”坐在不远处的陈涵张着嘴跟何雨沫对口吻。
  何雨沫还沒说什么,倒是郑怡露示意她不要问了,她伸手握住了何雨沫放在膝盖上的手掌,那里潮湿而冰凉......
  “下面我说下本次会议的主要内容,施秘书,把资料给大家发过去吧!”凌寒对施诗意使了使眼神。
  施诗意立马会意了,只是她却有些犹豫,手中的资料她看过的,她真的很不想发下去。
  想到上次何雨沫救了自己,施诗意更加踌躇了,她相信雨沫不是那种人。但是这份资料一旦发下去,雨沫就真的百口莫辩了。
  感觉到凌寒犀利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施诗意的双手有些发抖,缓慢的走到每个人的身边,把资料分了下去。
  台下立马开始窃窃私语了,“看,我就说吧!有些人还就是不靠谱,总裁这下可该看清她了吧!”
  “是啊是啊,我们艾莱依可从來沒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呢!”某女接着说着。
  “还是要自己努力才好,有些人靠床上功夫也就算了,竟然还剽窃,真是不要脸。”坐在李莉身边的王丽开口说道。
  何雨沫沒忘记那个女人,她就是设计部面试的时候,不知道给李莉了什么好处,直接被录取的那个女孩子。
  李莉轻笑一声,“她也就那点儿能耐而已!”
  “是啊,要不是李姐您家里有事,和总裁去坦斯马尼亚的就是你了,她算哪个葱啊?”王丽说话极具讽刺意味儿。
  何雨沫无力去解释什么,手中的资料,确实够充分,无一不是在针对她的。然而那些人分明是看笑话的,她不喜欢做多余的解释。
  陈涵在听到那些闲言碎语的时候,忍不住骂道:“有些人就喜欢吃不到葡萄还嫌葡萄酸,活该只能在这里喷苦水儿!”
  听了这话,王丽精致的小脸立马变的形,“你是谁啊?我们设计部的话,也是你接的吗?”
  陈涵可不是受的了气的人,当时就要站起來,却被杨刚制止了。
  “经理,她们说话那么难听!”陈涵不满的反驳道。
  尤其是看到王丽和李莉脸上的那抹得意的笑容,陈涵的心里就更加窝火了,最讨厌小人得寸进尺了。
  杨刚示意的往台上看,这才发现凌寒的目光一直盯在他们这里。
  陈涵更加不解了,“总裁应该看的出來对错,我干嘛要怕她们啊?”
  “涵涵,我知道你的性子直率,但是该忍让的时候,还是要忍让。”杨刚情急之下跟陈涵简短的解释着。
  抬头看向何雨沫,发现何雨沫也在给她使眼神示意她别说了,她只好就此作罢。
  端坐在那里嘟着嘴,怒视着对面两个春风得意的女人,她陈涵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忍让的,等着。吼吼!
  就在众人各种议论声的时候,凌寒挪了挪话筒,“相信大家都看到了?”
  “艾莱依的时装发布会下周就要举行,现在出了这事儿,设计部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大家有什么解决方案?”凌寒如鹰隼般的双眸扫了台下的每一个人。
  目光所到之处,大家都纷纷低下了头,沒人敢在这个时候撞枪头......
  看到所有人都低头不语,凌寒再次发话,“你们刚刚不是讨论的很热烈吗?”
  台下的人把头埋的更低了,何雨沫依旧直视着凌寒,她沒有错,何來的低头?
  “何总监,你给大家解释解释。”凌寒突然点了何雨沫。
  何雨沫不由自主的张了张嘴,看向凌寒指了指自己,看到台上的人点头的时候,她才能确定她确实沒有听错。
  她有什么好说的啊?她也不造发生了什么啊?
  “虽然这几幅稿子都出自我手,但是我沒有剽窃。”何雨沫缓缓的站起身,认真的说道。
  “呵呵,沒剽窃?那恋依最新款的服装怎么和我们的一样?”李莉轻笑出声。
  王丽也跟着附和道:“何总监这么长时间來,可沒做出什么让我们都赞赏的设计图來呢!这一下子出了这么优秀的作品,还真有些...啧啧,让人不敢相信啊!”
  她们的话一落,设计部的同事们就开始议论起來,其他部门的人也跟着起哄起來。
  凌寒的脸色阴沉着,何雨沫的目光远远的和他对视,那人的目光分明有些躲闪......
  “凌寒,连你也不相信我吗?呵呵......”何雨沫的嘴角扯出一抹苦笑。
  “你们是把这里当作了菜市场吗?还是明天就不想來了?”凌寒的语气严厉了几分,台下立马变的安静下來。
  “总裁,我建议何总监这段时间应该调休,等到服装发布会过去之后,再來上班,这样也能清者自清。”李莉突然轻声说道。
  她的意图很明显,何雨沫抬眸和她对视着,丝毫沒有退缩,她沒错,干嘛要低头!
  设计部的人也都跟着赞同,何雨沫知道这也都是她的杰作,要不是她传的那些流言蜚语,自己在设计部的地位也不至于这么的低!
  以前她会认为流言蜚语只不过是一时的,她直接无视就好了。
  沒想到人都是一个德行,一出事了就恨不得把别人之前做错的所有事都对号入座起來,也许这就是人性的丑恶所在。
  “莫设计师怎么认为?”凌寒的目光看向莫言。
  莫言淡然的起身,语气坚定的说道:“我相信何总监的为人!”
  李莉笑道,“莫设计师和何总监那么近的关系,该不是再包庇她吧?”
  话出口,大家又开始议论起來,A说:“是啊,我上次还看得莫设计师帮何总监滴眼药水呢!”
  “我也看到了,这个何总监真是个狐媚子!”B也跟着一本正经的分析着。
  何雨沫冷眸扫了一眼那些说闲话的人,此刻突然想,什么都不想的走掉,去他妈的一切!她明明什么都沒做!!!
  陈涵也忍不住了,“你们这些只会跟风使舵,总裁,我也相信何总监的为人。”
  凌寒淡漠的看着台下的人,这些敢说话的人,或是有着董事会的后台,亦或是老员工的儿女,总之都会有些背影,也正因为如此他们说起话來,才会那么的放肆。
  对于这些关系纽带,他早就受不了了,只是为了早日战胜恋依,他还得依赖这些关系,所以不能做出强硬的态度。
  “总裁,你认为呢?”何雨沫怔怔的看着凌寒问出了口。
  凌寒失语,“何总监先休息一周吧!”我相信你,可是我也身不由己。
  听了这话,何雨沫呆愣在原地,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气,她转身绕过椅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跑离了会议室。
  全世界都可以不相信她,唯独他不可以!
  凌寒,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何雨沫直接按了电梯,她实在受不了了,这所谓的公司!
  “这个何雨沫,怎么一点都不给总裁面子?”王丽在李莉面前嚼起了舌根。
  李莉轻笑一声,“反正她现在是走了。”
  “下周的服装发布会,我要的是结果,既然何总监被暂时的撤职,那李经理,赶设计稿的事,就交给你了。”凌寒的眸光扫向李莉。
  李莉一时沒反应过來,她赶稿子?那么多的稿子,只有五天了,她怎么赶的出來啊?
  因刚刚自己说的要让何雨沫撤职,她又沒有理由不接受,只好点头答应了,真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