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时装发布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幕下的城市,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刚刚开始,到处充斥着各种诱惑。ET
  汉市最大的会展中心前,积聚了很多的人,这里即将进行知名服装公司艾莱依的新装发布会。
  何雨沫身穿一身宝蓝色的长裙出现在贵宾席之间,她纤细的手挽在凌寒的胳膊上。
  一出场,众人的目光全都汇集在他们身上,在此时,莫言和顾宇缓缓的向他们走來。
  “沫沫,很漂亮哦!我们家寒寒的眼光果然好。”顾宇一副不正经的样子嬉笑着,微眯的双眸把何雨沫从上往下打量了一边。
  何雨沫扬起拳头就想捶过去,实在是不喜欢看到他得瑟的样子。
  莫言和善的笑道:“雨沫,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何雨沫说着话,放在凌寒胳膊上的手也滑了下來,双手在空中比划着,“我都一个星期都沒去公司了呢!”
  “哈哈,欢迎你早日回來。”谈话期间,陈涵挽着尚雪也走了过來。
  何雨沫完全忽视了凌寒脸上的黑线,欢快的跑到陈涵和郑怡露的身边,叽叽喳喳的开始了女人们的话題。
  顾宇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摆了摆手,“女人就是麻烦!寒寒,莫言,我们去喝酒。”
  凌寒有些微怒,这个笨女人总是会不经意间就把他给忘了,看來下次是该提醒提醒她了。
  何雨沫喝着红酒,对郑怡露和陈涵讲着在坦斯马尼亚遇见的奇闻趣事。
  回來一个多星期了,她们都忙着上班,她在别墅宅了这么久了,早就想好好的畅谈一番了。
  “什么?你竟然遇到了凌寒的前女友?”在听到何雨沫讲到见到尚雪的那一段的时候,陈涵不可思议的叫出了口。
  郑怡露急忙捂住了她的嘴,何雨沫白了她一眼,“你还嫌别人不够八卦啊!”
  陈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两只眼睛还是瞪得大大的,依旧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那后來呢?”这次是压低了声音。
  “沒了啊!我们就回來了呗!”出了看到他们接吻之外,其他的真的还算在轨道上。
  “总裁和你已经确定关系了吧?”
  郑怡露一句话问的何雨沫差点把嘴里的果汁喷了出來,看到陈涵在一旁用同样期待的眼神看向自己的时候,何雨沫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
  噘了噘小嘴,“算...是吧!”她不知道凌寒到底是怎么想的,简单的说就是她在他的身边,根本就感觉不到安全感,忽冷忽热,忽近忽远。
  从他们第一次闹别扭的时候,凌寒把她晾了那么久,直到在飞机上遇险的时候,他才跟自己说了实话。
  有时候她觉得她真的很不了解凌寒,好像他的心里被套上了一层枷锁,她沒有钥匙,而凌寒也不肯为她开门。
  “女士们先生们,艾莱依时装发布会现在开始。”一道低沉的男声打断了何雨沫的沉思。
  陈涵和郑怡露的目光也跟着转向台上,这个话題算是告一段落了。
  何雨沫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昨晚看到凌寒那么疲惫的样子,心想他肯定是沒日沒夜的在准备这场秀吧!
  她相信他的能力,更相信这一定是一场独一无二的时装秀。
  会场的灯光暗了下來,只留下T台中间的那道明亮的光柱,瞬间台下的人都停止了私语。
  第一个出现在台上的是一个身穿黑色包臀裙,身材高挑的女模特,虽然整体很简约,但是给人一种神秘而又性感的感觉。
  T台两边坐着的都是汉市各大杂志的记者,他们纷纷拿着相机不停的按着快门。
  何雨沫的嘴角带笑,果然是凌寒,她爱的他从來都是那么的优秀,这还只是第一件作品,都已经这么出色了。
  正在她沉迷的看着台上每一个闪过的身影,享受着艺术带给身心的愉悦时,胳膊上突然多出了一个陌生的手。
  何雨沫的第一反应是往后看过去,却不料口鼻被人用什么东西捂住了,浑身变的无力,她瘫软在那人的怀里。
  却在最后一丝意识还沒消失的时候,看到了那人的脸,那是一张她会记住一辈子,同样会恶心一辈子的一张脸。
  再次醒來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角落的贵宾座上,她甩了甩头,让自己变的清醒起來。
  抬眸对上郑世明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时,何雨沫厌恶的拍桌,起身准备离去。
  其实她要是真走了,之后的事情应该就会简单多了,只是郑世明怎会这么容易的让她走掉?
  “沫沫,你就这么讨厌我吗?”郑世明直接抓住了何雨沫的一只胳膊。
  何雨沫厌恶的试图摆脱他的钳制,只是力量悬殊太大了,她根本就甩不掉他的手。
  “是,我就是讨厌你,我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你!”何雨沫咬紧牙根,“不,呵呵,我巴不得你现在立刻马上下地狱。”
  “沫沫,你为什么要骗我?”郑世明双眼发光的看着何雨沫,那表情崎岖到要把她给吃了。
  何雨沫茫然,我靠,贼喊捉贼了,立马杂毛道:“奶奶个腿!你沒搞错对象吧?”
  “沫沫,你竟然还不承认?”郑世明这次说的时候,还拿了一份调查资料过來。
  何雨沫带着疑虑看了下去,脸色骤变,他原來说的是那件事。
  “我说你就信啊?”何雨沫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妩媚的笑容,只是她不知道那抹笑,对郑世明來说具有极度的诱惑力。
  这不是明摆着在骂郑世明傻呗!郑世明气的嘴角抽动,要不是他留个心派人查了何雨沫这两年的资料,还真会被她骗了。
  看來她确实不是两年前,那个傻不拉唧什么事都听她的何雨沫了。
  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在台下从容淡定的叫他郑总的时候,他就应该意识到,也就不会被她骗了这么长时间了。
  “沫沫,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啊!”郑世明话锋一转,又挂起了一直以來的笑容。
  何雨沫被他突然的转变吓的有些反应不过來,直觉告诉她,他一定有什么目的,“够了,我们现在不过是陌生人,希望郑总自重。”
  郑世明依旧沒有就此作罢的意思,声调突然抬高,“这次要不是你把设计稿给我,我们恋依的新装也不会如此热销啊!”
  听到郑世明的话,何雨沫当场就愣住了,他在说什么?
  “你在说什么?”何雨沫咬牙切齿的盯着郑世明。
  郑世明挑眉,“就是字面意思啊!”
  疑惑的转身,立马看到李莉正站在自己的身后,何雨沫这下了然了,原來郑世明是故意要陷害她。
  “混蛋!”何雨沫在郑世明得意的笑容之下,离开了席位。
  她看到了李莉眼里的得逞,这分明就是一个局,多说无益。
  只要凌寒相信她就可以了,她这样安慰着自己,其实心里早就沒了底......
  仓惶跑到陈涵和郑怡露的面前,何雨沫忍不住大口的喘着气,不知道是因为跑的太快,还是第一次直面郑世明的可怕。
  凌寒这时正好从台上下來,看到何雨沫红扑扑的小脸,不禁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何雨沫摆了摆手,示意他沒事,她实在是说不出话來。
  却不料凌寒一把拉住了她的手,何雨沫大惊,“凌寒,你干嘛啊?”
  “待会你就知道了。”凌寒笑起來的时候让人看的很费解。
  何雨沫微微一怔,便不再继续问了。
  此时,T台上的模特走秀已经结束了,凌寒拉着何雨沫往台上走去,却不料被人挡住了去路。
  吴海一脸凝重的在凌寒的耳边耳语了几句,凌寒的脸色一僵,“让她走。”
  吴海继续坚持说道:“她说要见您。”
  凌寒的脸上冷如冰雪,何雨沫咬了咬唇,还是开口道:“先去看看吧!”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伟大了,竟然在不知道凌寒所见对象的情况下,毫不犹豫的把他推了出去。
  也许就是这一次,一切都改变了,她不会知道很久以后,她会发了疯的想念这个男人握住自己的手,以及那坚定不移的眸光......
  看到吴海不依不饶的样子,凌寒还是跟着他出去了。
  站在远处的莫言看到这一幕之后,走到何雨沫的身旁,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他总是习惯性的让我收拾烂摊子。”
  愣神片刻之后,何雨沫被莫言的话逗的笑出了声。
  直到服装秀结束,凌寒都沒有出现,何雨沫开始后悔起來,她怎么就不能再自私一点点,让凌寒留下來陪自己。
  一个人失落的走在大街上,说不出的荒凉。
  涵涵被杨刚送回去了,怡露也被顾宇献殷勤了,至于她,自然而然的就成了落单的那个了。
  路灯下的影子慢慢的被拉长,何雨沫抄在口袋里的手却冰凉的可怕,她忍不住伸手放在嘴边哈哈气。
  无意间的低头,突然发现自己的影子旁边还有一个影子,顿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该不会遇见劫财劫色的吧?何雨沫正想着如何能够占据优势的时候,肩膀上突然搭上來的手,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她忍不住惊呼出声,却看到莫言和她走在一条线上,一下子揪在一块的心,又松开了。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何雨沫抚摸着胸口顺气。
  莫言笑,“害怕还一个走夜路啊?”
  “落单无罪啊!”何雨沫哀嚎道。
  “我也落单,一起啊!”莫言的口气说的像是理所当然一样。
  何雨沫沒去在意,朝着他傻傻的笑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