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不顾一切的逃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查了银行卡上余额之后,何雨沫突然觉得天空如此蓝,白云如此美,生活如此多姿,她拿到了第一笔工资,还是五位数的......
  大摇大摆往别墅走去,空气中弥漫着不知名的花香,闻起來很舒服。
  到了别墅门口,何雨沫的手刚伸向门,抬起的手微僵,轻快的步子停在了原地。
  别墅里有动静,她轻轻的把掩着的门半开,伸出脑袋瓜子探了进去.....
  “你到底要怎么样?”凌寒皱眉看着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女人。
  何雨沫心里一阵疑惑,一股无名火立刻升了起來,凌寒怎么带着陌生女人來别墅?
  女人抬脸,嘴角一勾,“寒,这里的一切你都是为我建造的,你忘了吗?”
  何雨沫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这...这不是尚雪吗?她...她...她不是在坦斯马尼亚吗?
  凌寒不温不怒的回道:“雪儿,你应该知道的,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
  尚雪垂眸,看來凌寒是真的喜欢那个何雨沫了,她一横心,“寒,馨儿是我们的女儿,我已经做了DNA鉴定,你看。”
  说着,尚雪就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白色的报告单。
  听到这里,何雨沫握着门把手的手开始发白,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其实她不是沒想过,但是她相信凌寒,相信凌寒说的,五年前尚雪已经流产了,可是这个馨儿确实是四五岁的样子,算算时间也挺吻合的。
  重要的是尚雪都把DNA鉴定单子都拿过來了,那肯定就是真的。
  只是她完全沒想过,尚雪接下來的话,让她更加的难以置信。
  “寒,你昨晚都能來陪我,说明你的心里还是有我的啊!”尚雪的语气里带着祈求。
  凌寒沉着脸,看不出任何表情。
  何雨沫的大脑像是钻进了万只蠕虫,它们不停的在侵蚀着她的大脑,既痛苦又说不出的恶心。
  他昨天丢下她匆匆离去,一夜未归,原來是为了见旧情人!
  “寒,你为什么不肯面对你的心呢?你看,这套裙子是五年前,你亲手为我设计的,在你这里保存了这么多年了,我现在再次穿给你看,我漂亮吗?”尚雪说着起身,挽住凌寒的胳膊。
  何雨沫僵硬在半空中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紧,指节间泛白,黑色的瞳孔也跟着被放大,那件裙子,呵呵,他明明告诉她已经丢了,为什么还在?为什么?为什么?
  而此时,凌寒的余光扫到门口的那抹身影,不禁叫出了声,“沫沫......”
  “呵呵,你们继续,。ET”何雨沫一转身,眼角的泪水已经滴了下去,
  “沫沫,你等等我。”凌寒说着就要追出去。
  尚雪见状,趁着凌寒不注意,狠狠的揪了一下坐在沙发上的馨儿的肩膀,她想这是她最后的把柄了。
  馨儿哇哇大哭了起來,尚雪对着凌寒叫道:“寒,你不要馨儿了吗?”
  见凌寒沒有任何反应,尚雪又对着馨儿使了使眼神,“寒,你快來啊!馨儿晕倒了。”
  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放佛真的若有其事的样子。
  凌寒已经迈出别墅,听到尚雪的叫喊,转脸看向沙发,那个小人儿确实倒在沙发上。
  他又看了看别墅外越來越远的背影,无奈之下,还是跑到尚雪的跟前。
  不由的分说的抱起馨儿,“雪儿,我们送馨儿去医院。”
  “嗯嗯,”尚雪故作一副十分可怜的样子,转脸拿起沙发上的包,眼里露出一丝狡黠。
  五年了,凌寒,你还是改不了心软这个弱点......
  何雨沫双手按在膝盖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她刚刚在干嘛?明明不是她的错,为什么她还要那么仓惶的逃开?
  脑海里还是尚雪的话,尤其是那套白裙子,凌寒竟然欺骗了她!
  滚烫的泪珠打在布满灰尘的路上,许久之后,何雨沫渐渐的缓过气來,伸手抹了抹眼角残留的泪水。
  她是打不败的何雨沫,她不能哭。
  可是,凌寒,你为什么不追过來?我曾幻想你追上來,我就原谅你,可是,你沒有!
  何雨沫的脸上划过一抹落寞,抬头看向周围,这才发现,她正站在十字路口中间。
  不经意间的一瞥,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捂住张大的嘴,马路对面的商场显示屏上,正播放着她的新闻!!!
  “想必大家都对艾莱依的年轻总裁很了解吧!最近传闻艾莱依凌总裁的新宠,也就是这位小姐。”主持人语气流利的介绍着,手还娴熟的点开了一张照片,那是昨天晚会的时候,她挽着凌寒的照片。
  何雨沫越看越糊涂了,这都是些什么?她呆呆的站在马路中间,许久都沒有反应过來......
  机场候机室里,來來往往的行人拿着沉重的行李箱,何雨沫痴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两个小时前,她还在马路上怔怔的看着新闻,那道刺耳的声音,她至今难忘。
  “听说这位何小姐啊,以前是某知名公司总经理包养的小三,据可靠消息报道,她曾经怀过孕流过产......”
  “据艾莱依内部人员称,艾莱依时装发布会前一周的剽窃事件也与她有关,不过啊,听说凌总裁的初恋女友带着孩子华丽回归,新人与前任,究竟谁才是最终的赢家?凌老董事长更中意哪个呢?请大家继续关注本台后续报道。”
  一个小时以前,何雨沫发了疯的跑到别墅,那里早已人去楼空。
  耳边回响着主持人字正腔圆的声音,她想也沒想的往二楼卧室跑去,胡乱的翻着衣柜,其实她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拿了些什么。
  最终她颓然的坐在地上,抱头痛哭起來......
  现在,她一个人坐在候机室,手里拿着一张飞往米兰的机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只想快点逃离这个让人作呕的地方,不惜一切的后果。
  她突然觉得很冷,浑身都冷的可怕,拽着行李箱的手也颤抖不已。
  嘴里喃喃自语着,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各位旅客,你们好,现在从汉市飞往米兰的飞机正在检票,请大家拿好行礼检票。”
  何雨沫一听到广播里的声音,立马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拿着行礼飞快的往检票口走去。
  她已经失去了理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能感受到,多在这里呆一刻,她的心就会被抽空的更严重。
  轮到她检票的那一刻,她的脸色苍白,额头上早就渗出密密麻麻的细汗,留恋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大厅,她还是转身走了进去......
  凌寒和尚雪一起把馨儿送到医院,医生检查之后,说是惊吓过度,并沒有什么大碍。
  看着病床上睡着的小人儿,尚雪把凌寒叫出了病房,“寒,五年前,我沒有资格站在你的面前,可是五年后的现在,我可以和你在一条线上了,你能不能给我和馨儿一次机会呢?”
  凌寒皱眉沉思,口袋里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來。
  “寒寒,你有沒有看新闻啊?”顾宇在电话那边着急的问道。
  “怎么了?”凌寒的声音波澜不惊。
  “你快去看看吧!”
  “哦。”
  凌寒挂了电话,翻了翻手机上的新闻,目光紧锁着某一页上,那鲜红夺目的字,看的让人无比刺眼。
  “雪儿,这是你做的吗?”凌寒的第一反应就是看向尚雪,声音里带着压迫。
  尚雪一脸茫然,“怎么了?我做什么了?”
  “不是你会是谁?自己看手机去!”凌寒怒气冲冲的出了医院。
  他突然想到落跑的何雨沫,拿起手机就开始拨号,只是电话的那一边却传來了那熟悉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不在服务区.....
  “喂,诗意,把郑怡露和陈涵的手机号给我。”凌寒又拨通了施诗意的手机。
  施诗意一脸茫然,不知道总裁要干嘛,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道:“好的,我一会儿短信发给你。”
  挂了电话,凌寒的手机上立马來了一条短信,看着施诗意给他发的郑怡露和陈涵的电话,他拨通了其中一个。
  “喂,你谁啊?”正在电影院和杨刚一起看电影的陈涵接了电话。
  “凌寒”简短的两个字从嘴里吐出來。
  电话那边的陈涵立马呆住了,她刚刚貌似大概似乎对总裁的用词有点不礼貌吧!
  “啊,呃,哈,总裁啊,怎么了?”陈涵有些尴尬的问道。
  “何雨沫和你在一起吗?”
  “沒啊!沫沫不是应该和你在一起吗?”陈涵反问道。
  凌寒沒了和她废话的心情,直接挂了电话,又给郑怡露打了过去,得到了同样的答案。
  他的心里开始慌乱起來,那个笨女人到底去哪了?一定不能让她看到这些新闻。
  “吴海,给我查清楚今天的午间新闻是怎么回事,马上给我压下去,不管用什么方法。”
  凌寒一口气说了很长的话,还沒等吴海回话,他已经挂了电话......
  何雨沫这个笨女人到底去哪了?
  正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來,他惊喜的掏出手机。
  却在看到手机上显示的联系人时,悬着的心骤然落空,他现在是该好好想想如何解释这一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