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一个人的旅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寒,今天的报道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我现在就去解决。”凌寒阴沉着脸,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要不是顾宇说,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林英板着一张脸,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每一道深纹都凹进了皮肤里,看起來庄严而孤冷。
  “我上次是怎么跟你说的,早就提醒你离那个女人远点,你就是不听,非要奶奶再动手吗?”
  “不,奶奶,请您给我时间,我一定会处理好。”凌寒的声音里带着祈求,他不是沒见过奶奶的手段。
  林英抿了抿桌上的茶,“小寒,奶奶不能纵容你把凌式给毁了,你还记得你爸生前说的话吗?”
  “记得,但是沫沫和那个女人不一样。”
  “小寒,五年前,你也跟我说尚雪跟那个女人不一样,后來呢?”林英忘不了五年前,那个把自己孙子伤的颓废那么久的女人,想到那个女人,她还是会忍不住气愤。
  到了她这个花甲之年,本应该儿女满堂,乐享晚年,可是那个害死她儿子的女人一天还在悠闲自在,她就说服不了自己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管,让那样的女人再次毁了她唯一的孙子。
  “奶奶,请您给我选择的权力,这件事我要自己做主。何雨沫是我的,您若是要动她的话,我一定会挡在前面。如果您不怕失去我的话,尽管可以去找她。”凌寒语气坚定的说。
  他知道如果不态度强硬点,奶奶肯定不会放过沫沫的。
  五年前,他沒有任何能力保护尚雪,五年后,他不再是青春年少的大男孩,而是一个有责任感有担当力的男人,他要保护他爱的人。
  “小寒,行,奶奶这次就不管你了,不过你要答应我,艾莱依的业绩必须给我提高三个百分点,记住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好,谢谢奶奶。”
  挂了电话,凌寒颓然的低下头,扬手就想把手机摔在墙上,可是想到何雨沫或许会给他打电话,他还是忍着心中的火气,收住了手。
  遇到这种事艾莱依股票不下降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提高三个百分点,这不是明摆着给他出难題吗?
  不过照奶奶的脾气,要是很容易得到她的许可的话,那他到会觉得不真实。
  凌寒再次拨通了顾宇的电话,“动用你道上的关系,一定把幕后主使给我找出來。”
  “哎呀呀,你不是不让我跟他们过多接触的嘛!”顾宇故意做出一副难为情的样子。
  凌寒皱眉,“我沒时间跟你瞎扯,奶奶说我要是在一个月内,把业绩提高三个百分点,就答应我和沫沫在一起。ET”
  听到凌寒的话,顾宇立马來了精神,“不会吧?凌董事长现在的思想变的这么开放了?”
  “少废话,我现在回公司,你一会过來一趟。”凌寒再也沒有和顾宇说下去的耐心,烦躁的挂了电话。
  顾宇愣愣的听着电话那头的嘟嘟声,心里一阵纳闷,凌寒奶奶这么轻易就答应了?怎么想也不可能啊?
  虽然他也知道艾莱依的业绩在一个月内提高三个百分点,确实是件困难的事情。但是相比凌董事长接受沫沫,那简直是九牛一毛。
  要说之前的话,还好说,但是现在沫沫的形象全毁了,凌董事长又是那么一个注重身家清白的封建家长,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米兰机场里,何雨沫托着大大的行李箱,娴熟的往门口走去。
  这个城市,她呆了两年,算是她的第二故乡了。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这才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所以这里和她离开的时候还是一个样子。
  托着行礼來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她实在是累了,时差还有些沒有适应过來。
  随意的把行李箱丢在房间里,走进浴室,简单的冲洗之后,她疲倦的躺在床上。
  看着房间顶上的水晶吊灯,何雨沫发起呆,脑海里闪过今天发生的一幕幕场景,眼泪顺着眼角打在洁白的被子上。
  这一个月发生的一切,像是一场梦。梦醒了,她又再次躲回來了。
  是的,何雨沫一直都知道,其实她并沒有表面的那么自信,更沒有那么的坚强,真正的她是很敏感的,很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
  所以当她看到荧幕上的那些新闻之后,她只想逃离那里,她怕所有人都用一种看笑话的眼光去看待她。
  她一直都认为米兰是个好地方,在这里,她可以掩盖住曾经的伤口。
  同样也沒有人会去过问她的过去,也沒人在乎她的过去,她可以重新开始。
  突然想起还不知道现在的时间,她拿出了口袋的手机,手机在上飞机前,已经关机了。
  她打开手机,上面立马显示有三十多个未接來电,何雨沫还是忍不住翻了翻。
  大多数都是陈涵打过來的,还有几个是郑怡露,以及几个顾宇的电话,翻到最下面的时候,看到了凌寒打的十來个未接电话,何雨沫不由自主的咬住了下唇。
  凌寒,我以为我永远不会放手,可是当听到尚雪的话之后,我竟然找不到任何留下來的理由。
  凌寒,我们真的还能在一起吗?
  何雨沫合上了手机,一个人躺在被子里,全身都在发抖。
  她沒有开室内空调,其实是故意不开的,可能只有这种刺骨的冷,才能让她在这空荡的房间里,有那么一些存在感吧!
  她喜欢侧着睡,两个胳膊抱在一起,双腿弯曲,回归婴儿时期在母体里时的动作。
  有人说喜欢这样睡觉的人,其实是沒有安全感。他们只有靠这种方式,给自己一些安全感......
  第二天,阳光照进來,何雨沫伸了伸懒腰,这一夜睡的异常的好,她甚至有一种想法,要是能一直这样睡下去就好了。
  她故意装作一切都沒有发生,平静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连着好几天待着酒店不出门之后,她实在是觉得自己都要发霉了。
  心想在米兰呆了两年,似乎还沒有好好的看看这个城市,听说这里是最时尚,有了这些想法之后,何雨沫便打定注意要出去玩。
  整理好一切之后,她照着镜子带上了一个红艳艳的围脖,亮丽的颜色也会把心情变的很靓丽。
  米兰的温度要比汉市低的多,这是她从机场出來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的。
  走在米兰市区的马路上,看着周围别具一格的建筑,何雨沫掏出随身携带的单反,对着眼前咔嚓一声。
  她喜欢记录走过的风景,虽然总是无时无刻的在一个人的旅程......
  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米兰大教堂前的广场上,这里人來人往,不少的游客都在拍照。
  她同样举着单反,换着不同的角度拍照。
  米兰大教堂是是世界第二大教堂,无论是建筑风格还是艺术品位都受到世人高度认可。
  它地处米兰市中心,是米兰的招牌建筑。何雨沫在之前只是听说过这里,却沒怎么來玩过。
  在米兰的这两年,她一直都穿梭在学校和不同的咖啡馆之间,前者是为了学习,后者则是为了生计。
  现在不同了,她不用操心着去上课,暂时也不用想着找工作。
  或许有一天,她把她那点儿微薄的工资给用完了,她会考虑一下找个工作吧!
  不过找不到也不用操心,因为还有一张凌寒的卡。
  说到凌寒,何雨沫还是忍不住抽了抽鼻子,罢了罢了,出來玩就是玩心情,干嘛要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呢!
  何雨沫走近,仔细观察这座教堂,发现这栋高大的建筑其实全身都是采用大理石建造,这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伸手摸了摸,凉凉的感觉,她赶忙把手又伸进了口袋里。
  从教堂前,看向四周,马路对面大多数都是哥特式建筑居多,房子也都是高尖直的建筑特点。
  宏伟的风格和鲜明的特色,让人瞬间沉迷。
  何雨沫正准备转身进去的时候,却被叫住了。
  转身,她茫然的看着对面的一对年轻男女,企图从他们的表情里看到点什么。
  男子礼貌的对她点了点头,问道能不能帮他们照张相。
  何雨沫有些失神,随即又笑着答应了。
  拍照之后,女子欣喜的抱着摄像机,高兴的对着男子撒娇,何雨沫这才发现,原來他们也是中国人。
  立马有一种老乡见老乡的亲切感,在一个异国,能够遇到一个国家的人,真的算是很幸运的一件事。
  “你们也是中国的啊?”何雨沫笑着问道。
  男子笑答:“是啊,你也是吗?真巧,能在这里遇到也是一种缘分啊!”言语之间已经不再用起初的英语,而是换成了普通话。
  何雨沫也跟着笑了起來,男子身边的女孩看到男子对何雨沫的态度很友爱,立马白了男子一眼。
  “亲爱的,我们去那边看看吧!”女孩挽着男子的胳膊撒气娇來。
  男子尴尬的笑了笑,何雨沫立马回道:“你们去玩吧!”
  听了何雨沫的话,男子伸手对着她挥了挥,跟着女孩一起消失在了人群里。
  何雨沫看着两人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有些人不过是生命中的过客,或许一辈子也就那三言两语的缘分吧!
  她收起心情,走进了大教堂。一进门,就被里面奢华的装饰给震惊了。
  历史上曾说在1950年,拿破仑曾在这里加冕为王,为大教堂增添迷人的色彩。
  看到这富丽堂皇的大殿之后,何雨沫的眼中似是出现了一代枭雄,坐在王位上不可一世的样子。
  以前的时候,她蛮喜欢拿破仑这个人的,他虽一生征战无数,却是一个正义的勇士。

章节目录